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花田
    等了半年才等到手的酒,包装还没拆就消失在天边,杨毅长吁短叹,总结出一条含血带泪的宝贵经验,以后绝对不能往陆江寒车里放价值超过五块钱的私人财物。

    而在海鲜粥店里,顾扬还在心无旁骛啃着排骨,丝毫没有收到豪礼的觉悟。陆江寒哭笑不得,招手叫过服务员买单,打算去相熟的酒庄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弄两瓶差不多的——最近杨毅因为鑫鑫百货的事情,已经心力交瘁神经衰弱,往区政府里跑得比上访群众还勤快,就算是残酷无情无理取闹如陆大总裁,也不忍心再剥夺他借酒消愁的权力。

    这几天总是下雨,地上虽然湿滑泥泞,空气却很清新好闻。顾扬和陆江寒分开后,并没有立刻打车回家,而是独自踩过街边一个又一个小水洼,晃晃悠悠走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乱哄哄的脑子完全平静下来,才给杜天天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约几个好朋友,周末一起去武圣乡吃农家菜。

    “后天?你的策划案搞完了?”杜天天问。

    “还没有,不过说好要请大家吃饭的。”顾扬坐在街边的椅子上,“总不能天天加班,而且我还想顺便买点花,那就这么定了,等会我把地方发给你。”

    ……

    武圣乡是郊区有名的花卉种植基地,杜天天以为他顶多买点多肉盆栽回家养,结果周日到了农家乐才发现,顾扬这回又是假私济公,名义上是请朋友来吃烤肉,谁知肉还没烤熟,人就已经钻进了花田大棚,和老板订了几百箱粉黛草。

    “这粉粉紫紫的,布置婚礼现场啊?”杜天天开玩笑。

    “如果你需要结婚的话,”顾扬把笔记本装进裤兜,淡定道,“我义不容辞。”

    杜天天成功被戳中痛点,满目沧桑。

    他不需要,单身狗没资格需要。

    顾扬笑着转身:“走吧,出去逛逛。”

    农家小院里,其余几个人正在忙着转动烤架,烟熏火燎满头大汗,身心饱受煎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三伏天出来烤肉。当年顾扬上大学时,因为电脑系统出问题,被安排进了经济学院的研究生宿舍楼,这些都是他的学长,也都是铁哥们。

    “你拿盐泄愤呢?”李豪看得直牙疼,“还能吃吗?”

    梁晓重尝了一口,表情一僵:“我x,不能,咸了。”

    群众实在不会做饭,现场一片兵荒马乱,有人提议叫顾扬回来帮忙,结果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其余人一致反对,大家纷纷表示我们扬扬的手是用来烤肉的吗?我们扬扬的手是用来触摸艺术和灵魂的,被天使亲吻过的美少年了解一下,肖邦莫奈米开朗基罗了解一下。

    快点回去继续串你的鸡胗!

    ……

    天空是最浅淡的蓝,顾扬走在田埂上,透过指缝看那些很细很白的云,阳光落在他的眉梢发梢,染出一片漂亮的融光。杜天天跟在身后,又想起了四年前——被电脑系统bug强塞进来的男生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疑惑地询问:“这里是707吗?我好像应该住在这里。”

    打游戏的三个人虎躯一震,齐刷刷扭头看他。

    新入校的小学弟干净阳光,身形颀长,穿雪白雪白的衬衫,就好像是雪白雪白的王子,即使站在“滋滋”漏电的破走廊灯下,也能自带登场特效。

    从天而降那种。

    bling bling那种。

    一宿舍糙汉拍桌而起,不动声色把臭袜子踢到床下,对他表示了热烈欢迎。而在那之后,杜天天感慨,宿舍里别说是臭袜子,连窗帘也要隔三差五拆下来做清洁,地板比隔壁桌板都干净。借由这件事,大家充分认识到一个事实,虽然小学弟表面单纯又无害,但内心其实住着一个恶霸——还是个有洁癖的恶霸,一到周末就拎着笤帚残酷镇压大家扫地拖地洗袜子,不洗干净不准吃饭,活脱脱一个旧社会监工。

    太阳从乌云后钻出来,带给皮肤灼热的烫意。

    杜天天眯了眯眼睛,刚打算问顾扬要不要回去,余光却扫见在花田另一边,一群人正在闹闹哄哄地拍照片,从模特到服装一应俱全,场子不小。

    武圣乡到处都是花,来这里拍婚纱和艺术照的人络绎不绝,但这次却有些……情况特殊。眼看顾扬已经大步走了过去,杜天天倒吸一口冷气,迅速给农家乐里的人发消息请求支援,今天不是一个好日子,我们在花田遇到了凌云时尚的人。

    衣架上挂着几十套秋冬装,是下一季的新款。对方派来负责盯拍照的是个新人,刚进凌云时尚没几天的小姑娘,见顾扬一直在看摄影师和模特,于是笑嘻嘻道:“帅哥,这是我们nightingale的秋冬新款,马上就会上架了,到时候可以买回去送给女朋友哦。”

    拍摄场地浪漫又梦幻,大片粉黛草绵延出最具少女心的童话场景,散落的干草花束、硬纱、星辰,都是顾扬为了这次秋冬服饰节的主题“轮回”,专门挑选的道具——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设计出来的t台,会莫名其妙出现这里,出现在nightingale的新品广告拍摄里。

    “帅……哥?”对方在他面前晃晃手,“你没事吧?”

    “没事。”顾扬回神,转身回了农家小院。

    其他人正在争先恐后朝这边跑,杜天天那条短信写得狗屁不通,所以大家思维发散得也比较惨烈,以为即将迎来一场聚众斗殴,为了壮声势,甚至还不忘拎上了烤肉用的铁钎,准备把易铭按在地上疯狂摩擦!当然事实并没有用到,顾扬在半路就拦住了他们,闷闷地说:“没事。”

    “没事就好。”李豪松了口气,丢掉木棍又冲其余人使了个眼色,揽着顾扬的肩膀往回走,“别理那些孙子,走,跟哥吃肉去。”

    顾扬笑了笑:“嗯。”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顾扬也的确表现得很“没事”,和杜天天一起烤完牛肉烤香菇,打打闹闹吃吃喝喝,像是完全没把花田里的那群人放在心上,直到晚上十点,才叫来代驾各自回家。

    一路细雨沙沙。

    第二天中午,杨毅冒雨从普东山回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被顾扬堵在了办公室——之前陆江寒说过,关于秋冬服饰节的事情,有任何疑问都能来问这位副总。

    “怎么了?”杨毅放下水杯,“这一脸严肃的。”

    “我周末去武圣乡订粉黛草,在那里遇到了凌云时尚的拍摄团队。”顾扬停顿了一下,“他们在拍nightingale的下一季新品,但是场景布置和我们的秋冬服饰节一模一样。”早上问了一圈,市场部同事都表示不知情,方案实在泄露得很没有道理。

    “哦,你说这个啊。”杨毅这才想起来,“是陆总给他们的。”

    顾扬:“……”

    为什么?!

    “这事怨我,真忘了。”杨毅拍拍脑袋,“不过倒是不用担心,他们的新品手册下发会晚于我们的秋冬秀,抄也是他们抄。”

    顾扬还是站着没动。

    “最近招商部在和凌云谈nightingale的入驻,你应该知道吧?”杨毅让助理端了两杯咖啡进来,“正好,他们的秋冬新品和我们这次秀场风格很契合,对方设计师看过你的舞台设计后,觉得非常喜欢,所以就问陆总,能不能直接借鉴去拍摄下一季的新品手册。”

    当时陆江寒把这件事丢给杨毅,让他征求顾扬的意见,但架不住杨总最近实在太忙,顶着烈日暴雨一次次往普东山跑,再被鑫鑫百货那些人扯几句方言官腔,脑仁子都生疼,也就顺利把拍照的事忘在了一边。

    “我问问他们。”杨毅按下免提键。

    nightingale的品牌负责人在电话里态度良好,一边道歉说是实习生没沟通好,一边又表示宣传手册已经拍完了,印厂眼看着就要下印,能不能这次就先这样,以后双方合作的机会多得是,这个人情肯定能还。

    杨毅单手捂住话筒,看了眼顾扬。

    顾扬点头:“没事的杨总,我就问一下,既然陆总和您知情,那我没意见。”

    杨毅松了一口,和对方客套几句后就挂了电话。顾扬转身离开副总办公室,结果刚好撞到陆江寒。

    “哟,你也在这儿呢。”陆江寒说,“还没吃饭吧,一起?”

    “不了,谢谢陆总,我还约了其他人。”顾扬抱着文件,匆匆和他擦肩而过。

    陆江寒也没在意顾扬的情绪,走进办公室问:“鑫鑫百货那头怎么样了?”

    “进展相当喜人。”杨毅向后靠在椅背上,“之前只需要解决品牌问题,现在可了不得,对方不知道从哪儿找了群中年阿姨,非说是百货公司老员工,哭着喊着要我们解决下岗再就业问题。”

    陆江寒和他对视。

    “没办法。”杨毅叹气,“一群人盯着寰东这块肥肉,恨不得把下半辈子都托付过来。”

    “中午再开个会吧。”陆江寒头疼,“叫上李芸,一点半来我办公室。”

    大家都还没吃饭,助理到楼下打包了煎饺和几个小菜,说是新开的馆子,生意不错,还看到顾扬也在那儿吃。

    “只点了一笼包子一碗粥,我就用公款帮他结了。”助理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小孩最近带着于大伟他们加班,也累得够呛。”

    “他一个人?”陆江寒抽筷子的手一顿,“顾扬?”

    “是啊,就一个人。”助理没明白他的意思,“都这个时间了,市场部那些小丫头早就吃完了。”

    陆江寒:“……”

    “你批评顾扬了?”陆江寒问。

    刚进门的杨毅莫名其妙:“我批评顾扬干什么?”说完又心里一酸:“他最近的工作效率可比我高多了。”

    于是陆江寒就在百忙之中,罕见而又短暂地反思了几秒钟,为什么顾扬宁愿去喝粥吃包子,也不愿意跟着总裁蹭饭——毕竟他一直以为,这种事应该算员工福利,很抢手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