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十四)
    对于阮滢和李青箐见缝插针地让自己和陈嘉伟单独相处,想撮合自己和陈嘉伟的行为,钱浅浅表示无所谓。

    作为炒绯闻的对象陈嘉伟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他够神秘,够大牌,又够聪明,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待他的,也知道自己在盘算些什么。

    同时陈嘉伟也够宽容、够大度,他明知自己回国内后肯定会拿他来炒一波绯闻,却不离自己远点儿,也不对自己恶言相向,甚至还反过来对自己呵护备至。

    能做到这一点的男人可不多。大多数男人哪怕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旦发现对方有利用自己的行为,马上就会和对方翻脸,不翻脸的也会在心中记上一笔,脑子里生出诸多想法。

    陈嘉伟倒是一点儿也不介意钱浅浅打算利用他,其态度之坦然堪称钱浅浅生平仅见。

    “……怎么了?”

    见钱浅浅看着自己半天不出声,和钱浅浅一起参观米兰大教堂的陈嘉伟回过了头来。

    “我在想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

    “你要是喜欢我妈妈,我可以撮合你们的。”

    钱浅浅想来想去觉得只有这一个可能性合乎逻辑。

    陈嘉伟一晒,接着轻笑出声:“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和你妈妈的交点也就大师这一个。我怎么会喜欢她?”

    “不是射人先射马?那是为什么……”

    困惑掀动了钱浅浅的长睫,她捏着自己的下巴,一脸思考:“总不能是你喜欢我啊。”

    陈嘉伟又是一笑,望着钱浅浅的目光柔和得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为什么不能是我喜欢你呢?”

    “因为我年纪太大,你年纪太小?”

    换作真正的十七岁女孩儿,没人逃得过陈嘉伟视线的俘获。偏偏钱浅浅两世人生,光上辈子就历经坎坷,遑论她现在还有原身二十几年的记忆。

    “和年纪无关。”

    “我就是觉得你这个人没法真的去爱谁。”

    钱浅浅耸了耸肩,自顾自地往前走去。陈嘉伟愣在原地,好几秒才失笑地跟上去。

    ——这个小丫头倒是挺敏锐。其他人未必看得出的东西,她一语中的。

    把她当小丫头,那是看轻她了。

    有了和陈嘉伟的这段对话,陈嘉伟对钱浅浅好像更上心了。

    阮滢和李青箐只当陈嘉伟和钱浅浅真的心有灵犀,迟早是要在一起的,替钱浅浅高兴得不得了。陈嘉伟和钱浅浅对阮滢和李青箐的误会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就这样,春假过去了。

    三月再开学,谁都听说了温大小姐和陈大男神春假同游欧洲。女生们是羡慕得不行,男生们摸摸鼻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追求温大小姐的想法。老师们不好说学生的家长里短,私底下却也难免议论几句有钱人的世界真是风云变幻。

    接着没过几天,温大小姐开始发她十八岁生日趴的请帖。英华高校所有人都以收到温大小姐的生日趴请帖为荣。

    任雪枫和何珊珊自然是没收到请帖的。但是任雪枫的父母收到了请帖。

    任雪枫的父母过意不去,他们以前未尝不觉得温家人心高气傲,明明他们任家也不输给温家,怎么温家就是摆出一副老大的嘴脸。他们觉得自家儿子这么优秀,值得比温浅浅更好的姑娘,所以故意当没发现任雪枫对温浅浅的冷落和伤害。

    但今时不同往日。虽说恋爱自由吧,可自家儿子做的事情是不折不扣的劈腿出轨。任家从老到少都对不起人家温浅浅,温浅浅和他们儿子恩断义绝,但还念着他们两位长辈,着实让任父任母的老脸像被打了一样又热又疼。

    任雪枫父母想了一想,决定押着自家的无脑儿子去给温浅浅赔罪。任雪枫听了父母的决定后暴跳如雷,拄着拐杖的任老爷子冷哼一声:“你要么现在就打包行李给我滚去留学,不拿下mba不要回来。要么给我去做道歉的准备。”

    mba、工商管理硕士哪里是那么好拿下的?任雪枫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突然把他扔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读一年高中,四、五年大学再读mba……

    他一个男人还好,总是能熬过最困难的时期。可何珊珊呢?她那么柔弱的一个小女生,留她一个人在国内岂不是让她羊入狼群,摆明了给温浅浅那个母老虎欺负?

    于是不论任雪枫有多么的不乐意,他还是在父母的监督下给温浅浅买了条白金镶碎钻的项链,当作赔罪礼物。

    温浅浅的生日趴没在她名下的公寓举行,外人只道是温家的豪宅场地大,看着起也更豪华。温博容只是和喻天娇离了婚,又不是和温浅浅断绝了父女关系,让女儿在自己家举行生日趴,那是理所当然。

    明眼人才看得出温大小姐的生日趴不仅仅是个生日趴。恐怕温博容是想趁此机会修复一下父女关系,好把自己已经烂到拖累公司股价的形象重新提升一下。

    ——一个男人出轨离婚,这算是家事。但温家的婚变对整个公司的形象的打击之大,真的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谁都没料到温博容和何家母女这么能作。

    温氏做的是代理,品牌方对代理的考量除了公司资金、公司实力之外也有公司形象、公司名声等公司软实力。

    因为网络上的持续发酵,温博容、任雪枫和何家母女的形象已经烂到不能再烂,连任家的公司都被任雪枫拖累了不少,可想而知是公司最高层的温博容对温氏的影响有多大。

    再者一个人的私生活也会折射出他在生意场上的行为和习惯。不看好温博容这个掌权人,继而不看好温氏前景的投资公司开始抛售温氏的股票。

    一家抛,家家抛。散户见了也跟着抛。多米诺骨牌效应一发生,温氏的股价就开始止不住地往下跌,已经跌到了有雪崩之势。

    股价一跌,公司的市值就在蒸发,那是真金白银的损失。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股东们见状哪里还做得住?之前对温博容用高价收购喻天娇所持股份,导致公司运营资金过于紧缩而颇有微言的股东们这次再也按捺不住,直接找上温博容就提出了条件。

    要么他止住股价的下跌,要么他滚下董事长的位置。

    对温博容而言哄女儿是成本最低也最容易解决股价下跌的方法,他自然要在女儿的成人生日宴上扮演一个十足的好父亲,以换取网民们的原谅了。

    “浅浅,我们的寿星来啦!”

    在媒体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前高谈阔论的温博容一见钱浅浅穿着他精心准备的高级订制晚礼服下楼,立刻向记者们告了个罪,然后迎了上去,慈爱地牵过女儿的手。

    钱浅浅浑身鸡皮疙瘩同时起立,她望着温博容那张虚伪的笑脸就想吐。

    这慈父装得可真好啊,她几乎都要相信温博容是真的爱过自己女儿了。当然,前提条件是这里没有那么多媒体记者正在疯狂拍照、一秒不停地摄像还外加收音和网络直播。

    腼腆般手背掩唇,钱浅浅微微一笑。四周的闪光灯又闪了个一塌糊涂,直晃得她脑子疼。

    拿出专业演员的素质扮演温大小姐,钱浅浅想想待会儿要发生的事,又开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