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十五章:夜袭墩堡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时敏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也不作反应,闭上眼睛等死,谁知旁边的姐姐一下子扑到他身上,由于扑得太猛,用来男扮女装包着秀发的帽子掉落了。

    这个建奴白甲兵就是姆哩布柯,他看见了地上的女人,立刻哈哈大笑,跳下马就要上前活捉。

    赵时敏的姐姐赵蕊正当妙龄,是个绝对的大美人,这个白甲兵见了当然兽性大发。

    赵蕊见暴露了女儿身,知道无法幸免,立刻掏出藏在怀里的剪刀自杀,可是被眼明手快的姆哩布柯一把抢去了,她随即又往树上奋力撞去,谁知姆哩布柯一个箭步挡在前面,赵蕊一头撞在他的肚子上,没有死成。

    赵时敏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被吓得大哭,姆哩布柯狞笑着抓住他的头发,用順刀在他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用生硬的汉语对赵蕊道:“想不想这个汉人活命?”

    当赵蕊发现深爱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们竟然没有回来带一家老小逃命,已经知道赵家满门可能只有自己和弟弟还活着了,她自己死不足惜,可是不能眼睁睁让赵家绝后啊!

    她流着屈辱的泪水跪下了,后来赵蕊就成了姆哩布柯的奴婢,赵时敏就成了阿哈。赵蕊受尽侮辱还不敢死,因为姆哩布柯说只要她再敢寻死,就把她弟弟剁碎了喂狗。

    赵蕊忍辱偷生,想找到机会让弟弟逃跑,自己了无牵挂后结束生命,对姆哩布柯时不时在她身上发泄欲望听之任之,全当自己已经死了,也从来没有给这个凶残的建奴一个好脸色。

    谁知这个建奴犯贱,得了一个知书达理的汉人美女,喜不自胜,处处讨她的欢心。他现在是牛录里其他巴牙喇嘲笑的对象。

    这个根本不认识汉字的白甲兵,外出劫掠时还抢大明的书籍。他要书籍当然是给自家的美人赵蕊,用来讨她的欢心。

    这一次来望海墩驻守,他不放心把赵蕊留在牛录的家里,害怕自己长得像无盐的老婆把她卖了,所以把他们两姐弟都带在身边。【www.AiQuXs.coM

    美人每天对他都冷言冷语冷面孔,活脱脱一个冷美人。姆哩布柯就是吃这一套,处处讨好她,想搏美人一笑,可惜她只在没有别人时对着自己的弟弟笑。

    姆哩布柯嫉妒得发狂,他最讨厌赵蕊的弟弟,每次都找个借口鞭打赵时敏出气,然后让赵蕊来求他饶了自己的弟弟。

    以前赵时敏被姆哩布柯用皮鞭抽打立刻哭得呼天抢地,但是最近不这样了,他已经慢慢的长大,宁可自己咬着牙忍着疼,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姐姐跪着求这个狗建奴。

    黄胜带着家丁又在不同位置用望远镜观察了望海墩整整三天,几个在山包上选择的观察点,把堡内的情况一览无余,连建奴们晚上在哪里睡觉都了然于胸。

    建奴们做梦都想不到,明军有在离他们十里地的山上还能够清清楚楚看到他们的望远镜,他们当然浑然不觉,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辽东正在忙秋收,手脚慢的还没有结束,手脚快的也还在田间地头整理麦草之类的东西。

    由于大家各忙各的,墩堡之间的来往不平凡,三天的观察不过发现了一次,还只是两个建奴马甲来传达什么命令,只停留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走了。

    建奴白天出动三五人不等,骑着马挥着鞭子监督阿哈们劳动,有时候也下马帮着运麦草。

    望海墩里除了驻守的九个建奴骑兵,还有阿哈四十个上下,其中应该有大约十个妇女,好像没有建奴的女人,因为没有发现哪个女人是主子,都是些被鞭子招呼的奴隶。

    有几个阿哈模样的汉民穿得稍微整齐一些,他们可能是得到了主子的欢心,也拿着鞭子狐假虎威,欺负那些阿哈。

    黄胜留下了人继续监视建奴,下午回到‘广宁号’召开军事会议。家丁们都知道大人准备采取行动,人人都摩拳擦掌。

    这一次是准备夜袭,由于黄胜懂得营养搭配,经常让大家吃猪肝、牛肝、海鱼,手下家丁没有谁是夜盲。

    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在于把建奴的瞭望哨悄无声息的干掉,然后让黑虎爬上屯堡的城墙,放下软梯让负责打开大门的刘良才,负责提供远程射击掩护的黄明理、黄明道登上墙头。

    两组人形坦克,分别是李大钢、韩宽、曹虎成,程全功、韩广、胡建峰,连自己参加这一次突袭的人手共计十一人。

    全勇和两个新兵也全副武装来感受他们第一次的战斗,任务是躲在望海墩门洞里守株待兔,如果有漏网之鱼准备从这里逃跑,几人就上去群殴。

    顾山河、马成留在潜伏点继续观察建奴,并且要加强北面、南面大路上的监视,如果发现紧急突发情况开鲁密铳报警,只要听到枪声所有人不可恋战,都火速往‘广宁号’撤退,攻击计划取消。

    黄东山、鲁承祖、狗儿、十二个炮手和十一个水手在计划一开始就把四艘船慢慢靠向离望海墩最近的码头,他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吸引望海墩瞭望哨建奴的注意力。

    大家听了计划后都信心满满,这样的计划可以说是万无一失,打得下来就打,打不下来就走。

    夜里发动攻击,黑灯瞎火的,建奴根本不可能出墩堡追击,况且就凭他们才区区九个人如果敢来追击,我们的人又不是泥捏的。

    只要成功的把望海墩大门打开,那些建奴睡得迷迷糊糊,肯定衣衫不整,根本没有着甲的可能,两组武装到牙齿见过血的战士挺着‘破甲神枪’突刺、再突刺,才九个建奴而已,他们哪会有生路。

    黄胜对大家道:“我决定今夜四更天开始执行计划,但是要提醒所有参战人员注意,尽最大可能避免伤及无辜,你们也看到那些被建奴每天鞭打的阿哈,他们也是你我的同胞,我们尽量要避免他们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

    这一次话说得深奥了,黑虎听不懂问道:“大人,什么是死在黎明前黑暗里啊?听起来怪怪的!”

    黄东山道:“你就这样理解,他们眼睁睁要成为大人的家丁过上好日子,却被你不明不白一箭给射死了,是不是太冤枉?“

    黑虎挠挠头笑道:“我明白了,没关系我的箭法好得很,不会把那些阿哈也射死。只是要韩广他们注意,别向上次连山驿伏击战一样,看见活的就扎,到最后连一匹马都没有活下来。”

    黑虎还在心疼上一次在连山驿死的二十几匹战马呢。

    韩广郁闷道:“黑虎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那些战马不死也重伤了,它们都在悲嘶,我们是让它们不再痛苦才下手的,你以为我们愿意啊?”

    黄胜是带人打游击战,所以尽量让大家放松,几个家丁斗斗嘴也是一种活跃气氛的方式,他也不制止,笑盈盈看着他们闹。

    黄明理道:“黑虎,要不要让我看看你的精钢弓?别到时候没了准头,射到自己人。”

    李大钢打了一个激灵道:“黑虎,你手上的弓箭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即便穿了三层甲,也吃不消你来射,我看你还是用步弓吧,我们有些害怕。”

    韩宽也道:“是啊,是啊,要是中了黑虎兄弟的箭,我们岂不是太冤枉,也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了。”

    大家哄堂大笑,老实人黑虎被几个坏小子逗得不轻。

    他涨红着脸道:“诸位兄弟放心,要是我黑虎真的误伤了哪一位,你们直接让大人砍了我的脑袋。”

    黄胜道:“东山,你们还要承担吸引建奴瞭望哨的注意力,约定的时间和距离千万要拿捏准了,这一次的偷袭能否成功,你们可是起到最关键的作用呢,千万马虎不得。”

    黄东山正色道:“大人,小的醒得。那里有几十个阿哈在受苦呢,小的无论如何也要尽些微薄之力,好助大人成功。”

    他在建奴那里做了几年牛马,生不如死,看见了许多跟他同样遭遇的汉民义愤填膺,恨不能自己也拿着鲁密铳参加攻打望海墩的战斗。

    黄胜点了点头对大家道:“所有参加突袭的人都吃晚饭睡大觉,我要看看有谁紧张得睡不着。”

    大家再次哄笑起来,这一次的安排如此细致,即便不能成功,也能够安然撤退,所有人都信心百倍,他们这几天都看见建奴作威作福欺负那些阿哈呢,人人都期待着在建奴身上捅个大窟窿。

    三更天,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正是月底,天上无月,寂寥的夜空,更加显得萧杀。

    一行十四人悄悄地潜伏到了离望海墩不到一里地的一个水沟边卧倒。黄胜和黑虎、黄明道、黄明理、刘良才五个人没有装备铁甲,继续匍匐前进。

    五人来到了离望海墩不到半里的黑暗处,这时的建奴军纪严明,建奴屯守的堡垒,在没有发现明军踪迹的情况下也没有一丝懈怠。

    他们只有九个人,夜里都安排了岗哨,经过三天的观察,发现哨兵很尽职,虽然只有一人,但是从来不打瞌睡,都沿着墩墙不停巡逻。他们每一个时辰换一次人,整个夜里换岗五次。

    黄胜这时已经不能再让大家往前了,虽然趴在地上匍匐前进,再向前被发现的概率也很大。

    黄胜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服,白白的脸上涂满了锅灰,与黑暗混为一体。这一次只在腰上别着自己的唯一冷兵器‘幸运斧’,手里是自己亲手精工细作的滑轮弩。

    他一个人小心翼翼继续向前爬行了几十步,离墩墙不到六十步了,由于夜深人静,墩墙上建奴巡逻的脚步声都清晰可辨。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