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晌午, 纽约大学。

    汉尼拔·莱克特阖上了手中的资料:“我想今天可以暂时到这里。”

    今天上午没有病人预约, 可不代表着莱克特医生可以闲着。霍普金斯大学客座教授绝非虚名, 从巴尔的摩来到纽约之后, 因为薇奥莉塔的事情,他已经推了不少学术邀请。

    如今女儿远在基诺沙,汉尼拔便收下了来自高等学府的邀请函, 为学生们做一次讲座。

    与此同时坐在第一排的心理学教授接下了话:“好了,还有半个小时,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就举手提问——法比安, 你来。”

    大教室后方的一名青年立刻站了起来:“莱克特医生,你在讲座开始时说心理学是研究人的学科,那对变种人也同样适用吗?特别是你的女儿也是一名变种人,你可曾将自己的心理学理论用在她身上过?”

    汉尼拔整理资料的动作蓦然一顿。

    衣冠楚楚的莱克特医生抬头望向提问的年轻人:棕发、瘦削, 身材高挑,脸上带着几分隐隐的不解和敌意。

    当然了,他针对的也不是汉尼拔本人。

    他放下了资料,站在讲台上不动声色地问道:“刚刚杜邦教授喊你法比安, 是吗。”

    法比安:“法比安·克拉尔, 莱克特医生。”

    “克拉尔先生, 我想你并不是一名变种人。”

    “我不是,”青年理所当然地说, “但我关注了你女儿的Instagram,她并没有隐瞒自己是一名变种人的事实。”

    “那么, 首先我认为,我应该代替薇奥莉塔感谢你关注了她的账户。”

    汉尼拔若无其事地开口。

    “搬来纽约之前,她还常常和我抱怨巴尔的摩的社交圈子太小,导致她在社交网络上都没几个粉丝呢。”

    莱克特医生的俏皮话换来了全场学生的哄笑,直到此时他才勾了勾嘴角,仿佛正在为自己化解了尴尬气氛而隐隐得意似的。

    “其次,”他边整理资料边说,“薇奥莉塔并不具有隐瞒身份的条件,一场爆炸案使得她在成为变种人的瞬间就暴露了身份。”

    “可惜了。”

    站在教室后方的青年耸了耸肩:“她倒是个漂亮的姑娘。”

    汉尼拔:“……非常感谢你对她的夸赞。”

    倘若薇奥莉塔·莱克特本人在场,身为议论的焦点,她一定会反应迅速地接下这般轻蔑的评判,巧妙地化解汉尼拔心底因遭到冒犯而产生的不快。

    遗憾的是她并不在。

    汉尼拔·莱克特收起了礼貌的淡淡笑容,他的眼神暗了暗,颇为不悦地抿了抿嘴唇。

    但再开口时他的声音仍然平稳且沉着,全然不为一名年轻人的挑衅所动:“变种人的出现冲击了很多学科的根基,我想心理学也不例外。但如同所有的学科一样,心理学自诞生起便不断发展着。”

    法比安:“所以你认为——”

    他的话没说完。

    所有人都看到天花板上有斑驳血迹在法比安的头顶汇集,染红了雪白的屋顶。凝结成水珠的血迹落在了法比安的身上

    下一刻,伴随着哨兵机器人的出现,整个教室陷入了尖叫和恐慌之中。

    通体漆黑的机械从墙壁渗透进来、从窗户里跳了进来,趴在半空中如同入侵尘世的修罗恶鬼,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哨兵机器人在第一时间就扑杀了距离最近的几名隐瞒了身份的变种人大学生,甚至没给他们任何反抗的机会。

    汉尼拔侧了侧头。

    下一刻,身上带着血迹,穿墙而入的哨兵机器人便落在了他的面前。

    机械踩在讲台上,它身上的血迹湿透了干净的纸质资料。汉尼拔看向机器人对着自己高高举起的利刃。

    ——汉尼拔·莱克特并不是变种人,在他的女儿炸平了曼哈顿半条街区时,莱克特医生就主动接受了基因检测,至今检测结果还挂在薇奥莉塔的Instagram上。

    哨兵机器人,连普通人都杀?

    就在机械要对着人类痛下杀手的那一刻,一道金色的传送门从大教室上方突然开启。奇异博士带着薇奥莉塔落地,黑发姑娘在看清情况时几乎是失声尖叫起来:“爸爸!!!!!”

    奇异博士迅速地拦下了要袭击学生的哨兵机器人,而薇奥莉塔则转身看向了讲台。

    她一抬手,利用隔空取物的能力锁定住站在讲台上的哨兵机器人,虚空一拽,把它拉了下来。

    它化为利刃的手臂堪堪划过汉尼拔的脸侧,接着机器人便被薇奥莉塔凭空丢出了窗子。

    她甚至不顾脚伤,推开身边狼狈逃窜的学生直奔讲台。

    “爸爸!”

    薇奥莉塔扶住了向后踉跄半步的汉尼拔。

    “爸爸,你没事吧?”

    “我没事。”

    汉尼拔稳住身形,他同样迅速地审视薇奥莉塔一番,确认突然出现的女儿毫发无伤后,目光在她的X战警制服上微妙地顿了顿,然后接着开口:“怎么回事?”

    薇奥莉塔:“特拉斯克给哨兵机器人设置了斩草除根的指令,他没杀死我,所以……”

    剩下的话不用说完,汉尼拔也明白了大概:他是被薇奥莉塔牵连进来的。

    现在上了哨兵机器人死亡名单的,可不只是她的宝贝女儿了。

    “对不起,”薇奥莉塔愧疚不已,她爸从来都是衣冠楚楚优雅镇定,哪儿碰到过如此狼狈的情况啊,“是我连累了你,爸爸。”

    “别说这种话。”

    汉尼拔摇了摇头:“你需要……”

    “莱克特!”

    奇异博士一声怒喝,使得父女二人同时回头。但很快薇奥莉塔就意识到奇异博士喊的是她,因为丢出窗外的哨兵机器人又回来了。

    薇奥莉塔毫不犹豫地站在了父亲的身前。

    她抬起手,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挡住哨兵机器人的一击——薇奥莉塔真是恨死路西法了,都说了等到解决完特拉斯克和他该死的机器人再戴回魔法禁锢也不迟啊!

    “斯特兰奇医生,”薇奥莉塔扬声喊道,“我需要帮忙!”

    “五秒!”

    五秒足以它把我和我爹捅个对穿了好不好!

    薇奥莉塔简直要疯了,这些机器人就跟疯狗一样没完没了。她立刻换了个思路,利用意念魔法锁定住了哨兵机器人的左脚,使得急速前进的机械被猛然钉在了地上,向前倒去。

    她又一抬手,隔空推了它一把。

    倒地的机械被牢牢锁定在原地,薇奥莉塔再次开口:“斯特兰奇!”

    接着一道金色的光芒从教室的另外一端飞来。

    绚烂的金色光芒实在是过于刺眼。薇奥莉塔顿时松懈了心神,下意识地捂住眼睛。如此强烈的攻击,本应该将哨兵机器人击碎成碎片的——至少在基诺沙时是这样。

    但是当薇奥莉塔放下手臂时,那名承受了全部攻击的哨兵机器人却缓缓地站了起来。

    糟糕!

    不是连魔法攻击都能让它们进化了吧!?

    就像是为了映证薇奥莉塔的想法似的,哨兵机器人猛然抬手,他的掌心重重落地。

    奇异博士的魔法攻击被一名机器人悉数奉还。

    整栋建筑都开始摇晃起来,薇奥莉塔迅速望了一眼龟裂的屋顶,二话不说就牵起了身后父亲的手:“爸爸,跟我来!”

    汉尼拔:“莉塔,小心!”

    但薇奥莉塔根本没听,因为教学楼要倾塌了。

    她毫不犹豫地拉起自己的父亲,从教学楼的窗子中跳出去。

    幸而在回到纽约之前,薇奥莉塔还是偷偷地在制服后背剪了个口子。大教室位于教学楼的五层,在落地的瞬间薇奥莉塔迅速地展开翅膀猛一振翅又迅速收回,父女二人跌落在地,但在翅膀阻止的影响下,不足以造成伤害。

    希望爸爸并没有看清吧!薇奥莉塔胡乱地想,可是她来不及继续考虑如何解释这件事了。

    两台哨兵机器人从化为废墟的教学楼里跳了出来,直直冲着薇奥莉塔袭击。

    她一个转身,还没来得及从地面上爬起,漆黑的机械已经跳到了薇奥莉塔面前。她的呼吸猛然一滞,尚且没做出反应——

    然后汉尼拔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薇奥莉塔面前,他西装背影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

    那一瞬间,薇奥莉塔几乎连心跳都要停了:“爸爸!!”

    可是预料之中的灾难并没有发生。

    一道类似于钢铁侠掌炮的能量束击飞了抵达汉尼拔面前的哨兵机器人,薇奥莉塔蓦然一惊,她转过头,战争机器带着复仇者的其他成员到了。

    “托尼在医院代我向你问好,”罗德上校落地,“薇奥莉塔。”.

    三个小时后,医院。

    汉尼拔接过了用酒精沾湿的纱布,擦干净了脸上的血迹。一场袭击之后,他只是受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擦伤,这几乎能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薇奥莉塔·莱克特的病房在哪儿?”他看向护士。

    “在三楼,”护士好像早知道他会有这么一问,“不要担心,莱克特医生,刚刚我已经替你问过了,你的女儿没什么事,她已经睡着了,最好别去打扰她。”

    然而汉尼拔依然站了起来。

    “莱克特医生,”护士有些着急,“你也需要包扎伤口!”

    “我可以自己来。”

    身形高大的男人依然踏出了诊室,他走向三楼,穿过不少同样被送来的学生家属,停在了紧闭的病房之前。

    他看了一眼挂在走廊上的电视机,上面正滚动着紧急新闻,屏幕中的画面晃动不已,可饶是如此,汉尼拔也仍然看清了那是在纽约大学,正是薇奥莉塔保护着他,与哨兵机器人对峙的场景。

    新闻题目是《哨兵机器人失控攻击人类》。

    汉尼拔为此思忖片刻:这一幕将会以很快的速度在网络上传播开来,当人类发现比起变种人来说,哨兵机器人更具有威胁时,特拉斯克的计划自然会遭到舆论的反对。

    这是否也在薇奥莉塔的计划之中?

    他收回目光,推开了病房的门。

    薇奥莉塔并没有睡觉。

    他的女儿,他的骨血,年轻又无辜的薇奥莉塔,跪坐在床上。听到房门打开时发出小小的一声惊呼,然后惊恐地抬起头来。

    身材娇小的女孩往后退了退,她扎着的长发散落在肩头,配上茫然的神情显得苍白又畏惧,她颤声开口:“爸……爸爸?”

    四目相对,在看清薇奥莉塔剔透的蓝眼时,汉尼拔·莱克特同样看到了女儿背后展开的那双通体乌黑、沾着斑驳血迹的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