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十八)
    有感于自己再不做些什么,事后一定会被任母收拾。何珊珊抖着嘴唇抓皱了裙子。

    何琴琴今天的表现让何珊珊极度失望。她以前觉得自己的亲妈比之豪门贵妇没有什么短处,无非是见识少了点。但见识这种东西是可以提高的。妈妈已经嫁进了高门,有的是机会提高眼界。

    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了,她的妈妈还是那个只会嘤嘤哭泣的小女人。她也没有得到温~家大小姐应有的待遇。任雪枫日益暴躁,任父任母对她的偏见越来越重。事事仿佛都在和她作对,她的温柔善良在这个捧高踩低的富人圈里被消耗殆尽。

    轻轻吸了口气,红了双眼的何珊珊强自镇定下来。都说撒娇女人最好命,看来也不尽然。她要再不做些什么,之前的好运也要熟悉远离她了。

    到目前为止温浅浅都在无视她,她在看了那么多人送的礼物之后,也觉得自己的礼物有些拿不出手……

    不,不是计较拿不拿得出手的时候了。温浅浅嫌弃她的礼物也无所谓,她得让其他人知道她也是温~家的一员。……对,温浅浅最好嫌弃她的礼物,那样她就能哭上一场。温叔叔、爸爸他肯定会心疼自己。任伯母也就不好动她。

    打定主意,何珊珊娇娇怯怯地取了自己的礼物就上前去。

    “浅浅、姐姐……”

    话说一半改了口,何珊珊一张小脸雪白雪白的,唇色却是通红,神色间我见犹怜,看上去很是羞愧。

    “其实我也有礼物送给你,就是怕你嫌弃……”

    『哇!好清纯的美女!』

    『这么清纯的姑娘怎么会是个小三呢?不会是营销号夸大其词吧?』

    『会不会是营销号收了温大小姐的钱,故意抹黑人家?』

    所以说人都是视觉生物,见了与钱浅浅是两个极端的何珊珊,网络上不少男人都心疼起了何珊珊这个柔弱可怜的小家碧玉。

    钱浅浅睁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是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直到陈嘉伟一手按在她肩膀上,她才垂了垂眸子,尔后缓缓抬头。

    “……妹妹送的东西我怎么会嫌弃呢?”

    镜头里温大小姐强颜欢笑,笑完就侧过头去看着陈嘉伟。陈嘉伟无声轻叹,干脆坐到她身边握了握她的手。

    钱浅浅多一句话都没说,但一连串的小动作看在他人眼里自己就成了解释。而这解释还因人而异,人人都会脑补一个符合自己想象的解释。

    何珊珊也看向了陈嘉伟。

    陈嘉伟脸上没动过刀子,脸上难免有岁月的风霜。可他的长相极具个人特征,不像小鲜肉们排起来可以玩连连看,撞起脸来粉丝都要分不清这是谁。

    再想想陈嘉伟的身份和地位……何珊珊酸溜溜地想着投胎真是技术活,温浅浅就算不和任雪枫在一起了,也能靠着亲妈牵线搭桥乘上陈嘉伟这艘大船。她呢?

    “这就是我的礼物——”

    何珊珊轻轻柔柔地拆开了包装纸,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展开在了人前——温浅浅很可能直接不拆她的礼物,所以她自己拆了,让人看到她为了准备这份礼物有多用心。

    “这是——”

    围观的富n代和模特、偶像们面面相觑。

    “是、是十字绣……”

    何珊珊面红耳赤:“我绣了大半年的牡丹。”

    在场哪里有人不知道这是十字绣?众人之所以面面相觑是因为他们万万没想到这种场合还有人拿十字绣出来的。

    何珊珊还说她绣了大半年?这种富贵吉祥的牡丹图案送给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姑娘……又不是老人家过寿!说是提前准备的生日礼物,可怎么看着就像拿不合时宜的东西来凑数呢?

    啼笑皆非,众人看着何珊珊的眼神都轻蔑了。

    即便何珊珊真绣了半年的十字绣就为了给温大小姐当生日礼物,可她有没有想过她这大半年的手工连几千块都不值?有这么长的时间花这么多的精力去绣十字绣,准备点别的什么东西不好?

    温浅浅只用几个月就成了话题不断突然爆红的流量女王,何珊珊的大半年却成了一幅不讨喜的十字绣。诚然出身不是一切,可有的人啊,哪怕飞上了高枝也没法麻雀变凤凰。而真正的凤凰,人家就算浴火也能重生。

    可见披了虎皮的狐狸成不了老虎,仗了人势的宠物狗永远只是狗。

    钱浅浅的脑子也停摆了一秒。何珊珊是怎么想的?她觉得这样就能气到自己,让自己当众发飙?

    好吧,如果是公主一般的原身被这么轻慢,指不定真会当众发火。可惜了,她不是脾气火爆的原身。

    忍着失笑的冲动,钱浅浅挂着礼貌性的浅笑道:“谢谢,我很喜欢。让人挂起来吧。就挂在客厅里。我也好一回家就能看见你送的礼物。”

    弹幕上一排『666666』飞了过去。

    温大小姐这操作可以的,有人膈应她,她便轻轻地拂了去。还把对方用来膈应她的东西挂起来膈应对方。

    小家碧玉表现得再怎么我见犹怜,也抵不过言行里漏出来的心里算盘声。究竟是她对不起温大小姐在先,还是温大小姐有意抹黑她,这事情长着眼睛的人都看得明白。

    阮滢和李青箐看渣男贱女的笑话不嫌事大,脸上的表情要多嘲讽要多嘲讽。于是任雪枫的脸色更精彩了。

    “我们也有礼物要送给浅浅。”

    早就受够了任雪枫的高高在上,又总是碍于温浅浅的面子不能和任雪枫正面肛的阮滢这下子可算是扬眉吐气——能给浅浅庆生,又能对渣男贱女落井下石。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阮滢让人抬上来两幅画,一幅是她请一个青年画家给钱浅浅画的油画,另一幅则是她亲手给钱浅浅画的水彩半身像。

    阮滢的笔法较为稚嫩,但水彩和国画中的写意一样,注重的是意。阮滢给钱浅浅画的水彩半身像就像一面镜子,清楚地照出了阮滢对钱浅浅的好意。

    画油画的青年画家则是阮滢父母重点栽培的对象,在国内的艺术圈里小有名气。只是这名气不出圈,一般人听了这名字不会知道是谁。

    钱浅浅却是一看这油画上的签名就知道这画放个十年必成天价。

    原身记忆里,这个签名的主人被西方主流媒体评论为“新时代穆夏”,红遍全球。在原身坠楼之前个展已经开了不下百次,是真正的时代宠儿。

    “滢滢你怎么会找这么厉害的人给我画像?我……也没见过这人啊。”

    “只有我的拙作我哪里拿得出手?”

    阮滢颇不好意思地对着钱浅浅撒了个娇:“画像是我拿照片给他,让他照着画的。”

    这话说得亲昵,李青箐和钱浅浅都是一脸“喔~~”的了然。见她们这样,阮滢娇~叫一声“讨厌~!”就抓着李青箐要她拿出礼物来。

    李青箐的礼物很务实,就是一纸合约。合约内容是请钱浅浅成为她家公司的艺人。同时给钱浅浅安排好了一系列的艺能工作。配给钱浅浅的经纪人是享有盛名的金牌经纪,助理也是资深助理。除此之外又给了钱浅浅各种特权。

    这样一份合约对钱浅浅却几乎没有什么要求,公司不仅不和钱浅浅分账,解约事项里解约金一栏也只写了需要赔付未完成的工作所造成的损失。这相当于是钱浅浅在公司挂个名,公司的资源就到手了。什么时候她想走,拍拍屁~股就能走。

    这绝对是最偏心艺人的合同没有之一。

    钱浅浅当场就开开心心地签了名。喻天娇觉得时候到了,也代表《风尚》给了女儿一份极其好的模特合约。

    无数闪光灯在这一刻亮起。网络上七彩的“恭喜!”弹幕碾压过其他各种声音。

    投资公司的交易员接连收到消息说李青箐父母的经济公司和温氏还有《风尚》会开始业务合作。李青箐父母在家里看着公司的股价一点点上升,那边温博容的秘书也将温氏的最新股价给温博容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