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山中暴雨
    快下班时,旅行社发来了导游的资料,普东山资深解说员,十年从业经验,连名字都充满了安全感与方向感——高小德。

    顾扬对这位地图先生很满意。

    顾妈妈心疼儿子加班太累,特意卤了一锅牛肉等他回来吃,不忘同城闪送一份给杜天天,叮嘱他也要注意休息。杜天天嘴甜会说话,几句就把电话里的顾妈妈哄得心花怒放,旁边同事听到之后,也多事地凑过来:“杜哥,顾扬现在怎么着了,我听说他去了寰东做超市理货员?”

    “你爱信就信吧。”杜天天一脸嫌弃,“问我做什么?”

    “你这不和他关系好吗。”同事用胳膊肘捣捣他,“哎,话说回来,他到底为什么会被凌云时尚解除实习合同?当初对方可是来咱学校里点名要的他。”

    “真这么想知道?”杜天天勾勾手指。

    同事赶紧把耳朵贴过来,准备了解惊天内|幕。

    杜天天用地下党接头的语调说:“因为他拉不到下线,又吃得多。”

    同事泄气:“杜哥,这就没意思了啊,虽然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你也不能拿传销组织坑我啊。”

    “管这么多闲事做什么,”杜天天笑着丢给他一瓶饮料,“走走走,下班了。”

    顾扬坐在公交车上,也恰好经过了凌云时尚门口,不过他并没有心情再去看那栋漂亮时髦的玻璃大楼,只想快点回家填饱肚子,然后钻进被窝好好睡一觉。

    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这份工作,琐碎而又忙碌的细节填满了生活的每一个缝隙,自然也就无暇再去思考其它——至少就目前而言,明天的旅游团才是最重要的事。

    寰东集团大楼里,杨毅正在研究新咖啡机的用法,他是集团副总裁,也是少数几个敢在陆江寒面前胡吹乱侃的人之一,花花公子做派又潇洒多金,很受公司里的小姑娘喜欢。

    “就这破商场吧,进去阴森森的,生意能好才怪。”杨毅点了点图纸,“我找人看过了,风水是真不好,坟头飘女鬼。”

    “风水不好不要紧,不远就是普东寺。”陆江寒靠在椅背上,“再不济,我还能派你过去。”

    杨毅闻言虎躯一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去向女鬼散发一下魅力,让她们别捣乱。”陆江寒站起来,“总之这家商场,寰东吞定了,要是并购计划不成功,我就用你祭天。”

    杨毅:“……”

    禽兽!

    “明天的会员活动怎么样了?”陆江寒递给他一杯咖啡。

    “李芸给我看了流程,没问题。”杨毅道,“同时她还表扬了市场部新来的实习小朋友,叫顾扬,据说工作能力不错。”

    陆江寒点点头,也没再多问。

    第二天中午,司机老阎拉着顾扬,准时抵达机场接到了会员。c市门店派来的带队同事是个小姑娘,名叫程果,蹦蹦跳跳挺活泼,在大巴上还能唱歌活跃气氛,倒是给顾扬省了不少事。

    欢迎晚宴气氛良好,杨毅代表公司领导出席,用餐结束后,会员们高高兴兴入住了寰东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场。不过顾扬并没有因此放松,毕竟对他来说,第二天去普东山的行程才是终极考验。

    约定的出发时间是早上八点半。

    程果一上车就问:“司机旁边的人是谁?昨天没见过啊。”

    “导游。”顾扬帮她拧开水瓶,隐瞒了自己是路痴这件事,“普东山是文化景观,有个专业人士讲解要有趣许多。”

    导游的嘴皮子总是溜的,更何况这次是出来接私活,没什么购物任务,心情就更轻松。这边顾扬还在和程果说话,那边高小德已经开始讲故事,风趣幽默东拉西扯,把一车人逗得直乐。而在抵达景点之后,顾扬又发现了这位高导游的另一个优点——几乎认识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商店老板,无论阿姨们是想买遮阳伞还是纪念品,都能在他那里要到一个不错的折扣,虽然也就省个百十来块钱,但消费快|感可是蹭蹭往上涨。

    中午吃饭的时候,顾扬特意帮高小德买了包烟:“今天辛苦了。”

    “客气什么,你这批客人素质高,我带得也轻松。”高小德道,“看你也忙了一早上,在这多歇会吧,我们两点再出发。”

    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会员吃完了饭,高小德一边招呼大家去茶棚里乘凉,一边催促顾扬和程果也快去吃东西,下午还有登山行程,饿着肚子八成要晕。

    “小高啊,你告诉小顾一声,我们去外面拍个照,不走远啊。”几名会员打招呼。

    “好嘞,我们一点四十集合,阿姨们注意时间。”高小德正在忙着帮其他人泡茶,答应了一句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对于中年阿姨来说,出门不能拍照发朋友圈,旅行的乐趣就少了四分之三。

    山里的风景很好,到处看起来都是花花绿绿,阿姨们沿途溜达了一会,看见有个小伙子路过,就请他帮忙拍合照。对方倒是很热情,一口气“咔嚓”了十几张,还能指挥大家摆造型,只是拍完照片后却不肯走,反而凑上来问她们打算去哪玩。

    “我们等会去普东寺。”其中一个阿姨心直口快,“离这儿远吗?”

    “普东寺还真挺远的,不过普东寺文化展就在这附近。”小伙子伸手一指,“就那座小庙,免费的,走路不到十分钟。”

    一听有免费展览,再一看时间还早,于是阿姨们就打算过去看看热闹。只是这一去就是将近一个小时,等到顾扬和高小德气喘吁吁找过来的时候,阿姨们已经在所谓的“普东寺文化展”上买了一堆开过光的玉镯和翡翠,加起来金额数万,正在和售货员理论。

    顾扬眼前一黑。

    “高哥!”他一把捏住高小德的胳膊,“能退吗?”

    高小德疼得咻咻吸气,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充分发挥黑心导游本色:“加一千!”

    顾扬把人推到柜台前:“成交。”

    所谓的“工作人员”早就溜得无影无踪,每个景点都有这种野路子,高小德也懒得去管,直接熟门熟路钻进了经理办公室。对于这种地头蛇兼老油条,商家也不想得罪,于是很爽快就答应了办理退货。阿姨们一边对顾扬和高小德表示感谢,一边叮嘱他们千万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免得在同团姐妹面前丢人。

    “绝对不说。”顾扬举手保证,“但是可不能再乱跑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否则这东一耽误西一耽误,只怕天黑也出不了山。

    阿姨们满口答应。大巴车继续驶上山路,这一段路程有些漫长枯燥,于是老阎挑了首舒缓的音乐,好让大家可以眯一会儿。

    顾扬倒是没什么睡意,他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云和飞鸟,绿树红花,每一帧都是流淌的诗与画,剪裁下来穿在身上,就是一整个山里的季节。

    于是嘴角不自觉就弯上来。

    程果在道德和闺蜜福利之间挣扎片刻,最终还是选择后者,偷偷摸摸拍了张顾扬出神的侧脸发在微信群,实行帅哥共享政策。一缕阳光恰好在此时透过云层,在他脸上折射出暖绒的金色,让整个人都生机勃勃|起来,绵延苍郁在窗外一闪而过,落在那双干净的眼睛里,是明亮的盛夏,和同样明亮的人。

    几秒钟后,微信群消息闪动不断,姐妹们纷纷强烈表示要跳槽,寰东到底是个什么好地方啊,工作内容是旅游,还有这么好看的小鲜肉,快点把他的社交账号交出来!

    “咳。”程果清清嗓子,试探道,“那个,顾扬,我们加个微博呗?”

    “嗯?”顾扬转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天上却突然“轰隆隆”炸开了一道雷。

    一车人都被吓了一跳,天色似乎是一瞬间就暗了下来。顾扬问老阎:“我们还要多久?”

    “路况好半个小时吧,不过现在难说了。”眼看着豆大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砸了下来,老阎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只希望天色能快点放晴。

    不过这一次却有些天不遂人愿。

    看着门外哗哗瓢泼的暴雨,杨毅骂了一句脏话,觉得今天一整天都不顺。早上去鑫鑫百货探路子,结果对方老总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官腔扯成戏腔,揣着明白装糊涂,下午想来普东山吃个素斋,又遇到暴雨堵路。天气预报也忒不准了,气象台抓阄抓出来的吧。

    “打电话问问会员的情况,看那边怎么样了。”陆江寒道,“需不需要增加人手,安排他们尽快出山。”

    “好的。”助理答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掏出手机,天上就又是“轰轰”一声雷,这回还带着粉红闪电,梦幻倒是挺梦幻,问题是梦幻过后,整座山里都没有了信号,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又重要的信号塔刚好中招。

    杨毅:“……”

    过了一会,饭店老板匆匆过来通知,说是暴雨冲断了山路,有关部门已经在紧急抢修,预计恢复通车需要八个小时左右。

    杨毅再度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个鑫鑫百货,确实毫无风水可言。

    五十名会员还在山里,这当口就算能出山,也得领着会员一起出。陆江寒当机立断,让杨毅先带着一个司机去普东寺,看看会员是不是还被困在那里,自己则是和其余人开着车,直奔距离普东寺最近的金阳酒店,至少先占二三十个标间再说。

    ……

    “大哥,大哥你慢点!”山道上,高小德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这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行,你必须得睁开。”顾扬往他脸上拍了一条手帕,“金阳酒店到底在哪里?”

    “到了到了,前面那栋绿色的楼就是。”高小德强调,“说好了啊,我帮你抢房,你再给我加两千。”

    顾扬对他这个一千又两千的毛病很头疼,不过这回情况特殊,公司应该会报销,他也就揪着人继续往前跑。酒店保安远远看到两个人湿漉漉地冲过来,赶紧帮忙拉开门,刚想着让服务员送毛巾,高小德已经一溜烟地从他身边蹿过去,手往吧台上“啪”一拍:“妹妹,给哥哥二十七个标间!”

    “高哥您先等等,这位客人排在你前面的。”服务员和他很熟,递过来一包纸巾,“先擦擦,我马上就好了。”

    高小德瞥了一眼旁边的男人,悻悻“嗯”了一句。

    陆江寒掏出钱包:“我订三十个标间。”

    话音还没落,高小德就“嗖”一下钻进了吧台,这间酒店一共也就三四十套客房,哪里还能再分出去。他不由分说伸出胳膊,揽着服务员就往后面走,陆江寒眼睁睁看着两个人离开,脸色相当一言难尽。

    目睹完全程的顾扬表示,自己真的很心虚。

    陆江寒这才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个人,他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落汤鸡,不满地问:“你们是一伙的?”

    顾扬向来道德优良,插队这种毫无素质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想承认,但考虑到普东寺里还蹲着五十个会员,最终也只有用沉默代替回答。

    他缓缓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对不起,听障。

    陆江寒:“……”

    你接着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