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十四章:曲高和寡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了茅元仪大人的安排,黄胜带着家丁住进了官署附近的一个大院子,?32??些被解救的汉民也让人安置了。本来宁远就在移民来此屯守,这些人也就成为了这里的屯户。

    黄胜把还是遍体鳞伤的鲁承祖留下做了家丁,这小子因祸得福,感激涕零,却什么感谢的话都没有说,这倒是对了黄胜的脾气,黄胜最不喜欢口号喊得震天响的人。

    黄胜得了一个免费的类似于两进四合院的建筑做临时官邸,自己终于在大明朝有了立锥之地了。

    这里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原来也是一个文官带十几家丁、奴婢居住在这里,后来这位大人有路子,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黄胜正在欣赏自己的福利房,被几声啼哭扰了兴致。原来那些被解救的汉民都跟着茅元仪大人的家丁走了,有两个妇女不愿意和他们同去,跪在黄胜的前院里哭泣。

    这两个年轻的女人这几天一直是那些汉民嘲笑的对象,特别是另外两个妇女说话更加伤人,她们甚至还有显摆的意思,无非就是建奴要来睡她们时,她们是如何贞烈,如何拼死反抗,建奴没有得逞。

    黄胜的判断是天知道她们有没有反抗成功,这种事情被人看见就有,没有被人看见就没有。这些小人物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黄胜才不耐烦管闲事。

    他知道另外两个女人被建奴侮辱时被几个汉民看到了,她们就从此抬不起头,受到了冷言冷语后想自杀。

    黄胜这才把那些说闲话的汉民骂了一通,让他们以后不许再互相伤害,应该找机会杀建奴讨个说法。黄胜对两个被建奴糟蹋的妇女一点歧视的意思都没有,对她们很照顾、很尊重。

    这可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心里就认为,女人被敌人侮辱,应该是所有男人的耻辱。

    堂堂男子汉不能够保护自己的女人,让她们成为受害者,自己不觉得耻辱,还好意思羞辱她们,真是奇哉怪哉。

    黄胜一出现,两个女人就跪爬着来到黄胜面前,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名字叫做巧珍的女人哭诉道:“大人,奴婢请求大人收留,如果大人不愿意收留奴婢只有死路一条了。【www.AiQuXs.coM】”

    另外一个年轻几岁的女人名字叫来凤,她道:“奴婢洗衣做饭,缝补都是一把好手,大人身边都是男人,也没有一个服侍的婢女,大人您行行好留下奴婢吧。”

    原来这两个女人见要离开这个对她们很好的大人,以后就和那些一起被建奴俘获过的汉民在这里屯田,她们对未来的生活感到绝望了,可以想象单单以后的吐沫星子就能够把她们淹死。

    黄东山见不得别人哭泣,况且这两个女人心灵手巧,这几天还帮他们缝缝补补忙里忙外。他替她们俩求情道:“大人,您就留下她们吧,她们也怪可怜的,大人的这个家里也确实缺了几个伺候的女人。”

    程全功这个粗鲁的军汉也动了恻隐之心,他道:“大人,您留下她们两个吧,不要担心人口太多养不活,只要我们省一口就饿不着她们。”可惜这小子太不会说话,他一开口就被其他人鄙视了。

    大家都是热心肠,都在你一言我一语表达对两个女人的同情,可是最实质的问题没有触及。

    黄胜道:“是否留下她们取决于你们而不在我,你们如果真的能够做到有爱心、同情心,她们就会永远留在黄家。”

    众人纷纷表态,他们肯定有爱心,是真的同情她们。

    黄胜道:“她们两人被建奴侮辱,谁之罪也?你、我、以及所有的大明男子汉。我们不能保护她们这些柔弱的女人,是我们的耻辱。”

    这时候,大家都沉默了,特别几个辽东军人出身的家丁,他们都感到羞愧。黄胜又道:“她们已经受到了伤害,以后在黄家生活,说不定你们还会揭开她们的伤疤,她们又如何能够获得新的生活?”

    这时候大家都懂了黄胜的意思,两个女人更加明白了黄胜的用意,她们拼命咬着牙,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目前黄胜身边最贴心的还是两个家生子黄明理、黄明道。

    他们两人心领神会带头大声道:“大人,我们发誓永远不会提起她们的旧事,以后大家都是黄家人,都是亲人。”

    其他人当然积极响应,黄胜扶起了激动得浑身战栗的两个女人。对大家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买酒肉,做饭烧菜,今晚好好喝一杯庆贺一下,以后有人帮着做饭,补衣服了。”

    可惜家里热热闹闹置办的欢迎宴黄胜无法享受,他晚上要应茅元仪大人之邀赴宴。

    文官清高,茅元仪大人一个武官都没有请,除了几个文官同僚就是黄胜。所有人都比他品级高了不止六级,在这里无论年龄和官职黄胜都是一个蝼蚁。

    还好黄胜在前世就经常接待领导,对于迎来送往那是得心应手,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黄胜在这些人里又发现了一个明末有名的科学家,孙元化,他现在是六品兵部职方主事,在宁远负责安装火炮。

    这可是个充满悲剧色彩的牛人,是不可多得的火炮专家。黄胜就有意跟他攀谈起来,虽然这个松江府人有很重的口音,但是黄胜听来一点障碍都没有。黄胜天南海北呆过的地方多了,上0海就曾经被单位派驻了整整两年。

    黄胜投其所好,把这个不善交际的科学家逗得妙语连珠,当然都是谈他关于火药、火炮、射击精度的体会。其他人除了茅元仪外都不以为然,认为是本末倒置丢了文人士大夫的颜面。

    黄胜却大有体会,此时的大明朝的热兵器水平貌似不落后于欧洲啊!这位大明兵部的主事对兵器的理解绝对是这个时代的先知,他竟然断定以后冷兵器会被火枪、火炮取代。

    黄胜和孙元化、茅元仪两位大人谈得越来越投机,他们对黄胜也开始另眼相看了。其实他们在大明朝廷就是另类,太多大人们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是奇淫技巧,难登大雅之堂,所以他们曲高和寡。

    他们是上官当然手下也会有许多人来拍马屁,只是在专业水平比较高的火炮领域,说些阿谀奉承的马屁之言,这两个科学家马上就能够听出来。

    其实拍马屁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要拍得不漏痕迹才是高手。黄胜也是拍马屁,但是他拍的是高智商的学术马屁。

    利用他其实远远高于这两个大明科学家的知识和见识。给他们指点了一两个技术上的迷津,还谦虚的告诉他们自己完全是想当然。

    两人是技术流,只要他们认为是有道理的,可不管是不是想当然,他们会亲自去考证,他们听了黄胜的言论,有一种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感觉,跟黄胜交流受益匪浅,马上视他为忘年交了。

    黄胜知道孙元化在宁远城这里现场制作许多火炮紧固件和配件,有炼钢的倒焰炉,黄胜请求孙元化允许他自己亲自炼几百斤好钢,用来做火铳的枪管。

    两位科学家马上就答应了,他们是行家,知道枪管的质量太重要,还夸奖黄胜有见识,一针见血一下子就能够找到了火铳的弊端,还表情痛苦地告诉黄胜,如今大明朝火铳的质量,一年不如一年,兵丁都不敢使用。

    他们俩大有悲天悯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悟。

    晚上黄胜带着酒意离开酒楼就发现黄明理、黄明道、黄东山在门口等自己。他们见了自己家老爷马上迎了上来伸手搀扶,大明朝的咄咄怪事,以文弱要被人扶着为时尚。

    黄胜可受不了这些陋习,对他们道:“我虽然是文人,但也是敢出生入死的好汉,被你们扶着成何体统,人家看了还因为我生病了。”

    黄明理笑道:“大人,还不是韩广那小子扯淡,他说老爷都要有人扶着才有体面,我们也不懂,这里有许多人看着,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老爷没有面子不是。”

    黄胜有些晕菜,甩开他们的手,对他们道:“以后我们黄家不来这一套,黄家人越彪悍越好。你们怎么都出来了?大家都安顿好了没有?”

    黄明理道:“回大人话,大家都安顿好了,他们都要来这里等大人呢,是我不让,一下子来许多人乱哄哄的不成体统。我们是看着刚才几个大人都有人扶着走,才跟着学的,大人不喜欢,以后我们就偷懒了。”

    黄胜跟他们说说笑笑,回到了大明朝第一个名义上的家里,当然这个家不是自己永久产权,不在辽东任职就要还给官府。

    家丁们跟两个刚刚收留的婢女都站在院子门口等自己呢,看来大明朝的人权状况堪忧啊!尊卑意识已经深入到了每一个大明小民的骨子里了。

    黄胜来到内院里家丁、婢女给自己收拾的卧房,有了两个女人的收拾里面果然看起来比较舒服。

    刚刚进门两个婢女就开始忙碌起来,她们替黄胜洗脸铺床还不够,两人还蹲着给黄胜洗脚,作为现代人小封建主义情调黄胜还有些不适应。

    黄胜连忙客气的让她们不要这个样子,大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谁知两个女人都把脸吓白了,巧珍悲悲戚戚问道:“老爷,奴婢哪里让老爷感到不舒服了,奴婢以后会改,老爷千万不能不要咱们伺候。”

    黄胜有些晕,自己这个身体才十七岁,顶多是个小爷,现在却是老爷了。看来以后腐朽的封建官僚生活自己是难以推脱,也只能选择堕落随波逐流了。

    黄胜干脆不矫情,不如当做在泡脚房休闲。对她们道:“你们拿两个枕头让老爷我靠着,然后好好帮老爷把脚板按摩,揉捏一下吧。”

    两个女人立刻高兴了,来风忙道:“原来老爷喜欢按脚底,奴婢会,以前给爹、娘做过呢。”

    黄胜看着两个女人听到自己让她们伺候脸上那欢喜的神情毫不作伪,才明白了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异,她们已经是自己的奴婢,以能够让主人开心为荣呢。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