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十八章:连升两级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胜正在客厅给家丁、婢女们上课,见到顾三一家子来了也不以为意,以为他们也是无聊来听自己讲故事。【www.AiQuXs.coM

    他们等黄胜讲完了课,在一块黑乎乎的木板上,用一支石灰做的小棍子写下了今天家丁们需要掌握的三个生字后,一家子就跪下磕头,顾三道出了来意。

    顾三哽咽道:“大人,您对小人恩重如山,小人无以为报,今日把女儿和二儿子送给大人为仆,请大人收留,小人讨扰多日,实在过意不去,明天小人就带着婆娘和大儿子回去了。”

    黄胜道:“顾三,你的伤势还未能痊愈,万万不可去干那体力活,而且你那个家也太寒酸。我看不如这样,你们干脆都来我家,以后我也会有需要你干活的时候。”

    大家都一起生活了许久,黄胜也不端什么架子,不管什么士大夫礼仪,他太不习惯自称本官、老爷,现在跟家里人对话直接称呼你、我、他。

    黄胜心里早就盘算着以后要发展自己的武装,对于顾三这样了解如何鉴别钢材,会铸造火炮的人才可不能放过。

    他们家反正没有好的去处,自己现在有能力养着他们,况且他的大儿子顾山海也是好铁匠,成天抡铁锤锻打,有些蛮力。

    这个时代又没有机械,许多地方都需要大量的人力,人是不可或缺的资源,自己只要力所能及,手下多多益善。

    顾三根本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他一时间有些激动,说话都不利索了。顾山海高兴坏了,他太羡慕黄胜的那些家丁,看着他们威风凛凛的样子就来劲。

    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谢谢大人收留,小人一定不怕苦不怕累好好为大人效力。”

    黄胜道:“跟着我,苦、累那是小事,还要不怕死呢!我们这里所有人都跟建奴仇深似海,每天勤练不已就是为了找机会杀建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

    顾三的二儿子顾山河早就知道黄胜是在为打建奴做准备,他抢着道:“大人,我不怕死,我敢杀建奴,我还会苦练武艺保卫大人。”

    这时顾三缓过劲儿,他当然知道黄胜大人跟杀建奴有杀父之仇,知道他上一次斩杀了建奴马甲的事迹。

    他很诚恳对黄胜道:“大人,您如此金贵都敢杀建奴,小人两个儿子贱命一条还又什么好怕?”

    黄胜跟这一家子一起生活了近一个月,知道他们都是实在人,朴实的人最注重承诺,他们言出必践。他们是大明最底层的劳动人民,都是最能吃苦耐劳的手艺人。

    今天只不过是让他们表个态而已,并不是要如他们父子这样的技术工上战场。有力气并不表示就有战斗力,黄胜自己在这些家丁里找对手比武力,恐怕连黄东山都不一定打得过。

    但是在实在中,他却是绝对的主要打击力量,是所有家丁的精神支柱。黄胜需要的工匠也要有血性,到了危急的时候会无怨无悔的放下锉刀,拿起砍刀。

    黄胜见他们都表示敢跟建奴战斗,高高兴兴留下了这一家子,一人给了一两银子的赏。

    顾三一家人都欣喜若狂,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太好了,大人太仁慈了,咱们一家人以后的生活有了着落,还不用骨肉分离。

    顾王氏眼泪含在眼眶里,激动得手脚直哆嗦,她怕自己是在做美梦,偷偷地掐自己的大腿。

    瘦瘦的顾铃儿忽闪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黄胜,脸上满是崇拜,这丫头太瘦,更加显得眼睛特别大。

    黄胜也觉得太好了!又增加了人手,而且是技术人才,自己一步步蹒跚而行,慢慢积累实力,总会修成正果。

    他第二天就找孙元化大人的家丁去工坊替自己跑腿,那个家丁得了一两银子的打赏,乐滋滋的去找管理顾三的吏员。

    那个吏员见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家丁来办事不敢怠慢,黄胜只使了三两银子,吏员就直接报了顾三伤重不治而亡,儿子呆傻不堪使用。

    黄胜这段时间还是三天两头就去找孙元化、茅元仪两位大人聊天喝酒。

    但是这样的小事可不能烦他们,黄胜宁可花银子解决问题,这也是跟领导交往的心得体会,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不能一有些小事情就去麻烦大人们。

    七月末,来了一个熟人,总兵官马世龙麾下百总马世虎。现在他不是百总,已经升官了,当上了实授把总,有个从四品的卫指挥佥事的虚衔。

    这小子一见面就给黄胜道喜,原来朝廷的封赏下来了,黄胜连升两级得了大明正八品高0阳县丞的官职。

    但是这个高0阳县丞并不是意味着黄胜可以去关内北直隶布政使司安州(保定)高0阳县去当县丞老爷,也就是高0阳县的二把手。

    这个职位是虚授,仅仅代表黄胜可以拿这一份工资。因为后面还有黄胜的实际工作任命,大明辽东经略麾下赞画将军。

    这就代表黄胜是个正八品的文官,是辽东军队里的一个参谋,也可以领这一份赞画的工资。

    马世虎看见黄胜脸上波澜不惊的样子,以为这黄位大人可能对朝廷的封赏不满意。

    他这一次得以当上从四品武官,完全是茅元仪大人杜撰的军功获得的封赏。

    报功文书里就是马世虎在总兵官马世龙的指挥下,带着一个百总的兵丁跟黄胜一起死守宁远中左所打死打伤建奴若干等等……,他连升两级当上了把总,麾下有了三百多骑兵。

    他什么事都没有做,得以升官,还跟这位真真正正立功的黄大人同样待遇。

    马世虎有些不好意思,他安慰黄胜道:“黄大人,您可知道,您这个县丞可不一般啊!”

    黄胜倒是感觉不到一个只享受待遇,拿俸禄的八品县丞虚职还有什么不一般,随意问道:“哦?还有什么由头?本官愿闻其详。”

    马世虎得意道:“高0阳县是我家孙督师的家乡,是他老人家亲自举荐您为高0阳县丞。辽东谁人不知督师老大人的家乡,您是那里的县丞,当然和其他八品官大不相同。”

    黄胜心道,原来如此,看来自己还在孙承宗老大人心里留下了好印象,只是好像有些牵强附会,自己说不定这一辈子都不会在孙大人家乡露脸,是不是那里的县丞好像没有什么具体意义。

    马世虎一挥手,他手下几个家丁就抬来了许多东西。

    有精甲六副,鲁密铳十支,火药三百斤,铅弹若干,还有其他军需一时看不清楚。

    马世虎笑道:“上一次给大人您挑选鲁密铳的成管库也占您的光,由于他给您挑选出了好武器,也分润到了功劳,当上了令吏。

    这一次给您带来的鲁密铳,都是他再次精挑细选的,他在下官面前拍胸脯保证,如果炸膛了,回去砍他的脑袋。”

    大明朝太可叹了,一个夸大其词的战功,被大人们一运作,不知道有许多人得了贿赂,不知道有多少人还了人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搭上了升官的顺风车。

    黄胜是个小人物,可管不着大人们的龌龊事,只要自己也能够获得好处就行,反正能让许多人沾到光是好事不是坏事。

    这不,那个仅有一面之交的成管库,还记着自己,再次帮自己认真挑选鲁密铳。黄胜对于武器和铠甲可是情有独钟,自己总要想方设法再收罗一些敢战的家丁,这些装备就会派上用场。

    黄胜由衷感谢道:“承蒙马将军费心了,本官感谢不尽。”

    黄胜心里有些疑惑,这小子不在安全的山海关好好呆着,巴巴的亲自赶来宁远这个随时可能跟建奴开战的前沿,怕是有什么目的也未可知。

    黄胜的好事还有呢,马世虎又献宝般打开一个箱子,里面全是是白花花的银子。

    他道:“大人,这里是斩杀建奴首级的赏银六百两。大人麾下家丁的一年军饷三百两,一共九百两银子。”

    咄咄怪事,大明什么时候还预发军饷了?自己的家丁满打满算也才服役了不到四个月,竟然提前拿到了一年的军饷。

    而且也不应该有这么多,各级官员的漂没。也就是克扣、贪污,大明朝官员美其名曰‘漂没’。

    马世虎这个主将的份子,怎么都没有在饷银里体现?

    黄胜可不敢就这样把银子装进腰包,如果这样做以后就别在大明朝官场混了。

    他客客气气对马世虎道:“将军无需客套,我们不分彼此,本官只留六百两银子,那三百两就请将军带回,该敬的礼数,该给大人们的孝敬,本官一个也不能少。”

    马世虎客客气气道:“大人,您无需客套,这些都是您该得的,这一次下官已经沾了您大光了,万万不能再拿您的银子。”

    马世虎带来给黄胜的好处还没完,他笑嘻嘻掏出十个腰牌,黄明理、黄明道的腰牌上明明白白刻着总旗官。

    其腰牌都没有名字,让黄胜自己安排,都是小旗和伍长的腰牌,一个大头兵的腰牌都没有。

    他对黄胜道:“大人,您的十个家丁还挂靠在下官的麾下,这一次可是我家总兵官马世龙大人亲自这样安排的。我家大人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不知道大人肯不肯答应。”

    黄胜心道,来了,果然有事情,怪不得会对我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小八品官另眼相看,巴巴的来宁远城又是给银子、又是给装备。

    黄胜现在用脚趾头都能够猜得出来,总兵官马世龙肯定想要建奴首级。

    果然马世虎很快就道出了源委,总兵官马世龙有一位恩主托他搞十颗建奴首级用来救命。

    至于是谁?那可是大人们的交易,可不是他这个小小从四品品武官能够知道的事情。

    大明朝目前以辽东军功为贵,有了建奴的首级,大人们就可以暗箱操作,把获罪之人捞出来。马世虎是个职业军人,肚子里没有什么花花肠子。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