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新任务
    酒店大堂里很安静。

    就在顾扬飞速思考自己要不要后退两步,以免被面前这人暴打的时候,高小德已经从吧台后一溜烟钻出来,一把揽过他的肩膀:“搞定了,你在这守着,我去和老阎拉会员过来。”

    “这附近还有别的酒店吗?”顾扬问。

    “酒店没有,农家乐倒是还有一些。”高小德披上雨衣,“不过这时候你就别再助人为乐了,快去办手续吧。”

    顾扬才稍微一犹豫,高小德就已经消失在了风雨里。

    天空依旧电闪雷鸣。

    顾扬把身份证交给前台小妹,鉴于之前那位客人好像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所以两人都很有几分紧张,如同正在进行某项见不得人的地下交易。空气像是被胶水黏住,气氛寂静夹杂诡异,而就在这一片诡异的寂静里,偏偏还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粗声粗气道:“喂!你的东西掉了。”

    顾扬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转身,一个胸牌就被“啪”地扔到吧台上,是他在寰东的工作证,八成是刚才从裤兜里掉了出去。

    “谢——”话没说完,对方已经端着两杯茶回到了休息区,看起来应该是司机。

    ……

    “怎么回事?”陆江寒问。

    司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陆江寒闻言一乐,也不喝茶了,走过去询问:“现在还剩几间客房?我们都要了。”

    “四间。”前台小妹细声细气答完,生怕对方会闹事,连忙又补了一句,“这位客人已经在帮你们想办法了。”

    “是吗?”陆江寒看向顾扬。

    “是。”顾扬硬着头皮,暂时放弃了自己的听障人设,他刚刚问前台要了张地图,请她在地图上标出了附近的几个农家乐,挤一挤应该也能住五六十人。

    “张大民杀猪馆?”陆江寒看着地图。

    顾扬苦口婆心地说:“这种时候就不要挑了吧?”只是名字不好听,床还是有的。

    “那为什么你不去住?”陆江寒问。

    话题又绕回原点,顾扬思考了一下,觉得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道德品行低下,不如对方优雅高尚。但这种理由听起来非但没有半分愧疚,反而还很像痞子挑衅,所以他只好继续用沉默代替回答,让歉意独自翻滚在深深的脑海里。

    “总之,”他指了指地图,同时悄无声息往后退一步,“如果你需要导游,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陆江寒皱眉:“你跑什么?”

    “没跑啊,”顾扬继续往外挪:“我去门外抽个烟。”

    裤兜里还有高小德的半包中华,顾扬装模作样叼了一根在嘴里,蹲在屋檐下吹风,虽然有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但总好过继续待在大堂里接受良知谴责。

    看着窗外冻得缩成一团的顾扬,陆江寒哭笑不得,刚打算让司机叫他回来,寰东的旅游巴士已经开进了大院。

    高小德第一个跳下车,招呼保安过去帮忙。杨毅撑着伞站在车门口,一位一位扶会员下来,顾扬有些意外:“杨总,您怎么来了?”

    “等会再说。”杨毅问,“房间都开好了吗?”

    “已经弄好了,可以直接入住,洗衣房和厨房也沟通过了。”顾扬回答,“都没问题。”

    “不错。”杨毅简短地表扬了一句,“那也别傻站在这了,先去带着会员办入住吧,都饿坏了,让厨房尽快备餐。”

    “好的。”顾扬从车上抱下一个小女孩,一路踩着泥水跑回大堂,结果进门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就见暖黄色的灯光下,陆江寒正在和大家挨个握手,一边道歉一边让服务员送上热毛巾和茉莉茶,气氛很是和乐融融。

    顾扬:“……”

    前台小妹:“……”

    “看来你是真不认识陆总啊?”司机走过来,笑着说,“行了,这里的服务员人手不够,快去厨房催一下。”

    陆总?

    顾扬气若游丝道:“嗯。”

    ……

    ——求助:实习期第三天,就在总裁面前装残疾、插队、抢东西、抽烟,还能抢救吗?

    ——谢邀。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能找到工作。

    ——这一通蛇皮走位好鸡儿秀,兄弟牛批。

    ——当然没救,埋了吧。

    ……

    晚上十点,淋淋漓漓的雨总算是停了下来,通讯已经基本恢复,顾扬站在酒店阳台上,打了个电话回家报平安。

    “我去弄个泡面?”高小德在房间里问他,“看你晚上也没怎么吃饭。”

    “没胃口。”顾扬把手机丢在一边,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累。”

    高小德也觉得这件事很神奇,之前接单的时候,旅行社只说了这位客人脸盲,所以需要导游一路多费心,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盲到这种程度。

    过了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对新知识的渴求,小心询问:“所以你这病一发作,就会认不出领导?”

    顾扬扯过被子捂住头,拒绝再和他说话。

    高小德眼中充满同情。

    年纪轻轻怎么就得了这种病,也是造孽。

    第二天中午,众人总算是出了山。会员们被安排回酒店休息,顾扬也拥有了半天假期,不过他只是到家冲了个澡,就又回到公司,打算把山里发生的事情写份报告,顺便看看能不能申请到高小德的劳务费。谁知字还没打两行,杨毅就亲自找上门,把人逮到了总裁办公室。

    坐在宽大的沙发上,顾扬心里很有几分忐忑。

    陆江寒翻了翻面前的简历,虽然只有薄薄一页,却相当干净漂亮——d大毕业,英法双语,成绩优异,连续四年包揽奖学金。

    “为什么要来寰东做市场营销?”陆江寒问他。

    “我挺喜欢零售业的。”顾扬说,“而且寰东的待遇好,机会也多,我觉得将来的发展会更好。”这套官方说辞他在面试前已经准备了很多次,如果再往深入聊,还能编出一堆商业地产的未来趋势,又标准又野心勃勃,很讨上司喜欢。不过陆江寒倒也没再问,而是换了个话题:“昨天那个导游是怎么回事?我刚问了李芸,她并没有批给你这笔费用。”

    “我……自己请的。”顾扬犹豫了一下,“一来我对山里的路不熟,怕出事,二来普东山是人文景观,有个导游沿途讲解,旅途会有趣很多。”

    “所以你就打算自己花这钱了?”杨毅打趣,“公司请你可真是赚了,第一个月的实习工资还没到手,就先贴出去几千块……这是得上千了吧?”

    “嗯。”顾扬有些尴尬。

    “先把整件事写个报告,下班前交给我,所有费用都列出来。”陆江寒说,“去吧。”

    “好的。”顾扬如释重负。他这回倒是学聪明了,在报告里把高小德含蓄而又热烈地赞美了一番,从黑心商品退货写到沿途特产砍价,充分表达出了“导游物超所值,会员都很满意,我们请他不亏”这个中心思想,在下班前送到了总裁办公室。

    陆江寒大致扫了一遍,点头:“报告写得还行,只是提醒会员不要被黑心商贩蒙骗,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顾扬说:“嗯。”

    顾扬自觉补充:“对不起陆总,我下次会注意。”

    “还有。”陆江寒把报告还给他,“不是不能做坏事,但在做坏事的时候,别让其他人捡到你的工作证。”

    顾扬:“……”

    “导游的费用公司来出,你的想法不错,不过以后有新想法的时候,要学会先和部门经理商量。”陆江寒看了眼时间,又问,“晚上有空吗?”

    顾扬有些跟不上他的谈话节奏:“啊?”

    “去和我见个人。”陆江寒拿过一边的外套,“走吧,就在隔壁,市三医院。”

    “我们要去探望病人?”顾扬跟在他身后。

    “不然呢?”陆江寒按下电梯,揶揄道,“给你检查听力?”

    顾扬默默闭嘴。

    他决定单方面遗忘金阳酒店里发生的所有事。

    住在市三医院里的病人名叫葛风华,市场部二把手,也是陆江寒的得力下属。不过他目前的情况看起来有些糟糕,腰椎间盘突出,正在一边嗷嗷一边做理疗。

    “这是市场部新来的实习生。”陆江寒做介绍,“叫顾扬。”

    葛风华奄奄一息,声音颤抖:“陆总,也不用在这里让我面试吧?”人性呢?

    “你不用面试,他已经入职了。”陆江寒说,“我来是要告诉你,十月份的秋冬服饰秀,交给他做。”

    葛风华闻言一愣,顾扬也挺意外:“秋冬服饰秀?”

    “以前有过相关经验吗?”葛风华艰难地挪了挪。

    顾扬摇头:“没有。”

    葛风华被噎了一下,这也答得太干脆了,不然你再想想?

    “你只有两个月的时间。”陆江寒站在床边,整个人被黑云笼罩,“要么让你倒霉的椎间盘快点正回去,要么尽快教会他,总之别再让我看到你的下属从垃圾堆里捡方案!”

    葛风华神情一凛:“是!陆总!”

    陆江寒语调放缓,又问顾扬:“有钱打车回家吗?”

    “有的。”顾扬赶紧点头。

    “别太晚了,路上注意安全。”陆江寒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

    顾扬稀里糊涂答应了一声,直到对方离开,也还是没能弄明白,这个“秋冬服饰秀”到底是什么工作内容。

    葛风华撑着胳膊猛一发力,表情扭曲狰狞地坐了起来:“啊!”

    顾扬看得心惊胆战,赶紧扶住他:“我去找护士?”

    “别了,我这是老毛病。”葛风华摆摆手,“你叫顾扬是吧?我是市场部副经理,你以后叫我风哥就行。”

    “嗯。”顾扬帮他放好靠垫。

    “一点工作经验都没有?”葛风华又问。

    顾扬说:“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葛风华叹气:“那你可有得忙了,不过也算是个难得的机会,陆总应该很看重你,就辛苦这两个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