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凭空出现的加百列,拿着威士忌杯,笑眯眯地看向薇奥莉塔:“介意我拼个桌吗?”

    薇奥莉塔:“……”

    她看向四周,眼下还没到酒吧人流量最大的时刻,周围不少空桌,大天使的目标很明确,他就是来找薇奥莉塔的。

    不等薇奥莉塔回答,加百列继续开口:“听说你被变种人袭击了,莱克特小姐,我希望你没有受伤。”

    好吧,一句话点明了他们是认识的,这下就算薇奥莉塔想拒绝也失去了理由。

    况且,她也不能拒绝。

    上次教堂见面,加百列下了最后通牒:七天之内薇奥莉塔必须离开人间,否则他会亲手杀死汉尼拔·莱克特。但如今不止一个七天过去了,不仅加百列没出现,薇奥莉塔的爸爸也好好的。

    要么是加百列另有算盘,要么他已经猜到了薇奥莉塔为什么要闹这么大乱子。

    “队长,”薇奥莉塔只得让步,她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威彻斯特县的神父。”

    加百列抬手,拦住了薇奥莉塔的话。他俊秀冷冽的面孔中浮现出几分淡淡的温和笑意,话是对史蒂夫·罗杰斯说的,可那双浅色眼眸始终未曾离开过薇奥莉塔。

    “罗杰斯队长亲自拿着烛油样本找到了我,我们早就相识,薇奥莉塔。”

    “……”

    薇奥莉塔还没开口,史蒂夫就忍不住蹙起眉头。

    “你是一名神父,”他说,“却能够出入酒吧?”

    “为什么不能?”

    加百列侧了侧头,金色的卷发垂了下来。

    大天使就是大天使,即便是拿着酒杯,他无害认真的神情还是那么理所当然,好像神父喝酒是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的好事一样。

    “这同我信神并不矛盾,”加百列说,“天父引人向善、将光明与正义种在我们心间,只要我恪守信条,保持虔诚,喝酒又算什么?”

    “是吗,”史蒂夫反击道。“我以为虔诚不是嘴上说说,而是靠行动证明。”

    加百列拿着酒杯的手一顿。

    但他并没有生气,大天使还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那双纯洁的眼睛转向了史蒂夫,雌雄莫辩的面庞中浮现出几分过分宽容的神情。

    “靠行动。”

    他重复了一遍美国队长的话。

    “几百年前的神职人员,为了证明自己的虔诚开始了十字军东征。然而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你是在劝我也发动宗教战争吗,罗杰斯队长?”

    回应他的是史蒂夫·罗杰斯仿佛无所谓的表情。

    如果美国队长没有改变坐姿、紧绷起身体的话,薇奥莉塔会真的以为他不在乎的——但顷刻间转变的气氛已然说明了一切。

    男人蓦然笑了起来,美国队长蔚蓝色的双眼有如剃刀般锐利。

    “如果你这么干,”他回应,“我会亲手阻止你。”

    等等,这是哪儿来的火啊药味啊?!

    薇奥莉塔看了看史蒂夫,又看了看加百列,有些跟不上思路了。

    一位二战英雄、道德楷模,复仇者联盟的核心之一;一位刚正不阿的大天使,天父最信任的左膀右臂。天使和英雄相互看不对眼,甚至在酒吧桌前嘲讽威胁,是之前发生过什么吗?这敌意又是哪儿来的。

    这么下去可不行。

    “那个,”薇奥莉塔弱弱地开口,她柔软的声线巧妙地打破了僵硬的气氛,“那个,苏打水怎么还不来?我原本想喝点东西就走的,爸爸还在等我吃晚饭呢。”

    “别着急,薇奥莉塔。”

    加百列周身隐隐的嘲讽气息陡然消失不见。

    大天使的目光还是天真且包容,好像生怕吓到薇奥莉塔似的。他甚至伸手,向上次那样摸了摸薇奥莉塔的发梢以示安抚。

    “梅兹很忙的,给她点时间,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酒吧老板和我聊了聊。”

    薇奥莉塔一凛。

    什么叫和他聊了聊?

    就算地狱和天堂现在不天天盘算着搞垮对方了,但对家就是对家,不是敌人也仍然是竞争对手。加上路西法·晨星那不靠谱的模样……薇奥莉塔还真不知道是他喝多了说漏嘴,还是另有打算。

    “什么事情?”于是薇奥莉塔问道。

    “哨兵机器人的事情。”

    加百列拿起酒杯。

    “玻利瓦尔·特拉斯克在秘密研究变种人的基因,他早就有所突破,但之前因为人类与变种人关系缓和,联合国并没有重视他的呼吁,如今情况大不一样。”

    “有所突破是指?”开口的是队长。

    提及正事,史蒂夫也不继续同加百列暗中较劲,而是继续说道:“他研发出了哨兵机器人,号称可以控制所有能力的变种人。”

    加百列:“他在联合国声称自己发现了x基因,可以彻底在根源上消灭异端。”

    史蒂夫:“为什么消息会这么确切,一名酒吧老板能够掌握这种层面的信息、并且告诉你吗?”

    薇奥莉塔:“……”

    一名酒吧老板不能,但掌握了无数高官内心阴暗面秘密的路西法·晨星能。

    但不得不说,加百列透露的信息,和复仇者目前已知的线索能够对的上。首先玻利瓦尔·特拉斯克发现了x基因,然后以此研发出的哨兵机器人,可以根据变种人的能力做出各种应对策略。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不论是万磁王的基诺沙还是x教授的x战警,都将迎来最为严峻的敌人。

    严格来说复仇者是并不干预变种人问题的,但这次事关重大,史蒂夫并不觉得他们能够完全袖手旁观。

    不说别的,至少复仇者基地里就住着一名变种人绯红女巫,她还是万磁王的女儿。

    “如果是这样,”史蒂夫说,“那么我们……抱歉。”

    话说了一半,他的通讯响了。

    美国队长拿出通讯器,看了一眼后立刻站了起来:“我失陪一会。莉塔,你乖乖坐在这儿不要动,好吗?”

    什么时候她成了“莉塔”了?

    不过这在正事面前都是小问题,薇奥莉塔点了点头:“我会的,请你小心,队长。”

    美国队长起身起来。

    男人的背影还没消失在酒吧里,加百列一把抓住了薇奥莉塔的手腕。

    大天使骨节分明的手死死扣住她的肌肤,凉凉的触感使得她一个激灵。薇奥莉塔抬起头来,加百列的神情依然平静,可薇奥莉塔不会错过他眼底同皮肤一样的冰冷。

    “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加百列开口,“挑起不亚于宗教战争的战争。”

    “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呀,大天使。”

    没有了史蒂夫·罗杰斯,她终于能放开感官观察四周了。

    路西法·晨星的店面可真是来者不拒,除了人类之外,还停留着远不止她认识的那几位恶魔以及天使。

    在这之中,转生为人类的薇奥莉塔·莱克特反而成为了最不起眼的那个,这也意味着此次会面不像是上次那样,他们在公共场合,大天使不能随意威胁她。

    让叫薇奥莉塔自在了很多,她甜甜一笑,反握住了加百列的手。

    温暖的指尖一个翻转,便主动地投入了加百列的掌心里,薇奥莉塔眨了眨清澈的蓝眼睛,使得成熟的妆容灵动几分,她看着加百列,仿佛降临人间的大天使是全世界唯一具有光芒和生物。

    “我是个恶魔,”薇奥莉塔说道,“难道你指望我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挑起战争就挑起战争,达成你我的目的就好啦。”

    而他们的目的仅仅是维持善意与恶念的平衡。薇奥莉塔的逻辑很简单——矛盾掩盖在平和的假象之下,总有一天会爆发。不如干脆把矛盾率先引爆,那影响平衡的威胁就不复存在了。

    更何况,乱子越大越好,潜伏在薇奥莉塔心底的恶魔本性不住叫嚣,她还生怕混乱不够呢。

    加百列闻言勾了勾嘴角,但笑容并未触及他的眼底。

    “你说得对,薇奥莉塔,”他用平和的语气缓缓回道,“但我依然能杀死你的父亲。”

    “随便。”

    饶是薇奥莉塔心底一紧,她还是摆出无所谓的姿态。

    “到时候破坏正邪平衡的可就是加百列你了,惹出麻烦的可不是我。”

    “……”

    带着隐隐怒火的加百列听到这句近乎挑衅的话,竟然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不再嘲讽、不再冰冷,反而像是上次那样,宽和与温暖爬上了他浅色的眼睛。加百列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松开了薇奥莉塔的手腕。

    “你很大胆,薇奥莉塔,”他用赞扬语气说,“替地狱工作真是可惜了。”

    薇奥莉塔没get到加百列的真正意思。

    但他也没有继续的想法,因为美国队长很快就回来了。

    史蒂夫·罗杰斯收起通讯器,重新坐到薇奥莉塔的对面:“雇佣变种人袭击你的,也是哨兵机器人的设计者。”

    薇奥莉塔:“……”

    果然。

    加百列闻言思忖片刻:“那我认为,有必要来个多方会谈了,罗杰斯队长。”

    说着大天使站了起来,他从裁剪得体的西装中拿出一份名片,搁置在了酒吧桌上。

    “我就在威彻斯特县的教堂内,”他说,“或者请路西法也行,他和我都掌握着你们没有的线索。”

    一名神父和一名酒吧老板私交甚笃,还如此堂而皇之的声明介入人类和变种人的纠纷,动脚趾想想都有问题。

    史蒂夫·罗杰斯拿起桌面的名片,上面的确写的是一个威彻斯特县天主教堂神父的身份,但是——

    “莉塔,”史蒂夫看向薇奥莉塔,“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哎?”

    薇奥莉塔茫然地抬头:“是x教授说教堂里有线索。”

    那看来和这家酒吧的老板还不一样。美国队长收起了名片:“他们都不值得信任,莉塔。”

    薇奥莉塔露出为难的神色。

    “我知道,”她小声说,“但是原来我根本没……”

    “没关系。”

    史蒂夫当然明白薇奥莉塔在担心什么,他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

    宽大的手掌落在女孩的后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使得她迅速地冷静了下来。薇奥莉塔的蓝眼睛闪了闪,然后淡淡的焦灼情绪重归平静。

    史蒂夫:“从今往后,你可以选择向我、向托尼,或者是x战警寻求帮助,而不是这些人。”

    薇奥莉塔沉默地凝望着美国队长。

    说不定的确可以,她突然意识到,说不定她能以此彻底甩开加百列的威胁。

    特别是加百列说的对,薇奥莉塔的目的就在于挑起战争,眼看着战争临近……

    她回过神来,送给史蒂夫一个羞赧的笑容。

    薇奥莉塔下意识地朝着男人的手靠了靠,柔软的脸颊蹭过他的手腕,女孩视线微垂。

    “我会的,队长,”她诚挚地说,“有你的保护,我什么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