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二十)
    温博容用接近十位数的九位数从前妻喻天娇那里回购了股份怕的就是自己在公司的“政权”被颠覆。他压根没想到让他回购股份是钱浅浅计策中的一环。

    钱浅浅的计策说简单也简单。无非就是明面上不和温博容斗,让温博容安心地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对她这个女儿加倍信赖。

    此后她与李青箐合力爆出温博容、任雪枫和何家母女的丑事,操纵舆论让温氏股价一跌再跌,连带着被温氏代理的高端品牌也对温博容的管理能力产生了质疑。

    在生日趴之前,钱浅浅用温博容回购股份的钱以低价收购温氏的股票。这些股票加起来已经让她成为了实质上的温氏第二大股东。但这还不足以扳倒温博容。

    于是趁着温氏股票下跌,钱浅浅成了话题女王的功夫,温博容的秘书给温博容吹耳旁风说:只要他拿出股份来送给自己的亲生女儿,他就不再是那个几亿人唾弃的“抛妻弃女”的富豪。毕竟世人对于抛弃糟糠妻比较宽容,对于抛弃孩子的人可就是口诛笔伐了。

    给温浅浅股份,相当于否定自己抛弃了孩子。媒体还可以借此洗白温博容,说他和喻天娇是感情不合离的婚,离婚后对女儿尽了责任不说,还对女儿极尽娇宠。

    另一面,温浅浅自带流量,形象又好。身后还站了个神秘的陈嘉伟。温氏代理的几大奢侈品牌就算不考虑温浅浅的影响力,也会考虑陈嘉伟的影响力。

    合计一下,给温浅浅股份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但笼络了温浅浅身边的喻天娇,还和阮家李家以及陈嘉伟都攀上了关系。温氏前景一片大好,股价不用说,当然是会回升的。

    温博容听了秘书的话很是心动,可心底依旧残存了一丝疑虑。等生日趴上看见何琴琴还有何珊珊把自己的老脸都丢了个干净,再看见陈嘉伟送女儿的钻石头冠……原本只想给女儿百分之五股份的他瞬间拿不出手了,干脆又在秘书的耳旁风下把股份转让的合约提高了十个百分点。

    喻天娇对钱浅浅是真的宠爱,钱浅浅让她把温氏的股份卖给温博容,她就卖了。钱浅浅提出用这笔钱重新购入温氏的股份,她也允了。

    整个操作过程里钱浅浅没多花什么力气去说服喻天娇,因此钱浅浅的计划实行得非常顺利。

    钱浅浅作为幕~后老板,让人以各种渠道收购了温氏总共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温博容从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里又拿出百分之十五来给她,这下子钱浅浅一个人就占了温氏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她想解聘谁,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股东们一听到温博容的秘书说钱浅浅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还有几大奢侈品总部对于温浅浅出任温氏董事长的认可,立马一个个都成了墙头草,倒戈向了钱浅浅一边。

    “我同意温浅浅上任新董事长。”

    “我也同意。”

    “我也——”

    温博容起先还呆愣着,等他明白自己的女儿和秘书背叛了自己,要把自己赶出公司,刹那间整张老脸都涨成了酱紫色,上前就想撕打钱浅浅。

    “你……!你这个不孝女!你不过是个小屁孩子,凭什么从我手里拿走我的公司!”

    “说到这个,我还得感谢您呢。”

    温博容的秘书拦在钱浅浅的身前,温博容连钱浅浅一片衣角都碰不到。钱浅浅就在秘书身后好整以暇地笑:“前几天我生日趴上您可是亲口说的,‘我的女儿浅浅在今天就成年了!’,‘浅浅,爸爸今天就要送你一份成年礼’……”

    学着温博容的口吻,钱浅浅说完拉开董事长的椅子坐在了大圆桌的最前方。

    “要不是您送的成年礼,女儿我万万没法坐到今天的位置上。”

    侧头看了温博容一眼,钱浅浅笑得如花似玉。

    “爸爸不要生气嘛。你看,你丢了一个老婆,扔了一个女儿,家里不还有另一个老婆和另一个女儿在吗?”

    “你白手起家,不依靠任何人也坐到了这个位置。今天这位置换了我坐,我却没拿走你的能力。你再造一个一模一样的位置不就好啦?”

    温博容最常对人说的一句话就是自己白手起家,不依靠任何人。他好像忘了要是没有喻天娇这个名流之后的支持,他当初再怎么有才华也不过就是个只能在大街上高谈阔论却没有资本拿下项目的年轻人。

    “您还有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呢!就算什么都不做,混吃等死也足够了。”

    “当然了,等您活够了那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还是会到我的~名下。”

    “怎么可能!按照法律规定琴琴和珊珊——”

    “何珊珊和何琴琴是分不到你的遗产的。”

    钱浅浅的说话声里,温博容已经被两个保安从身后架了起来。

    他的秘书从胸袋里掏出一页文件,在温博容的眼前抖开。那是温博容和何琴琴的婚前协议。协议里明确规定何家母女放弃了对温博容遗产的一切继承权。

    ——温博容的秘书会反水有两成的原因是何珊珊,还有两成是何琴琴。这对母女高枝都没站稳就把他当佣人下人使,趾高气扬却忘了她们这种人原本是连他的裤脚都摸不到的。

    不过剩下的六成的原因对秘书来说才是决定性的:伯乐要能识得千里马,赤兔也会挑吕布。温氏继续落在被何家母女掌控了的温博容手上,那沉船是迟早的事。温大小姐比起被美色迷昏了脑子的温博容更可靠,她既然能上门来想做他的伯乐,他当然愿意当赤兔马为温大小姐效忠。

    温博容这艘人到中年的旧船就让他沉了吧。有年纪轻轻却杀伐果断的温大小姐做掌舵人,这新的大船可比旧船坚实多了。

    看到秘书手里的文件,温博容想起来了,当初秘书以“防人之心不可无”的理由让他和何家母女签了婚前协议。他还感动于秘书真是一心为他着想。

    现在这婚前协议成了一把凌迟他的刀,让他只能看着女儿侵吞自己的股份却无法反击。

    像只被拔了獠牙一样的困兽发出了无意义的咆哮与喊叫,温博容被保安拖出了大会议室。

    “还有人有话想说吗?”

    钱浅浅拄着下巴眯眼而笑,那模样像极了蜂巢里的女王蜂。她甜美又剧毒无比,谁都必须向她俯首称臣。不臣者——

    “没有。”

    不臣者连活着出生的机会都没有。女王蜂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巢里存在有异心的同族的,哪怕那是她的姐妹、她的亲人。

    温博容公司里失势,回到家借酒浇愁,成天怨天尤人不说,还砸东西、打骂周围的人。

    家外被人嘲笑,家里又得不到任何的尊重。被温博容咒骂,还被温博容殴打的何琴琴理想破灭,成天大哭大闹。

    她说她后悔嫁给温博容,后悔进了温~家,还在温博容面前说她后悔当初为了表现自己贞洁,不图温博容钱财,只是纯粹爱着温博容而签了婚前协议。

    何琴琴这可着实狠踩了温博容的自尊心。两个奔五的中年人闹了个你死我活,一地鸡毛。

    争吵中何琴琴被温博容打出来一身伤,肚子里的孩子也掉了。温博容和何琴琴都没想到自己这把年纪还会有孩子,两个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