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四)
    何珊珊这种娇柔无助、需要人护着的模样着实不讨女生们喜欢。毕竟她本来就不是什么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名门千金。英华里比何珊珊娇生惯养的女生多得是,身体真的不好的女生也不是没有,可就没有一个比她表现得更弱不胜衣。

    以往有温浅浅和任雪枫的罩着,女生们吃撑了没事干也不至于找她麻烦当消遣。男生们没见过这种楚楚可怜、看谁都又是崇拜又是憧憬的小家碧玉,那也觉得新奇。

    这会儿任雪枫为了抬高何珊珊把温浅浅贬低到了尘土里去,何珊珊不过是被旁人看了两眼就一副“全世界都在欺负我”的脸嘴,哭得一塌糊涂让老师连课都没法上下去。活脱脱地扰乱课堂秩序。

    温浅浅这个真正心碎的大小姐一没撒泼二没哭闹,就连流泪都是悄悄的,还尽力掩饰着不让人看出来。众人唏嘘不已:温浅浅都被任雪枫说成那样了也没和任雪枫吵,更没在第一时间去找何珊珊兴师问罪。好好一个自信满满的大美人如今满面泪痕地黯然离校,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和打击啊。

    一转眼不少学生就偷拍了温浅浅的寂寥的背影和萧瑟的侧脸,这些照片呼啦啦地往英华的学生论坛和学校主页上飞,随之而来的是对任雪枫还有何珊珊的抨击与讨伐。

    『任太子真是没眼光,喜欢清水小白菜也不带这么糟蹋人家满汉全席佛跳墙的啊。』

    『此言差矣~雪王子未必眼光差,怕就怕有些人给雪王子带了彩色滤镜,好让人家看不清事实真相~』

    『人家苦主都没抱怨一声儿呢,小白菜就跳出来大哭特哭刷同情分了!不想学习就滚出学校,别带害我们一班几十个人都上不了课!』

    『啧啧啧~小白菜看起来白,但手脏心更脏啊。』

    『喜欢吃黑心小白菜的任太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怕不是吃多黑心小白菜吃黑了心。』

    『明明是吃坏了脑子[二哈]』

    回到教室的任雪枫起初还没发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等到了课间,连和他玩儿得不错的几个公子哥都没来搭理他,他才开始感觉不对劲。

    等何珊珊哭着来找他,周围的人更是一阵阵的冷笑以及含沙射影的指桑骂槐。任雪枫也不是傻子,见同学们都拿着手机玩,不时还朝自己看上两眼,立刻也掏出自己的手机。

    等任雪枫看到论坛里和主页上那些病毒式蔓延的闲言碎语,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紫,最后终于黑成了锅底。

    他终于明白自己刚才在播音室里没过脑子说出来的那一堆气话全部都被人给一字不漏地听了去。

    “温浅浅……!是温浅浅!”

    任雪枫大怒,也不管身边的何珊珊还在哭了,用力一拍桌子就向周围骂道:“是温浅浅那个贱人故意要陷害我!是她给我下套!”

    “……”

    教室里的空气滞了一滞。所有人都哑口无言的几秒的时间,几秒之后众人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那样重新开始了交谈,这次谈笑声还特别大。

    ——谁不知道温浅浅是故意直播了他们的对话的?不过就是温浅浅本人估计也没想到任雪枫能把话说那么难听吧?

    不论温浅浅直播她和任雪枫的对话是为了什么,是无意中碰到了调音台,还是拼着自己出丑也想让其他人看看任雪枫和何珊珊的脸嘴。但任雪枫说的那一字一句都不是温浅浅要他说的违心之言不是吗?

    既然任雪枫的一字一句全是出自真心、发自肺腑,那是不是温浅浅下了套让他当着众人的面说了真话还重要吗?

    他任雪枫厌恶温浅浅早已是众所周知,这下子不过是何家母女做过的恶心事被板上钉钉。

    钱浅浅出了校门,坐上了喻天娇的车子。

    喻天娇是原身的母亲,对原身很是娇宠纵容。哪怕知道任家的独生子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也因为女儿喜欢人家而没插嘴这场当年两家老爷们儿酒醉后一时兴起订下的娃娃亲。

    ——这都什么时代了?哪里还流行什么指腹为婚?喻天娇特别不喜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那一套。她自己就是恋爱结婚的,一点儿也不想让女儿没了恋爱和结婚的自由。

    可浅浅这个傻孩子就是喜欢人家啊,喜欢得恨不得生剜了自己的心捧去人家眼前给人家看。

    打从一开始就没看好过温浅浅和任雪枫婚事的喻天娇想着让女儿伤心伤心也好,伤心了她就知道女孩子自己送上门去掏心掏肺人家只会觉得你贱你掉价,不会珍惜一分一毫。到时候再未女儿解除这荒谬的娃娃亲也行。

    喻天娇万万没想到她刚开完会出来就收到一条来自女儿的短信,短信很短很短,就是求妈妈去学校接她回家,其他什么都没说。

    喻天娇已经很久没被女儿撒过娇了,这下还得了?风驰电掣地就杀到了英华。然后就在英华那气派的大门口,她看着自己比眼珠子还宝贝的小女儿就那么哭着走出了校门,还见到自己就乳燕投林般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十七岁的大姑娘在妈妈眼里还是娇娇儿,喻天娇见女儿眼泪簌簌,哭得小脸煞白,肩头一动一动,心口猛地一疼。

    “乖,告诉妈妈,是谁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其实喻天娇哪儿能不知道有本事让自己宝贝哭成这样的是哪个臭小子?她就是想让女儿和任家那个臭小子划清界限。

    “……妈妈,我想回家……求你、带我回家……”

    然而温浅浅只是以泪洗面,始终重复着“要回家”。喻天娇没有办法,只能驱车先把宝贝女儿送回家里。

    温~家的大宅平时都有佣人在,修剪花草树木的园丁兼水管工abc,打扫卫生做杂事的佣人一二三四五,烧饭的厨子甲和乙,还有一个负责采买的阿姨。

    喻天娇门口按了半天电铃也没人开门,无奈只好自己下车刷了卡开了门。

    等把车停好了,喻天娇再轻声细语地安慰着温浅浅往里走。到了玄关,温浅浅说自己口渴想喝水,喻天娇立马点头:“浅浅乖,你先自己换鞋。妈妈去给你倒水。”

    喻天娇一边往厨房走,一边生气于家里下人的玩忽职守。

    她们家开给这些下人的工资可不低啊!基本都是市价的好几倍!这些人倒好,一大早也不知道都跑去哪儿偷懒去了!居然一个影子都看不到!让她抓到她们在偷懒,保准让她们今天就下岗失业!

    “博容、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的——”

    温博容是喻天娇丈夫的~名字,听见一个女声这么柔柔媚媚亲亲昵昵地叫自己老公,本来还大步流星效仿哥斯拉走路的喻天娇立刻心中“咯噔”一声。

    “你还没有离婚,你还是别人的老公……是有妇之夫啊……”

    喻天娇刚走到厨房门边就看见自己的老公从何琴琴的身后抱住了她,一双手还十分的不规矩。何琴琴嘴巴上说得义正言辞,眼中却是春光明媚,一派露骨的撩人。

    “现在还说这种话?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温博容色~眯~眯地贴着何琴琴,在她耳边蹭来蹭去:“我不是答应你我会离婚?你迟早都会是我的女人,这个家的女主人。”

    “不行……!我不能对不起浅浅,我不能对不起天娇!我不能、不能一错再错……”

    何琴琴半推半就,眼看就要从了,喻天娇却是差点儿把自己的红唇咬出血来。

    呵,不能对不起浅浅?不能对不起她?不能一错再错?

    这下~贱货也好意思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