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章:穿越明朝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公元一六二四年,大明天启四年,建奴天命九年,正月。

    老奴努尔哈赤丧心病狂下九次汗谕,清查所谓‘无谷之人’,并谕令八旗官兵应将无谷之人视为仇敌,捕之送到老奴定都辽阳时所建的都城东京城。最后于正月二十七日下令,杀光从各处查出送来之无谷之尼堪。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面对建奴的屠刀,辽东汉民纷纷揭竿而起,可惜温驯善良的农耕民族远远不是凶残深山猎人的对手,太多不肯剃头之辽东义民被屠杀。

    许多辽东汉人往朝鲜义州方向,往大明山海关方向,往大明旅顺口方向逃亡。一路上不知多少无辜的大明百姓被建奴猎杀。

    广宁府生员黄胜是广宁的富裕之家,也禁受不住建奴横征暴敛,已经家无余粮。一家果断选择抛家舍业逃离老奴的魔爪,侥幸躲过了前来抓捕‘无谷之人’的八旗兵丁。

    黄家不敢从大路逃亡,建奴骑兵来去如风,他们会无所顾忌的疯狂砍杀能够发现的任何汉民。黄家正月初开始逃亡时有人口二十三人,一路上钻密林,爬山岗,如今两个月过去了,由于饥寒交迫仅仅剩下九人还活着。

    黄胜的父亲是个屡试不第的老夫子,如今一筹莫展,回头已经无路可走,建奴杀人不眨眼,见到他们会不由分说直接斩杀。往前就是大明宁远城,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是自己已经油尽灯枯根本熬不到那里了。

    老夫子看了看自己家的两个家生子,黄明理、黄明道,一路上全靠他们两人狩猎,捕鱼、采野果,才能够让自己和儿子活下来。

    他现在不想再苟延残喘了,自从自己的老妻和幼女病死在路上,他就有了一死了之的念头。如今还有一个牵挂,打小聪明伶俐的独子黄胜,早早的就得了功名,本来还以为光宗耀祖全靠自己的儿子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建奴攻城略地,大明大好河山落入这些野蛮人的手里。从此斯文扫地,汉人受尽屈辱还无法苟且偷生,到如今家破人亡,自己死不足惜,可是如何忍心让自己的儿子也了此残生?

    老夫子对幸存的人道:”我黄家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老夫不走了,也实在走不动了,免得成为累赘拖累了几个年轻人。“

    其他几个老家仆都哭了,大家都知道自己生路渺茫,这两个月经历过太多生离死别,经历过太多艰难困苦,他们如今行将就木再也不愿意让还有一线生机的年轻人赔上自己的性命。

    老仆黄富贵道:”老爷,让明理、明道他们两个带着少爷继续往西,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老奴也不走了,就在这里陪老爷上路吧。“

    老夫子挣扎着来到黄明理、黄明道面前跪下道:”两位请受老夫一拜。“

    黄明理、黄明道两人吓得慌忙跪下磕头道:”老爷,我们兄弟拼了性命也要保老爷走到山海关,您千万不要想不开。“

    老夫子老泪纵横道:”老夫烦请两位带上我儿黄胜一起去山海关,两位如果不是路上被我们这一大家子拖累,应该早就能够脱险了。“

    黄富贵是黄明理的父亲,他也是油尽灯枯了。他知道让三个年轻人和大家分开,他们能够活下来的机会要大得多。他叫过自己的儿子道:“明理啊,你们不要管我们这些老骨头了,把少爷平平安安带到大明就对得起我们了。”

    黄明道还有老娘活着,他哭着来到自己的娘面前道:“娘,儿子背着您走,儿子不能丢下娘。”

    黄明道的母亲,才五十岁的女人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她慈爱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道:“孩子,娘已经不行了,今天就随着老爷一起去,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你们一定要回到大明,要活下去,让黄家有后。”

    黄胜是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读书写字吟诗作赋是一把好手,对于世态炎凉生活技能是一窍不通。【www.AiQuXs.coM】此时到了生离死别的时候已经如同被吓傻了,自己以前只是一门心思读圣贤书,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什么事情都是自己的父母安排。

    如今疼爱自己的母亲撒手人寰,关爱自己的父亲又要弃他而去,这如何是好?黄胜扑进父亲怀里嚎啕大哭道:“父亲,儿子哪儿也不去,咱们一家共赴黄泉可好?”

    老夫子怜爱的抚着儿子的头,良久才忍住悲伤,从怀里摸出自己和儿子的生员文书告身和一些地契、婚书之类的东西交给黄胜,含泪道:“儿啊!去关内,考举人、中进士、做大官,以后练就强兵杀建奴报国仇家恨。”

    黄胜被两个忠仆架着离开了自己的老父亲,三人悲悲戚戚一路向西。黄明道和黄明理都是好猎手,路上用猎弓也能够射杀到一些小动物,由于只有三个人了,大家勉勉强强能够充饥。

    三人眼看着离宁远中左所城越来越近,决定从林子里钻出来走官道。官道上都是逃难的汉民,他们拖家带口扶老携幼,往宁远中左所方向而去。

    黄胜三人也混迹在难民中,忽然传来了惊叫声:“建奴,建奴来了……”随后就是大地一阵阵颤抖,传来隆隆的马蹄声响。

    黄明理大声道:“大家赶快离开官道,往树林里跑。少爷快跑,慢一点就没有命了。”

    两人一左一右架起黄胜就飞快奔逃,黄胜如同傻子般任凭他们摆布。哀莫大于心死,黄胜已经了无生趣,他毅然选择了死亡。

    不断有汉民的惨叫声和建奴的狞笑声传来,黄胜突然怪叫一声:“我不想活了,你们放开我自己逃命吧!”随即挣脱黄明理两人的手,往斜刺里冲去。

    黄明理两人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自己家少爷如发了狂一样往前急奔,刚刚想追,只听见’嗖、嗖、嗖……‘的弓箭破空之声,两人就地一滚躲进了一个水沟。

    附近不断有汉民中箭倒地,后面马蹄声越来越近,两人不敢再回头连滚带爬慌忙往林子深处躲藏。

    疯狂奔跑的黄胜根本不理会射来的弓箭,也是由于他是走斜线狂奔,速度很快,建奴的弓箭竟然都射空了。建奴也不是专门来杀黄胜这个小小士子,他们是见人就杀。

    黄胜运气也不好,虽然没有被弓箭射中,自己在急速冲刺中却被一块石头绊倒了,一头撞在了一颗大树上,直撞得头破血流晕死了过去。

    建奴还在一路屠杀,这里离宁远中左所城很近了,他们人不多也不敢逗留太久,胡乱收敛些被屠杀汉民的财物扬长而去。

    黄明理和黄明道看到建奴撤退了,慌忙来寻自己家少爷,他们在那棵树下发现了满脸是血的黄胜。两人赶紧抱起黄胜,查看伤势,还好少爷好像还有热气。

    黄明道背起少爷来到一条小溪边,洗干净了一块布替黄胜擦掉了脸上头上的血渍,太奇怪了?流了这么多血却找不到伤口。黄明理试了试少爷的鼻息,好像很正常。

    两人高兴坏了,少爷真是命大,建奴凶残无比,没有逃进树林的人无一幸免,只有自己家少爷貌似安然无恙。

    其实他们家少爷已经死了,现在已经是来自未来二零一六年同样名叫黄胜,一个三十多岁的私营业主了。他投资的小高炉由于跟国家节能减排的大方针相违背,所有的投资化为泡影,今日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还没有醒来。

    睡梦中黄胜做了许多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是个大明朝辽东的士子,会八股文,会诗词歌赋,还写得一手好字。后来好像就是兵荒马乱,到处都在杀人,还真真切切看到了建奴的金钱鼠尾。

    黄明理两人看见少爷在睡梦里还砸吧砸吧嘴放心了,阿弥陀佛,老爷的神灵肯定暗中保佑自己的儿子,要不然少爷怎么会满脸鲜血而毫发未伤?

    黄明理道:“少爷,您快醒醒,这里是荒郊野外不能睡觉太危险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山海关吧!”

    黄胜悠悠醒来,脑子一片混乱,头疼得如同裂开了。自己好像被鬼上身了,有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在自己脑海。“少爷?哪里来的少爷?”黄胜迷迷糊糊道。

    黄明道楞住了,对黄明理道:“少爷好像有些不对劲,是受了内伤吧?要不就是撞傻了。”

    黄明理道:“有可能,咱们赶紧看看。”两人顺着黄胜的身体就摸索起来。

    黄胜被摸得怪痒痒的,对他们道:“二位赶紧住手,我可不喜欢男人在我身上乱摸。啊?不对,这不是我,这绝对不是我,我哪儿去了?”

    黄胜终于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了,一个大明朝辽东十七岁士子的身体当然和他完全不同。他吓得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前主的记忆涌进脑海,他轻声问道:“你是黄明理?你是黄明道?你们都是我家的家丁?”

    黄明理看见自己少爷动作敏捷好像没有受伤高兴道:“这还要问?我们比少爷不过大两岁,是跟少爷一起长大的。少爷您是不是摔糊涂了吧?”

    黄胜的冷汗已经被吓出来了,他知道肯定发生了匪夷所思的怪事。干脆装糊涂道:“我头疼得很,确实被撞得不轻,两位不要见怪。”

    黄明理扶起黄胜道:“少爷已经是万幸了,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进树林的人,都被建奴杀了。”杀人,黄胜不由得一哆嗦,刚才做的噩梦难道是真实存在的?

    黄明道收拾了一下东西道:“少爷,咱们得赶紧去前面的宁远中左所城,进了城就安全了,建奴骑兵不会攻击城池。我们也能够弄一些粮食来吃,少爷您好多天都没有吃到米粮了。”

    黄胜问道:“这里是宁远中左所城外?还有建奴在杀人?现在是天启年还是崇祯年?”黄胜历史知识还是不错的,没有完全还给老师。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