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章:运气不好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胜带着三人在密林深处躲了三天,这三天大家都没有闲着。黄明理两人一有时间就把玩缴获建奴的两张弓,他们都是好射手,对威力比较大的军队制式弓箭是爱不释手。

    建奴的战士很牛,他们的标配就是双弓,上马用骑弓,轻便。下马用步弓,威力十足。箭矢也分用来抛射,也就是漫射的轻箭,还有用来直射破甲的重箭。

    黄明理选择步弓来练习,以便尽快适应新获得的武器,黄明道只好用骑弓了。黄东山做了四年奴隶,勤快得很,他在成年累月的强迫劳动中也学到了许多生活技能。

    他伺候两匹战马是得心应手,两匹马跟他是熟人,以前都是黄东山给它们喂饲料,在马的心里他就是主人。两匹马在他的照料下乖得很。

    黄胜烧了一锅盐水,用布沾着替黄东山仔细清洗被建奴鞭打留下的伤口。把这个小伙子感动得痛哭流涕,自从家破人亡他就没有感到过温暖,这一刻久违的亲情出现了,他只觉得如同回到了四年前的家,回到了父母身边……。

    怪不得黄东山在饱受虐待的环境下还能够顽强的活着,他确实是小强级的存在,才过了三天吃得饱,睡得好,没有鞭打的日子,他的身体就恢复了大半,身上的伤口一个都没有感染,已经开始结痂,现在是精神抖擞。

    黄胜传授了三人如何在密林里定位的知识,三人都如获至宝,开始在这一片密林忙碌。其实也简单,就是隔一段距离就找一棵有特点的大树,爬到树上固定好一块石头指着下一棵定位树的方向,每一次的定位距离都要差不多。

    在大雪覆盖的时候,也不会迷路,只要在一个小的范围寻找到定位树就可以找到出去的路。因为在树上刻的记号只有自己人才明白含义,外人看不懂,建奴根本不可能看明白。

    还可以在定位的大树附近埋下一些物资和粮食盐巴之类的东西,以防不时之需。【www.AiQuXs.coM】黄胜还开始教他们简单的手语,以后还会教他们旗语。在密林里不要发出声音就能够指挥自己的部下,已经胜了敌人一筹,就能够保持自己在暗敌人在明。

    是否攻击,何时攻击,如何攻击,都会在自己设定的战场环境下完成,主将可以在局部兵力优势的情况下给予雷霆一击,以有备算无备。如果事不可为可以选择悄悄地远遁,这就是游击战的精华所在。

    黄明理、黄明道学习读书写字很不耐烦,他们学习这些游击战的门道倒是相当认真,才学了三天就跃跃欲试了。有了上一次成功的案例,他们现在的自信心有些爆棚。

    因为上一次自己根本没有装备,现在不一样了,有战马,有强弓,有虎枪和顺刀,还有盔甲。两人眼睛里直冒小星星,他们眼巴巴看着黄胜,要求黄胜再干一票。

    黄明理道:“少爷,咱们学了几天门道,又有了趁手的武器,咱们还去山口上次伏击建奴的地方,说不定还能够碰上落单的建奴呢。”

    黄明道也附和道:“建奴来到这里已经抢了许多粮食和金银财宝了,我们干掉他们不但给黄家报了血海深仇还能够缴获许多东西,以后少爷要落籍,要考举人,咱们要花银子的地方太多了。”

    以战养战正是游击战的精华之一,当然应该这么做。建奴出来就是当强盗,有组织的进行犯罪。干掉一个建奴最起码可以得到他的战马、铠甲和武器。运气好还会起到黑吃黑的效果,把他的劫掠成果占为己有。

    黄胜看了看刚刚投靠的黄东山道:“黄东山,黄明理他们两人都想着去杀建奴报仇雪恨,你觉得如何?”

    黄东山咬牙切齿道:“小的也跟建奴仇深似海,只是小的没有本领,打不过建奴。现在跟着公子给他们来阴的小的也可以帮上忙。”

    大家都想干,黄胜也就顺水推舟,在这里打建奴挣些资本也好。虽然去打建奴的大方针定调了,但是也不能盲目行动,还是一个原则要谋而后动,事不可为坚决放弃。

    四人悄悄地摸到了上次伏击塔骨堪的地方,黄胜仔细观察发现,这里虽然有了行人在此地经过的脚印,没有发现建奴的马蹄印,黄胜在撤退时整理了许多平地,建奴骑马不可能把这些地方都绕过去,总会留下痕迹。

    黄胜没有感到危险的存在,指挥黄明理他们开始布置机关和陷阱,这一次积累了上一次的经验,布置得更加从容,更加合理,还多了两匹马来拉需要准备的木头省了许多体力。

    黄胜又增加了几根原木,多了几个打击点。精挑细选了几个伏击点,巧妙的设计了掩体,让躲在掩体里的人可以从容开弓放箭,而外面的人无法抛射,如果要直射,还得蹲下来才可以办到。

    因为掩体是有一半埋在地下,逃跑的退路都是如此,弯着腰低着头在外面根本看不到,当然更加射不到了。黄胜指点大家用荆棘、灌木、树枝把这里可能出现的漏洞都再次加固了。

    黄明理两人还进行了演习,骑马从官道拐过来,确实只有沿着自己设计的路线才能够顺利的奔跑,而且肯定能够看见林子边伏击点留下的金银、女人鲜艳的肚兜和首饰,被这些东西吸引更加看不到上面伪装过的十几根连树皮都没有清理的原木。

    一切准备就绪,然后就是耐心的等待,看看有没有倒霉的落单建奴上钩。这一次黄明理他们不着急了,他们也知道这样的打法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三人轮流在山包上的潜伏点观察大路上的动静,一连三天,不但没有发现任何建奴经过,连逃难的百姓都很少。黄胜知道建奴之所以来这里,就是为了抢掠大明百姓的财物,抓包衣奴才,连汉民都难得出现,建奴来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黄胜准备再等三天看看运气怎么样,能不能碰上建奴的哨马。这里是前线应该是双方哨马络绎不绝,只是明军好像太窝囊,离宁远中左所这么近都难得发现他们的踪迹。

    塔骨堪的哥哥建奴马甲塔姆达发现自己的弟弟掉队了,心急如焚,已经在附近找了五六天。他的牛录已经在五天前回师了,他主动讨了一个哨探的差事,带上自己的包衣奴才,跟牛录里一个和他家交好的余丁莫录喀在这里转悠,想发现自己弟弟的行踪。

    塔姆达比他弟弟彪悍多了,长得十分矮壮,他里面穿了一件棉甲,外面套了两件锁子甲,把自己包装得如一个铁人。这小子有战功,有恐怖的武力值,今年有希望成为建奴巴牙喇呢。

    建奴的巴牙喇是精锐中的精锐,一个普通的牛录也就是十几人而已,有三十个巴牙喇的牛录就是非常强大的王牌牛录了。黄胜好像运气不太好,要算计的对象比较强大呢。

    黄胜已经在伏击点守候到了第六天,他心里已经决定,如果今天再没有看到建奴经过就放弃在这里干一票的计划。由于是自己内定的最后一天,黄胜早早的就来到观察点。

    今天太奇怪,黄胜第一次看见大明军队了,来了有一个小旗的骑兵。整整十人风驰电掣般往东去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有七个大明骑兵又飞快往西返回了,那慌不择路的样子好像发现敌人并且被追杀。

    黄胜赶紧打起精神,密切注视东边大路的尽头。有一个大明骑兵奔逃过来了,后面不远处有两个建奴骑兵紧追不放。虽然黄胜看见了只有两个建奴,但是刚才明明有十个明军骑兵都落荒而逃,应该后面还有建奴。

    黄胜可不敢算计这两个建奴,赶紧回到伏击点想让黄明理两人注意,不要暴露自己。谁知那个被追赶的明军,好像受了伤,不敢顺着大路逃跑,而是往黄胜的伏击点方向拐了过来。

    他可能是准备往林子里钻,希望以此来摆脱建奴的猎杀。两个建奴也往这边拐了过来,他们确实很厉害,在奔驰的马上还能够开弓放箭,而且正中目标,那位明军已经明显中了不少于三支箭。

    他由于穿了铠甲,建奴又是骑弓远射,箭矢的威力有限,估计入肉不深,这个明军还没有栽下马来。眼看着离树林越来越近了,可惜这里是黄胜安排的陷阱,骑兵是不可能进入树林的。

    果然那个明军骑兵的战马一声悲鸣,站住了。马上的明军反应很快,就势一滚下了马,堪堪躲过了奔后心飞来的两支箭矢。

    这一次准备扮演背妻子逃命引诱建奴是没有战斗力的黄东山,他没有接到黄胜的命令乖乖地埋伏,没有暴露自己。黄明理跟黄明道是埋伏在掩体内准备袭击建奴的,他们就不听话了。

    他们根本不管黄胜有没有发出命令,对着两个建奴就是一阵乱射,一瞬间就是嘣、嘣、嘣的弓弦响和嗖、嗖、嗖的箭矢破空声。

    两人箭法不错,距离不到三十步,敌人在马上目标很大,他们分别埋伏的地方又正对着建奴来的方向,所以射出去的箭矢一支也没有落空,除了被建奴格挡了几支外,其余都射进了建奴的身体。

    两个建奴明显已经中了几支箭可是他们没有慌乱,飞快跳下马背,随即就开始和黄明理两人对射,还好黄胜设计的掩体很巧妙,必须从射孔里把箭射进去才有机会成功,两个建奴分别连发三箭都没有射中他们二人。

    塔姆达是打惯了仗的,马上知道对方的优势,立刻叽里咕噜对战友莫录喀说了些什么,抛下弓箭,拿起斩马刀仗着自己身上有坚甲举着一面皮盾护着头部开始往上冲。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