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

    薇奥莉塔不是没见过亡命徒,在地狱坐办公室的时候,她每天的基础工作就是清点新来的灵魂。而因钱杀人的灵魂数不胜数,几百美金的都有,更遑论二十万。

    可当这二十万美金是用来衡量自己的性命时,感觉就非常不好了。

    直到托尼·斯塔克带着薇奥莉塔狼狈地来到学校、又向x教授解释了来龙去脉,走出办公室的薇奥莉塔仍然对此耿耿于怀。

    “只有二十万,”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学习弹钢琴的花费都不止二十万了呀!”

    薇奥莉塔身边的托尼很不客气地嗤笑出声。

    “比起佣金,”他说,“我更在意的是袭击者的身份。”

    “你不是在他身上安置了追踪器吗?”

    “在这之前,你已经确定了他是名变种人。”

    “……”

    也对。

    在如此紧要关头,薇奥莉塔·莱克特可是在风口浪尖上。要说普通人类的激进势力想要她的命,那很好理解,但偏偏袭击她的是名变种人。

    就算是偏激如万磁王,也不会在这节骨眼同x战警内讧的。

    确实有些奇怪。敌人的变种人身份在薇奥莉塔的心底过了一圈,但她暂时没有多想。而是拽了拽托尼的衣角:“还是先去为你包扎伤口吧,斯塔克先生,我的朋友们还等着我报平安呢。”

    刚刚他把跑车停在教学楼前,五六个学生围上来关心薇奥莉塔的场面可算是让托尼印象深刻,向来备受瞩目的斯塔克集团ceo,就这么被一群小孩冷落在一边。

    “你可真受欢迎。”

    托尼忍不住揶揄薇奥莉塔。

    “特别是马桶头家那个银头发的年轻人,他的目光自始至终就没离开过你,魅力惊人啊,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眨了眨眼睛:“你这是吃醋了吗,斯塔克先生?”

    托尼:呵。

    他还是那副漫不经心地表情,把自己的衣角从薇奥莉塔的掌心里拽了回来:“以为我和你一样娇生惯养吗,丫头。”

    薇奥莉塔:“所以你真的吃醋啦?”

    黑发姑娘的双眼蓦然一亮。她的眼眸清澈剔透,塞满了希冀和惊喜的色彩,就算托尼·斯塔克对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没什么兴趣,也不得不承认,当这么一位清秀可人的年轻姑娘用浅蓝眼眸凝望着你时,感觉似乎全世界真的只有你值得注意一样。

    托尼勾起嘴角。

    四目相对,见他露出笑意,薇奥莉塔便大胆起来。她伸手挽过托尼的手臂,纤细指尖攀上男人的上臂,娇小身躯依偎过来,靠在他身边就像是没了骨头一样又软又温暖:“好啦!”

    “就当我求你啦,先生,包扎一下吧。”

    明明是为他着想,可看薇奥莉塔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反而像是她做了什么错事,小心翼翼恳求托尼·斯塔克让步似的。

    “为了让我表达救命恩情的感激,我来帮助你,好吗?”

    “……”

    不得不说,即使明知道薇奥莉塔是故意撒娇卖萌,可托尼偏偏就吃这套——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这招,向来傲娇的小姑娘突然放缓态度,谁能受得了?

    托尼:“看来你就是靠这招降服美国队长的。”

    她眨巴眨巴蓝眼睛:“可以吗?”

    真是服了你了。

    托尼·斯塔克挑了挑眉:“带路。”

    薇奥莉塔扬起笑容。

    身为x战警预备役,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的学生们各个拥有着特殊的超能力,他们出个意外,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包扎这么简单。

    因而比起地下的紧急医疗设备,教学楼内的校医室鲜少有人光顾。薇奥莉塔带着托尼进门,她指了指座位,然后直奔医药柜。

    托尼坐到椅子上,看到薇奥莉塔拿出相应的纱布、绷带和外伤药,她走向前,把绷带放在一边,拆开药物包装,动作一气呵成:“你的左手,斯塔克先生。”

    刚刚一个急刹车,他的左手撞到了车门上,蹭出一块血痕。

    薇奥莉塔用双氧水浸湿纱布,然后为托尼清理伤口,接着熟练地替他包扎好伤口。

    托尼颇为诧异:“你很专业,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低头为他包上绷带:“我爸爸是医生呀。”

    “汉尼拔·莱克特,”托尼想到了薇奥莉塔的资料,“莱克特医生在心理学业界相当著名。”

    “……”

    正在包扎的动作微妙地一顿。

    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动作,薇奥莉塔没抬头,她蹲在托尼的膝盖前,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女孩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怎么?”她问。

    “没什么,我以为心理学和医学并不完全共通。”

    “爸爸是后来转的心理学,”薇奥莉塔回答,“在此之前,他做过几年的急诊外科医生。”

    说完薇奥莉塔抬起了头。

    好在托尼·斯塔克只是在随意聊天,他并没有把这些对话放在心上。没穿盔甲的钢铁侠依然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这叫薇奥莉塔稍稍放下心来。

    “你说你来找查尔斯教授有事,”她问,“到底是什么事?”

    “和你有关。”

    “嗯?”

    “联合国批准了玻利瓦尔·特拉斯克的一个项目。”

    ——谁?

    薇奥莉塔听到那个人名愣了愣,然后才想起来从哪儿见过:碰见劳拉的那天,她和皮特罗站在书报摊前,一份杂志封面上写着这个名字,说联合国考虑采纳他的建议,对激进变种人采取措施。

    看来钢铁侠是查出了具体线索。

    “项目,”薇奥莉塔歪了歪头,“什么项目?”

    “哨兵机器人。”

    话音落地,不等薇奥莉塔反应,托尼自己先拧起了眉头。

    “尚且不明白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既然是机器人,怕是没什么好事。”经历了奥创之后,托尼·斯塔克本人仍然心有余悸。

    针对变种人的机器人吗。

    薇奥莉塔不太懂科学技术,她还是恶魔的时候就不是很理解,转生为人类后,现在不过是个十七岁少女,更是没有渠道。

    但是纽约市里可不止住着她一名恶魔。

    眼下矛盾越来越尖锐,舆论也越来越紧迫,相信所有潜伏在纽约的恶魔都已经察觉出了薇奥莉塔的计划,不管“哨兵机器人”干什么用的,总会引起混乱和冲突。

    有混乱和冲突在,就会有恶魔关注。

    薇奥莉塔想了一圈,决定还是去问问情况。

    “这件事交给我吧,”薇奥莉塔说,“我有帮手。”

    “你那位叫路西法的酒吧老板朋友。”

    看来队长是把这件事情告诉托尼了。而且,比起史蒂夫·罗杰斯,率先认识加百列的托尼·斯塔克,在道出路西法的名字时,又忍不住侧了侧头:“这个路西法不会就是……不怕加百列找你麻烦吗,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抽了抽嘴角:“加百列自己都没事找路西法喝酒。”

    要不是几百年前加百列把人间的苏格兰威士忌带到地狱去,路西法不会发现人类的酿酒工业的进步远超他的预料,也就不会对酒上瘾,更不会因此厌恶工作翘班到人间开酒吧,所以严格来说,路西法翘班都是加百列的错。

    有时候薇奥莉塔仔细想想,觉得这可能是天堂用来攻陷地狱的新阴谋。

    然后她还得为了解决麻烦,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求自己那位不靠谱老板帮忙。想想即将发现的场景薇奥莉塔就很郁卒,她心不在焉地替托尼系好绷带:“我去问问路西法,好啦,该脸上的伤了。”

    托尼:“你等等。”

    他晃了晃左手,把薇奥莉塔下意识系成极其少女风蝴蝶结的一侧绷带横在她眼前:“你是故意的吧,小丫头?!”

    周六上午。

    找了个同皮特罗的姐姐绯红女巫旺达逛街的由头,薇奥莉塔吃过午饭后离开了家,前往纽约市中心。

    又是下班时间,又是lux酒吧门口的街道。鉴于上次薇奥莉塔和史蒂夫同框的照片就是从这里被拍到的,为了防止有记者蹲点,薇奥莉塔还特地乔装打扮了一番。

    今日的薇奥莉塔·莱克特,特意卷了个大波浪,带着黑色贝雷帽,一身同色衣物脚踩高跟鞋,再加上成熟的妆容,看上去比平日里学生气的模样成熟不少。

    这样就算是认识的人擦肩而过,也不会认出来的!薇奥莉塔信心十足地朝着lux酒吧走过去,然而她刚刚拐过街角,还没来得及走进正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清朗声线从她背后响起——

    “薇奥莉塔?”

    她蓦然一顿。

    薇奥莉塔不可置信地转过头来,落入眼帘的是站在街头的高大人影。

    金发碧眼、五官俊朗,一双海一样眼眸里写满了惊讶,在视线触及的时候,确认了身份的男人立刻蹙眉。

    “你又来到了这里。”

    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而且她打扮成这样,他依然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