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十一章:发明创造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艘草撇船长度大约二十五米,宽度十米上下,深四米,排水量靠近四百吨,载重超过三百吨,船内有十二道隔舱板,将船分成十三个独立舱室。

    这就是中国福船的最大特色,多密封舱结构虽然增加了制造难度,但是大大的增强了航行时的安全性,这条船即便触礁也难以沉没,因为超过半数密封舱都进水的可能性太低。

    此船设三桅,主桅高二十一米,头尾桅分别高十七米和十三米,以柚木制成。

    黄胜仔细欣赏了这艘属于自己的海船,看来总兵马世龙确实用了心思,几个水手也对这艘好船大加赞赏。

    黄胜分别问了水手们许多问题,也是想加深对他们的了解,在他们中间选出未来的船长。

    水手们也有互相攀比的意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黄胜对这个时代海船的速度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在后世他就对造船业接触的比较多,曾经接过许多铸造大海船铁锚的订单。自己的小高炉后面就是一个朋友开办的小型船厂,后世船舶的图纸看到过不少,现在还能记得一部分基本的构造。

    速度决定一切,而自己恰恰有办法给这艘三号福船提速,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增加受风面,方法简单,投入也可控。

    现在西方都是广泛使用软帆,自己完全可以设计制作出滑轮组,改进这三桅硬帆的起落,增加水手的工作效率,再补充七八面软帆,速度当然会提高许多,这里最重要的注意事项就是船体的平衡。

    然后再花时间在这艘船宽大的尾部再增加一个密封舱,水下部分为铜制,表面镀锡来增加铜制部分的耐海水腐蚀性。

    自己用手工精工细作两个铜质螺旋桨,通过齿轮驱动。

    这样又能够增加许多动力,黄胜这一构思的灵感来自后世在杭州西湖游玩时,游客们雇佣的一种由人力驱动的游船。大家用脚踏着踏板,驱动明轮,船就可以平稳的航行。

    自己也设计制造出如自行车链条那样的东西用来驱动齿轮,让水手们坐在如自行车座椅的位置上,大家同时用力踩踏,大齿轮驱动小齿轮。

    八到十二人一组同时用力,产生的动力通过传动轴作用到螺旋桨后产生的推力完全可以使船速加快,这比用浆手划桨,用橹手摇橹效率要高出三倍都不止。

    自己投入二十个劳力驱动螺旋桨,可以产生超过六十个有经验的浆手划船产生的动力,不但效率倍增,而且劳力根本无需训练,只要有力气就可以。

    他们还可以在很省力,很舒服的情况下完成给船增加动力的工作。大海船用的浆和橹太笨重,水手操控太辛苦,还不是人人都划得起来,白白的消耗了人力。

    黄胜给自己的第一艘海船取了名字,‘广宁号’,寓意不忘辽东被建奴侵占的大明故土。

    回到家里黄胜指点家丁们在院子里支起了两个单杠,自己上去示范了腹部绕杠动作,叮嘱晕船的人要勤加练习。如果还是晕船,以后自己跨海偷袭建奴就无法带上他们同去。

    黑虎和黄明理他们这下子着急了,他们知道自己晕船晕得七荤八素站都站不稳哪里还有什么战斗力,没有战斗力去打仗,难道是活得不耐烦专门送死?

    大人当然不会带上自己,既然大人说只要晕过了头下次就好多了。那还等什么,练呗!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单杠上几乎不脱人,坏处就是他们老是晕乎乎的,老是把东西撞翻了,家里的碗损耗倍增。

    黄胜让顾三找了许多工匠,给自己的‘广宁号’增加软帆。顾三是工匠们眼里的自己人,他去打听谁的技术好,谁的本事大那是得心应手。

    很快,觉华岛上好工匠就被他网罗来了许多,大家都用心替黄胜做事,因为这位大人不但管吃管喝,还每天有四两肉,工钱是每天结算从不拖欠。

    顾山海带着几个知根知底的铁匠和三个加工珠宝的工匠,跟着黄胜在家里忙发明创造。

    黄胜用自己的钢材制造出了一些传动链条的零件、齿轮,让这些自己亲自过手的零件成为标准,再找那些心灵手巧的工匠参照样品来生产出自己需要的数量。

    最后由已近掌握了这些零件起码精度的顾山海逐一验收,对能够生产出合格产品的工匠给予奖励。由于是每天发工钱,合格品高的工匠能够拿到近一钱银子一天。

    这样的收入可不得了,大明没有哪一家工坊能够在让工匠吃饱肉饭的情况下给出近三两银子一月的工钱。工匠们的工作热情很快就被激发了,他们都主动加班加点精工细作。

    黄胜指点几个工匠中的高手用为数不多的弹簧钢制作出了一架钢弩,三张钢弓,不复杂,主要是用来做弩弦的钢丝花了一些时间。

    明朝早已经有了拉丝技术,不过是拉金丝、银丝用来做首饰,几乎没有谁拉钢丝,工匠张来富带着儿子花了三天拉出了黄胜需要的细细的钢丝,然后二十根缠成一股,做出了理想的钢质弓弦。

    张来富看着已经完成的作品,这三张弓确实很漂亮,配套的钢箭也很锋利,可是……?

    他心里一阵犯嘀咕,自从跟着黄大人觉得日子过得无比舒坦,大人和颜悦色,对所有卑贱的工匠都好得很,大家都以能够为大人做事而感到高兴,张来富可不愿意看到自己敬爱的大人失望,他决定要提醒大人。

    黄胜已经在开始训练黄东山、狗儿、鲁承祖、顾山河打鲁密铳,还给他们都配了风镜。

    打枪是相通的,能够把鲁密铳打准了,以后再练习使用燧发膛线枪就会事半功倍,也会减少枪的报废率,反正鲁密铳打坏了可以拿去大明军需仓库换来新的。

    平时少言寡语的张来富手上拿着弓弩主动来找自己谈事情,倒是很奇怪,黄胜立刻接见了他。

    张来富恭恭敬敬行了礼,黄胜已经在自己家里取消了下跪,但是不能取消尊卑意识,行礼还是必须的。

    张来富道:“大人,您做出了这样的强弓、硬弩好是好,可惜没有岳武穆那样的神力恐怕拉不开啊!”原来这位师傅懂得思考,他试过弓的硬度,认为以人力恐怕难以从容开弓放箭。

    黄胜接过已经完工还没有上弓弦的弓背看了看,张来富他们确实用了心,简直如同艺术品。

    黄胜道:“没关系,我加一些滑轮组,就连顾铃儿都能够开得了这样的弓弩,你们的滑轮做好了没有?”

    “石进财负责做滑轮,大人您发心,他的手艺好得很,做事又认真,不会误事。只是他现在去海边码头咱家‘广宁号’船上安装滑轮去了。”张来富道。

    又过了三天,黄胜在自己的院子里校准已经完成的强弩,这完全是根据记忆里后世的军弩仿制的,连瞄准镜都像模像样,还是一句话,手工出品无法量产,而且比较精密,不能让放下锄头的农民使用。

    校准,润滑,修正都很重要,使用过几次就要重新来一遍,有点跟吉他调音差不多,紧哪里松哪里完全靠感觉,比燧发膛线枪还复杂,可不是文盲能够轻松掌握。

    黄胜只弄了一架,是给自己用。自己只会打枪,万一敌人大部队就在附近,而面前敌人必须消灭,怎么办?

    开枪完全是找死,枪声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还会把附近的敌人都招来,所以滑轮钢质军弩这样的大杀器就应声而出了。

    黄胜搂草打兔子,顺带着给黄明理、黄明道、黑虎准备了三张精钢滑轮弓,只是其他两个人还好,就不知道黑虎这个粗大汉能不能掌握这样新武器的保养和维护。

    三个人看见了这三张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钢弓喜不自胜,一时间心痒难耐都急吼吼的要来试弓。

    黄家现在的院子比较大,原来的住户在里面搞了一个菜园子,黄胜可不愿意让自己的家丁把时间荒废在自己种菜吃上,来到这里当天就把地平整出来做训练场。

    最远的距离有五十步,黄胜让三人别忙着动手,让他们仔细看自己如何调节弩的准星,然后不断射击,再通过不断的调整后,基本能够做到每一次射击都中靶心了。

    黄明理他们越看越惊讶,啧啧称奇,他们可无法想象还有如此精准的弓弩。

    明明在刚刚开始射击时,大人射出的弩箭连靶子边都碰不着,可是每次把弩上的几个大人嘴里说的螺帽摆弄了几下,就越来越有准头。

    黄胜又把如何使用精钢滑轮弓的步骤告诉他们,三人马上迫不及待练习起来,果然不出所料,过了一个时辰,黄明理和黄明道就掌握了诀窍,乐得直蹦。

    黄明理道:“大人,这弓太好了,卑职一连射了三十支箭。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每支箭都死死地钉进了木靶里,用手都拔不出来。”

    “是啊!是啊!这样的钢弓比建奴步弓厉害多了!卑职看五十步可破三层甲。而且我们可以连续射击,建奴跟我们对射可就吃了大亏,他们射十支重箭已经力竭,不休息根本射不动。”黄明道对手上的弓箭是爱不释手,他惊叹道。

    黑虎已经满头大汗,他根本调节不出手上弓箭的准头,射了十几支箭,都歪得不一样,就是不上靶。

    他急了,道:“大人,您帮小的看看,小的这把弓可能是坏的。”

    黄胜又不会射箭,但是这三张弓都亲自验看过,没有坏的可能。

    他对黄明道说:“明道,把你的给他,这小子太笨,如果用不来这样的弓,就算了,以后还是用建奴步弓吧。”

    黄明道把自己调整好了的弓箭给了黑虎,自己拿过他的又摆弄了一会儿,然后试射,再调整,再试射,十几支箭射出后,又是箭箭射中靶心了。

    而黑虎接过黄明道的弓箭,一下子射了十几支,都射中了靶心,咧嘴大笑起来,可惜好景不长,他不知道动了什么,然后又开始没准头了。

    这个憨厚的汉子知道自己又惹祸了,连忙求黄明道帮忙,自己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看黄明道的动作。

    黄胜道:“黑虎,人各有所长,这样精细的东西你可能玩不来,要是这张弓无法使就算了,我看看其他人能不能很快掌握。”

    憨憨的黑虎被这么厉害的好弓震撼了,心里已经爱煞了它,听到大人准备不给自己慌了,他把精钢弓抱在怀里,不肯撒手。

    道:“大人,那怎么能行,小的箭射得可好了,现在有了这样的强弓,更加如虎添翼,您放心,小的哪怕不吃不睡也要把这东西琢磨透了。”

    黄胜之所以选择黑虎来使用精钢滑轮弓就是看上了他的骑射本领在自己家丁里无与伦比,他肯下决心钻研,当然要给他机会。

    他点头道:“行,你好好琢磨,黄明道你也要好好教他。但是你如果还是不行就不要勉强,这样的弓保养很麻烦,几乎每次都要校准。”

    黑虎知道这样的弓只有三张,他实在怕大人认为自己笨把弓给了其他人,很明显李大钢、韩宽他们都跃跃欲试呢。

    他连忙道:“大人,黑虎不怕麻烦,您瞧好吧,过个十天半月小的肯定能够得心应手。”

    李大钢打趣道:“黑虎,我看不见得,干脆让给我使吧!我保证会像黄明理兄弟那样,个把时辰就摸索出门道来了。”

    黑虎把精钢弓握得紧紧的道:“休想,要黑虎的命可以,要弓没门!大人早就说过,我黑虎的骑射最好,他才会把好弓给我。你们等着瞧!……。”

    以后的日子里,黑虎魔怔了,每天就是绕杠,射箭,连睡觉都抱着他的精钢滑轮弓,说是要和弓混为一体。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