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
    偶像男团做封面并且有专题文章的杂志提前出版,杂志和偶像男团联合声明:上期的封面女郎并没有抢男团的工作,之所以上期的内容中心从男团身上转移到空降的女孩子身上,那完全是因为杂志非常想要做好男团这期的特辑,所以在深化内容。然而时间有限,男团的行程也非常紧,杂志为了保证男团特辑的质量,不得不进行了正常的刊载顺序调整。

    这话内行看在眼里知道不过是障眼法,《风尚》和男团这是联手炒作,要搞个大新闻。但这世界偏偏就是个充满外行的世界,所以路人都因为这声明爆笑不止。

    作吧作吧,过激粉再狠狠地作啊?官方这脸打得响不响,疼不疼?现在过激粉的脸肿了几寸高呀?

    路人这边还没耻笑完小鲜肉们的过激粉,那边钱浅浅这个封面女郎的身份就被人“挖”了出来。

    温浅浅,温家独生女,名副其实的大小姐。就读于英华国际高校,除了颜值爆表、身材黄金比例之外还成绩优秀,声音甜美。温大小姐以前就拿过好几个市级的播音类奖项,在校内的播音也是深受师生一致好评。

    而温大小姐的父亲温博容的公司超一线奢侈品的亚太地区总代理,最近几年还拿下了著名汽车厂商的亚太地区代理权。温大小姐的母亲喻天娇是《风尚》的主编,是正统的名流一族。温大小姐的好闺蜜阮滢一家都是艺术圈大佬,另一个好闺蜜李青箐家直接就是著名经济公司,旗下一堆当红明星。

    夸一温浅浅一句“天之骄女”完全不为过。

    说不好听一点,在温大小姐这条真正大腿的面前,所谓的流量不过是一件正时髦的衣服。她多看当红流量们一眼,那是当红流量们三生有幸。小鲜肉的过激粉们嫌弃温浅浅、攻击温浅浅的种种,都等于在亲手毁灭自己最爱的人的事业。

    与此同时,帝都电影学院、中心戏剧学院、华国传媒大学三校同时拉开艺考最高潮的大幕。

    上从童星出道,父母都是娱乐圈大拿的少女演员,下到红遍全国、平均年龄十七岁的三人偶像组合中的两人都参加了艺考。

    无数星二代、星三代以及想在演艺圈里搏出一席之地的年轻人纷纷涌向了帝都,连带着娱乐记者和北上的家长们挤作一团,两看相厌。

    钱浅浅在华国传媒大学的门口下了车,她对着驾驶座上的人道了声谢便头也不回地往考场去。有不少娱乐记者都拍下了这一幕,也清晰地拍下了送钱浅浅到传媒大学门口的人的正脸。

    这位正是过激粉丝狂掐钱浅浅的偶像男团里的团长,当初在同期几百名练习生里杀出一条血路,以c位出道的王昭文。

    换作平时,王昭文要是敢用自己的车送哪个女孩子一程,肯定有疯狂的粉丝要冲上去和人家拼命。网络上diss女方,誓要“保护我们家哥哥不被狐狸精荼毒”的言论也绝对不会少。

    这会儿王昭文送钱浅浅到考场被拍,王昭文的过激粉丝却是在网络上直播下跪磕头,求温大小姐给哥哥一个解释的机会,千错万错都是她们粉丝不理智的错,千万不要因为她们这些粉丝的过错就断送了自己哥哥的前程。

    光一家粉丝道歉怎么能行?之前诋毁、谩骂、羞辱温大小姐的各家粉丝为了不落人后,纷纷加入了网络下跪磕头的大军之中。有人甚至在宿舍地板上把头磕破出血,把自己给磕晕在地上,吓得吃瓜群众又是网警又是120。

    再后来粉丝在自己家里、宿舍里下跪磕头已经没人看了,于是又开始有粉丝拍自残视频,说要用自己的性命换哥哥前程事业。围观群众又是一轮报警打120,这次拍自残视频的粉丝却上了警方通报:所谓自残是假的,不过是用假血和假自残来搏人眼球。警方已经对其进行了思想教育,并且因为这个粉丝扰乱公共秩序和殴打警官,对其处以十五天的拘役。

    这一场风波最后以闹剧收场。因为警方、娱记和路人这样的外力介入,一向肆无忌惮、认为自己花钱出力就能左右自家哥哥命运的男团粉丝们自重了不少。男团成员们纷纷现身劝说粉丝理性追星,形象陡然高大起来。《风尚》则是大卖特卖,连续两期都是四处售罄。网络上已经开始高价竞拍。

    温博容这个当爹的从事情开始到事情结束都一无所知,也无从谈介入。沉浸在何琴琴温柔乡里的他压根就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叫温浅浅的亲生女儿,成天和何琴琴腻在一起准备两人的世纪婚礼。

    见温博容只关心何琴琴和何珊珊,听说温浅浅被人下了“女干杀令”的秘书都看不下去了。他很想提醒温博容一声:浅浅大小姐正在风口浪尖上,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保护、需要关心。

    何珊珊一见温博容的秘书欲言又止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温浅浅、温浅浅,又是温浅浅!谁都在谈论温浅浅!所有人好像都只看得见温浅浅!

    传媒大学的艺考她也去了啊!但一个注意到她的人都没有!周围的人的目光全在温浅浅身上!

    以前温浅浅是校园一霸,能在学校里逞逞威风也就罢了。怎么现在全世界好像都在一瞬间认识了温浅浅,每个人张口都是温浅浅长温浅浅短,然后每个人看见温浅浅就会说起她……

    她何珊珊的名字和温浅浅的名字摆在一起,原本温浅浅才是受辱的那个!凭什么现在别人谈起温浅浅来都要捎上一句她撬温浅浅的墙角?她有什么错?她最大的错不过就是因为温柔文雅胜过了温浅浅,又因为成熟懂事被人偏爱了些!

    是任雪枫要擅自喜欢她,说什么在她和温浅浅之间选择她的!她从来没对任雪枫说过“喜欢”两个字!也从来没让任雪枫去欺负温浅浅!明明她什么也没做,英华的人凭什么说她又荡又婊又无耻?

    她妈妈要和温叔叔在一起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啊!她又没做红娘给温叔叔和她妈妈之间拉红线……不过就是多在他们两人面前说了几句对方的好话!这算得了什么?是温叔叔先喜欢上她妈妈,硬是和她妈妈生米煮成熟饭的!

    何珊珊越想越气。见秘书还想上前打断温博容和何琴琴的对话,直接装作不小心,一脚踩在了秘书的脚上。

    秘书:“&&?!”

    “哎呀,对不起!我没注意你还在,踩疼你了吧?”

    没有半点诚意地随口道了歉,何珊珊直接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秘书和前面随着何琴琴挑婚纱的温博容。秘书脚背上一阵生疼,向温博容告了声罪就一瘸一拐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脱了鞋袜。

    何珊珊真是下了死劲儿,这一脚直接在秘书脚背上留下了高跟鞋造成的青印子。

    跟着温博容已经八年,是温博容左臂右膀的秘书脸色涨成了猪肝紫,一时间气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别说公司里没人敢这么对他,就是温浅浅……不,就是温博容本人都不会这么欺辱他!如今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拖油瓶倒是蹬鼻子上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