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绿野仙踪
    雨幕冲刷着挡风玻璃,车里有些过分安静。就在顾扬考虑要不要找个话题聊,以免气氛太尴尬的时候,高小德恰好打来一个电话,为了感谢他牵线介绍的画家。

    “吃饭就不用了,我周末还得加班。”顾扬笑着说,“这样吧,忙完这阵我请客。”

    “哪能让你付钱,行,那你忙完随时找我。”高小德嗓门不小。陆江寒刚觉得听筒里的声音有些耳熟,顾扬就已经主动解释:“是高小德,普东山的导游。”

    “你们还有联系?”陆江寒问。

    “我们加了微信。”顾扬说,“普东山的农家乐想要画装饰墙,我正好认识几个朋友,就介绍过去了。刚刚他说双方合作得还不错,要签长期合同。”

    陆江寒原本只当对方是个小无赖,不过现在看来,这人还是常年混迹于普东山一带的老油条,熟人多路子广,业务范围也不小,于是对顾扬说:“和他搞好关系。”

    “嗯?”顾扬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过来,“是因为集团要收购鑫鑫百货吗?我听好多同事都在议论这件事。”

    “是。”陆江寒点头,“不过那些人毛病不少,全是被地方政府惯出来的,估计还要耗一阵子。”

    身为刚入门的新人,顾扬知识范围有限,也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只好说:“但普东山人流量很大,如果购物中心能开起来,生意一定不会差。”就算不专业,至少也充满了浓浓的祝福意味,很吉祥。

    陆江寒笑出声。

    顾扬:“……”

    “说说看,”陆江寒看着他,“如果寰东成功收购鑫鑫百货,你想要把它改造成什么样?”

    我?顾扬顿时陷入沉默,他是真的不懂商业地产,绞尽脑汁想了想半天,也只能说出“中低端百货”几个字,毕竟普东山地处城郊,市民消费水平不高,应该不会需要每天购入奢侈品。

    陆江寒却摇头:“普东山不需要中低端百货。”

    顾扬乖巧地说:“嗯。”他决定回家后就上网,从《如何与总裁保持有效沟通》买到《商业地产全盘解析》,至少下次不能再这么……一问三不知!

    “普东山有历史底蕴,又有著名的人文景观,比起中低端百货,那里更适合建一座有文化感和艺术感的购物中心。”陆江寒把车开进观澜山庄,“除了能满足当地居民的日常需求,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让游客把那里也当成一个非去不可的打卡景点。”

    顾扬似懂非懂,但历史、文化和艺术,这些描述听起来就要比传统百货有趣一百倍。

    “你会画画?”陆江寒又问,他还记得当初那份简历。

    “会。”顾扬点点头,“除了画画,我还学过一阵雕塑,人民花园里有一组金属花园,就是我们和老师一起做的。”

    “那想来一起开新店吗?”陆江寒把车停稳。

    顾扬有些意外这个邀请,不过倒是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不仅仅是为了在总裁面前良好表现,也因为他真的有些心动好奇,甚至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一座破旧沉闷的百货大楼,要怎么才能变成陆江寒描述里,浪漫而又艺术的购物中心。

    刚刚从大学里走出来的人,身上总是会自带一股朝气,青涩却又充满生机。看着他眼底闪烁的亮光,陆江寒随手从车后座取过来一个纸袋:“我会和李芸沟通这件事,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先做好秋冬服饰秀。”

    “明白。”顾扬看着被塞进怀里的东西,又觉得有些纳闷,“这是什么?”

    “品牌送来的礼物。”陆江寒帮他打开车门,“早点休息吧,明天上班别迟到。”

    “谢谢陆总。”顾扬也没客气,抱着纸袋挥挥手,“您路上注意安全。”

    时针和分针在12上重叠,陆江寒把车开出观澜山庄,在淋淋漓漓的细雨里,横穿了整座城市——他住在月蓝国际,和顾扬一南一北,实在算不上“顺路”。

    ……

    纸袋里是两瓶洋酒,夜空般的颜色和包装,颠倒过来的时候,玻璃容器里的酒液会发出激荡细光,像是切碎了半天流动的月辉和星芒。

    顾扬倒出小半杯凑近闻了闻,只是还没来得及喝,顾妈妈就已经开始生气地抱怨,这才工作几天,怎么就学会喝酒了,天天加班不吃饭,我要和你们领导谈一谈。

    “我没喝!顾扬迅速把杯子丢进水槽,“好好好,马上就睡。”

    顾妈妈把两瓶酒没收到储藏室。顾扬趴在床上,认真考虑了一下搬出去住的事情,当然不是为了方便酗酒,不过他确实想要一点私人空间,可以熬夜也不被唠叨的那种。

    ……

    在第二天的公司会上,杨毅正式把“秋冬服饰秀”的整体策划交给了顾扬。寰东上下都知道,陆江寒对这个活动很看重,葛风华改方案都改进了医院,没想到最后居然是由一个实习生负责,一时之间质疑的也有,羡慕的也有,不过顾扬倒是没时间去管别人怎么想,距离十月二号满打满算也只有四十多天,他一分钟都不想浪费。

    负责外场活动的同事名叫于大伟,单身多年,最近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女朋友,结果恋爱的美好滋味还没享受几天,就被顾扬天天堵在公司加班讨论t台搭建,心里充满悲愤,满眼都写着血和泪。不过血泪归血泪,工作效率却十分喜人,一周之后陆江寒出差回来时,顾扬已经准备了一大摞资料在等他。

    “这些都是你加班赶出来的?”陆江寒问。

    “大家都很配合我。”顾扬打开投影仪,笑着说,“还有风哥,我昨天去医院找了他四次,最后差点被护士关在门外。”

    投影在屏幕上的t台华美又浪漫,那是顾扬手绘出来的概念图,灵感源自1939年的电影《绿野仙踪》,影片中dorothy的红舞鞋恰好在今年重新风靡全球,缎带、硬纱、宝石和蝴蝶结,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女性,都不会拒绝这双来自童话的梦幻鞋子。他甚至还顺手设计了一个秀场logo,用极简的线条勾勒出了一双漂亮的ruby slippers

    “这是外包公司做出来的秀场实际效果图,昨天大伟带着对方设计师改了十几次,大家一致觉得这版效果最好。”顾扬换了张ppt,“如果您也觉得没问题,那我们明天就开始去各家专柜挑衣服。”

    陆江寒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点头:“行。”

    咦?!方案进展得太顺利,顾扬反而有些不适应,怎么就行了,不提点意见吗,说好的陆总很难搞呢?

    然而陆江寒这次是真的很满意。虽然顾扬没有工作经验,在某些方面的构想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但他却有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诗意和浪漫,那是一种弥足珍贵的天赋,像月亮也像星光,渗透进这一次的t台里,就是无处不在的精彩细节。至于团队里的其他人,全部都有着丰富的专业知识,完全有能力帮助顾扬,让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平安落地。

    “我非常期待这场秀。”陆江寒郑重地说。

    顾扬抿抿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稳重一点,但其实他真的很想把这句话录下来,拿回去重复放给其他人听。

    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七点,加班是一定要加班的,不过也可以先吃饭再工作。公司附近有一家海鲜粥店,算是寰东的半个食堂,陆江寒叫了粥和点心,还帮顾扬要了一杯珍珠奶茶——装在兔子卡通杯里,据说深受小朋友喜欢。

    “这次的服饰秀,可能需要再加一个环节。”陆江寒把碗筷递给他。

    “是什么?”顾扬问。

    “我这周和凌云时尚的老总谈了谈,基本敲定了合同。”陆江寒说,“他们最近在重推一个女装品牌nightingale,计划在秋冬时装秀上正式宣布入驻寰东。”

    目前国内的少女轻奢服装线大多被日系占据,无论是售价还是市场占有率,国产品牌都很难与之抗衡,凌云时尚的nightingale算是一匹黑马,材质优良,设计又充满浪漫的梦幻因子,因此一面世就被媒体炒成“国货之光”,很受年轻女孩追捧。

    “……好的。”顾扬点点头,低头继续咬骨头,睫毛在眼下晃出一道阴影,“等和招商部的同事谈过之后,我再回去改方案。”

    “到时候对方的设计师也会来参加活动。”陆江寒继续说,“易铭,你应该知道他,据说也是d大毕业。”

    “比我大几届,是很有名,经常会来学校开讲座。”顾扬捧起温热的奶茶,小心翼翼啜饮一口,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饭吃到一半,桌上手机“嗡嗡”振动,是杨毅打来电话,远程关怀自己的酒。

    “什么酒?”陆江寒放下筷子。

    “让张尧弄来的酒啊,上周我丢你车里了。”杨毅说,“你现在在哪?我自己过来拿。”

    陆江寒:“……”

    陆江寒看了眼对面的顾扬!

    顾扬正在专心致志地啃着凤爪!!!

    “没信号了?”杨毅纳闷地看了眼手机,“喂?”

    “送人了。”陆江寒径直走出粥店。

    杨毅闻言目瞪口呆:“你怎么能拿着我的酒送人,十万一瓶刚买的,送谁了?”

    陆江寒没有说话。

    杨毅深呼吸了一下,心中滚滚狂奔过一万匹羊驼,送给哪个狐狸精了!

    然后就听电话另一头的陆江寒怒吼道:“你他妈几十万的酒,为什么要装在百利甜的纸袋里?”

    杨毅瞬间怂回去,他有气无力地抗议:“这难道也不行?”

    “总之你的酒已经没了,节哀。”陆江寒挂断电话,回去继续陪顾扬吃东西,顺便“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上次带回去的酒怎么样。

    “很好喝的,我爸妈也很喜欢。”顾扬擦擦手指,表情天真又诚恳,“谢谢陆总。”

    “不客气。”陆江寒配合地笑了笑。

    行吧。

    你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