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二)
    彼时跟着何珊珊一起住进原身家豪宅里的还有何珊珊的母亲,而原身父母正因为一些琐事在冷战。

    何珊珊的母亲何琴琴不愧是能教出何珊珊这般温婉女儿的人,她的风情、温婉和善解人意比起何珊珊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眼看何阿姨和自己的父亲眉来眼去,原身就在学校里给何珊珊一点小鞋穿,好敲打一下她的母亲。

    这下原身可捅了马蜂窝。原本看在原身对何珊珊这草根姑娘呵护有加的份上对原身有了些改观的任太子大发雷霆,说自己看错了原身。一怒之下和原身解除了婚约不说,还转而让何珊珊做了自己未婚妻,两人约好到了法定允许结婚的二十二岁就完婚。

    原身的父亲和原身的母亲也离了婚,昔日的“何阿姨”一跃成了“温太太”。原身意难平,发动自己所有一切去反抗温~家。然而原身的母亲不过是时尚杂志的总编辑长,没了家也就失了业。即使有亲女儿帮着也不是前夫的对手。

    原身的父亲气女儿帮着前妻害自己,害公司,害新老婆、新女儿,还有新老婆刚怀上的小儿子,直接把原身赶出温~家,剥夺一切继承权。

    原身母亲来接女儿的路上出了车祸。原身受不了这刺激,疯疯癫癫地流落街头。男主任雪枫怕疯癫的原身再去伤害自己的心头肉,干脆让手下把原身引上未完工的烂尾楼。

    结局任何人都想得到,无非就是恶毒女配从高楼上飞身而下,男女主深情款款地拥抱在一起,发誓永不分离再顺便滚个床单。

    这种恶毒女配下场怎么惨怎么来的小说钱浅浅发誓她上辈子没看过一百本也看过八十本。当时她只顾着嗤笑恶毒女配怎么这么蠢这么笨,是白富美的日子不好过还是小鲜肉小狼狗不好吃,偏偏要死乞白赖地喜欢一个男主,为难一个女主,真是自己掐紧自己的脖子,下场再惨也是活该。

    这会儿接收了原身的记忆,钱浅浅却只是唏嘘。

    ——以原身的身份,别说只是给何珊珊穿个小鞋了,就是弄得何珊珊家破人亡那也是易如反掌。可惜原身手下留情反倒着了草根小白花的道儿,被抢走了一切不说,还死在自己唯一心爱的男人手里。

    撇撇嘴,钱浅浅已经对尚未正式见面的何珊珊和任雪枫没了好感。不过想想自己此次的任务,她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她的任务很简单,一:惩罚小三。二:惩罚渣男。

    那句老话怎么说的?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原身报不了仇怨,她钱浅浅就替天行道了。

    就是她刚穿过来,还没理清楚时间线,容她再花一点时间整理一下原身的记忆。

    英华国际高校是海市占地面积最大、学费最贵、汇聚的富n代最多的私立名门。这种学校里无非两种人,一种是凭成绩进来的特招生,这些人眼里只有成绩,也明白自己要是没了成绩就会被赶出学校。何珊珊虽然“另辟蹊径”,没像其他特招生一样死读书,但看成绩她绝对是中上游那一拨。

    另一种人就是成绩好或不好都无所谓,反正他们家里总能用各种手段让他们“有出息”的□□。钱浅浅穿的原身成绩一般,胜在家世无敌,人美声甜。明明还不到十八岁,却已经是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

    在遇到何珊珊和何琴琴这对母女之前,原身是打算考戏剧学院报播音主持专业的。也因此原身从初中就开始做校内广播,说播音室是她的小城堡也不为过。

    昨天是元旦,校内举行了跨年舞会。原身在家里等应该是自己男伴的未婚夫,还傻乎乎地拒绝了其他所有人的同行邀请。奈何原身哪怕等到了深夜,等到舞会散场任雪枫也没来。

    原身也听到了些任雪枫带着何珊珊去了舞会的传闻,可她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喜欢的人,就在整个学校最隐蔽、也最私~密的播音室里等着任雪枫来给她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然后嘛——

    咔嚓——

    打从阮滢和李青箐走后,播音室的门就没锁。上一次是原身故意给任雪枫留了门,这次却是钱浅浅还没想起来这茬儿。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任雪枫大步走了进来,随手就锁了门。这会儿正是上课的时候,播音室的门一关,里面的人说什么做什么外边儿的人都听不见、看不到。

    “雪枫……”

    见了任雪枫,椅子上那个妖~娆得让任雪枫讨厌的女人激动地站了起来。她眼中星光点点,有任雪枫再熟悉不过的希冀和渴望。

    任雪枫冷笑一声,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女人的这种眼神。她是不是觉得她是妲己在世,褒姒转生?只要她看男人两眼,对男人出卖两下风情,全世界的男人就都会围绕着她转?什么事情就都能合乎她的心意?

    他偏不!

    “温浅浅你能不能别再做那么恶心的事情了?!”

    “我做了什么?”

    温浅浅看起来很委屈。

    “哈!你当然没做什么!像你这种蛇蝎心肠连自己闺蜜都能伤害的女人,当然是不会弄脏自己的手的!”

    “说吧!你要我做什么才会让你那些跟班停手,不再传珊珊的视频和照片了?”

    “雪枫你究竟在说什么……?”

    一脸无辜的温浅浅彻底激怒了任雪枫:“你别给我来这一套!”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都知道么?!你现在不就是想报复我没带你去舞会,选了珊珊做我的女伴吗!”

    看着就让人感觉妖娆似妖精的美目里闪烁着暧~昧不明的微光:“我昨天晚上不是食物中毒了吗?”

    “食物中毒”自然是子虚乌有,不过是任雪枫昨天晚上拿来敷衍其他人问他为什么没带温浅浅参加舞会的说辞。

    “我承认我是说谎了,可那又怎么样?我就是不想带你参加舞会,就是不想让你做我的舞伴!”

    温浅浅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像是被气得头晕。她这模样看在任雪枫的眼里非但不能让任雪枫产生一丝怜悯,反倒还让任雪枫觉得她在装可怜。

    “就像你爸选了何阿姨一样,我也选珊珊!她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又干干净净不会吸引些狂蜂浪蝶,她哪一样不必你强?”

    “你想和我在一起?做梦!”

    “我警告你温浅浅,你最好赶快把你那些小手段收起来。再让我听见任何人说珊珊一句不好,再让我看见任何人对珊珊不尊重,我全算在你头上!”

    任雪枫到底是一出生就含~着钻石汤匙长大的人,说起这些话来一点儿也不虚,说完之后还砸了门就出去,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钱浅浅看着那扇被砸起来的门耸了耸肩,转过身去把播音键滑到了底。

    英华高校的播音室使用的器材很高级,播音用的不是开关,而是和电台一样用的调音台。刚才一见任雪枫进来,钱浅浅站起身时顺便一滑播音键,教室里的学生们便听“嗡——”的一声噪音,接着任雪枫的声音传了出来。

    『温浅浅你能不能别再做那么恶心的事情了?!』

    『……』

    到任雪枫对钱浅浅说“就是不想让你做我的舞伴!”时,钱浅浅装作一晕,手上又是一推,直接把直播音量开到了最大。

    『就像你爸选了何阿姨一样,我也选珊珊!』

    炸雷一样的声音传遍整个学校的角落,就连校工室里正打盹儿的老大~爷都给惊醒了。

    学生们一片哗然,完全没料到这一大早的就有瓜吃,还是惊天巨瓜——何珊珊插足温浅浅和任雪枫不说,何珊珊她妈居然还和温浅浅她爸搞在了一起?!我靠这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