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九章:小小队伍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胜自己可不愿意练习装填,而是让两个解救的阿哈黄东山和狗儿勤学苦练,这个没有挑战性的粗活儿太浪费时间。【www.AiQuXs.coM

    自己要花时间专心练习射击,争取尽快适应这个大明朝的火器。自己没有武力值,只能靠先进的武器保护自己,杀伤敌人。

    黄胜有银子,可以在军需官那里买到东西,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吃得好睡得香,身体恢复得也很快。

    黄胜不着急,每天勤练射击,每天背着两杆鲁密铳跑步、爬山,自己不会骑马,逃跑时肯定钻山沟,没有体力和爬山的经验怎么行?

    黄东山和狗儿两个装填手也开始得心应手,他们以前做惯了活计,装填这个工作对于他们在建奴那里当奴才时的劳动强度那是不可同日而语,他们认为太简单、太轻松。

    如此过了半个多月,黄胜还以为孙老大人把承诺给自己的主簿官职搞忘了的时候,百总马世虎来了,一进门就嚷嚷着黄大人请客喝酒,原来黄胜击毙三个建奴的封赏下来了。

    辽东经略孙承宗老大人在接见了黄胜的第二日就回师山海关了,这里是前线,他作为辽东的最高统帅当然不可能在此险地逗留太久,意思意思就行了。

    政治本来如此,政治就应该作秀。能够高官厚禄的,当然有很高的政治觉悟。

    一个不入流的九品,还不需要朝廷来封赏,只要辽东经略给朝廷报备就完事大吉,吏部不可能驳回。

    能不能步入仕途,对于一个士子是关系到一辈子前途和命运的大事,在当朝一品大员的眼里不过是区区小事。

    辽东督师回到山海关后,茅元仪大人给办理了手续。黄胜得到了将仕郎的文官散阶,正九品主簿的官凭印信。

    黄胜穿上补子上绣着鹌鹑小鸟的绿色官服时,认为简直太难看了。

    可是两个家丁黄明理、黄明道激动得泣不成声,他们都说少爷最适合穿官服,太好看,太精神了,我们以后都改口叫大人或者老爷。

    马世虎给了四块腰牌,都是小旗官,他还不知道黄胜已经又收留了几个家丁。【www.AiQuXs.coM

    他告诉黄胜,黄家的四个家丁就挂靠在他的麾下,以后有了功劳自己会替他们争取最大的封赏,只是只字未提四个家丁是不是应该有饷银和本色米粮。

    黄胜估计应该有,而且小旗官还是兵丁的双倍,马世虎跑了一趟腿可以多吃八个兵丁的空饷了。

    辽东军官也没办法,不吃空饷,如何豢养家丁,没有家丁谁敢上战场?

    那些普通兵丁上了战场如果没有军官们的家丁在后面盯着,马上就会一哄而散,如何能够打仗?

    况且吃了败仗,还靠自己的家丁把他们救出来,保护着他们逃跑。

    靠那些普通兵丁?搞不好会第一个砍了他们,普通兵丁大多数都恨死这些军官,当然希望他们早死早升天。

    黄胜请马世虎跟他的家丁喝了一顿酒,给了十两银子的辛苦费,送走了这位大爷。

    黄胜送人回来,刚刚进屋,韩宽、韩广两兄弟就跪在了黄胜面前。

    韩广知道自己哥哥现在就是黄胜的家丁,而自己只是告假来这里帮忙的。

    他的所在的部队一旦开拔,他就要随部队走了,不然就是逃兵,被逮到会直接砍头。

    韩广道:“大人,小的求大人也把小的收下做家丁,小的以后跟哥哥一起鞍前马后伺候大人,一辈子忠心耿耿。”

    韩宽道:“大人,小的一家人都死绝了,只有这个弟弟相依为命,您救了小的,小的知恩图报,无论天涯海角都随大人去,不皱眉头,只是放心不下弟弟韩广。”

    两个受了外伤的明军兵丁也能够起床走动,他们的命总算捡回来了。

    这些天他们也得到韩广的照顾,虽然以前他们不是一个营头,现在也算知根知底了。

    脸黑黑眼睛小小的扁脸汉子名字叫做黑虎,名字很拉风也很古怪,他不是汉人名字是自己胡乱起的,是在明军里当差的蒙古人。

    他原是喀喇沁部落的战士,他的部落由于被末代蒙古大汗林丹汗,建奴奴酋努尔哈赤的夹击瓜分,许多人逃到了大明替大明朝效力。

    还有许多人被林丹汗吞并或者俘虏了,另外有几个头人带着人马归顺了努尔哈赤,变成了蒙古八旗之一。

    黑虎今年二十五岁,已经在大明军队混乱多年,会流利的说汉语,家里的人都死光了,有建奴作的恶,也有林丹汗部众下的毒手。

    他也跪下替韩广说好话道:”大人,我黑虎也喜欢韩广兄弟,您行行好留下他吧。“

    另外一个明军伤兵名字叫做程全功,一脸的伤疤,都有些看不出年纪,他是辽东人复州军户出身。

    此刻见大家都跪下给韩广求情,他也跪下了,只是他不善言辞嘴笨得很,平时就不怎么说话,他现在也是如此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黄胜当然希望小弟越多越好,况且这些都是跟建奴对阵过的骑兵,他们主动请求追随自己何乐而不为。

    在明朝军队里普通兵丁最苦,他们的机会就是能够升职当军官,可是当军官的机会大多数都留给了家丁出身的兵丁。

    军官都把军队看成自己的私产,当然任用私人。

    所以兵丁都希望给哪位将军或者大人当家丁,这样卖身投靠的机会也比较难得,不是知根知底,或者有什么同乡、同宗等等可靠的关系,根本不会被大人们看上。

    黄胜当场答应了大家的请求,马上就穿着九品官服带着韩广去找尤百总。

    这应该就不是个事,大明朝太腐败了,辽东将门更加腐败不堪,一个大头兵的去留,对兵丁本身是性命攸关,对大人们就是个屁。

    黄胜找到那个尤百总,这位老兄看见黄胜穿着文官官服,更加客气了。

    黄胜说明来意,这小子还装模作样打哈哈。黄胜也不和他磨嘴皮子,给了他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按照市价在辽东可以买四五个家奴,在关内也能够买两个。

    尤百总当然高兴,面子、里子都有了,马上给韩广办理了文书。

    也就是某人,何时、何地、在何人的见证下到主簿黄胜大人手下当差。

    韩广见黄胜出银子把自己买做了家丁,心里乐开了花。

    这二十天跟黄胜的朝夕相处,他早就把自己当作是黄家的一分子,如今名正言顺,以后就跟着这位年轻的大人了。

    而且大人是读书人是文官,他本事大学问高,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最关键是他对待自己的家丁如同家里的亲人,从来不恶言恶语还对他们关怀备至,连吃食都跟大家一样。

    跟着这样的家主想着都带劲,家主要杀建奴报仇当然好了,我们谁家不是跟建奴仇深似海,都想去杀几个建奴报仇雪恨,公子愿意带着我们去杀建奴,我们会奋不顾身。

    回到住处家丁们当然兴高采烈,黄胜还是在第一时间看望昏迷不醒的李大钢,这些天几个人轮流给他喂食物翻身擦洗,他看上去还行,如同睡着了。

    黄胜在他身上的几个穴位又尝试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韩广道:“大人,您宅心仁厚,照料了李大钢兄弟这么多天,已经算仁至义尽了,您现在不再管他我们兄弟都能够理解,没有谁会为了这样的人花这么多时间这么多精力。”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附和,都说确实如此,大人您已经做得够多够好了。

    黄胜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过一天算一天吧!如果我们离开这里去钻山沟,也只能丢下他了。“

    黄胜是实话实说,跟建奴打游击无论如何也不能带着一个植物人。

    从来不吭声的程全功开口了:“带他骑马。”言简意赅,韩广大有启发。

    他道:“李大钢兄弟最喜欢骑马,我们把他绑在背上,带他去骑马,说不定能够让他醒来。”

    黄胜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科学依据,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随便他们如何。

    接下来的日子黄胜还是一如既往的跑步,打枪。几个家丁开始带着李大钢骑马,一连三天。

    这一天黄胜正在山脚下苦练枪法,一队骑兵奔驰而来。

    黄胜听到马蹄声响,连忙端枪戒备。来的是自己的家丁队,他们喜滋滋跳下马来。还从马上扶下了一个人。

    韩广大声道:“大人,喜事啊!李大钢兄弟醒过来了。”

    黄胜紧走几步来到李大钢前面,只见他还有些虚弱,见了黄胜就要下跪。

    黄胜赶紧扶住他笑道:“还是你命大,也是这帮家伙不肯放弃。现在你还不能乱动,等慢慢恢复才行。”

    李大钢已经从韩广他们口中知道了自己这些天的情况,他眼眶红了,对黄胜道:“大人是在下的再生父母,等在下有了力气,一定报此大恩。”

    黄胜已经有了九个家丁,五个都是大明骑兵,黄明理、黄明道也是弓马娴熟。

    自己的枪法也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本钱,再对付三四个建奴应该不在话下。

    现在还需要时间,受了外伤的黑虎、程全功还没有完全恢复,李大钢也需要时间调理。

    其他人,特备是黄明理、黄明道已经在苦练武艺了。黄胜让他们和韩广搭档结三才阵,也穿三层铠甲,只练刺杀。

    让他们不管对方多少人,始终保持三人同时对付对方一人,没有任何技巧,就是快速突刺,练得越快越准越狠越有效。

    建奴战士都是身穿几层甲,刀砍的效果太差,唯有刺才是最省力最有伤害效果的战法。

    黄明理、黄明道经过上一次的实战,受益匪浅,他们知道建奴战斗力强大,人人都不是白给的。

    他们都在苦思冥想与建奴对决时如何取胜,得了黄胜指点,茅塞顿开。

    如此训练,对阵时不管来敌多少,我方三人只奔一人而去,动作整齐划一,配合默契,永远保持三打一,建奴白甲兵我们也不怕。

    只要动作迅猛,快速刺倒敌人,再对付下一个,对方只要不是人数太多,自己就能取胜。

    他们三人每天都扛着一百斤左右的铠甲训练,累得够呛,但是他们还是咬牙坚持。

    饶是他们三人身体健硕,这些天又天天吃肉,每天也累得够呛。

    要是让黄胜也练习这样高强度的突刺,他无论如何也吃不消,肯定是武艺没练成,把人给练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