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章:包衣奴才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胜赶紧从山包上跑了下来,黄明理跟黄明道在大树下打瞌睡呢,黄胜一人一脚踢醒了他们,赶忙把准备的银子和几件金首饰放在了显眼的地方。

    黄明理赶紧背起一个做成人形的东西,准备撒腿就跑。黄胜是让他化妆成背着媳妇逃命的汉民,由于黄胜的伪装,远远看去还真的很像,女人长发飘飘衣着华丽。

    至于女人的衣服和头发是怎么来的,当然是黄明理从那些罹难的百姓里面挑选的。他取那个女人的头发时还立下了誓言,今日惊扰了你安息,明日我一定杀一个建奴替你报仇。

    黄明理逃窜时还不怕建奴的弓箭,因为他背上的假人是木头加棉衣包裹的,弓箭根本射不透。

    大路上过来的是一个建奴余丁,建奴的八旗制度,他们的最基层就是牛录,每个牛录满编应该可以出三百甲兵。现在建奴发展太快,许多牛录都不满员。上升期的建奴对兵丁的考核比较严格,他们等级森严,分为马甲,步甲,巴牙喇。

    余丁其实就是民兵,这个余丁名字叫做塔骨堪有个哥哥已经是建奴的正兵马甲,建奴三丁抽一,所以他只能算余丁,除非他哥哥死了他才会成为正兵。

    每当建奴出征,都会有许多余丁带着阿哈也就是奴隶跟着队伍抢掠,他们个人抢到的财物和人口只要交出一部分给牛录,其余就是他们的私产。所以余丁们都主动跟随,并且乐此不疲。

    塔骨堪随着他的牛录一路追杀汉民,得了不少财物。汉民四散奔逃,漫山遍野都是,他的牛录也把队伍分成一个个小队伍,反正汉人如同绵羊任人宰割,他们几乎没有遇到抵抗,胆子越来越大。

    他在不久前祸害了一个大明女子,想着带回去做阿哈,可惜一不留神那女子投井了。他手忙脚乱把那个女子打捞上来,却发现已经死了。由于耽搁了不少时间,等他来找自己的队伍时发现他们已经开拔了。

    塔骨堪是个老兵,连蒙古都去抢掠过,他一点也不害怕,他还有经验,知道只要顺着一路上留下的汉人尸体很快就能个和自己的牛录汇合。

    只恨自己的阿哈走不快,拖拖拉拉的,不管怎么用鞭子抽都无济于事。看来要争取能够抢到大牲口,最好能够抢到牛车,东西太多了,马都快驮不动了。

    这小子穿了两层甲,里面是棉甲,外面是他哥哥刚刚送给他的铁甲。他哥哥在去年打大明广宁城时已经得到了两副锁子甲,把他原来的装备给了弟弟。

    塔骨堪拐过一个山包,被前面一阵响动吸引了,他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女人,大明的女人,好像还是富人家的女人。猎人的眼睛可不简单,他已经看见了女人飞舞的长发和华丽的衣衫。

    他立刻驱马冲了过去,前面的女子好像被一个人背着,那人好像要往密林里钻。汉人太狡猾了,他们知道往林子里躲藏,我们的马匹无法疾驰。

    如论如何不能让他们逃了,塔骨堪跃马扬鞭奋力追赶,突然被前面亮晶晶的东西晃了眼,银子,金子,运气太好了,他速度慢了下来,也顾不上继续往林子里追了。

    忽然他感到了危险,连忙一夹马腹,就想往前蹿,迎面一个黑影袭来他本能的往左,想来个镫里藏身,谁知动作刚刚做了一半后心就被一股大力袭击了,他口中狂喷出一大股鲜血,一头栽倒马下。

    胯下战马还不知道主人落马依然往前窜出,大概跑了百十步,前面荆棘密布无路可去,马儿很有灵性,停了下来。

    塔骨堪落马的那一刻,黄胜举着斧子就从大树后冲了出来,谁知黄明道动作更加迅速,他已经抡起锤子对着塔骨堪的一条腿砸了下去,咔嚓一声,力气太大了,几乎把塔骨堪的腿都砸扁了。

    黄明道还意犹未尽,抡起锤子就准备把塔骨堪的脑袋也砸扁。黄胜赶紧大叫道:“不许砸脑袋,那可是军功,是银子。”

    还好黄明道发现地上的建奴已经死了,没有再砸。黄胜又道:“还有一个,可能是包衣奴才,我们赶快去抓他,他不反抗就不要打死他。”

    两人飞快往大路方向奔去,刚刚奔了几十步,身后马蹄声响,黄明理骑在建奴的战马上风驰电掣般赶上来了。黄胜大叫道:”记着,争取抓活的。“

    黄胜一连串的奔跑已经吃不消了,远远地被黄明道甩在后面。看来这位秀才的体力堪忧啊!

    那个阿哈看见主子又要去祸害大明百姓,虽然心里恨得痒痒的,可是也无能为力,只有采取消极怠工来磨蹭。他牵着马走得更慢了。

    忽然对面冲来一骑,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位骑士就到了面前。马上端坐一人举着自己主子的虎枪对着自己的咽喉,阿哈马上就跪下了。

    他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奴才是汉人,是被主子抢来的,奴才也恨死他们了。“

    黄明理也不跟他废话,让他牵着马离开大路往黄胜这边来了。黄胜见人被抓回来了,也没空说废话,急急忙忙打扫战场,清理痕迹。

    好不容易获得了胜利果实,还不赶紧颗粒归仓,要是现在有建奴路过,自己的劳动成果就会化为泡影。

    黄胜刚才看见这个阿哈被建奴鞭打,知道他应该是被奴役的汉民。他让阿哈帮着干活儿,把建奴扒得赤条条的,又拿过一把刚刚缴获的顺刀,准备割下建奴的脑袋。

    黄胜比划了几下就是下不去手,一个现代人割尸体的脑袋还真的有心里压力。那个阿哈道:”主子,让奴才来割吧,奴才恨死这个王八蛋了。“

    黄胜有些不放心把刀子给这个阿哈,他很有悟性,知道黄胜可能不相信自己,跪在黄胜面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掀起来,只见他瘦骨嶙峋的身上全是伤疤,几乎看不出本来皮肤的颜色。

    黄胜一言不发把刀子给了他,就去收拾其他物事,黄胜还不能够适应割脑袋那血淋淋的场面。战场收拾干净了,连地上的血渍都用土埋好了,又把建奴的无头尸体扔进了事先挖好的坑里填上土。

    建奴人头可是宝贝,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用六十两银子来衡量,大明对建奴的人头赏开出的价码就是每级大概六十两银子,但不仅仅是拿银子,士兵和武将、文官还可以凭着建奴首级加官进爵呢。

    黄明理老早就准备了石灰类的东西,他小心翼翼的把建奴脑袋硝制了,还庆幸自己收手及时没有把建奴脑袋砸个稀巴烂,不然就亏大发了。

    四个人牵着两匹马往预先侦查过的密林深处撤退,一路上黄胜还留在队伍的后面消除自己一行人留下的痕迹。黄明理、黄明道两人对自己家的少爷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他从哪里学的这些本领,如此安排退路,还有谁能够发现是咱们杀了那个建奴?

    一直走到天黑黄胜才让大家都停下来宿营,大家吃了一顿饱饭后,黄胜才开始盘问那个阿哈。他的名字叫做万东山,辽东汉民,原大明沈阳中卫军户,今年十六岁。

    天启元年奴酋攻克沈阳中卫城,家里的父亲和两个哥哥被杀,母亲和他被塔骨堪的哥哥抓去为奴。辽东闹灾,一斗米粮卖三两银子,母亲不到一年就饿死了,自己命大,一直挨到现在。

    黄胜看着万东山脑后的猪尾巴实在不顺眼,示意让他过来,道:“你从此以后就是堂堂正正的汉人,再也不是建奴阿哈,这根难看的猪尾巴我给你解决了。”

    说着拔出顺刀就把他的小辫子给割了。黄胜对他道:”你还要把头发都剃了,重新留起来,到了大明就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曾经做过建奴阿哈。“

    黄明理道:”我家少爷是为你好,你留着一个猪尾巴,到了大明保不准有人会砍了拿去冒功,建奴的脑袋很值银子呢!“

    万东山听了黄明理的话,看看地上的辫子,心中后怕不已,连忙感激的跪在黄胜面前磕头道:“谢主子疼奴才,奴才以后会忠心耿耿伺候主子绝无二心。”

    这小子在学习能力最强的四年里当了奴才,已经把一个奴才的觉悟深入心底,现在被解救出来还没有已经彻底翻身的自觉性,口口声声自称奴才。

    黄胜道:“你反正孤身一人无家可归,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做家仆吧。我黄家乃是书香门第,我也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当然不会辱没了你。”

    万东山大喜磕头改口道:“小的叩见家主,小的以后就改姓黄,公子以后就唤作小的黄东山,公子以为如何?”

    黄胜听他说话好像还有些条理,问道:“黄东山,你难道读过书,识字?”

    黄东山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他黯然道:“小的以前家里日子还过得去,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在沈阳中卫当差,父亲见小的文弱,不是当兵的料,家里在小的八岁时送小的到私塾开蒙,小的读了三年半的书。”

    黄胜心里高兴,运气还真不错。大明的识字率只有一成,远远低于南宋的两成多。现在自己的两个家丁就从小在前主父亲的教导下读书识字,今天收了一个家仆竟然也读了三年多的书。

    黄胜让黄东山起来,道:“以后有时间还要读书,黄明理、黄明道你们也是如此,读书才能真的明白道理。”

    黄明理两人最不喜欢读书,为此以前不知道被老爷打了多少回,他们读了七八年也只是个半吊子。他们见自己家少爷都混成这样了,还要求他们读书有些不以为然。

    这一次逃亡如果他们两人也是书呆子,不会捕鱼、打猎,恐怕早就被建奴斩杀或着饿死在路上了,读书好像没有什么用,建奴又有几个识字?砍满腹经纶老夫子的脑袋,还不是如砍瓜切菜?

    黄东山听到自己的新主人还肯让自己读书高兴得连忙答应,他看黄胜样子很和气,连刚才吃东西时都给了他同样的一份食物,这可是他这四年里从来没有遇到的事情,他此刻感觉到心里热乎乎的。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