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
    离校时黯然神伤的温大小姐没再来学校,倒是温大小姐父母因为温父出轨而准备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英华高校的学生们议论纷纷,连一开始对别人家的八卦没什么兴趣的人也忍不住觉得何家母女、任雪枫和温父实在是太过分也太恶心了。

    在校内有巨大号召力的温浅浅不在,按理来说家世不如任雪枫的阮滢和李青箐根本奈何不了任雪枫和何珊珊。

    可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任雪枫家世再好,总有人家世比他更好,也总有人不在乎他的家世。如今任雪枫不管走到哪里都像是过街老鼠,虽说没被人人喊打,但也是人嫌狗厌,再没人愿意和他称兄道弟。

    何珊珊更惨。她本来占着老师们喜爱,男生们追捧,还是有那么点儿份量的。这会儿老师们见了她就当瘟神躲,就怕被她拖累开罪了其他学生——她有任雪枫罩着,可谁来罩着老师们呢?英华这么个地方,要让一个没背景的老师消失太简单了。

    钱浅浅不去学校的原因倒不是为了加剧同学们对任雪枫还有何珊珊这对狗男女的厌恶,纯粹是因为她正忙着帮喻天娇处理离婚的事情。

    当初温博容是真的下了血本才打动喻天娇的。这其中一项血本就是公司的股份。公司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由温博容和喻天娇共同持有,算是夫妻共同财产。喻天娇和温博容离婚,温博容又是出轨的过错方,分配股份时喻天娇起码应该分得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然而如果喻天娇分走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四股份的温博容就不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喻天娇不说是一个响指就能灭了温博容,召开股东大会,解了温博容这个董事长的职、或者是限制温博容的权限范围还是可以的。

    温博容也不是什么现代段正淳,能平等对待自己爱过的每一个女人,能宽容包容地对待和自己撕破脸的前妻。他背后动些手脚,总是有手段可以让喻天娇拿不到这么多股份。

    这个时候就需要钱浅浅在其中斡旋了。

    斡旋的结果是钱浅浅说服了温博容用高于市价的价格回购分给喻天娇的股份,而喻天娇也答应了这笔交易,愿意放权,不再和温博容对着干。

    温博容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连连称赞女儿做得好。钱算什么?只要代理权还在公司里,公司的股份还在他手上,钱就还能赚回来。被人分走一半下蛋的母鸡和给人几个鸡蛋把人打发走,谁都会算这笔账怎么合算。

    钱浅浅也不居功自傲,只是看起来疲惫又哀伤。见她这个模样,温博容问她:“浅浅替爸爸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爸爸也该送浅浅点礼物才行。我们浅浅想要什么啊?”

    一旁的何琴琴铁青了脸,心道温博容是不是老糊涂了,他女儿分明是让他大出血赔出了九位数,他却还称赞温浅浅替他着想,为他分忧解难?

    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原来有钱人都不把九位数当一回事的!

    钱浅浅虚弱一笑,脸上泛着些青气:“……只要爸爸你别和妈妈为难就好。”

    十七岁的大姑娘睫毛长长的,因为垂着眼睛,那睫毛就像两把小扇子,在她双眼之上留下一片抑郁的深灰。清凌凌的眼眸笼罩在这层灰里,显得暗淡了不少。

    温博容对女儿更加的心疼了。

    “好,爸爸不与妈妈为难。”

    拍拍女儿的手,温博容感慨良多地长叹了一声。他很快唤来了秘书,让秘书把喻天娇传过来的离婚协议拿来给自己签字。

    秘书很想提醒温博容这字签不得,一签他不但要赔喻天娇很多钱,还直接坐实了出轨的~名声。这年头哪里还有有钱人在离婚时这么实诚,都不带玩儿两手小动作的?

    可温大小姐就在旁边坐着,看样子不但精神状况不太好,身体也不大舒坦。活脱脱一个被家事折磨得消受了的病美人。

    拉起嘴巴上的拉链,秘书把协议递到了温博容面前,也不提醒温博容再看一遍、多看两眼。温博容签了字就让秘书去把协议给喻天娇,钱浅浅却道:“我亲自去拿给妈妈吧。她也好接受些。”

    温博容没有多想,点点头就把协议给了钱浅浅。

    钱浅浅直到把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拿到手里,这才真的踏实了些。

    夜长梦多,她不相信温博容的人品,也不相信温博容身边的那些人不会给温博容吹耳旁风。这会儿温博容在她面前签了字,万一这协议被人篡改过她直接就能找温博容问怎么回事。

    温博容敢在她面前签字,还敢直接把协议给她看来是不打算耍花样了,这对暂时不想和温博容正面怼的钱浅浅来说自然是好事。

    钱浅浅拿了协议给喻天娇,喻天娇又让自己的律师再次检查了一遍。律师那边说没问题,喻天娇就着手和温博容办离婚手续。

    温博容又和钱浅浅见了几次面,每次钱浅浅都表现得郁郁寡欢。人生第二春正绽放的温博容自觉对不起女儿,心中愧疚更甚。

    “浅浅啊,你今后有没有什么打算?”

    温博容想做点儿什么补偿下女儿好使自己心安——他这边还没有和喻天娇离婚,那边已经和何琴琴情到浓时,正在准备婚礼了。

    “我还是打算报考戏剧学院报播音主持专业。就是……”

    钱浅浅放下了暖手的茶杯,峨眉轻蹙:“二月份艺考就结束了。我现在这种状态,考了多半也会被刷下来……要是我在娱乐圈里有实际的成绩就好了,考官多少应该会通融一些。”

    温博容不懂艺考,也没有因为女儿的志向而去了解过艺考。听钱浅浅这么一说,他的脑子里立刻得出一个结论:在娱乐圈里有实际的成绩=艺考稳过。

    这还不简单吗?

    温博容想也不想:“你~妈妈做的杂志是周刊,你让她把你放进模特名单里,再找个摄影大师出山。我这边买你~妈妈杂志一个季度两个版面的广告。到二月还有三周的时间,你大可放心。我们会让你用最高规格的待遇模特出道。”

    钱浅浅:“……”

    敢情对有钱人而言,娱乐圈就是拿来玩儿的?上辈子她也就做过网店模特,一线时尚杂志的模特那是想都不敢想。

    这会儿温博容一句话就打算让她模特出道,还是用最高规格……可怜她连这最高规格有多高都不知道。

    钱浅浅不知道这“最高规格”有多高不要紧。因为她很快就知道了。

    一个季度两个版面的广告费用足够让一本一线杂志的亚太版封面模特换人。钱浅浅是被人毕恭毕敬地请进摄影棚里的。

    为她拍照的人是一位已经隐退好几年的法国大师。大师和喻天娇是朋友,在喻天娇还是学生、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就和喻天娇认识了。

    原身刚出生不久大师就给原身拍过照,拍完后还对喻天娇说以后这孩子要是想做模特了,出道作一定要让他来拍。

    这会儿有实现当年想法的机会,喻天娇一个电话,大师打了个飞的人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