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
    大师来华的消息一出,时尚杂志圈内一片震动。光冲着大师的~名声想来观摩的人都多到爆炸,更遑论还有想看看喻天娇打什么算盘的圈内人和八卦娱记。

    只不过这些人绝大多数都被拦在了摄影棚外,少数被允许进入摄影棚的人只有几位带了自家产品过来,说是免费赞助杂志拍摄的品牌代表人。

    这些人心里都存了几分想要讨好大师,让大师为自家牌子拍照片打广告的心思。喻天娇看破不说破,收下这些人的免费赞助,但绝口不提把这些人介绍给大师。

    要知道时尚杂志最花钱的地方不在于请模特,也不在于租用场地,而在于模特们身上穿戴的每一件东西。随便一张照片上一个模特儿的衣服就值几万到几十万,包包、鞋子这样的大件也不会比模特们身上的衣服便宜多少。

    至于美甲、手表、手环、手链、戒指、脚环、脚链、项链、耳环、耳钉、耳链、鼻环、鼻钉、发簪、发饰、发卡……这些细小的饰物往往多达几百件。

    时尚杂志就是要走在时尚最前沿,一些小饰品还能反复利用,像包包和衣服这些大件基本都是当季的最新款。也因此每一件单品几乎都是价格醉人。

    拍摄过后,杂志也不可能把模特穿过的衣服、用过的鞋子退回给厂商,或是那出去售卖。绝大多数的衣服包包和鞋子就直接分给了模特。所以每一次拍摄的成本其实都很高昂。

    以前时尚杂志卖得好,很多品牌都愿意免费赞助,拿着自家产品求上门来就想要个广告效果。这两年情势反转了不少,撑不起门面的时尚杂志卖不出广告,卖不出广告就更没钱做门面,时尚杂志黄了一茬又一茬。

    喻天娇做主编的这本时尚杂志是国内两大一线女性杂志之一,但同样难免遇上经费缩减,开销透支的窘境。有新一轮广告资金的投入和免费的赞助上门,喻天娇的立场立刻好了许多。

    再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温大小姐带着广告进棚,国际大师大驾光临,可想而知拍摄现场有多么的花团锦簇。

    当初刚穿到这个世界里的钱浅浅看到温博容让秘书打包送来的她和喻天娇的衣服首饰,整个人都不好了——光是原身一个人的衣服和配件就放满了四十平米的衣帽间。

    衣服除了内衣放柜子里,其他的衣服全部像商店里那样挂起。连身的和分体的分别挂,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开挂,按照颜色从浅到深的挂。按照紧身到宽松的挂,按照休闲到正式的挂。几百双鞋子阶梯式地摆放,包包比专卖店里的款式还要齐全。

    首饰更可怕,最便宜的都是几万块的潮牌,正式的行头在银行保险柜里存着。只要一个电话打到银行,银行就会派专人送来。

    钱浅浅让人送了其中一套来看了看。那大到堪比单晶冰糖的钻石密铺镶嵌,晃得钱浅浅眼睛都是花的。

    然后据喻天娇所说,原身“不值钱”的鞋子包包和手表首饰大多都是以前厂商硬塞来的。衣服少则是因为原身总也买不到合自己心意的衣服。

    ……几百套衣服也叫总也买不到合自己心意的衣服??

    钱浅浅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来自有钱人的洗礼。而经过这种洗礼,在摄影棚里无论看见什么奢侈品钱浅浅都没有任何感觉。

    几万的鞋子?呵。

    十几万的衣服?呵。

    几十万的包包?呵呵。

    她随手从自己梳妆台上拿一个钻石耳钉都比这些加起来贵好不好?

    来给钱浅浅做人形背景板的其他模特或多或少都诧异于钱浅浅对于聚光灯的坦然,也错愕于钱浅浅对着任何人都是无喜无悲、不动如山。

    她手上那个包可是三十万哎!还有那条裙子,那是找著名设计师专门定制的个人高定,市面上根本没有相同的裙子,所以也没有具体价格!她耳朵上那个耳钉……嗯?那个耳钉是她自己带来的?

    掏出手机一顿翻找,发觉温大小姐耳朵上的钻石耳钉有一栋别墅的价值之后,模特们都明白温大小姐怎么能这么淡定了。

    ——别人苦死苦活一辈子未必能买得起一线城市里一间逼仄的地下室。温大小姐倒好,直接把俩别墅戴耳朵上。

    哪怕是当红流量小鲜肉团体都被温大小姐给震惊到了,这群平均二十二岁的当红炸子鸡们这会儿一点儿也不气温大小姐抢走了属于他们的封面,让他们的专题不得不挪到下期做了。

    能攀上温大小姐的裙带,那何止是少奋斗二十年啊?分明是少奋斗两辈子!

    就是攀不上,如果能和温大小姐亲近一些,顺势拿下一个温~家代理的国际超一线奢侈珠宝品牌、手表品牌和汽车品牌的代言,那都是赚大发了啊。

    好吧,没有代言也没关系,杂志这边有温大小姐的一句话,那可不就是想上就能上随便上?

    当红流量们想得美滋滋,钱浅浅却是对这群小鲜肉一点都不敢兴趣。

    前世她也接触过男团的人,这些人一半从练习生时期开始就乌烟瘴气得很。另一半练习生时期还能依靠想成名的欲/望加强业务培训,出了名后就是肆无忌惮。能够人设不崩被粉丝宠着,那只是因为背后公司够强,公关团队靠得住罢了。

    不过这也不奇怪。你想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美人,能把几万、十几万,乃至上百万的粉丝迷得晕头转向的美人见了另一个同样能迷得住上百万人的美人,大家都是食色男女,能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吗?又不是石头雕的菩萨,泥巴捏的弥勒。

    想想上辈子对过戏的大明星和超级偶像,钱浅浅心止如水。她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不深,这世界还真没有什么名人能让她惊为天人。

    哪怕有别人口中的“大师”正在拍她,她也毫不露怯。举止里透出一股子率性的洒脱,还有一种“有本事你抓住老娘”的挑衅。

    大师很喜欢钱浅浅不加矫饰的眼神流露。一边用法语激励钱浅浅,一边乐呵呵地拍个不停。

    说来也奇怪,钱浅浅不懂法语。但是大师的眼神和动作让她感觉得到来自大师的好意。于是她渐渐的放得更开,笑起来时艳光四射,像是夏天碧空里那一轮最灿烂的太阳。

    喻天娇先是为很快就进入状态的女儿骄傲,后是因为看到女儿纯美自信的笑容而感动。她旁观着摄影,竟是看着看着流起了泪,不得不退到角落里悄悄抹泪。

    女儿身材火辣,为任雪枫所不喜,说她成天招蜂引蝶。于是女儿常穿的衣服都是一点儿不适合她气质、遮盖了她所有优点的款式。这会儿女儿做了模特,自然不能还穿那些衣服。

    喻天娇能做主编,本事也不是盖的。她给女儿挑起衣服来完全没站在母亲的角度。而一向抵触显露身材的衣服的女儿,今天竟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她给的衣服。

    没有注意到喻天娇的喜与忧,已经完全沉浸在镜头中和聚光灯下的钱浅浅恣肆地展现着自己的活力。她身上的衣服充分地体现了她的蜂腰长腿,让她该有沟的地方有沟,该露肉的地方露肉,看起来又不会低俗。

    十七岁的肉体年轻像是会自动发光似的,钱浅浅那极富生命力与张力的鲜活表情以及肢体动作看着就能让人感觉接收到了满满的元气。

    而在间中,当钱浅浅垂眸将落下的发丝往耳后顺时,她又有着少女的甜美以及接近成熟前略带生涩的风情。

    等她注意到了有人沉醉于这样的她,她略略歪过头来,眯着眼睛对人弯唇一笑,那就是十足的诱惑。有着少女的小小狡黠,还有着对心上人的点点挑逗。

    男团小鲜肉们对着这样的钱浅浅,忽然脑子里不约而同地蹦出一个念头:要是她不是温大小姐、只是个普通的模特就好了……那样说不定,自己还有轻松拐走她的机会。

    现在的温大小姐……就算自己苦追十年,拍马而上或许也碰不到她一片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