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有比你好心帮朋友处理衣物问题结果遭到误会更丢人的事情吗?

    那就是误会的人, 是和你关系不太好的亲生父亲。

    幸而基诺沙的首领不是一个人来的, 站在机舱外的万磁王身边还跟着金刚狼。叼着雪茄的罗根莫名地看了一眼神色窘迫的皮特罗, 挑了挑眉:“怎么?”

    皮特罗:“没、没事!”

    这幅神情可不叫没事, 罗根上上下下把两位年轻人打量了一番,发现谁都没有开口的意图,便转而看向薇奥莉塔:“丫头, 你跟我过来一趟,教授有事。”

    皮特罗:别啊!

    他那叫一个绝望,皮特罗不得不目送薇奥莉塔跟着金刚狼离开。

    恨不得全X战警都知道快银和万磁王父子二人关系糟糕,更遑论刚才亲爹还撞见……

    停机坪外只剩下他们两个, 看见万磁王面无表情的脸,皮特罗真的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气氛真的是尴尬到极点。

    他抓了抓头发,又清了清嗓子,磕磕巴巴地开口:“呃, 那个其实,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万磁王这才低头。

    不苟言笑时的埃里克·兰谢尔极具威慑力,特别是他比自己的儿子高出不少,一道眼光扫射过来, 让皮特罗觉得父亲是在看什么垃圾。

    好在当他的目光触及到皮特罗本人时不着痕迹的放缓了。

    “你毋须和我解释, ”万磁王貌似冷淡地说, “我不会干预你的私人生活。”

    “……当然。”

    皮特罗忍不住自嘲道。岂止是私人生活,父亲根本没有干涉过他们姐弟二人的任何生活。

    他的一句话换来了万磁王片刻的沉默。顷刻之间父子谁也没有说话, 诡异的气氛蔓延开来,直到皮特罗叹了口气:“需要我做什么?”

    万磁王:“跑一趟前线。”

    就知道是这样。

    如果不是利用他的能力, 万磁王是不会找自己的。皮特罗冷着脸接过了万磁王封锁在信封里的情报:“还有么?”

    “你可以走了。”

    “好。”

    他把信封放进口袋里,刚刚转身,然而就在皮特罗迈开步子之前,万磁王突然在他的背后开口:“到了前线,自己小心。”

    “…………”

    皮特罗的身形蓦然一顿。

    父亲在关心他,他没听错吧?皮特罗茫然地停下步伐,再次转过头去。

    四目相对,万磁王挪开了目光。

    皮特罗立刻想起了前阵子父亲抵达纽约时,薇奥莉塔利用能力所做的一切。

    或许就是薇奥莉塔动用能力让,万磁王说出了心底对皮特罗的关怀。使得向来觉得快银没什么出息的万磁王,难得说出了叮嘱的话。

    他的心情顿时变得极其复杂。

    其实皮特罗不需要他叮嘱,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是他和姐姐相依为命,没有父亲不也过的很好吗。有时候皮特罗觉得,他能和万磁王维持着表面和平,已经算自己乐观开朗不记仇了。

    可是当这个对他们姐弟二人不管不顾的父亲,用装作不在乎的语气道出叮嘱,皮特罗还是免不了心底一酸。

    银发少年阖了阖眼睛。

    “薇奥莉塔和我没什么,”他轻声开口,“我只是帮她整理制服。”

    万磁王流露出几分讶异的神色。

    大概是完全没想到他还能听到皮特罗谈及自己的事情,基诺沙的首领停顿许久,然后意外地放缓了语气。

    “莱克特是个不错的姑娘,”他说,“聪明且优秀,她值得交往。”

    皮特罗万万没想到父亲会这么说。

    长这么大,他还没和万磁王有过这类交流呢。银发少年无措地抬手蹭了蹭鼻尖:“呃,谢谢你的认同。”

    万磁王沉吟片刻,极其认真地说道:“但我觉得你追不到她。”

    皮特罗:“……”

    他真是太高看自己这位亲爹了,多温情一会儿会死吗!.

    另外一头。

    这是薇奥莉塔转生为人类后第一次踏入战场前线。

    整整十七年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生活,导致薇奥莉塔几乎都忘记了真正的战场什么样。她跟随着金刚狼踏过传送么,深深地吸了口气。

    硝烟、焦土,以及无数哀嚎的灵魂和散落在空气与大地之中的恶意和负面情绪。任何恶魔都会爱死这种场景的,要搁几百年前,薇奥莉塔一定会想方设法再把乱子闹得更大一点。

    但现在不行,地狱改制之后,她的工作可不是制造死亡了。

    “需要我做什么?”

    薇奥莉塔目睹着金刚狼亮出爪子,拦下哨兵机器人的攻击,救下了一名险些丧命的变种人。

    罗根把那名变种人捞起来,头也不回:“救伤员。”

    看来X教授不止是发现了她有翅膀。

    薇奥莉塔的治疗魔法一团糟糕,但路西法保留了她隔空取物的能力,在战场上也算是很有用的技能了。她闻言点头:“我会尽力。”

    说着薇奥莉塔转头,下意识地寻找路西法。

    就算变种人的能力各式各样,再加上哨兵机器人和瓦坎达的科技大军,整个基诺沙的战场十分混乱,薇奥莉塔仍然迅速地找到了路西法。

    原因无他,全天底下也只有地狱之王本人,身处战场之中还吊儿郎当,悠闲地像是在后花园散步一样了。

    “路西法!”

    她迅速跑了过去。

    地狱之王闻言很是惊讶:“小莉塔?你来干什么,你可是会死的。”

    他说的死,指的自然是薇奥莉塔现在的血肉之躯。但这可吓不到她,薇奥莉塔抬手,利用恶魔的能力隔空挡住了哨兵机器人的攻击,然后把砸在另外一台机器下面的伤患拖了出来。

    “查尔斯教授派我来抢救伤员。”

    薇奥莉塔一边解释,一边把受伤的变种人拖到了较为安全的地方,还不忘记顺手收走他身上的痛苦和恐惧,偷偷地塞进口袋里。

    她的小动作自然没逃过路西法的眼睛,他当即笑出声:“救伤员,我看你是来赚外快的。”

    薇奥莉塔:“那又怎么啦!”

    救伤员和赚外快完全不矛盾好不好。一来战场上太多负面情绪了,扩散开来对谁都没好处,;二来挑起这么一场战争,完全是为了弥补曼哈顿半条街区的人命,不会算在薇奥莉塔的业绩之内。

    处心积虑干了一票大的,一点好处也捞不到有点不合适吧?顺路拿点恶意和负面情绪,年终评选的时候,她多少还能换一些奖金。

    有了这个动机,薇奥莉塔抢救伤员的时候就更勤快了。不一会儿就救下了三名伤员,并且收走了他们身上的恶念。

    路西法饶有兴趣地跟在薇奥莉塔身后:“你知道特拉斯克还把一部分哨兵派到了纽约。”

    薇奥莉塔头也不抬:“怎么了?”

    她当然知道,就算几位大人物讨论战况时特地支开了薇奥莉塔和其他年轻人,她也从社交网络以及新闻报道上看到了情况。

    特拉斯克说针对变种人,可不仅仅是基诺沙。派出去追杀薇奥莉塔只是第一步,后续放出去的哨兵机器人,目标锁定了全纽约的变种人。

    薇奥莉塔并不担心纽约的战况,那可是个超级英雄和义警遍地走的城市:“斯塔克先生在纽约呢,何况他已经分析出了哨兵机器人的弱点和设计原理。”

    路西法:“看来你还是有好好听他们开会——小心!”

    地狱之王一抬手,跳到薇奥莉塔面前试图攻击她的哨兵机器人,在顷刻间化为了碎片。这把薇奥莉塔吓了一跳,她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看来我仍然在特拉斯克的谋杀名单……啊,那边好大一团仇恨!”

    正在抢救伤员的薇奥莉塔顿时双眼一亮,不顾危险,顶着战火啪嗒啪嗒跑到了前方。

    路西法:“……”

    太没出息了啊!

    看她捧着一大团仇恨心满意足的神情,路西法免不了联想到了发现树果的小松鼠,那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薇奥莉塔把仇恨也塞进口袋里,又乐颠颠地跑了回来,越过路西法的肩膀东张西望:“那边还有好多伤员呀,要去看看吗?”

    路西法:“你把我当打手了是吧,小莉塔。”

    小心思被戳破,薇奥莉塔也不气馁,她反而扬起了笑容。

    如果是平时,她这幅纯真又干净的笑脸,可能会使得虔诚的神父感叹一句宛如天使。但在战场上就不一样了。

    于焦土和混乱中的灿烂笑容,终于使得薇奥莉塔真正地暴露了恶魔的本性。

    “反正你也不会受伤,”她笑吟吟说,“顺手帮忙而已嘛。”

    真拿她没辙,路西法叹了口气:“带路。”

    薇奥莉塔:“我替基诺沙的人民感谢你。”

    路西法抽了抽嘴角:“你把兜里的恶意收好再说这话也不迟。”

    他看着薇奥莉塔救下来一个又一个伤员,顿时觉得在地狱的学校读书时,薇奥莉塔成绩一路优秀不是没有理由的。

    送这么多性命上了天堂,换做其他恶魔,第一反应肯定是重新拾起几百年前的行当——诱惑圣者、勾引神父,拉更多的性命下地狱来弥补过错。

    但薇奥莉塔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就像是现在,她是发自真心地做救死扶伤的事情,拦下哨兵机器人的攻击,保护失去战斗力的变种人,女孩雪白的皮肤和乌黑的头发在战场上火焰与尸体的映衬下,仿佛是一名真正的天使。

    如果她不趁机扯下伤患身上的恶念,那就更像了。

    明明是她刻意挑起战争,却要说是为了“解决矛盾”;明明是为了从战场上贪小便宜赚外快,但也拯救了伤员。

    就算是加百列都无法对她的行为加以指责。薇奥莉塔·莱克特就是有能耐把坏事做的光明正大,站在道义的一方,让人神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要是恶魔都像她一样机灵就好了,路西法绝对不会无聊到从地狱跑路。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小莉塔?”路西法问。

    “什么怎么办?”

    “怎么收场,”他摊手,“要是变种人死光了可达不到你的目的。”

    薇奥莉塔帮昏迷不醒的变种人包扎好伤口,把他带到了安全地带后,才不急不缓地说道:“不是都说了嘛,斯塔克先生已经发现了哨兵机器人的设计原理。”

    路西法:“所以?”

    黑发姑娘从地面上站起来,她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

    “斯塔克先生说哨兵机器人追杀我,是因为它们的数据库中记录了我的基因,”她慢吞吞回答,“一次失败后,它们就会完善和扩大自身的追踪条件,从而彻底消灭威胁。你觉得从我的基因扩大范围,它们会去追杀谁?”

    “你的意思是……”

    “没错。”

    薇奥莉塔抬起眼,宝石般的蓝眼睛迎上路西法的目光。

    “不介意的话,咱们得抽空回趟纽约,”她说,“恐怕哨兵机器人的下一个目标是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