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戴、戴回去?”

    薇奥莉塔磕磕巴巴地重复道。

    戴回魔法禁锢?她才不要呢!早就知道路西法不会这么便宜自己, 要是能随便解开的话, 那十七年前, 她根本就不用带着禁锢转生。

    然而重新获得力量, 还没过二十四小时就要被收回,谁会甘心啊。

    于是薇奥莉塔拖着受伤的脚跟在路西法身后,可怜极了:“能不能延缓几天?”

    路西法挑眉:“装可怜对我没用, 小莉塔。”

    薇奥莉塔:“但是……”

    她抓紧衣角。因为要去基诺沙,而现在变种人的非洲小国正处在战争中,薇奥莉塔特地换上了一身方便运动的T恤和短裤。女孩把瀑布般的黑发扎了起来,因而当她明亮的眼眸里浮现出担忧时, 比往日更为明显。

    “但是,”她怯生生地说,“特拉斯克还在为非作歹,就不能等事情过去之后再说吗?”

    这要换别人, 谁见到薇奥莉塔小心翼翼地模样也免不了心软几分。

    但路西法可不会,他可是群魔之首,和恶魔打了这么多交道,还被薇奥莉塔亲自坑过, 地狱之王完全不为所动, 他只是叹息一声, 揽过了薇奥莉塔的肩膀:“拖延更没用,小莉塔。”

    他身边的地狱行刑官梅兹附和道:“人类的躯体无法承受恶魔全部的能力, 莉塔,你的身体会因为魔法而崩溃的。”

    薇奥莉塔:“我不会滥用魔法的!”

    路西法:“那也不行, 你知道我这是为你好。”

    薇奥莉塔咬紧嘴唇。

    她知道路西法说的有理,但薇奥莉塔实在是不喜欢处处受人制约的感觉。搬来纽约之前还好,巴尔的摩可没有这么多超级英雄,戴着魔法禁锢,她那点小伎俩也够用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今天是特拉斯克和哨兵机器人,谁知道明天又会是什么。纽约的正邪平衡随时随地会被打破,薇奥莉塔心虚的很。

    “那,那……”她犹犹豫豫地让步道,“只封印一部分,给我多留点自卫的余地,行不行?”

    路西法早看透了薇奥莉塔装可怜的招式,他闻言只是一哂:“少来。”

    然而梅兹却有不同的意见。

    黑美人思索片刻,一撩头发:“也不是不行,路西法,别忘了一开始薇奥莉塔是怎么闯祸的。”

    是因为有低阶天使袭击她,严格来说这还是路西法的责任呢。

    想想也是,尽管路西法对此毫不愧疚,可他不工作是一回事,竞争公司袭击自家小姑娘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好吧,”路西法考虑了一下,可不能让薇奥莉塔被天使欺负,“可以留下你一部分能力,小莉塔,恶魔的力量对你的肉啊体是有伤害的。”

    她又不傻!

    薇奥莉塔拼命点头,然后接着开口:“那留下我的魅惑魔法。”

    路西法:“……你留魅惑魔法做什么。”

    薇奥莉塔:“当然是方便诱惑别人呀!”

    梅兹颇为宽慰地笑了起来。她一巴掌拍开路西法搭在薇奥莉塔身上的手。性感高挑的大姐姐一把抱住娇小的姑娘:“还是觉得吊死在美国队长这一棵树上亏本吧,我告诉你,来人间一趟不容易,不好好享乐岂不是愧对你恶魔的身份?”

    路西法:“…………”

    这都什么跟什么!

    就算地狱之王再不着调也看不下去了,他一抬手,拦住了来了兴致想和薇奥莉塔分享“怎么做恶魔才够快乐”的梅兹:“你等会,她才十七岁,要什么魅惑能力?!”

    梅兹扬眉:“你不还到处吹嘘小莉塔年纪轻轻就勾引到了美国队长吗。”

    路西法理露出得意之色:“那当然,这可是我教出来的小莉塔——不对。”

    话说一半他自己反应了过来,险些被梅兹套路了进去。

    美国队长喜欢小莉塔,那是因为小莉塔本来就可爱,和恶魔的能力没有任何关系。路西法到处炫耀,是因为他本人的能力都动摇不了那位道德楷模,可是美国队长却把小莉塔当宝贝好吧!

    而且他家恶魔必须人见人爱,这也不意味着小莉塔就要和梅兹一样到处风流。

    路西法难得收敛了表情,一本正经地开口:“这个不行,倘若你转生到什么小偷或者流氓家里,我不会管你,但既然你父亲要把你培养成一位淑女,那就太不合适了,莉塔。”

    既然如此,那就是真的不行了。

    薇奥莉塔向来懂得察言观色,她只得不甘心地嘀咕道:“那,那好吧。”

    路西法见她委屈,又忍不住放缓了语气:“好了,你已经很可爱了,根本用不着魔法。”

    这话薇奥莉塔爱听。

    她立刻多云转晴,薇奥莉塔继续开口:“那操纵火焰的魔法?”

    路西法:“不行,其他元素魔法也不行,小莉塔,这太显眼了。”

    也是。

    所有人都以为薇奥莉塔是个拥有心灵异能的变种人,要是突然操纵水火,感觉是怪怪的。

    于是她想了想:“那隔空取物呢?像琴那样。”

    凤凰女琴·格雷也能够心理感应,但她的力量更要复杂。因而路西法总算是松了口:“这个可以。”

    薇奥莉塔:“意念操纵别人呢?”

    “你还想当X教授不成,不行。”

    “清除记忆?”

    容易造成乱子,换一个。”

    “治愈魔法?”

    “小莉塔,你当年治愈魔法的成绩差到险些不能毕业。”

    薇奥莉塔接连说了好几个她觉得在人间特别有用的魔法,然而全部都被路西法否定了。

    说来说去,就留了一个隔空取物,那又有什么用呀!

    她期待的眼睛蓦然黯淡下去,原本灵动可人的小姑娘,立刻有如失去水分的花朵,无精打采地开口:“那,那那翅膀呢?这总不会造成乱子了吧?”

    路西法:“被别人看见,你想隐瞒身份的计划可就全泡汤了。”

    薇奥莉塔:“呜。”

    她呜咽出声,泪水立刻涌上眼眶。

    路西法:“……”

    地狱之王特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哭也没用,上次就说过我不会上当了。”

    回应他的是薇奥莉塔的一声抽噎。

    晶莹的泪水啪嗒啪嗒从女孩精致的面庞滑落下来,她也不吭声,只是默默地擦去眼泪。然而泪珠是擦不完的,抹去现在的,崭新的泪水马上涌了出来。

    “连翅膀,翅膀都不行?”

    薇奥莉塔抽抽搭搭地说。

    “我不会乱用的,而且翅膀又,又不是魔法。”

    她越说越委屈,本来薇奥莉塔天生就有翅膀,又不是用魔法幻化出来的,没想到转生为人类连翅膀都不让展开了。

    之前在复仇者基地,看着幻视飘来飘去,薇奥莉塔要多嫉妒就有多嫉妒。

    “我就想要回,要回我的翅……”薇奥莉塔哽咽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梅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要知道恶魔生性就讨厌束缚,看到薇奥莉塔这可怜兮兮地哀求路西法,行刑官忍不住瞪了地狱之王一眼,然后帮薇奥莉塔擦去泪水:“好了好了,翅膀给你留下来。”

    路西法顿时气结:“她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梅兹:“那又如何?”

    ……简直没法沟通。

    路西法特别心累——他消极怠工不想干活,从天使到恶魔都说不务正业;现在他选择坚持底线,小莉塔哭哭啼啼、梅兹还嫌弃他不近人情。

    看吧,这就为什么地狱之王决定罢工不干,跑到人间开酒吧。

    “翅膀留下来,”他只得让步,“但到此为止,小莉塔,不许再讨价还价了。”

    说着路西法放缓了神色,英俊的地狱之王走向前,无视了想要护住薇奥莉塔的梅兹。他拍了拍女孩的后颈:“如果可以,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借给你,但那样的后果只能是你现在的身体分崩离析,你愿意吗?”

    “不、不愿意。”

    然而薇奥莉塔的眼泪还是没停下来。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我我……”

    “…………”

    天父在上,幸亏头顶的大老板没想到这个主意,否则路西法觉得再来三个薇奥莉塔在自己面前哭上七天七夜,他肯定关掉酒吧回去工作。

    “好了。”

    地狱之王决定认输,这小鬼哭的他脑门疼。

    “你收收眼泪,”他最终让步,“我把操纵光芒的魔法留给你,至少让你能在面对敌人时自保。但不能乱用,知道吗?下次可不止是浑身酸痛那么简单了。”

    操纵光芒的魔法,听起来特别厉害,但薇奥莉塔知道路西法具体指的是什么——就是她在复仇者大厦,把其中一台哨兵机器人钉在原地的那招。

    最基础的魔法招式了,但聊胜于无吧。

    知道这已经是路西法的底线了,薇奥莉塔在心底撇了撇嘴,见好就收地停下了泪水。

    “这就,这就很好了,”她揉了揉红红的眼睛,低着头说,“谢谢你。”

    路西法叹了口气。

    今天就不该带梅兹来,不然薇奥莉塔绝对不会如此得逞的。

    但事已至此,路西法说出的话从不收回。因而他只是拉近了同女孩的距离,停留在她后颈的手掌转到薇奥莉塔的脸侧:“我再强调一遍。”

    薇奥莉塔点头:“我不会乱用魔法。”

    路西法这才满意:“希望你能做到。”

    然后地狱之王弯下腰。

    他捏起薇奥莉塔的下巴,后者小心翼翼地阖上眼睛。这使得准备亲吻女孩额头的路西法微妙地顿了顿。

    这一顿不要紧,他隐约察觉到空气中有淡淡的魔法波动传来。

    身处基诺沙的人到了。

    路西法勾起嘴角。

    他突然一低头,地狱之王的吻并没有落在薇奥莉塔的额头上。

    路西法的嘴唇落在薇奥莉塔的嘴角处,距离亲吻只有一步之遥。这样的吻,其中意义可不止是祝福。

    柔软的触感让薇奥莉塔有些惊讶,她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女孩的身后就开启了一道传送门。

    几道视线从背后射来,路西法这才慢悠悠地起身,甚至心满意足地抹了一把嘴角,揽着薇奥莉塔转过身:“比预定时间晚了一点,罗杰斯队长。”

    她跟着抬头,果然在传送门的另外一头看到了神情复杂的史蒂夫·罗杰斯。

    薇奥莉塔:“……”

    路西法到底什么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