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实证明, 每个转生的恶魔都要被设置魔法禁锢, 不是毫无缘由的。

    人类的肉体凡躯, 根本无法承受恶魔的力量, 薇奥莉塔一觉睡到天亮,清醒过来的时候不仅没感觉放松,甚至比回来前更为疲累。她浑身上下都酸痛不已, 那滋味,就像是跑了十公里后当天又高烧不断一样难受。

    她很不想清醒过来,可是痛楚已经把薇奥莉塔的神智拉回了现实。

    加百列要她寻找两名天使。

    薇奥莉塔不太明白,天使失踪, 这明明是天堂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她一个恶魔来追查?加百列并没有回答,但薇奥莉塔觉得其中一定有隐情。

    特别是,她知道其中一名天使就是自己居住在皇后区的好姐妹。

    眼下薇奥莉塔身处风口浪尖, 她已经许久没和天使姐妹联系了。恶魔也是有底线的,薇奥莉塔可不会把朋友出卖给加百列,那么她只能去大海捞针寻找另外一名,早在差不多四十年前就失踪的天使了。

    真是麻烦呀。薇奥莉塔艰难地翻了个身, 她的骨头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痛得薇奥莉塔呜咽出声。

    就在此时, 一只温暖且宽大的手掌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薇奥莉塔一怔,但当干燥的皮肤与她的肌肤接触时, 她就放松了下来:是爸爸。

    “爸爸?”薇奥莉塔揉了揉眼睛,抬起了头。

    汉尼拔·莱克特高大的影子落入眼帘。

    天已大亮, 和煦的日光穿透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房间,照射在爸爸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斑驳光芒。他在这光斑之下有如雕塑般漠然庄严,但薇奥莉塔仍然从爸爸的眼底寻觅到了几分关切的痕迹。

    “感觉如何?”他问。

    “嗯……”

    薇奥莉塔尝试着撑起身体,稍一用力就娇气地叫出声:“好痛啊!”

    汉尼拔:“乖乖躺好。”

    不用爸爸说,薇奥莉塔也不会继续努力的。她立刻栽进柔软的枕头里,趴在被单中看向他。薇奥莉塔的蓝眼睛转了一圈,立刻敏锐的发现爸爸依然穿着藏蓝色的睡衣,他浅色的头发也散落着,完全不是工作时的状态。

    “爸爸没有病人预约吗,”薇奥莉塔好奇地问道,“今天是工作日呀。”

    “我推掉了预约,”汉尼拔回答,“前一夜我的女儿险些丧命,临近午夜才被美国队长送了回来,出了这么大事,我不认为自己还能够专心工作。”

    “……”

    爸爸生气了。

    即便说出这番话的汉尼拔·莱克特语气平和,神情沉着,声线和往日一样不含特殊的情绪。但薇奥莉塔可是汉尼拔的亲生骨肉,不用爸爸过多表现,仅仅是他稍一低头,避开薇奥莉塔的目光,她就明白了一切。

    于是薇奥莉塔小心翼翼地伸手,拽住了汉尼拔的睡衣衣角,放缓声线:“我也,我也不是故意的呀,爸爸!”

    汉尼拔:“你太不知分寸了,薇奥莉塔,昨天的事情让我很怀疑自己是否没教好你。”

    是真的生气了!

    长这么大,爸爸喊她“薇奥莉塔”的时候屈指可数。称呼的改变比什么都能让薇奥莉塔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挣扎着爬起来,拽着汉尼拔的衣角小声嘀咕:“明明,明明是爸爸说,说的呀!让我在英雄的面前遭遇袭击,我做的很好,不是吗?”

    说这话的薇奥莉塔眨巴眨巴眼睛,表情委屈的不得了。

    然而汉尼拔无动于衷:“但我没让你真的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薇奥莉塔,利用自身当饵不是问题,可倘若你不能确保自身安全,那同砧板上的鱼肉又有什么区别?”

    薇奥莉塔:“但是……”

    汉尼拔:“如果你出了意外,可曾想过我该怎么办?”

    薇奥莉塔:“呜。”

    尽管薇奥莉塔知道自己不会出事,可她不得不承认,爸爸说的句句在理——从一开始挑衅集啊会人群开始,薇奥莉塔确实没考虑过爸爸的感受。查尔斯教授已经说过她一次了,这一次薇奥莉塔又犯下同样的错误。

    也不怪爸爸会生气。

    薇奥莉塔立刻怂了,她向后缩了缩,满脸的委屈和愧疚,又在汉尼拔严厉的指责下被训得不敢开口。

    见薇奥莉塔神情变化,汉尼拔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他当然明白薇奥莉塔这是意识到错误的表现,但汉尼拔·莱克特相当了解她的女儿。十七岁的薇奥莉塔长相精致、生性聪敏,可以说是

    AD4

    双商都高的好姑娘了。她极其擅长利用一切办法讨别人欢心,但本质上薇奥莉塔还是为了方便自己行事才这么做。

    现在认错,不代表她下次不会重蹈覆辙。

    还是被保护的太好了。汉尼拔心想,无法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或许应该着手让薇奥莉塔学习,哪怕是仅仅了解到捕猎是需要技巧的也好。

    “爸爸……”

    薇奥莉塔可不知道汉尼拔心中作想。她见爸爸拧起眉心,便强忍着浑身的疼痛磨磨蹭蹭地挪到汉尼拔身边,依偎在父亲宽阔的脊背上,探出头来:“爸爸没休息好吗?”

    汉尼拔瞥了她一眼:“你一天未归,还受了伤,我如何休息?”

    薇奥莉塔:“对不起嘛,以后绝对不再犯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着女孩伸出手。

    柔软的指肚落在汉尼拔的额角,薇奥莉塔轻轻帮父亲按摩额头,再开口时语气里还是带上了撒娇意味:“其实,其实我还是,还是有分寸的!两台哨兵机器人呢,可是我也只是扭伤了脚呀。”

    汉尼拔也不着急,懵懂天真的幼兽本就需要时日来慢慢成长。

    因而他不再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主动让步:“至少你的确达成了目的。”

    让超级英雄彻底相信她是个为他们着想的人。不管托尼·斯塔克如何作想,但薇奥莉塔相信,那夜美国队长的一番话,是完全发自真心。

    “有所收获,”她一边替父亲揉着太阳穴,一边开口,“好些了吗,爸爸?”

    “你乖乖待在家里,我会好的更快。”

    那就是还头疼了,薇奥莉塔也不着急,反而笑嘻嘻地揽过父亲的肩膀:“小时候头疼脑热,爸爸亲一亲就好了,那我也来亲一亲!”

    汉尼拔到底是没绷住肃穆的神情。

    谁能抵挡自家女儿如此撒娇呢?明知道她是在刻意卖萌讨好自己,可汉尼拔还是勾起嘴角。父亲一把按住了薇奥莉塔:“胡闹,你都多大了,莉塔,还像个傻姑娘一样。”

    看,现在她从“薇奥莉塔”变成“莉塔”了。

    薇奥莉塔长舒口气,连浑身酸痛都不能阻止她作妖了。女孩枕在父亲的肩头,语气像音符般跳跃起来:“反正我在爸爸心中永远是傻姑娘嘛!”

    汉尼拔:“还是个执拗的傻姑娘。”

    薇奥莉塔:“……”

    她爸就是她爸,永远都知道薇奥莉塔打的是什么算盘。

    然而被点破心思,薇奥莉塔也不着急,她反而收起了玩闹的神情:“我不能半途而废,爸爸,我得去一趟基诺沙。”

    虽说她不过去,拿到哨兵机器人核心的斯塔克先生也会分析出机器的弱点。有复仇者帮助,基诺沙的变种人能够撑过去的。

    但有战争的地方,就会有无数亡魂,以及散落在土地之上的恶念和仇恨。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战斗结束后,基诺沙满地都是业绩啊!

    薇奥莉塔想的特别美:她知道加百列和路西法肯定会去,也不指望着能立什么大功,就跟在两位老板身后捡捡漏,能在年终时多交几份业绩就好啦。

    为此,她还特地把话说得那么富丽堂皇,连汉尼拔都找不出阻止的理由来。

    因而父亲沉默片刻,还是叹了口气:“我知道,莉塔,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我必须寻找一位信得过的人保护你。”

    薇奥莉塔没把这话放在心上,能保护她的人,无非就是复仇者或者X战警嘛。女孩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都听爸爸的。”

    然而她没想到,第二天按响莱克特宅邸门铃的,不是复仇者成员,也不是薇奥莉塔学校里的X战警。

    她打开门,路西法·晨星,以及地狱的行刑官梅兹,一左一右站在门廊上。地狱之王一手撑在门边,迎上薇奥莉塔的目光时,露出一个潇洒的笑容。

    “我就知道会出事,”他说,“手撕哨兵机器人的感觉如何?十几年没动用能力了吧,小莉塔。”

    薇奥莉塔:“……”

    行吧,好歹是老板,该奉承时就是要奉承的。薇奥莉塔立刻扬起灿烂的笑脸,无比真诚地说道:“严格来说,是你救了我一命,路西法。”

    这话对路西法来说非常受用,他得意洋洋地点了点头,然后对薇奥莉塔勾了勾手指:“过来,小莉塔,得把魔法禁锢给你戴回去。”

    薇奥莉塔:“…………”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放开能力爽了一把,结果你告诉我是一次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