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那月光和你 > 实习生
    寰东购物中心,市场部实习生。

    这是顾扬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部门经理把他从人力主管处领回来,简单交代了两句之后,就匆匆出去开会。负责交接工作的前同事名叫储婷婷,看起来对公司怨气颇多,收拾东西时乒乒乓乓远距离空投,恨不得把桌子砸出个坑来,不过好在顾扬的教养和耐心都挺充裕,站在旁边足足等了二十分钟,直到她把最后一盆仙人掌也扔回箱子,才微微弯腰问了一句:“您好,请问现在可以开始交接了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长相又颇为俊美清秀,尚未完全褪去的校园青涩感让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无害,尤其是笑起来的五官,实在很难令人讨厌。

    储婷婷态度和缓下来,指着椅子示意他坐下。

    “谢谢。”顾扬打开硬皮笔记本,握笔的手指修长白皙,储婷婷忍不住就多瞄了一眼,却注意到他的袖口上有一些很浅的刺绣,在阳光下微微反出银色的光来,搭配着贝母纽扣,又低调又精致,看起来价格不菲。

    富二代吗?她想。

    那为什么要来做这么枯燥无聊的工作。

    “婷婷姐?”见她迟迟不说话,顾扬不得不轻声提醒了一句。

    “哦。”储婷婷回神,开始一样一样交代工作内容。寰东购物中心是本市最老牌的商业综合体之一,业务范围铺得挺广,市场部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少,最琐碎的部分都是新人来做,从校对宣传手册到账目报销签字,顾扬的钢笔尖在纸上飞速游走,很快就记了满满两大页。

    “大概就是这些了。”储婷婷喝了口水,“以后还有不懂的,就去问他们。”她用下巴点了点周围,拔高嗓音道,“别太老实了,什么都默不作声自己干,到时候累死累活还不落好。”

    其余同事都盯着电脑屏幕,只当没听见。顾扬笑了笑:“谢谢。”

    “还没说完呢。”储婷婷又交给他一叠资料,“后天c市分店的高端会员旅游团就要来了,你负责全程接待,导游干过吗?”

    顾扬闻言沉默了一下,问:“一共多少位?”

    储婷婷回答:“五十。”

    顾扬又问:“公司这头呢,我一个人对接?”

    储婷婷想了想,说,“还有司机老阎。”

    ……

    零售行业竞争激烈,哪怕是业绩年年领先的寰东购物中心,也要想方设法做好各地顾客维护,这次的五十人旅游团就是高端会员的年中福利。

    当天晚上,顾扬从浴室里擦着头发出来,顺手拨通了求助电话。被不幸选中的场外亲友名叫杜天天,他是顾扬的学长,早两年毕业,目前在一家知名日化集团做销售,白天累死累活,晚上还要给学弟当神奇海螺,心里很苦。

    “所以你刚才说,陆江寒把c城分店的高端顾客丢给你一个人接待?”杜天天顶着一头鸡窝坐在床上,“你?一个人?”

    陆江寒就是寰东集团的总裁,赫赫有名的业内大佬。不过顾扬现在并没有心情去解释自己的级别远不够进总裁办公室,他直奔重点地说:“是。”

    “那还工作个屁啊。”杜天天激动万分一拍床,“你想一想,整整五十个富婆,有没有什么新思路?”

    顾扬言简意赅道:“滚!”

    杜天天一乐,他向后仰躺在枕头上,继续大咧咧道:“不就是带着会员到景点吃喝玩乐吗,你一本地人,这有什么可担心的?要真有重大难度,也不会交给你一个实习生啊。”

    “我脸盲,路痴。”顾扬皱眉,“并且也没有任何照顾人的经验。”而从下午到现在,他已经脑补了几十种可能发生的意外,包括但不限于顾客晕车,顾客吵架,顾客中暑,顾客食物中毒,顾客迷路,顾客失踪,以及顾客突发急性阑尾炎。

    杜天天感慨,你这哪里是高端会员旅行团,分明就是宇宙倒霉蛋大集结。不过感慨归感慨,他也还是尽职尽责地知心陪聊到凌晨一点,挂电话前不忘呵欠连天敲诈一顿饭。

    “没问题,谢谢学长。”顾扬合上笔帽,“你早点休息。”

    “跟我还客气什么。”杜天天停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那个,你真打算在寰东干下去了?就做市场推广?”

    电话另一头的人没有说话。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杜天天赶紧圆场,“寰东挺好的。”

    “哪里好了?”顾扬抿了抿嘴。

    “待遇好啊,陆江寒对下属出了名的大方,又护犊子,你表现得好一点,升职加薪也就这两年的事。”杜天天劝他,“工作不就都这样吗?”都是一样的人,都要用东奔西跑去换取更好的生活。

    “嗯,我工资是挺好的。”顾扬笑道,“学长晚安。”

    夜很安静。

    顾扬坐在桌边,又查了一下这次的旅游线路。会员抵达后第二天的行程是去普东山,那里风景优美气候凉爽,是有名的道教发源地,顾扬虽然也去过几次,但他天生缺失方向感,找路和找黄金基本难度等同,带着五十个高端会员在山里迷路未免太惨烈了些,所以他决定自掏腰包,找个专业导游同行。

    远处广场隐隐传来报时声。凌晨四点,顾扬终于搞定了所有流程,扑在床上很想昏迷。

    这一天的工作似乎充实过了头,但感觉……还不错。

    五彩斑斓的细梦一个接着一个,最终被温柔的光打断。顾扬呵欠连天叼着牙刷:“妈,别打果汁,我要咖啡。”

    “昨晚都三点了还不睡,又干什么呢?”顾妈妈在厨房不满地埋怨。

    “公司的事。”顾扬把脸擦干净,“第一份工作,要表现得好一点。”

    顾妈妈对这个回答倒是很满意,她用胳膊肘捣了一下旁边的顾教授,低声道:“儿子这不挺高兴的,积极向上,我说你就是白担心。”

    “是是是。”顾爸爸点头,深谙夫妻相处之道,“你说得都对,都对。”

    寰东购物中心地处黄金商圈,基本能从早上八点堵到晚上八点,顾扬放弃了开车的想法,骑着小黄车一路溜到地铁站,然后就被壮观蜿蜒的队伍震了一震。

    神奇海螺杜天天再次发挥作用,远程遥控学弟一直骑行到合青路,在那里坐上了188路公交车。虽然人也不少,但看着窗外宛若静态画的车流,被贴在车门上的顾扬还是油然生出几分欣慰来。

    公交专用道,利国利民,绿色环保。

    到公司刚好来得及打卡,部门经理李芸交给他一份会员旅行团的最终名单,顾扬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大部分都是中年阿姨,这也和寰东在c市的门店定位相符合——家境宽裕的中产阶级。

    “工作内容还有什么问题吗?”李芸问,她挺喜欢这个年轻人。

    “没有了。”顾扬看了看笔记本,“我等会先去楼下超市,挑一些本地特产当会员礼,人均三百预算,会带来给您过目,中午休息时再去药店买些常备药,下午去车队找司机老阎,我问过人力了,他今天四点才会来上班。”

    李芸点头:“那去忙吧,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同事,我们部门气氛很好的,等忙过了这阵子,再给你补个小型欢迎会。”

    ……

    购物中心自带一家大型超市,顾扬在土产区逛了一圈,很快就挑好了几样熟食和糕点,打包成礼盒后体积惊人,颇有视觉冲击力。工作间隙微信闪动,各路狐朋狗友纷纷送来爱的关怀,询问了一下他的上班感受,顾扬拍了张面前的大红礼盒,统一回复——挺好,忙着呢。

    收到照片的众人唏嘘不已,万万没想到,哥几个在大学里精心呵护出来的清冷小白花,现在居然在超市里包装梅干豆腐老腊肉,唏嘘完后群里消息闪烁得更加猛烈,群众纷纷要求顾扬周末请客吃饭,为了新工作,为了新生活。

    顾扬暂时没空回复,他扛着礼盒侧身挤进经理办公室,李芸一见就哭笑不得:“你这是打算搬空超市?”

    “没超预算。”顾扬解释,“总价两百六十七。”

    “你不觉得这些东西有问题?”李芸示意他坐在沙发上。

    顾扬犹豫了一下,摇头。

    “按照活动方案,会员哪天离开我们s市?”李芸问。

    “八月十三号,早上十点半退房,中午十二点在海宴华庭用午餐,然后直接坐大巴去机场。”顾扬把流程背得挺熟,不过在背完之后,他倒是猛然反应过来了李芸的意思,这些土特产是欢送礼,要放在海宴华庭的餐椅上,让大家自己带上车。试想在旅行的最后一天,还要抱着这又大又沉又不值钱的鎏金盒子过安检上飞机,别说是高端会员,哪怕是普通顾客,大概也会选择直接丢弃。

    顾扬有些不好意思:“我懂了。”

    “去吧。”李芸笑道,“不过你挑的东西都不错,从里面找两三样,也别用礼盒了,用寰东的环保购物袋就行。”

    “好的。”顾扬回到超市,等重新定好礼物,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一点,饭是没工夫吃了,他一边啃三明治,一边就近找了家药店,感冒发烧中暑晕车腹泻消化不良买了个遍,加上被太阳晒出来的满头汗,收银阿姨的目光里也就多了几分同情——年纪轻轻就成了生病大户,也是可怜。

    而此时在药店门口,一辆黑色商务车正缓缓驶过,外形嚣张狂野,很像下一刻就要呼啸起立,和霸天虎一起毁天灭地。

    变形金刚拐过街角,一路开向寰东的地下停车场。助理点开一封邮件:“陆总,这就是那家鑫鑫百货大楼的资料。”

    陆江寒扫了一眼,图片中的建筑物破破烂烂,玻璃柜台里堆放着毛线和运动器材,衣服也是乱七八糟地挂在架子上。

    “这是离普东山景区最近的一家商场,也不知怎么就开成了这样。”助理说,“上回杨总去实地考察,还当他自己误入了影视城的八零年代取景地。”

    “你听杨毅那张嘴。”陆江寒合上电脑,“让他推了后天的行程,和我再去一次普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