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十五)
    不远处看着温博容和钱浅浅走下楼来的何家母女心有不甘,却又无计可施。

    何珊珊进了英华后跟着温浅浅和任雪枫混,满是富二代的趴参加过不少,算是见过些世面。何琴琴说好听点是“画家”,说难听点就是个家境普通爱做梦的文艺女中年。和温博容的婚礼是她参加过的最隆重的场合了。

    可惜那隆重的场合也没能隆重到最后。

    当时她这边新娘头纱才被温博容掀开,和温博容轻轻一吻,那边就有媒体拍下来发网上。温博容和何琴琴那时候还不知道网络上已经爆出了他们的丑闻,自然是允许媒体发他们结婚的通稿的。

    这一张“出轨渣男迎娶小三,两人甜蜜热吻”的照片一发到网络上,网络上就成了声讨和咒骂的海洋。素质三联算是轻的,问候渣男小三祖宗十八代的最多。

    有参加温博容何琴琴婚礼的宾客也被媒体拍到了脸,网络上针尖大的人脸都能分辨出来的福尔摩斯们立刻这些大v加身的宾客,让他们远离渣男贱女。

    和温博容关系好的姑且还能当没看见网络上的留言碎语。本就是有竞争关系的对家直接站起身来就走,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好好一场世纪婚礼成了世纪尴尬,新上任的“温太太”别说进入贵妇们的圈子了,就是一般的上流社交圈都摸不着边儿。也就只有温博容下属的妻子们才会捧她几句,有点身份的人都是避着她走,活像她是人形自走的垃圾堆。

    何琴琴和温博容结婚到现在,竟是连珠光宝气的场合都没好好地见识过几次。这会儿面对这么多媒体记者,这么多上流人群,竟是心下发虚,只能靠拼命灌酒来稳住自己的情绪。

    见自己亲妈一杯鸡尾酒接一杯鸡尾酒地灌,温浅浅的生日趴才刚开始呢就醉眼迷离一脸愁苦,何珊珊也有些嫌弃自己亲妈了。

    这种时候哪怕是装,也要装出万分为温浅浅高兴的样子来啊!否则外面的人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她们母女……!

    “妈,你清醒一点!”

    何珊珊见何琴琴还要去拿鸡尾酒,气得在自己亲妈腰上掐了一把。用说的亲妈不听,她还能怎么办?

    “啊——!!”

    何琴琴撕心裂肺的一声就叫了出来。长/枪短炮回过头来对准她的时候何珊珊的手还掐在她腰上。

    何琴琴就是一个年轻时穷摇小说看多了以至于看坏了脑子的中年妇女。她沉湎于情情爱~爱,相信自己看对眼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又痛苦于自己的真爱一个个抛弃自己。

    早前见温博容不但不为她这个妻子正名,甚至劝她别努力往贵妇圈子里挤了,就留在家里专心画画画,感觉自己这个“温太太”不被承认的她就已经很委屈很委屈了。

    前些天温博容又是提出让温浅浅回大宅来开生日趴,又是着手为温浅浅准备了几十万的高定礼服,几百万的首饰珠宝,又是联系宴会策划师来准备,又是和媒体记者打招呼,何琴琴为只从温博容那里收到过一枚鸽子蛋钻戒的自己难过不已,天天躲在房间里见了温博容就各种哭各种可怜。

    温博容就喜欢何琴琴的娇弱可怜,起先还有心思哄哄她,后来也实在是哄烦了。秘书又耳边吹风,告诉他说网络上之所以能把他和何琴琴骂得那么惨,导~火~索是何珊珊让何琴琴写了请帖,又擅自拿了请帖去找温浅浅。

    结果这请帖落到温浅浅手上以前,已经被温浅浅的同学拿去拍了照。经手这请帖的人又太多,根本查不出来是谁在网络上爆的料。

    温博容是不怎么重视温浅浅这个亲女儿,可温浅浅是他亲生骨肉。他没要求温浅浅参加他和何琴琴的婚礼就是不想刺激到温浅浅,也不希望婚礼出幺蛾子。

    何珊珊故意拿请帖去给温浅浅不就是在给温浅浅难堪?她妈妈还没进温~家大门她就敢这么干,这是不把他放在眼中还是占着有亲妈撑腰有恃无恐?

    想到这些温博容干脆就晾着何琴琴不管了。他想让何琴琴冷静下,自己也好专心应对温浅浅的生日趴。

    何琴琴更难过了。

    今天一早何琴琴就去跟温博容说她不想参加温浅浅的生日趴。诸事不顺的温博容一下子就发了火,告诉她她最好老实安分点儿当个花瓶,不然别怪他不客气。

    何琴琴被温博容狰狞的一面吓得不轻,又没有什么应对媒体和人群的经验。越喝越伤心,越伤心越喝。这会儿活脱脱一个弃妇形象,没有半点儿作为当家女主人应有的风度和风范。

    牵着温浅浅的温博容差点儿没被何琴琴气死。这女人怎么这么烂泥巴扶不上墙?都说了让她老是安分点儿当个花瓶,怎么他一转过头来这女人就成了这幅鬼样子?!要是喻天娇在——

    骤然想起从不会给自己丢人的喻天娇,温博容握着钱浅浅的手就是一紧。钱浅浅瞥了他一眼,装作没发现他的异样,人群里找到陈嘉伟就甩脱他的手直接朝着陈嘉伟去了。

    “ja/vey!你来了?”

    原身在陈嘉伟的面前算小辈,小辈直呼长辈“嘉伟”不大好。叫“陈先生”、“陈前辈”又生疏得太过刻意。钱浅浅折了个中,喊了陈嘉伟的英文名。

    陈嘉伟一笑,把手里的香槟往侍应生的盘子里一搁就缓步上前。

    “生日快乐。花我拿给侍应生了。”

    “只有花?”

    钱浅浅不满地撇撇嘴。

    笑意直达眼底,让一双清冷的黑眸染上人间烟火的颜色。没有年轻时那样俊秀,眼角也有几缕皱纹,但这时候的陈嘉伟看上去惑人极了。

    “当然还有给你的礼物。”

    沉稳的声音不大,说的内容也很普通。偏偏这话是陈嘉伟说出来的,那就带了一种甜到骨子里的宠爱。

    但凡是站在和钱浅浅同角度的女性,看到陈嘉伟这爱从眼出的一笑都感觉自己老腰一软,耳朵里也酥酥麻麻的,像是怀了一窝小耳朵。

    “嗯!”

    钱浅浅舒眉软眼。她的含娇带怯是演的,但她的高兴是真的。

    ——任雪枫的脸已经绿得像只王八了哈哈哈哈哈哈!这渣渣每次见到她都像是和她有仇一样上来怼她,也不看看究竟是谁对不起谁!看到他不好过她就浑身舒爽!

    “那礼物呢?”

    “现在就拆礼物?”

    “我性子急嘛。”

    钱浅浅眨眨眼睛。

    她和陈嘉伟没什么身体上的接触,可两人之间的互动就是看得人少女心爆棚。

    一见面就要拆礼物这行为放在其他人身上难免有几分急不可耐的铜臭感,钱浅浅做起来却是满满的少女感。

    生日寿星最大,李青箐举起手里的果汁就喊了一嗓子:“拆拆拆!现在就拆!”

    英华的学生们顿时异口同声:“拆!”、“拆礼物!”

    长辈们见状也都笑了。这下现场气氛慢慢地热络了起来,原本不爽温博容作秀、找这么多媒体记者来的喻天娇等人也渐渐舒展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