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章:治病救人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管库姓成,家在山海关,也是秀才功名,对同样是士子的黄胜能够得到督师大人的赏识,已经得到了官老爷的身份是羡慕不已。

    他是个相当精明的人,凭借一个秀才的身份已经混到了典吏,现在上上下下都已经打点过了,如果找到一个立功的由头他就可以升职成为吏员最高级别的令吏了。

    大明吏员大多数都是由科举无望的读书人来充当,刚入行就是当攒吏做些抄抄写写跑腿的活儿,干得好满三年不出意外能够升职为司吏,然后就是慢慢熬成典吏、令吏。

    成管库已经是算混得风生水起了,可是想能够如黄胜一样得个主簿的官职,简直是难如登天。令吏只是大明朝公务员,不是官员,也就代表他们不是老爷,不属于官僚阶层。

    他主动跟黄胜联络感情,告诉黄胜,他们明天就会离开这里,他其实是觉华岛的管库。觉华岛是大明在关外最大的后勤补给基地,这一次是因为督师大人亲自来前线指导工作,他在随军到此。

    以后如果黄胜需要补充火药铅弹得去觉华岛,枪如果打坏了也没关系,他可以给黄胜换新的。黄胜知道他原来是在觉华岛上班有些同情他,如果在天启六年正月他还在那里,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黄胜这时候只是一个蝼蚁,虽然知道历史的走向,也不敢流露出什么表情,对成管库伸出的橄榄枝表示了一番感谢后带着四人来到了马世虎给他们找的临时住所。

    黄胜把东西放下就叫上黄明道出门了,他有些不放心那个明军夜不收李大钢,觉得要去看看情况。

    几番打听才找到那个百总的驻地,见了面,那个百总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黄胜发火了,表示要见他们上官,这个百总才把他领到一个臭哄哄的屋子。

    这个四处漏风的屋子里铺满了干草,扔了几个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兵丁,只有一个明军在照看,可能他也仅仅能够起到让这些伤病员,别被老鼠啃掉了鼻子的作用。【www.AiQuXs.coM】靠在外面的地上躺着一人,黄明道看得真切,分明就是李大钢。

    百总有些难堪对黄胜解释道:“军医看过了,他说这个人虽然没死,跟死人就差了一口气,他也无能为力。”

    黄胜怒道:“这些人都是你的袍泽,你就如此对待他们?”

    百总羞愧难当,也不分辨,他身后的一个家丁道:”公子,您是读书人,见不得这样的场面,外面这些烂兵丁就是这个命,活着的人都难以为继,更加不要说这些半死不活的人了。”

    黄胜叹了一口气道:“将军,学生麻烦你一件事,找你的部下来帮帮忙,学生要把这些兵丁都搬到住处去照料,他们如果死了,学生让他们入土为安,学生如果侥幸把他们救活了,学生就留着他们做家丁。”

    这些人事不知的伤病员在尤百总眼里已经是死人,只是他们还有一口气,不好把他们埋了。如今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士子愿意照料他们,他当然求之不得。

    他马上安排家丁去叫了十几个人,套了两辆马车,把这里七个奄奄一息的伤病员送到了黄胜的住处。黄胜不顾劳累,赶紧给这些人做身体检查,只是发现来送人的兵丁还有一个没有走,原来就是留在那个破屋子里照看伤病员的唯一兵丁。

    那人跑到黄胜面前跪下磕头道:“公子,您肯给小人的哥哥医治,大恩不言谢,小人给您磕头了,以后公子有什么差遣,小人水里火里不皱眉头。”

    原来是其中一个伤病员的弟弟,怪不得不放心要留在这里。黄胜道:“谁是你的哥哥,我来看看有没有救。”在后世黄胜对医学就有些研究,是个半吊子护士级别的存在。

    这完全是生活经验的积累,因为他先后照顾了几年自己患病的父母。为了能够给他们争取到好的生活质量,还专门研读了许多中医药方。被医生判了死刑的癌症病人是很痛苦的,不对,是他们的至亲至爱的人更加痛苦。

    明知无能为力,还得不遗余力。所以黄胜对中、西医都有研究、还会打针、输液。缝合不会,但是看过流程,如果自己试试应该也行。

    黄胜先检查这个明军的哥哥,他倒不是外伤,黄胜的初步判断是感冒引起的高烧昏迷,可惜没有抗生素,挂一些头孢类的生理盐水就说不定能够救活这个人。

    黄胜问留下的明军道:“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那明军道:“小人名叫韩广,小人的哥哥叫韩宽,十八岁,哥哥大小人三岁。就是辽东人,老家在十三山驿。”

    黄胜一边给其他人做检查一边又问道:“哪里能够买到药?哪里能够搞到酒?我还需要熬药的罐子,我们这些人还要吃饭,哪里能够买到粮食?”

    韩广道:”回禀公子,军需官那里都有,只要给银子都可以买到。也只有军需官那里有东西卖,这里没有商铺,也没有老百姓,都是明军在这里驻扎。“

    这里的原住民在原辽东巡抚王化贞天启二年正月战败丢了广宁后,由熊廷弼带领撤到关内去了。这座城池被匆匆放了一把火后放弃。

    现在的辽东经略孙承宗老大人想能够获得收复故土之功,考虑移民来此屯田,可是大明办事拖拖拉拉,到现在还没有具体计划。

    黄胜给几个伤病员都检查了一遍,让韩广带路叫上黄明道和黄东山去找军需官买东西了。正如韩广所言,军需官那里的东西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看来辽东将门打仗不行,人人都是商场精英。军需官见一个大头兵带着一个士子来买东西有些奇怪,这里还没有开始屯垦,目前没有大明百姓来此,更不要说士子了。

    他一番追问,了解了黄胜的身份。他作为军需官乃是消息灵通之人,竟然知道黄胜刚刚立下斩杀建奴马甲三级的功劳,马上就会有九品主簿的官凭到手,对黄胜客气多了,当然也就没有狠狠地宰肥羊,按照给军官的价格跟黄胜结算。

    黄胜不但买了药品,烈酒,还买了炊具,粮食,肉类。一共花了三十几两银子。军需官见他买的东西很多,还特地让家丁套车替他只是奇怪,这位公子买许多生石灰干什么?硝制建奴首级也不可能需要如此之多。

    黄胜回到了住处就开始忙碌起来,让韩广回去告假,也来这里帮忙。首先就是收拾一间屋子,地上铺满生石灰,然后铺干草,干草上面再铺褥子,没办法,没有这么多用来睡觉的床铺。

    让狗儿熬米粥,熬肉汤。自己用土办法反复蒸馏烈酒,得到的酒精虽然不纯,也能够凑合着用。山寨版的云0南白药配方,里面用到的中草药黄胜大体知道。

    散瘀草、苦良姜、老鹳草、白牛胆、田七、穿山龙、淮山药、断肠草,至于要配多少只知道个大概,反正记得断肠草要很少一点就可以了,多了会中毒。这些药都是明朝医生的常用药,黄胜都买到了。

    药锅里已经开始熬黄胜配制的小柴胡汤,柴胡、黄芩、人参、半夏清、甘草炙、生姜切、大枣擘。这个配方是经过科学论证的,可不是明朝医生为了制造神秘感在里面乱加迷信东西弄出来如巫术般的东西。

    韩广很快就回来了,他的上官尤百总听说是需要韩广来帮着做事,很爽快就答应了,让他安安心心給公子帮忙,大军开拔时派人来叫他。

    韩广还带上了自己的家当,当然也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就是他的衣服、棉甲和被褥之类的物品和明军制式装备。可能值些钱的就是一个三眼铳,这是明军骑兵装备的火器,可以打三发铅弹,然后就倒过来当狼牙棒或者长柄锤使唤,抡起来砸敌人脑袋。

    黄胜指挥他点起木炭火盆,把他哥哥的衣服全脱了,用酒精擦洗身子消毒后盖上被子,隔一段时间就用酒精擦他哥哥的手心,脚心、腋窝、额头。

    小柴胡汤熬好了,就开始给他灌药,一天六次。让狗儿给李大钢灌米粥和肉糜,让黄东山用酒精擦干净刀子,把两个受了外伤兵丁伤口化脓感染部位的腐肉和脓血挖掉清洗干净,直到流出鲜红的血液为止。

    黄胜用酒精再次清洗过,直接用煮过的缝衣针和棉线给他们缝合,黄胜还把缝衣针弯成了鱼钩状以方便缝合。黄胜毕竟只有理论基础,没有实践经验,忙得满头大汗,才歪歪扭扭完成了。

    然后就是山寨版云0南白药外敷内服,反正黄胜把能够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至于这六个人能不能活过来全看天意。黄明理、黄明道还算强壮,没有伤到骨头,给他们配了活血化瘀的中草药。

    两个人都把少爷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他们太奇怪了,读书人会这么厉害,少爷以前也没有行过医,现在看上去比那些郎中还有门道。难道书上真的什么都有?

    一连三天,天天忙着照料伤病员,可惜还是有三个人不幸去世了。也不知道是黄胜庸医误人,还是他们已经病入膏肓。好消息是韩广的哥哥韩宽醒了,虽然还很虚弱,但是开始嚷嚷肚子饿了。

    一天后两个外伤的兵丁也活了过来,他们开始动了,好像是觉得伤口痒,想要去挠。黄胜总算松了一口气,救治率百分之五十,还好没有颗粒无收。外伤过了好几天还没死,也不发烧了,活命的机会太大了,应该死不了。

    黄胜让黄明理、韩广在住处照顾伤病员,自己带上黄东山、黄明道,狗儿来到一个树林旁边试鲁密铳,四杆枪都进行试射,黄胜在后世就有一杆气枪,枪法很好,能够打落飞行中的麻雀。

    黄胜利用调整火药量,用小锉刀修正准星,调整四支鲁密铳的准头。在来试枪之前,就已经用锉刀把铅弹修正成为统一标准了。黄胜知道铅弹的形状,重量、装填火药量的多少、火药的质量都会影响到射击的精度。

    所以黄胜不但把四支鲁密铳再次仔细修正过,而且自己做了天平,做了许多重量统一的小包火药,每一次装填都是一包,可不是如明军那样用指头比划了事。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