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薇奥莉塔的翅膀回来了。

    她张开乌黑的翅膀, 衣裙背后的布料撕扯开来, 巨大的羽翼在空中抖了抖, 同色的长发因风扬起。

    薇奥莉塔挺直脊背, 她长舒口气。能力回归的感觉真好,只觉得连感官比往日灵敏了许多。

    而在此时,被能量波震开的哨兵机器人再次跳到了薇奥莉塔面前。

    她并没有起身躲避。

    蓝色的眼眸微微合拢, 薇奥莉塔能清晰感觉到之前爆发时迸射开的魔法元素,正在她的周围跃动着。漂浮在空气中的元素在她的意念操作下迅速凝结成型,薇奥莉塔动了动手指,元素化为一道道光芒, 直直迎上了再次举起利刃的哨兵机器人。

    无数璀璨光芒穿透了它的身躯,魔法直接将哨兵钉在原地。

    直到此时,薇奥莉塔才站了起来。

    另外一台哨兵机器人还在远处正在分析——然而她的能力不属于变种人,更不来自基因, 针对变种人的哨兵机器人还没分析出任何方案,薇奥莉塔已然借住翅膀的动力,跳到了它的面前。

    “希望你是联网的,”她冷冷地说, “好让特拉斯克看见这一切。”

    少女清脆的声线, 伴随着剧烈的爆炸一同落地。

    硝烟过后, 巨大的机械以扭曲的姿态被死死按进水泥地里。

    薇奥莉塔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哨兵机器人,然后她硬生生地将机器的核心从胸口中拽了出来。

    失去了处理器的机械立刻停止了运转, 薇奥莉塔把巴掌大的核心塞进口袋里,然后二话不说, 冲到了废墟之下。

    就算是恢复了能力,薇奥莉塔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盔甲失灵的托尼·斯塔克从废墟之中拖了出来。她伸出左手,指尖按在他的面甲上。恶魔的力量自带破坏属性,不用薇奥莉塔用心转化,单纯的魔力就已经腐蚀掉了金属。

    “斯塔克先生?!”

    薇奥莉塔轻轻地拍了拍托尼·斯塔克的脸颊。

    “先生,”她扬起声音,“你还好吧?”

    “……不好。”

    托尼睁开了眼,他的呼吸紊乱,眼神也逐渐涣散,但男人的目光仍然第一眼落在了薇奥莉塔乌鸦般漆黑的翅膀上。

    他艰难地笑出声:“折在这儿算我倒霉。”

    这副情况足以说明托尼·斯塔克伤势很重,薇奥莉塔低头看向哨兵机器人穿透的盔甲位置:“别胡说!”

    说完她用同样的方式腐蚀掉钢铁侠腹部的盔甲,大片血迹落入眼帘。身为恶魔,薇奥莉塔见过太多比这更为狰狞可怖的伤口,但这不代表钢铁侠承受的是无足轻重的小伤。

    “可能有点疼。”

    薇奥莉塔放缓了语气。

    “你忍着点。”

    “还能比——我靠!!”

    薇奥莉塔的掌心燃起蓝色的焰火,灼热的火焰按在托尼的皮肤上,他险些背过气去。薇奥莉塔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把织物送到男人口中以防他咬到舌头。

    “马上就好,”她开口,“已经止住血了!”

    待到伤口被火焰撩至彻底止血后,她才松了口气,拿走了手帕。

    这么一刺激,托尼涣散的意识反而清醒了几分。但这不代表着他就脱离了危险,薇奥莉塔利用魔法如法炮制,把托尼·斯塔克从盔甲中剥了出来。

    “保持清醒,先生。”薇奥莉塔扶着托尼的上身,让他勉强靠在自己的腿上。

    而托尼的双眼一直紧紧锁定着薇奥莉塔的翅膀。

    跪坐在废墟中的少女,黑发垂肩,肤色雪白,清澈的蓝眼睛一如往昔。薇奥莉塔还是那个薇奥莉塔,就算精致的脸上沾染着灰尘与血迹,也无辜得像是一名于战乱之中向上帝祈祷的虔诚天使。

    唯独不一样的是那双乌黑的翅膀。

    黑羽翼在她的后背微微并拢,时不时抖一抖,不知道是薇奥莉塔故意的,还仅仅是无意识动作。

    托尼静静地看着她的黑色翅膀:“是我快不行了导致眼花,还是你的翅膀脏了,‘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

    然而薇奥莉塔没功夫解释翅膀的问题,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托尼的灵魂即将脱离身体了。

    薇奥莉塔一下子慌乱起来,半靠在她怀里的托尼自然也感觉到了。他试图撑起身体:“怎么?”

    “你别动!!”

    黑发姑娘被他惊得花容失色,手忙脚乱地把托尼连人带灵魂按回原地:“别动,什么事都没有!”

    然而她的反应可不叫什么事都没有。

    托尼一哂:“没想到我竟然会为了一个小丫头搭进命去。”

    薇奥莉塔:“不会的!”

    “是吗,那你慌什么?”

    “这个时候就不要和我斗嘴了!”

    薇奥莉塔又急又气,她伸出了双手。

    柔软的指尖落在了托尼的脸颊两侧,这次没有盔甲,没有魔法,她与他之间没有任何阻拦。薇奥莉塔的皮肤覆盖在托尼的脸侧,温暖的触感与属于少女的甜美气息几乎是同时席卷男人的感官。

    他愕然抬眼,刚好触及到薇奥莉塔的蓝眼睛。

    宝石般的眼眸里带着盈盈泪水,她捧着他的脸颊,无比认真地开口:“你还有很长很长的寿命,斯塔克先生,不会死在这里的。”

    ——泪水。

    向来喜欢和他斗嘴的“天使小姐”竟然这么关心他啊。

    全天底下有无数人恳求着托尼·斯塔克去做什么,以及不去做什么。但这还是头一回有位这么漂亮的年轻姑娘,捧着他的脸求他不要死。

    托尼很想笑出声,但是该死,伤口痛到他几乎失去了呼吸能力。

    他看向她含泪的眼睛,其中蕴藏的哀痛和心疼直击托尼心头。尽管心绪不宁,可托尼还是嗤笑一声:“我以为你会很想我死呢,带我上天堂不好吗,还是说其实按照你的‘天使标准’,我会被判入地狱?”

    薇奥莉塔阖了阖眼睛。

    “不会的,你放心。”

    再睁眼时,薇奥莉塔擦去了眼角的湿润,一字一顿地说:“托尼·斯塔克的灵魂澄澈且伟大,几十年后你寿终正寝,会有无数天使在天堂迎接你。”

    托尼:“天堂究竟是什么样的?”

    薇奥莉塔:“灵魂安详,生活平静,就像是田园牧歌一样。”

    托尼扯了扯嘴角:“这么无聊吗,算了,我还是多活几年,争取做几桩坏事死后下地狱吧。”

    薇奥莉塔:“…………”

    要不是他现在真的性命堪忧,薇奥莉塔大概会被这标准的斯塔克式答案逗到笑出声。

    见薇奥莉塔神情缓和,托尼颇为得意地枕回女孩的大腿上:“小丫头,你其实不是天使吧?”

    薇奥莉塔:“你觉得呢?”

    托尼没有回应。

    薇奥莉塔:“斯塔克先生?”

    她再次低头,意识到托尼·斯塔克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

    糟了!

    薇奥莉塔拍了拍托尼的脸:“斯塔克先生?斯塔克先生!托尼!”

    然而这一次托尼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薇奥莉塔能做的也只有死死按住他的灵魂——撒旦在上,这可怎么办?薇奥莉塔长这么大,向来只干过夺人灵魂的行当,她可不知道怎么保证人类的灵魂不离开身体啊!

    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迥异于恶魔能力的魔法波动隐隐传来。

    往日的薇奥莉塔没有那么敏锐,她感觉不到如此细微的力量,但现在不同过去了。怀抱着伤者的薇奥莉塔循者波动转过头,神圣的光芒闪过,加百列从中走了出来。

    见到这满地狼藉,饶是大天使也免不了露出惊讶的神色。

    他先是看了一眼扭曲的哨兵机器人,又看向了薇奥莉塔巨大的羽翼,顿时明白了大概情况。加百列跨步上前,不顾地面的污渍灰尘,拎了拎裤脚,蹲了下来。

    “加、加百列,”薇奥莉塔慌忙开口,“斯塔克先生他——”

    加百列的神情依然平静,他抬了抬手,纤细的手指往唇前一立:“嘘。”

    薇奥莉塔立刻收声。

    大天使迅速地检查了一遍托尼·斯塔克的状况,他微微蹙眉,动手暂时稳住了托尼的灵魂:“情况不太好。”

    薇奥莉塔:“你救救他!”

    她不假思索地伸出手,握住了加百列的手腕。女孩的掌心沾满了灰尘,随着她的皮肤落在加百列的西装袖口,留下了些许痕迹。

    加百列微妙地顿了顿。

    他不着痕迹地收回手,俊秀面庞依然平和宽容:“斯塔克还有很长的寿命,他不应该再这儿死亡。”

    薇奥莉塔急道:“但你不出手,他真的会死。”

    加百列:“那也是因你而死,薇奥莉塔,你得考虑考虑如此重要的人物意外身故后,会给人间带来什么矛盾。”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薇奥莉塔不知道加百列和托尼有什么交情,但她知道天堂的这位主管,就算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温柔神情,本质上他绝对不如路西法那样具有人情,呃,神情味。

    用天使和恶魔的视角来看,不该死的人意外死了,那谁惹出的麻烦谁负责,于情于理都再正常不过了。

    但薇奥莉塔不能以恶魔的眼光看待她身边的人,她也是个人类呀。

    因而女孩紧张地抿了抿嘴角:“我知道,正是如此才要避免新的麻烦产生。保住一条性命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加百列,求求你救救他。”

    加百列露出笑容。

    大天使金色卷发下的浅色眼睛微微眯起,他笑起来干净的像是刚出世的孩童。加百列歪了歪头:“我可以救他,薇奥莉塔,但是——”

    “我答应你。”

    “……”

    就算是满腹算计的加百列,在听到薇奥莉塔如此迅速应下之后,也免不了呆了呆。

    “你不是想挖墙脚吗,”薇奥莉塔飞快地说道,“我不可能投靠天堂,但我知道你一定需要我做点什么。”

    不然他之前也不会说什么替地狱工作真可惜之类的话。常年在路西法那个不靠谱的老板手下工作,薇奥莉塔就算再傻,这点心思也是有的。

    “也不用拿我爸爸要挟我了,加百列,你救下斯塔克先生,我帮你做。”

    加百列没说话。

    诡异的沉默自大天使和薇奥莉塔之间蔓延,加百列收起了温和的笑容。他雌雄莫辩的俊秀面孔本来就不似真人,而当加百列收起情绪,用浅色双瞳锁定住薇奥莉塔时,属于上位天使的威压和神情气息扑面而来。

    即便薇奥莉塔恢复了力量,也觉得有点喘不过气。

    “你。”

    她艰难开口。

    “你……我明明都答应你了,你还想……”

    大天使抬起了手。

    薇奥莉塔畏惧地缩了缩,她躲开目光,生怕加百列下一个动作是出手袭击——要知道就算拿回了翅膀,薇奥莉塔这点水平也不够看的。

    然而加百列看到她这又怂又不甘心,还不得不扭头等挨打的模样,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薇奥莉塔:“哎?”

    她重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加百列无可奈何的笑容。

    “原来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吗,”加百列笑眯眯地说,“连你都察觉了。”

    说完还向上次那样伸手摸了摸薇奥莉塔的头。

    “我可没说不同意,”他理所当然地开口,“斯塔克是个相当重要的人物,这笔买卖很划算。”

    “……”

    薇奥莉塔被他这么一吓,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

    刚刚加百列一收表情,她真的以为他要发火呢。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薇奥莉塔在心底嘀咕,除了她皇后区的那位好姐妹,这些天使各个鸡贼又腹黑,还是地狱好,虽然路西法不靠谱,但他人还不错,从不吓唬他取乐。

    不等薇奥莉塔开口,加百列的手掌便落在托尼·斯塔克的额头上,光明的魔法缓缓从他的掌心过渡到托尼的躯体之内,他的灵魂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薇奥莉塔松了口气。

    然而加百列所做的远不止如此,他的另一只手在斯塔克腹部最严重的伤口点了点,陷入昏迷的男人呻啊吟出声,伤口很快就消失不见。

    “你想要我做什么?”她问。

    “需要你帮我找两名天使,”加百列回道,“她们和你一样来到人间,却失去了联系。其中一名应该与你同龄。”

    “……”

    那不就是薇奥莉塔在皇后区的好姐妹吗!

    当然了,薇奥莉塔并没有把心情表现出来:“另外一名呢?”

    总不能把自己的朋友供出去,幸而加百列要她找的不是一名,而是两名。找到一个交差就可以了吧,她可是个恶魔,不遵守诺言敷衍交差也是天性使然,不打紧的。

    “另外一名。”

    加百列清隽的脸上露出几分阴霾。

    “大约四十年前来到了人间,”他说,“至今音讯全无。”

    好吧,听起来就是一桩悬案。但加百列又没说什么时候完成任务,恶魔的寿命可不比人类,十年找不到,五十年总行了吧。

    薇奥莉塔点了点头:“我会帮你留意的,只是你找天使,为什么要我帮忙?”

    加百列没有回答薇奥莉塔的问题,他站了起来,已然做出了离开的姿态。

    “我清除掉了斯塔克关于你翅膀的记忆,”加百列不忘扫了一眼薇奥莉塔乌黑的翅膀,“你可以把它收起来了,走时我会叫辆救护车。”

    “好吧。”

    她恋恋不舍地收起翅膀——十七年没翅膀的日子可真难捱。要知道走路可比飞行麻烦多了,薇奥莉塔既怕累也怕麻烦。希望这次任务完成后,路西法不会重新给她设立魔法禁锢,大不了撒娇卖萌装哭嘛,薇奥莉塔最擅长的。

    更希望托尼·斯塔克真的能忘记翅膀的事情。

    这么想着薇奥莉塔低头,她伸手,温暖的指尖落在男人的脖颈处。他的脉搏已经恢复了正常,每一下都是那么平稳且有力。

    至少加百列确实救了他。

    直到此时,薇奥莉塔悬着的心才彻底放松下来。她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而后蓦然意识到,自己的双手一直在微微颤抖着。

    ……

    十三个小时后,当天晚上,某个私家医院。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将机车停在大门前,他一袭红蓝相间的战斗服,以及背后的星盾着实显眼。但他全然无视了来来往往的行人视线,径直步入医院。

    “托尼,你还好——”

    史蒂夫推门开口,然而话还没说完,在他看到房间里的情况时,就明白了具体情况。

    复仇者基地受到袭击,整个事件中受伤最重的托尼·斯塔克,脸上贴着纱布,左臂打上石膏挂在胸前,站在一堆明显是临时搬来的机器中央,和星期五处理着数据。

    听到史蒂夫的声音,他头也没抬:“嘘。”

    史蒂夫:?

    拿着数据版的托尼指了指角落:“小点声,Cap,睡着呢。”

    史蒂夫顺着望过去,这才看到了托尼的病房里还有一个人。

    是薇奥莉塔。

    她躺在托尼的病床上,抱着枕头,沉沉睡着了。同样是经历了战斗,薇奥莉塔显得甚至比钢铁侠还要狼狈,一身浅蓝色的衣裙破破烂烂的,背部全被扯破了,乌黑的发盖住精致的面容,连鼻尖的灰尘都没来得及擦。

    即便是听到了史蒂夫的声音,薇奥莉塔的反应也不过是睫毛颤了颤,并没有醒来。

    “她没事吧?”史蒂夫放轻声线,问道。

    “当然没事,被救护车送过来的可是我,”托尼抽了抽嘴角,“哦,以及虽然你不太关心,但是我很好,左臂轻度骨折而已,谢谢探望。”

    “托尼,”史蒂夫哭笑不得,“我想你也应该躺下休息。”

    “你想让我和小丫头同床共枕?”

    “……”

    就知道是这样,见史蒂夫无言以对,托尼挑了挑眉,自然地将话题转到了他手中的工作上。

    没穿盔甲的钢铁侠拿起工作台上的机械核心:“哨兵机器人的处理器,感谢小丫头,这个有大用处。我倒是不介意休息,但基诺沙的变种人可等不起。”

    要知道不论是X战警,还是薇奥莉塔·莱克特,都不是特拉斯克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基诺沙,万磁王的国度,那些激进派的变种人——要消灭一个种族,势必从会叫嚣反抗的开始。

    提及正事,史蒂夫的神情一凛:“还需要多久?即使特查拉可以帮助基诺沙,可那也并非长久之计。”

    托尼:“一个晚上足以。”

    说着他把数据版放下:“临走前把她送回去。”

    看这架势,他是要彻夜工作了。

    这方面史蒂夫并不能帮助到托尼,天亮之后他也需要借由奇异博士的力量赶往基诺沙。所以美国队长并没有纠结,他点了点头,然后跨过层层电线,走到病床边。

    青年刚想伸手,托尼突然开口:“她的脚踝。”

    史蒂夫一怔,然后视线向下挪去。

    薇奥莉塔也受了伤,她的脚踝处裹着一层绷带,怕是扭伤了。

    因而男人收回了准备摇醒她的念头。

    史蒂夫的手依然落在了薇奥莉塔肩头,另一只手穿过女孩的膝窝,轻轻松松地将她从病床上横抱起来。

    薇奥莉塔轻轻动了动,背部裸啊露出来的肌肤蹭过史蒂夫的手腕。光滑细腻的触感叫史蒂夫顿了顿,但很快他就拧起了眉头。

    除了皮肤之外,还有……

    史蒂夫挪了挪手,几根洁白的羽毛随着他的动作飘落在地。

    他有些惊讶,在低头看向地面的同时,也察觉出更多的白色羽毛零零散散的落在病床上。

    哪里来的羽毛?

    美国队长转头看向机器之中的托尼。

    四目相对,不用托尼开口,史蒂夫已然确定了心中的疑问。

    “……我送她回去,”史蒂夫说道,“你尽快完成,早点休息。”

    站在原地的托尼目送史蒂夫离开,直到病房的房门重新关上,才再次瞥了一眼床铺上的白色羽毛。

    他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的腹部,但那里并没有任何伤痕,连擦伤都没有。

    长时间的静默使得星期五忍不住开口:“计算结果仍然未完成,托尼。”

    “等一下。”

    白色羽毛吗?

    托尼·斯塔克重新拿起数据版,从机器的下方摸出另外一根羽毛,与床上的白羽毛不同,托尼从医院里苏醒时发现了它,就粘在他腹部的T恤下方。

    那是一根纯黑的黑羽毛.

    薇奥莉塔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

    她打了个寒战,意识逐渐回归现实。女孩呜咽一声,然后陡然察觉她并不在床上,也不在室内。

    哎?

    慢慢清醒过来的薇奥莉塔茫然地睁开眼睛,落入眼帘的是属于男性的金色短发和宽阔的脊背。

    “醒了?”

    “啊……队长?”

    回应她的是史蒂夫的一声低笑。薇奥莉塔这才明白过来情况:她正趴在美国队长的后背上。

    薇奥莉塔一个激灵,她捂住嘴巴,但还没来得及羞涩,记忆蓦然袭上心头。

    “斯塔克先生,”她急忙开口,“斯塔克先生没事吧?”

    “他没事,已经在分析你拿到的机器核心了。”

    史蒂夫回答。

    “我现在送你回家。”

    没事就好。薇奥莉塔在心底松了口气,虽然有加百列帮忙,但没什么比亲耳听到托尼·斯塔克开始工作更值得放心了。

    救护车来的飞快,薇奥莉塔护送他上了救护车、被抬进病房,之后的事情……薇奥莉塔记不太清了。

    她脸一红:“对不起,队长,我实在是太累了。”

    用人类的躯体动用恶魔的能力果然还是有副作用,即使没造成什么伤害,可疲倦与劳累却是实打实的。此时此刻的薇奥莉塔,感觉自己就像是负重跑了十公里之后一觉醒来似的,浑身上下酸痛无比。

    因而她也不顾什么形象问题,重新趴回了史蒂夫的肩头:“谢谢你,队长。”

    史蒂夫:“脚是怎么回事?”

    薇奥莉塔:“躲避攻击时扭到了。”

    其实是收起翅膀后落地时扭到的,但薇奥莉塔可不会把这话说出口。

    薇奥莉塔下意识地蹭了蹭史蒂夫的后背:“我的同学们,还有查尔斯教授都没事吧?”

    史蒂夫:“放心,X战警本来也不是哨兵机器人的重点攻击对象。”

    在史蒂夫看不到的后方,薇奥莉塔的脸色一黯,身为恶魔,她深谙所有人性的阴暗面——特拉斯克的目的当然不在X战警,泽维尔天才学院才能容纳多少变种人?

    他的首要目标,是毁灭基诺沙。

    悲凉的沉默蔓延开来,史蒂夫叹息一声,他当然知道薇奥莉塔为什么不说话:“等托尼分析出哨兵机器人的核心,之后的战斗将会非常轻松。”

    “但愿如此。”

    “不用担心,莉塔,”史蒂夫继续说道,“这本就与你无关。”

    薇奥莉塔一惊。

    她没明白美国队长口中的“与你无关”,是指与她这个没什么用处的未成年少女无关,还是有更深层的意思。

    想到白日里的情况,薇奥莉塔就一阵后怕。要不是加百列帮忙,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问题。

    薇奥莉塔才十七岁,爸爸的寿命又还有很长,她可不想现在就公开自己是恶魔的真相。

    那……队长和斯塔克先生,看到了她故意粘在身上的白色羽毛了吗?

    薇奥莉塔忐忑不安地挪了挪身体,还没等想好询问的措辞,史蒂夫停下了步伐。

    他停在了自己的机车前,小心翼翼地把薇奥莉塔放到地上,还不忘记扶她一把,以免扭伤的脚踩到地面。

    “站好了?”

    “嗯。”

    史蒂夫这才松开手,他脱下了机车夹克盖到薇奥莉塔身上,男人的外套对于娇小的女孩来说极其宽大,薇奥莉塔下意识地拽了拽衣领,把自己裹在布料里。

    她甚至侧过头,轻轻嗅了嗅机车夹克的味道,然后双眼一亮,满足地扬起笑容:“都是队长的味道!”

    简直像只缩在被单里的黑猫。

    天知道史蒂夫花了多大力气才克制住伸手摸头的冲动,他失笑出声:“站在原地不要动,莉塔,我去骑车。”

    然而他还没来及迈开步子,薇奥莉塔就伸手拽住了史蒂夫的衣角。

    “队、队长。”

    女孩的声音很轻,那几不可闻,要不是史蒂夫·罗杰斯超乎常人的听力,薇奥莉塔虚无缥缈的声线一定会随风飘散到夜空中。

    他重新转过身。

    薇奥莉塔微微低着头,墨一样的长发垂在肩头两侧,因而雪白的后颈裸啊露出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曼妙的弓形。发丝遮住了她精致的面孔,却没遮住她局促紧张的心情。

    “我,我有话……我有话对……”

    “莉塔。”

    史蒂夫打断了她。

    年轻的姑娘闻言一缩,似乎被吓了回去——没有在哨兵机器人面前受到惊吓,却怕他决绝她?史蒂夫受宠若惊的同时,也免不了心底一暖。

    他伸手,带着茧的指尖轻轻往薇奥莉塔的下颚一碰,细微的触感转瞬即逝,也足以礼貌地引导着薇奥莉塔抬头。

    “别急,”他说,“我在听。”

    四目相对,薇奥莉塔宝石般的眼眸闪了闪。

    他鼓励的话语和平静的神情,使得被焦躁掩盖住的光芒重新回来了。薇奥莉塔希冀般地挺直脊梁:“我,我有话对你说,队长!”

    “请。”史蒂夫点头。

    “我,”她咬了咬下唇,“我早该告诉你的,早在,早在爆炸案的时候就该说,对不起,我,我不是变种人。”

    “我知道。”

    “……哎?”

    这可不是薇奥莉塔预料的答案。

    她惊讶地瞪大眼睛,茫然地望向史蒂夫·罗杰斯。后者的神情依然平静,甚至在触及到薇奥莉塔的错愕时轻笑出声。

    “路西法·晨星,到处宣扬自己是不朽之躯,从不隐瞒自己的身份,”他开口,“而那位威彻斯特县的神父加布里尔——好巧不巧的与大天使加百列同名。”

    道出这话的史蒂夫收回徘徊在薇奥莉塔脸侧的手。

    “来历不明还掌握着关键情报,我自然会着手调查,莉塔。”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所有的事情。”

    “也不是一直,”史蒂夫阖了阖眼,“也不是全部,但足以我在心底留个问号。”

    好吧,美国队长就是美国队长。

    到底是经历过二战的士兵,又在二十一世纪面对了这么多反派,默不作声地调查完全所有线索,对史蒂夫·罗杰斯来说都是基本操作了。

    然而调查完毕之后,他仍然平和地站在薇奥莉塔面前。

    “我并不是变种人,”她愧疚地重复了一遍自白,“队、队长,你不生气吗?我欺骗了所有人,还伤害了这么多无辜的受害者,你真的不该……救我的。”

    史蒂夫脸上的笑意收了收,但是在察觉到薇奥莉塔因他的表情变化而流露出难过的情绪时,男人摇了摇头。

    他弯下腰,选择与薇奥莉塔平视。

    那双海一样的双眼直视着薇奥莉塔的眼睛,他的视线仿佛能够穿过外表直击内心。在这样的目光下,薇奥莉塔下意识的平静下来。

    不会有人怀疑史蒂夫·罗杰斯有所隐瞒,或者虚与委蛇的。

    “我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莉塔,”他说,“那一切,是你刻意为之吗?”

    “不是,我不会故意毁掉我的家——”

    “那就没错,”男人笃定地开口,一字一顿、无比真诚。“我没有救错人。”

    说完史蒂夫不等薇奥莉塔反应,直起腰来。他安抚性地拍拍薇奥莉塔的肩膀:“走吧,别让你父亲久等。”.

    薇奥莉塔的确很疲累。

    坐在机车后座上,就算史蒂夫几次出言提醒阻拦,她还是趴在他的后背上睡着了。

    幸而医院离威彻斯特县不算远,史蒂夫只得保持着一手扶住薇奥莉塔一手开车的高难度动作,并且祈祷一路上不会有交警发现,直到他们抵达莱克特宅邸门前。

    史蒂夫单手撑起机车,把薇奥莉塔抱下来,他一个转身,就看到汉尼拔·莱克特打开了门。

    夜已深了,但等待女儿归家的莱克特医生并没有休息。

    不等史蒂夫开口,男人已然跨出家门,径自从美国队长的臂弯中接过自己沉沉入睡的女儿。薇奥莉塔因此醒了一醒,她没睁开眼,但已然伸手,出于本能地揽住了父亲的脖颈,把脸颊埋进他的肩头,含含糊糊地喊了一句:“爸爸……?”

    汉尼拔:“你已经到家了,莉塔。”

    他的目光向下一挪,在触及到薇奥莉塔身上属于男人的机车服,以及机车服下破损的衣物时微妙地停了一停。

    史蒂夫当然没错过莱克特医生瞬间的表情变化,并且他知道,汉尼拔·莱克特不太希望自己的女儿同他有所来往。这位父亲对待孩子的保护欲望相当强烈,恨不得要薇奥莉塔远离一切受到伤害的可能。

    出于这个角度,超级英雄着实不在一位父亲的“安全交友”列表中。

    因此史蒂夫开口:“我很抱歉,医生,我们并没有保护好莉塔。”

    汉尼拔瞥了一眼薇奥莉塔绑着绷带的脚踝:“你的确没有。”

    史蒂夫也只能以沉默应答。

    好在汉尼拔也并非不讲理的人,他不会对一名英雄咄咄逼人,莱克特医生抱着女儿的手紧了紧,进而说道:“但我也理应感谢你们,如果不是复仇者与X战警出手保护,她要面对的麻烦远不止受伤这么简单。”

    男人的话语顿了顿,汉尼拔·莱克特向来沉着的神情罕见地再次发生变化。他微微颔首,似乎是经过了一系列的考量和斗争。

    “待到一切结束之后,罗杰斯队长,”他说,“为了表示谢意,或许我应该……请你到我们的家中吃顿晚餐。”

    话音落地,睡梦中的薇奥莉塔一抖,瞬间清醒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有些茫然:哪儿来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