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章:血战建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莫录喀还是躲在马后面跟黄明理两人对射,黄胜拎着磨得雪亮的斧子在另外一侧看得真真切切,那个建奴离自己设机关的树林还远着呢,自己一点点的武力值恐怕无济于事,只有耐心的等待机会了。

    忽然跟黄明理两人对射的建奴莫录喀被右侧一支箭射中了胳膊,原来是那个逃亡的明军,他还算有血性,没有自顾自逃走,选择了加入战团,开弓放箭从侧面命中建奴。

    莫录喀吃了亏,发现自己的位置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他果断的往右侧后面的林子退过去,看来他要选择一棵大树做掩体,他一边退还往那位明军位置射了两箭。

    这小子运气不好,他看中的大树,也是黄胜看中的,黄胜机关的绳索就绑在这棵大树上,他现在正躲在这棵大树的后面等待建奴上钩呢。

    原定伏击任务的分工就是黄胜在这里砍断绳索启动机关,黄明理两人拾遗补漏,现在黄明理两人没有服从命令,他们躲在预案外设计的掩体里玩射箭。

    黄胜可没有忘记建奴的武力值,他正守株待兔默默地等待建奴踏入机关的机会。谁知两个建奴都不在机关攻击的范围,而自己马上就会被建奴发现了。因为黄胜感觉到那个建奴看上了自己藏身的大树。

    黄胜毕竟两世为人,心理素质过硬。他没有一丝慌乱,也没有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此刻他静静地听着建奴的喘息声,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自己手中的斧子上。

    近了,更近了,黄胜心里开始给自己数数,一,二、三,就在建奴的背影出现的一刹那,黄胜猛的蹿出抡起斧子对着建奴的后颈就是一下子,咔嚓一声,黄胜感觉到一股热乎乎的黏糊糊的东西喷了满脸满身。

    眼睛看什么都是红红的一片,那个红红的建奴脑袋几乎被砍得挂在脖子上了,他软软的瘫倒了。

    黄明理用的是步弓,明明狠狠地射中建奴几箭,那个建奴竟然没有什么感觉,他一下子就被建奴的气焰镇住了。看着建奴逼近,他反应很快撒腿就跑,还好他这样选择了,要是他选择跟塔姆达这个准建奴巴牙喇单挑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黄明理是往黄明道那里跑,黄明道手里有一杆铁制虎枪,两人合作用这东西扎建奴应该要有效果。塔姆达发了狠,看来他要把面前的敌人统统斩杀。他已经发现不过是两三个胆小的明军躲着射冷箭而已,今天一定不放他们逃跑。

    塔姆达大踏步追了上来,忽然一个枪头迎面而来,他本能的挥起斩马刀格挡,‘当啷’一声火星四溅,对方刺出的这一枪力道很凶猛。

    黄明道一枪刺空,随即收枪再刺,塔姆达左手皮盾顺势拨开枪头,自己往前一冲,右手斩马刀一个斜劈就奔着黄明道的脖子去了。黄明道收枪来挡已经来不及了,慌忙就势往右倒去,可惜还是慢了,眼看就要被砍到脑袋了。

    这时黄明理挥舞顺刀迎上建奴的斩马刀,咔嚓一声,顺刀断为两截,黄明道获得了宝贵的一秒钟,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致命一击。

    塔姆达作战经验丰富,此时占了上风当然不肯放过机会,又是一刀对着黄明道劈去又快又狠,黄明道还没有站稳,匆忙用虎枪隔挡,他姿势别扭,力量使不上,‘哐当’一声,虎枪被塔姆达打落地上。

    才几十秒,两个自信心爆棚的家伙就赤手空拳了,不对黄明理手上还有半截刀子。塔姆达又是一刀劈过来,忽然一个东西打着转奔他而来,他赶紧往下一矮身形,原来是那个明军把自己的三眼铳当暗器抛向建奴了。

    黄明道又侥幸躲过致命一击,知道自己失去了武器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建奴的对手,飞快往黄胜设计的机关方向跑去。他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打不过,要靠机关算计建奴。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快跟着我往这边跑。”

    黄明理被提醒了赶快跑了过来,那个明军知道三个人在一起说不定还有机会一搏,也跟他们一起跑了过来。

    塔姆达慢了几步,因为他猛的看见了被自己打落的虎枪,那杆枪他太熟悉了。是自己以前的武器,是自己亲手送给弟弟塔骨堪的。现在枪在这几个明军手里,弟弟肯定被他们杀了。

    塔姆达疯狂了,他红着眼怒吼着冲了过来几个大步就追上了那个明军,正待一刀砍下,迎面又飞过来了半把刀,是黄明理扔出了最后的武器。

    塔姆达用斩马刀一挑,顺势在那个明军脑袋上来了一刀杆。那个明军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一头栽倒了。

    他又紧赶几步挥刀就往黄明道的后颈砍去,黄东山离得很近看到形势危急,他冲出掩体奋力把自己的武器铁锤对准建奴的脑袋扔去。

    建奴眼睛的余光发现忽然飞来了一个铁锤,他左手皮盾一挡,慢了一拍,一刀砍空了,黄明道又捡回一条命。

    猛的一声大叫,塔姆达微微愣了愣,怎么还有其他明军在这里?他听不懂刚才的叫声,如果他听懂了,反应快,黄胜几个就死翘翘了。

    黄胜发现建奴尾随着黄明理两人进入到了林子边自己设计的机关中心,高声呼喊:“趴下,趴下,赶快趴下。”于此同时,手中的斧子对准绳索就砍了下去,这一次是双倍十八根三百斤的原木对着塔姆达撞了过去。

    意外发生了,这个家伙太牛,也是歪打正着,他手中斩马刀劈向迎面而来的原木,正好把那跟原木打得横了过来,撞上了正面的几个原木,这几根原木都失去了准头。

    还好有一根原木狠狠地撞在塔姆达的左肩,把他撞得飞往黄胜的方向,也同时躲过了另外几根原木。黄胜吓坏了,这个建奴的武力值太恐怖了,如果让他恢复过来,自己几个人安有命在?

    黄胜不管不顾了,和身扑了上去准备跟建奴拼了,一下子正好扑在建奴的脚上,黄胜也不管是什么部位对着建奴就是乱砍乱剁,一斧一斧又一斧,状若疯狂,一直到自己没有了一丝力气。

    那个建奴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小,原来黄胜的运气太好了,第一斧就劈在了建奴的裤裆,巨大的疼痛让建奴失去了战斗力,然后每一斧都是剁在建奴的胯下,他几乎被黄胜把下面剁烂了,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黄明理和黄明道也被原木砸伤了,还好没有性命之忧,两人惊魂未定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走路一瘸一拐的。黄明理的肩膀挨了一下,现在左手都举不起来了。黄明道好像是腿折了,走不了道了。

    两人都羞得无地自容,貌似两个建奴都是自己家那个文弱少爷斩杀的,要不是少爷,今天大家都要完蛋了。再看看少爷,两人吓坏了,已经看不出来少爷的模样了,完全是一个血人傻傻的坐在地上。

    两人挣扎着扑到黄胜身边摸索着问道:“少爷,您伤哪儿了?您快说句话呀!”

    现在只有黄东山全须全尾的,他也紧张坏了,身子还不由自主的颤抖。他强自忍着,赶紧来看黄胜的伤势,刚才的恶战他都看在眼里了,想不到公子一个读书人,竟然这么厉害,杀起建奴一点也不含糊。

    这时黄胜才缓了过来,大怒道:“你们这两个混蛋,不听将令。老子要宰了你们,以正军纪。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许男人在我身上乱摸。”

    黄明理两人见黄胜说出话来了,才如释重负一屁股坐在黄胜旁边。两人无话可说,他们本来以为自己有了强弓,躲在掩体里把建奴近距离射死应该不在话下,谁知事与愿违,建奴太猛了,不是少爷随机应变,大家都会丧命于此。

    黄胜还余怒未消,道:“以后你们再敢违抗命令,我会真的杀了你们,免得把大家都给坑死了。”

    黄明理陪着笑脸道:“少爷,咱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肯定唯命是从,再也不敢自作主张了。刚才我也是吓坏了,要是少爷您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到了九泉之下如何跟老爷交代。”

    黄明道羞愧道:“我们以后要苦练武艺,原来还以为自己有两下子,谁知几个人都不是一个建奴的对手,太惭愧了。”

    黄东山这时已经从刚才的惊心动魄中回过神来,他跳起来,对着那个建奴的尸体狠狠地踢,一边踢还一边骂道:“狗建奴,你也有今日!”

    看来他认识这个建奴,黄胜问道:“黄东山,这个建奴是什么人?他怎么如此厉害?”

    黄东山道:“他就是公子上次打死的建奴塔骨堪的哥哥,他的名字叫塔姆达,就是他杀了我两个哥哥,虐死了我的母亲,抓了我给他们家做牛做马。”

    黄胜道:“他就是建奴的正兵?怪不得明军打不过他们!武力值也太恐怖了。”

    黄东山道:“公子,其实建奴像这样的正兵也不是很多,塔姆达现在就是马甲,马上就可能选上巴牙喇了,建奴巴牙喇是他们最好的白甲兵,一个牛录也只有一二十人而已。”

    黄胜有些黯然神伤,建奴的武力值太高,怪不得能够把大明朝给灭了。自己几人同心协力,也不缺敢战的勇气,在自己预设的战场还靠着运气才侥幸取胜。以后看来自己不能用冷兵器跟他们蛮干,十有八九干不过这些从小就经过严格训练的深山猎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