<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十八章:不受待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启四年十一月,孙承宗以西巡名义至蓟州、昌黎,报请以十一月十四日入朝贺万寿节,觐见天子面奏机宜。

    魏忠贤得到消息,恐其拥兵“清君侧”,吓坏了,来到天启皇帝朱由校的寝殿跪在御床边痛哭,皇帝是很信任魏忠贤老太监的,见他哭成这个样子亦为心动,当即命内阁拟旨。

    以“无旨擅离信地,非祖宗法”为名,令其返关,孙承宗无奈,只好返回。事后,阉党利用这件事攻击孙承宗“拥兵向阙,叛逆显然”,但天启皇帝不好骗没予理会。

    黄胜进了关城来到孙承宗大人的官署,却被告知孙大人去蓟州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无人知道。再去找熟人马世虎,他跟着马世龙带兵护卫孙大人一同去了蓟州。

    这里举目无亲,也没有其他熟人,三人只好来到驿馆住下。刚刚洗了一把脸,黄明理就乐呵呵道:“大人,卑职认为与其在这里傻等孙大人,还不如去何家看看,何家小姐说不定已经望眼欲穿呢。”

    何家?不是黄明理提醒,黄胜都想不起来还有自己的准老丈人在这里呢。黄胜有意不来这里,其实是害怕和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女人结婚。

    黄明理这小子娶了两个女人,这一段时间日子过得滋润,想黄胜也早一点把亲事办了,他一听说来山海关公干,就存了去何家的心思,来时已经把黄胜的婚书带上了,想见了督师大人后就去何家。

    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他改变了主意,要黄胜现在就去。

    黄胜是现代人,最怕从天而降一个老婆,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是个残疾人都有可能。

    他推脱道:“明理,我看这门亲事就算了吧,人家还不知道认不认呢。”

    黄明理自信满满道:“不可能,大人您现在是官老爷,他们何家还不知道呢,见了您肯定喜出望外。【www.AiQuXs.coM】”

    韩广也道:“大人,您这样的英雄谁看着不爱,何家可是祖上积德了。”

    两人都劝黄胜去认亲,黄胜被他们纠缠得没办法只好同意去看看再说,但是要求他们低调不要搞得人尽皆知,万一何家有了什么变化才有回旋的余地。

    这两个小子只要黄胜答应去何家,什么条件都依。

    黄胜换上了士子的青衫,带着身穿普通家丁服饰的黄明理、韩广出了驿馆,何家在这里很出名,马上就打听到了地址。

    来到豪华气派的何府门前,黄明理上前传话,看门的家丁听说是未来的姑爷来了,不敢怠慢一溜烟跑进去报信。

    不一会儿就被人引进了何府,带到了一个小院子,何家的家丁陪着笑脸道:“黄公子远道而来想必还没有吃饭,先在这里住下,用了饭再说。”

    随即就有人送来了七八样菜肴,不算丰盛也不寒酸。这时来了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陪着的家丁介绍道:“黄公子,这位是何家的管事何伯,老爷今天不在家,他回来了我们就带您去拜见。”

    何伯坐下仔细打量黄胜几眼道:“黄公子,小老儿名可有,您直接称呼小老儿名字即可。”

    黄胜客气道:“何伯,您是长辈,学生如何敢放肆,不知何时能够见到伯父大人?“

    何伯避开这个话题开始问黄胜来这里的经过,黄胜把逃亡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没有提后面斩杀建奴的事情。

    黄明理、韩广心里相当不痛快,他们两人也经历过了风风雨雨,有了定力,都忍着不动声色。黄胜两世为人当然看出来这何家有古怪,也不以为意,依旧谈笑风生。

    何家的内院后堂,何贤何老爷如热锅上的蚂蚁直转,何夫人在旁边直叹气,其他几个姨娘都叽叽喳喳争论不休。

    一个年轻的女子在哭泣,她道:“爹、娘女儿怎么如此命苦呀!好不容易定下了称心如意的亲事,没几天就完婚了,这半路杀出个黄公子,女儿该如何是好?”

    何家、黄家约定的婚期以至,而广宁沦陷黄家人生死不知,后来派人多方打听,也杳无音信。何家人都认为黄家应该遭了难,就在今年春天重新给唯一的女儿定下了亲事。

    这一次结的亲家不错,乃是永平府台张家,那位张宏亮公子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庶出,排行老四,张家人都唤作四公子。

    他在夏天来何家住了一些日子,风流倜傥的四公子跟何家小姐桂兰私下偷偷的见了几次面,两人对上了眼、难舍难分的。婚期已近定下,张家准备月底就来迎娶何小姐。

    何老爷叹了口气道:“唉!为父也不知黄家小子如此命大,竟然从建奴那一边逃了回来,如今人家有婚书为凭,要是闹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

    何夫人埋怨道:“老爷,您可真糊涂,也不打听清楚了就急着给女儿再次定亲,如今一女二夫,传出去还不被吐沫星子淹死,要是坏了女儿的名节老身也没脸活下去了,嗯嗯嗯……。”

    桂兰哭闹不休,她道:“女儿不管那位黄公子有没有婚书,女儿只嫁四公子,爹,您想个法子把他赶走好不好?”

    何家生了六个儿子,独独只有这一个女儿,如掌上明珠般宠爱,平时在家里舞文弄墨读些诗书,有四个贴身丫头服侍,也一起伴读。

    四个侍婢分别是梅香、菊香、荷香、桃香,这时梅香道:“小姐,那位黄公子您还没有见着,说不定也是一个知冷知热的俊俏公子呢,他家也是有万贯家财,如今上得门来如何赶得?”

    菊香道:“小姐,不如这样,奴婢几个姐妹陪您去看看那位黄公子,如果不中意就想办法让他走,中意了就要想办法回了四公子那一边。”

    桂兰怒道:“死丫头,胡说什么?我跟四公子情投意合,如何还会看上别人?”

    荷香道:“其实小姐是应该嫁给黄公子,黄家跟何家早有婚约,张家是官宦之家,定然通情达理,谁也不会想到黄家公子会死里逃生,只需把事情说明白了应该能够得到谅解。”

    桂兰道:“荷香你闭嘴,那位黄公子是逃回山海关、身边只有两个家丁,身无长物,他拿什么来迎娶我过门,以后又住在哪里?靠什么生活?”

    荷香道:“奴婢早就耳闻黄公子聪慧,早早的就高中生员,只要再苦读几年高中桂榜也未可知,何家家大业大供你们夫妻几年也未尝不可……。”

    桂兰冷笑打断她道:“荷香倒是打得好算盘,我有现成的官公子可嫁,却不顺水推舟,偏偏要和一个一文不名的黄公子赖在娘家看脸色,你是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荷香吓得跪下了,道:“小姐,奴婢从小就不离小姐左右,对小姐可是忠心耿耿,只是见老爷左右为难,才说些道理,都是为了小姐好,小姐您不要误会啊!”

    何老爷道:“够了,家主的事无需你们来插嘴,人家大老远来了也不能拒之门外,先留他们住着。荷香、菊香你们四个跟小姐最贴心,去黄公子那里盯着些,不要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

    这时有一个丫鬟来给管家何可有传话,问什么时候见黄公子,何老爷烦死了,道:“先让他们等着,就说老爷去京城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

    何家祖籍辽东,后定居山海关,在关内有良田万顷,家族里有许多子弟在辽东军中任职,混得最好的是何可纲,现在已经是正四品武官,实授千总。

    辽东粮食太贵,何家良田紧靠山海关,位置得天独厚,这些年攒下了无数家当,是当地土豪。六个儿子都有了功名,当然靠实力考中的只有二儿子何自在,四儿子何自有,其他几个都是纳捐获得的监生。

    永平府张大人肯和他家结亲也是看上了何家的实力,应该是门当户对。

    何家跟广宁黄家结亲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黄胜的父亲跟何家老爷一同参加院试,两人颇为投缘,给自己才三岁的孩子定下了娃娃亲。

    后来何家蒸蒸日上,而黄家每况愈下,何老爷和夫人又最疼爱这个唯一的女儿,想到要把她远嫁广宁就无比伤心。辽东局势越来越糟,广宁形势堪忧,他们都担心自己女儿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心里已经在后悔当初定下的这门亲事,可是这个时代对于婚嫁之事相当严肃,那一家敢无端悔婚都会被人唾弃,还会惹上官司,所以也只好听天由命。

    谁知就在婚期来临前,建奴发难,大明军队被打败丢失了广宁,太多汉人被杀,何贤认为黄家肯定遭了难,否则黄家一定会逃来山海关投奔自己。

    他反而觉得女儿因祸得福了,这可不是悔婚,辽东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战争使许多人家流离失所,以前定下的婚书由于没有了履约的对象而变成一纸空文,连官府都听之任之不加理会。

    何贤老爷四处活动终于攀上了正五品府台大人这样的亲家,当然十分在意,今年夏天又见到了那位舌灿莲花的俏公子,老夫人是无限欢喜,连女儿背着她偷会情郎都假装糊涂听之任之。

    黄胜一直没有等到何贤老爷召见,管家何可有告诉他来得太不巧,老爷去京师了,可能过几日才回来。

    这明明是骗人,连韩广都看出来了,这小子按耐不住就要发作,黄胜赶紧使眼色制止。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