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轮回
    夜色渐深,医院走廊也渐渐安静下来。

    考虑到对方是新人,所以葛风华特意放慢语速,恨不得把每个重点都重复三遍。不过顾扬倒是很快就理清了头绪,所谓“秋冬服饰秀”,其实就是把购物中心里的服饰品牌集中起来,每家出几套当季新款,在一楼中厅举办一场t台秀,第一聚集人气,第二促进销售,第三媒体写出来也好看——毕竟就目前来说,其余商场的促销大都是打折送券,能用秀场来吸引顾客,也算是个不小的亮点。

    “这事听起来简单,要操心的地方还真不少。”葛风华强调,“从活动方案策划到执行,芝麻大的细节你都得考虑到。”

    “我明白。”顾扬点头,“那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方案还没通过。”葛风华如实回答。

    顾扬沉默了一下,所以基本等于还没开始?只剩下了不到两个月时间?

    但葛风华心里也很苦,往年的秋冬促销都是会员折扣,只需要改一改旧方案就能直接用。谁知今年陆江寒突然就有了新想法,“秋冬服饰秀”五个字在会上提出来,市场部都有些懵,一群人没什么相关经验,别说后续执行,光是活动主题就改了七八次还没合格。

    “我能把这些资料拷走吗?”顾扬问。

    “当然,你不说我也得给你。”葛风华让他自己输邮箱,又不放心地问,“我刚才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吧?”

    “听懂了。”顾扬点头,“我大学专业就是服装相关,应该没什么问题,下周一先交一份草案行吗?”

    太行了啊!葛风华闻言热泪盈眶,搞了半天原来是个会做题的专业人士?怪不得才刚进公司,就成为了被总裁选中的男人!救兵从天而降,身为丝毫不懂秀场潮流的焊接系糙汉,他感觉连医院的吸顶灯都瞬间明亮了起来!

    等顾扬离开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刚刚下过一场雨,地面和空气都是潮湿的,路灯在水洼中倒映出流动光影,被几个小孩追闹着踩过去,就会溅起一片细碎的金。

    路边大排档生意正好,小龙虾的香气溢满整条小巷,顾扬找了个人少的小摊,打算填饱肚子再回家。撒着虾皮的馄饨汤滋味鲜甜,只是还没等他吃两口,对面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凌云时尚新入职的设计总监,也是最近风头正盛的业内红人,易铭。

    对方两道目光太过直接,顾扬扫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喝汤:“这么巧。”

    “不算巧,我是特意来寰东附近碰碰运气。”易铭说,“我没有你的新手机号。”

    顾扬发自内心地表示:“那可真是太好了。”

    易铭叹气:“冲动任性不能当饭吃,我希望你能成熟一点。”

    你还希望我能成熟一点?顾扬实在不想说话,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百分之百的精神污染。

    “这是我的新电话。”易铭推过来一张名片,“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有很多合作的机——”话还没说完,顾扬已经叫过一辆黑摩的,风驰电掣直奔地铁站。

    ……

    两个小时后,杜天天在电话里知道了这件事,他愤怒地表示这狗贼之所以厚颜无耻反复发作,多半是肺热,打一顿就好了。

    “有道理。”顾扬把毛巾丢到一边,“不说这个了,我还得去做方案。”

    “这都几点了?”杜天天看了眼挂钟。

    “还早呢,你先睡。”顾扬嘴里叼着苹果,又打开了电脑。

    葛风华已经把之前几版活动草案都发了过来,秀场主题五花八门,从“秋韵秋阳”,“时尚乐园”一路脱缰到“妖精魅惑”“冬日精灵”,风格基本囊括夕阳红、杀马特、不良少女、街头青年以及乡村模特队,倒也不能完全说不好,毕竟每个主题都能找到相应受众,但显然和陆江寒想要的效果天差地别。

    属于焊接系直男的审美又猛烈又朴实,充塞在方案的每一个角落里,基本没有修改余地,顾扬直接右键删除,新建了一个空白文档。

    凌晨两点。

    城市另一边。

    陆江寒拉开柜门,从里面随手抽了一支洋酒。

    他习惯性失眠,也习惯性用酒精催眠。琥珀色的液体裹挟着辛辣气息,给鼻腔和喉咙带来最直接的刺激,像是一击重锤,并不舒服,不过他喝酒也不是为了享受。

    “又睡不着了?”身后幽幽飘出一个白影。

    陆江寒被惊得心跳一滞,忘了今天家里还有这么一地缚灵,险些拎着酒瓶子抡过去。

    杨毅“啪”一声打开灯,双眼朦胧,脸色惨白,睡衣半敞,胸肌外露。

    陆江寒:“……”

    辣眼睛。

    “我说,你还是见见上次那心理医生吧。”杨毅从他手里端过酒杯,苦口婆心道,“总这样下去不行啊,迟早会变态……不是,我的意思是,对你的身体不好。”

    “没兴趣。”陆江寒打开电脑。

    你看个医生还要等到有兴趣?杨毅斟酌了一下用词,又提出友好新思路:“不然谈个恋爱试试?”

    陆江寒抬头看他。

    杨毅后退一步:“伯母今天给我打电话,说你要是再不结婚,就换我给她生孙子。”你们陆家人还能不能讲点道理了,这他妈和我有什么关系?!

    “下半年一堆事,你要生也得等到春节后。”陆江寒把灯光调到最亮,“要么睡觉,要么加班,我不想再听废话。”

    杨毅幽幽叹气。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不好找对象。

    一是烂脾气,二是工作狂。

    而陆江寒明显还要更厉害一点,因为他是个烂脾气的工作狂。

    合二为一,相当无敌。

    清晨,天空又飘起了雨。

    顾扬查了查天气预报,往后一周都不见晴,于是他向李芸申请,把所有户外活动都改成了室内,每天带着会员走街串巷,听戏喝茶看展览,最后人手一份土特产,高高兴兴踏上了返程的飞机。

    “这下可以出来吃饭了吧?”杜天天在电话里问。

    “真没空,下周下周。”顾扬抱着电脑,直奔公司隔壁三医院,和葛风华一起研究了两个小时,终于让大纲变成了初步方案。

    “这样就可以了吗?”顾扬犹豫,“可我觉得还能再改改。”

    “当然得改了,这才到哪儿。”葛风华扶着腰坐起来,“不过也要让陆总先看过草案,才好继续下一步。”

    “那我现在就回公司,”顾扬合上电脑屏幕,“不然陆总要下班了。”

    葛风华也算带过不少实习生,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不怕陆江寒的品种,于是强行艰难转身,硬是从果篮里给他摸了个小苹果,以资鼓励。

    陆江寒还在开会。

    时针指向数字“8”,其余同事都已经下班回家,顾扬趴在桌上,竖起耳朵听走廊上的动静。

    一分钟。

    十分钟。

    半小时。

    ……

    手机屏幕上“滴答”跳出新闻推送,凌云时尚新任设计总监易铭代表集团出席活动,顾扬直接按下删除键,拎着水杯去茶水间接咖啡,结果出门刚好撞到陆江寒的助理。

    “小顾你还没走呢?”助理被吓了一跳,“行行,那快过来,陆总刚开完会,明早还要赶飞机。”临进门前又低声提醒,陆总今天心情不好,千万别惹他生气。

    顾扬深呼吸了一下,抱着电脑踏进总裁办公室。

    心情不好就不好吧,工作要紧,再不抓紧时间定主题,后面估计更兵荒马乱。

    陆江寒示意助理先下班。

    顾扬的草案只有三页纸,他坚决舍弃了葛风华钟爱的秋冬时尚都市风,把秀场主题定成“轮回”,夏秋交替是季节的轮回,而且今年潮流趋势盛行复古风,也是时尚的轮回。

    ——1926年的小黑裙、1965年的mondrian dress、1977年的衬衫裙、1985年的mini-crini……无数经典款式在经过岁月洗礼后,又在历史的某个节点重新散发出柔软光辉,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退,只会在一波又一波的浮华浪潮中,历久弥新。

    “所以呢?”陆江寒看完了他的文案。

    “所以既然经典是永存的,晚买早买都要买,今年又流行复古风,不如趁着商场有活动,一次性买个够。”顾扬“刷拉”把方案翻到最后一页,“只单纯做一场秀太亏,风哥说促销活动也要一起上,招商部已经算过了毛利,大家一致同意满500送100礼金券。”

    高端复古秀瞬间变成卖场大回馈,陆江寒笑着把方案还给他:“就按你这个主题,再细化一下,下周五交给我。”

    “好的,谢谢陆总。”顾扬松了口气,“那我就先下班了。”

    “开车了吗?”陆江寒问。

    顾扬摇头:“我打车。”

    窗外还在电闪雷鸣,陆江寒站起来:“走吧,我顺路送你回家。”

    不用了吧?顾扬赶紧表示自己家离公司挺远,然而话还没说完,陆江寒已经出了办公室。

    顾扬:“……”

    “你家住在哪?”陆江寒扣好安全带。

    顾扬心虚:“观澜山庄。”我都说了远,是真的挺远。

    不过幸好陆江寒并没有对此发表意见,直接把车开上了辅路。雨下得越来越大,沿途又有不少红灯,车子以龟速走走停停,终于成功催眠了顾扬——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地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但这一周都是白天带着会员旅游,晚上熬夜做方案,实在有些撑不住,于是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陆江寒关掉音乐,顺手调高了车里的空调温度。

    “哪儿呢?”杨毅打来电话,“刚去你家拿了瓶酒。”

    “开车。”陆江寒说,“送顾扬回家。”

    杨毅没听清名字,只顾着惊喜交加“深夜亲自送回家”这件事,于是赶紧建议:“这么大的雨,开车多危险,不如就近找个酒店住。”管他是谁,无所谓了,有总比没有强。

    陆江寒:“……”

    杨毅还想继续苦口婆心,电话却已经被无情挂断。陆江寒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继续睡吧,还要一会儿。”

    顾扬心脏“砰砰”狂跳,他刚才先是被雷声惊醒,睁眼后又撞到一片橱窗里的明亮光影,闪烁虚幻如同异世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半天才清醒。

    “害怕打雷?”陆江寒问。

    “也没有。”顾扬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陆总,我刚才太困了。”

    “每天几点起床?”陆江寒把车停在红灯前。

    “七点,我家附近有快速公交。”顾扬说,“不过也挺浪费时间的,所以我打算等实习期过后,在公司附近租一套房子。”

    两人说话间,陆江寒的手机屏幕再度亮起,来电显示只有一个字——妈。

    顾扬识趣地闭嘴。

    陆江寒却挂断了电话。

    顾扬:“……”

    “我们关系很好,”陆江寒简短解释,“不过我现在不接电话,她可能会更高兴。”

    “嗯。”顾扬内心充满疑惑。

    为什么?

    陆太太伸手一推老公:“儿子挂断了,没接。”

    陆先生拿下眼镜:“我怎么觉得你还挺高兴?”

    “我是挺高兴啊!”陆太太挤在他身边,喜不自禁——三更半夜,车里有人,忙得顾不上接电话,这还能是什么?

    不容易啊,真是,眼泪都要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