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
    “你们在做什么?!”

    平地一声惊雷,喻天娇的出现让温博容和何琴琴瞬间分开。

    “老、老婆?你怎么会……”

    把所有佣人都给支出门去买东西的温博容万万没想到自己老婆会在上班时间回到家里。

    喻天娇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虽然夫家家财万贯,她依旧对工作十分上心。只是这年头实体书销量不行,流行时尚杂志的发行量也连年下降。喻天娇这个主编风光不再,私底下也是为了杂志改版忙得焦头烂额。所以平时喻天娇根本不会在上班时间回家。

    温博容正是清楚这一点才大白天就敢和何琴琴在自家厨房里抱成一团。

    “天娇、我、我们——”

    何琴琴一看温博容撒开自己放一边就知道喻天娇在温博容心里还是有几分重量的。这会儿她迎着喻天娇过去,刚抓住喻天娇的衣袖就被喻天娇一巴掌扇歪了精心护理过的脸蛋。

    秀丽的眉目里满是煞气,从小家教就很好的喻天娇气得浑身发抖。她甩在何琴琴脸上的这一巴掌完全出自本能,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

    何琴琴捂着自己被打肿的脸,踉跄着退后几步就撞到了流理台上,脚下一滑又坐到了地上。她呜呜嘤嘤地哭着,好不可怜。

    温博容被喻天娇当场撞破偷情,本来还有些心虚,这会儿见何琴琴被喻天娇这只母老虎一巴掌拍地上坐着去,立刻冲过去抱住何琴琴就护在怀里。

    “你做什么呢喻天娇!你怎么能动手打人?!”

    低头柔声安慰何琴琴两句,温博容抬起头来再怒瞪喻天娇:“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伤琴琴干嘛?!你这个不可理喻的泼妇!”

    脑袋里“轰”的一声,喻天娇只感觉天旋地转。她脚下不稳,人也跟着摇晃了两下。

    泼妇?她是不可理喻的泼妇?她没冲上去手撕勾引自己老公的女人,没大骂不忠的老公,是那女人冲上来先抓她,她才下意识地给了她一巴掌,想让她这个脏东西离自己远点儿……结果自己却成了泼妇?

    看看老公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楚楚可怜的何琴琴,再看看对着何琴琴满脸心疼、对着自己怒容满面的老公,喻天娇真是恨不得做一回真正的泼妇,抄起一旁的切肉刀就给这对奸夫□□两刀。

    “妈……?”

    应该是听到了声音的温浅浅冲进了厨房,温博容看见突然出现的女儿,又是一愣。接着就因为丑事被老婆和女儿接连撞破而羞恼不已。

    “爸爸?何阿姨……你们——”

    “浅浅你不上学,跑回家来干嘛?”

    被女儿用清凌凌的眼神看着,温博容恼羞成怒地放开何琴琴,把何琴琴往身后一挡,接着就站起身来质问温浅浅,仿佛温浅浅不去上一天学比他白天里出轨偷情更加罪大恶极似的。

    “你还好意思问!”

    看到女儿,喻天娇总算恢复了神志。她是很想砍人,但要是她真的砍了温博容和何琴琴这两个死不要脸的,浅浅的前途也会跟着受到影响。

    “我们浅浅都被任家那小子欺负成什么样了!你不管不说还在这里……!”

    回忆起女儿哭着要自己带她回家的那一幕,喻天娇愈发悲愤。女儿之所以会这么痛苦都是因为温博容给她指了个任雪枫那样的未婚夫!

    任雪枫以前看在他们这些长辈的份上还不会对浅浅这么坏,自从何家母女住进自己家之后,浅浅不是为了任雪枫郁郁寡欢就是为了任雪枫形同疯魔!之前她还不明白为什么,只当任雪枫是翅膀长硬了不把他们这些长辈当一回事了,现在看来根本是自己老公就在给何家母女撑腰,以至于自己的亲生女都不管不顾,还被任雪枫给看出来了!

    “什么叫我还好意思问?喻天娇!我可是浅浅的爸爸!我问问浅浅不去上学哪里不对了?”

    “你……!”

    喻天娇面红耳赤,刚打过人正火辣辣烧着的手又蠢蠢欲动。

    对着温博容,钱浅浅心中“呕”了一声。这渣男可真好意思说。原身之所以下场那么惨,还不是他这个“好爸爸”害的?

    要是他没出轨何琴琴,何珊珊怎么会在温家站稳了脚?原身怎么都不能把何家母女赶出家门?

    要是他没出轨何琴琴,和原身妈妈离婚,原身又怎么会拼着鱼死网破和何家母女怼到底?

    要是他没出轨何琴琴,把自己亲女儿的财产和权利一并剥夺后扔出温家,原身妈妈又怎么会来接原身的路上遭遇车祸?原身后来又怎么会疯疯癫癫,还那么年轻就香消玉殒?

    既然她的任务是“惩罚渣男”和“惩罚小三”,那自然要把温博容还有何琴琴这对狼狈为奸的老不正经也算进去。

    别说什么小辈不该插嘴长辈的事情,她钱浅浅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和这个世界的人谈不上有辈分关系。再者就算温博容是她亲爹,她亲爹当着她的面伤害她亲妈,这是不用后妈上位亲爹也变后爹了。

    后爹和亲妈选哪个?这还用问?

    纵使喻天娇做了大半辈子的名流,最擅长的就是端着优雅的架子事不关己地给人小鞋穿,这会儿她怒不可遏也着实没有了贵妇的形象。

    喻天娇推了温博容一把,想把温博容推到一边。见推不动温博容就直接暴起给了温博容一个大耳巴子,打歪了温博容的脸。在温博容愣着的当口喻天娇又抓起何琴琴的长发对着她的小腹就是一踹。

    时下的高跟鞋流行尖头款。喻天娇进门时赶着给女儿倒水,没脱鞋子。她这一脚过去,何琴琴就像被锥子捣了肚子,顿时“啊!!”的惨叫一声,抱着肚子就疼得倒在了地上。

    喻天娇也是气得狠了,不管不顾就要去踩何琴琴的脸。只是这次温博容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抓住喻天娇就想给喻天娇一巴掌。

    结果这一巴掌落到了温浅浅的脸上。

    男女身体构造有别,喻天娇这样养尊处优的夫人和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的温博容之间力量相差悬殊。喻天娇给温博容一耳光那不过就是打红了温博容的侧脸,温博容这一巴掌直接呼裂了温浅浅的嘴角,让她惨白惨白的唇角上流下一丝血线。

    “浅浅!”

    喻天娇惨叫一声,温博容万万没想到女儿会突然冲出来抱住喻天娇,他看着女儿姣好的面容因为自己这一时冲动而一点一点地肿起来并泛着红紫,顿时心头一绞。

    浅浅是他唯一的孩子,虽然女孩子的小性子多了点,但是对父母很孝顺,从来不忤逆家长。加上从小就出落得玉雪可爱,他都是当公主来养着的。

    现在他亲手给他的公主留下了瑕疵。

    “浅浅你怎么……”

    温博容伸手想摸摸自己女儿的脸,却被喻天娇给打掉了。

    “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

    喻天娇已经哭了出来。女儿受伤她比自己受伤还要疼。

    温博容还想发火,然而抱着喻天娇的钱浅浅抬起了头,她那一双清凌凌的眸子被晶莹的泪水隔着,像极了浸入水中的黑玛瑙。悲伤、痛苦、压抑、不解、疑惑,这些感情就这么透过钱浅浅的眸子,直愣愣地撞进了温博容的眼里。

    心中“嘶嘶——”出声的钱浅浅绷着下颌一言不发,脸上的疼是真的疼,她再想几件自己以前遭遇过的惨事,这泪就流得更急了。

    被女儿这么看着,温博容哪里还有脸发火?他长叹一声,放柔了声音。

    “浅浅、爸爸对不起你……”

    至于何琴琴……她都在冰凉的地板上躺了半天了,温博容都没想起来厨房里还有一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