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

    自从被按着强行抽血之后,薇奥莉塔简直对托尼·斯塔克产生了心理阴影。

    长这么大,还没人能强迫她做什么,没有!特别是薇奥莉塔从小就害怕针头,每次都要爸爸哄半天才肯合作,而碰上托尼,不仅没人哄,还被嘲笑娇生惯养,想想就来气。

    位于威彻斯特县的新家距离学校有二十分钟的距离,乘车的话就更快了。薇奥莉塔坐进托尼·斯塔克造型嚣张的跑车内,刚刚扣好安全带,星期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早上好,莱克特小姐。”

    薇奥莉塔:“哼。”

    抽血那天就是星期五帮他锁门的,薇奥莉塔特别记仇。

    托尼见状挑眉:“连星期五都不理,我想你也不会理我了。”

    薇奥莉塔甚至不肯看他。

    托尼:“那好吧。”

    他从驾驶座右侧的储物箱里拿出了一大袋柠檬软糖,极其遗憾地摇了摇头:“看来这东西只能我自己享用了。”

    薇奥莉塔:“……”

    副驾驶座上的姑娘神情一顿,止不住往托尼手中瞟的眼神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想法。

    托尼侧目,薇奥莉塔触电般地别过头,装作看风景。

    驾驶座上的男人勾起嘴角。

    他把软糖袋子递到薇奥莉塔的面前:“真的不吃?”

    薇奥莉塔:“…………”

    该死。

    在摆明态度和柠檬软糖之间,薇奥莉塔的犹豫时间可能还没超过三秒钟。

    她气鼓鼓地抓过软糖袋子,直到把柠檬软糖送进嘴里,酸甜的美味在舌尖口腔扩散开来,薇奥莉塔才宽慰地放下了别扭的心情:反正她又不是真的天使,既不用禁欲也不用捍卫尊严,当恶魔真好。

    薇奥莉塔嚼着软糖,先看看自己的家门逐渐远去,再看看吩咐星期五自动驾驶的托尼·斯塔克,伸进袋子里拿糖的手蓦然停下。

    “等等,”她反应了过来,“为什么你要带柠檬软糖出门?”

    托尼微妙地顿了顿,然后迅速切换到漫不经心的神情:“我早上低血糖。”

    星期五:“是特地为你购置的,莱克特小姐,经由计算,在抽血之后,你有78的几率会因为此事心存怒火。”

    托尼:“……”

    薇奥莉塔一怔,然后绽开灿烂的笑容。

    没什么表情比笑更适合薇奥莉塔·莱克特了,她的五官精致,苹果肌饱满白皙,笑起来眉眼一弯,像是把整个世界的甜蜜都装进了心里。

    抱着软糖袋子的薇奥莉塔,笑起来一扫刚刚的闷气和别扭:“真的吗?特地为我买的,那我接受你的赔罪,斯塔克先生。”

    托尼:呵。

    没穿盔甲的钢铁侠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向你赔罪?我倒是有点后悔白费功夫,你的血样一点用处都没有。”

    明明亲口告诉过你了好吧。

    薇奥莉塔真是拼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要是能检查出问题来,薇奥莉塔从小到大经历过这么多次体检,早不知道检查出多少次问题来了。

    转生为人类后,薇奥莉塔的物质形态就彻底是个人类了。尽管这样在人间行走会带来很多麻烦和不方便,可也会规避很多潜在的可能性问题——比如说现在,如果斯塔克真的通过血样查出来了问题,万一发现她根本不是天使,是恶魔该怎么办。

    或许是薇奥莉塔的表情太明显了,不等开口托尼就继续说道:“连变种人的基因都不存在,你就是个普通人,天使小姐,那如何让别人说出心里话的?”

    薇奥莉塔:“你就当我在使用魔法吧。”

    托尼:“……”

    他嘲讽式地扯了扯嘴角:“啊,这就是你‘配合我调查’的态度,这么敷衍,我现在觉得替你保密是个亏本买卖了。”

    薇奥莉塔也不着急,大半注意力仍然放在享受软糖上:“我早就告诉过你检查血样是查不出什么的,倒是你有任何疑点,我可以为你指明方向。”

    反正说的也都是天使们的秘密,出卖竞争对手,薇奥莉塔毫无心理负担,希望她住在皇后区的那位天使姐妹不要介意,她肯定不介意。

    “指明方向,”托尼一哂,“有加百列在,我不觉得你能吐出多少秘密。”

    “你果然认识加百列。”薇奥莉塔就知道是这样。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谁告诉我去教堂找该死!”

    伴随着托尼的一声咒骂,星期五已然紧急刹车。

    整辆跑车以一种街头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夸张方式漂移调转车头。薇奥莉塔只在眼神的余光里看到了一个人影直直从街道中央冲到了车前。

    薇奥莉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全身一轻,然后就被人直接从车座上拎到了半空中。

    一名人类。

    ……谢天谢地。

    在看到袭击者双脚踩在高处的广告牌,而不是长着翅膀飞在天上时,薇奥莉塔反而松了口气。至于真的是人类还是变种人都无所谓,只要不是天使或者恶魔就好。

    “放开我,”薇奥莉塔被人抓着后领悬在空中也不害怕,抬脚就要踢他,“在钢铁侠的面前下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觉得是。”

    带着金属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在刹车的瞬间就呼叫盔甲的托尼·斯塔克,用掌心的武器对准了广告牌上的人:“换做是我,就等她身边没有复仇者或者x战警成员时再找事。”

    回应钢铁侠的是敌人挑衅般的笑容:“那好。”

    “我放开她就是了。”他抓着薇奥莉塔的手蓦然一松。

    “薇奥莉塔!”

    广告牌到地面的距离不算高,但绝对足够摔伤任何血肉之躯。托尼当机立断放弃先行攻击的机会,全力加速捞住了堪堪落地的薇奥莉塔。

    在半空中钢铁侠猛然转身,用后背挡住了薇奥莉塔,用盔甲挨下了身后敌人同样从掌心释放出来的冲击波。

    越过钢铁侠的肩膀,薇奥莉塔迅速做出了判断,这不是魔法。

    落地之后,薇奥莉塔一把抓住托尼的手甲:“是变种人!”

    钢铁侠一怔。

    但战况没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敌人已经缠斗上来,薇奥莉塔迅速转身跑回斯塔克的跑车后方躲好。

    “莱克特小姐?!”星期五的声音自跑车内传来。

    “我没事,我很好,”薇奥莉塔回道,“告诉斯塔克先生留个活口,或许我能问出什么。”

    眼下她还是冒牌天使,不好动用恶魔的能力战斗——况且转生为人类后,她那点魔法也就是三脚猫水平,还不够看的。与其主动上前拖后腿,不如换个思路做点有用的事情。

    星期五作为一个程式近乎完美的人工智能,自然能够理解薇奥莉塔的意思:“我知道了,莱克特小姐。”

    停顿五秒之后,她继续开口:“请听我指示行动。”

    薇奥莉塔:“没问题。”

    从跑车后方探出头去,钢铁侠依然和敌人缠斗,但用不了多久了。就算在地狱工作时只是个坐办公室的文职,薇奥莉塔也能看得出变种人占了下风。

    钢铁侠几个手炮过去后,他驱动盔甲,迅速拉近了与变种人的距离,就在此时星期五的声音再次响起:“莱克特小姐!”

    托尼:“快!”

    他一脚将变种人踩到了地面上,薇奥莉塔立刻冲上前,跪到地上死死扣住敌人的脖颈:“看着我!”

    变种人被薇奥莉塔强迫着转头。

    四目对视,他的身形一顿,然后直接开口:“二十万美金。”

    等等。

    明明看着她,吐出的心底欲望不是袭击,不是杀人,而是一个精准无比的金钱数字。

    身为恶魔,薇奥莉塔再明白不过这是什么意思了:这个变种人恐怕是受到了雇佣,薇奥莉塔·莱克特这条性命,价值二十万美金。

    就二十万美金????

    要知道薇奥莉塔可是被爸爸捧在手心里娇惯长大的,她长得好看又讨人喜欢,从小到大都是人群中的焦点。

    现在有人要她性命,就出二十万美金?

    薇奥莉塔气不打一出来:“我就这么不值钱吗?!”

    变种人冷哼一声,他抬手就要去抓薇奥莉塔的头发。幸而托尼反应快,钢铁侠拦腰抱住了薇奥莉塔,却因此叫敌人起身,见状不好转身就要走。

    薇奥莉塔:“斯塔克先生!”

    托尼:“不要紧,星期五,出结果了吗。”

    星期五:“已经分析出了敌人的身份,安置在他衣物内的追踪器也已经启动。”

    原来如此。

    既然是雇佣的,他总得有个老板,比起扣押审问,还是看看到底是谁花了钱买薇奥莉塔的性命更有效果。

    确认战斗结束,钢铁侠才落地:“小丫头,你没事吧?”

    隔着头盔,托尼·斯塔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但谁也不会错过其中的关切。薇奥莉塔闻言挑了挑眉:“不是说我是亏本买卖,那还关心我做什么?”

    托尼不假思索:“是星期五驱动盔甲救的你。”

    “那好吧,”她也不认输,反而顺着托尼的话露出大大的笑容,盯着托尼头盔上眼睛的位置,开口却是对星期五说,“那谢谢你,星期五,救我一命。”

    星期五理所当然地回答:“不用客气,莱克特小姐,我应该做的。”

    托尼:“…………”

    这小丫头真是难搞。托尼掀开头盔的护甲,一脸无奈:“说实话,我实在是看不出来你哪里是个天使了,丫头。”

    因为她本来就不是嘛。

    不过薇奥莉塔的注意力,在看清托尼嘴角的擦伤后立刻被转移了:“你受伤了,斯塔克先生?”

    托尼一挥手:“轻伤,战斗时磕磕绊绊,难免的。”

    星期五:“或者下次坐在驾驶座时系上安全带,避免不必要的碰撞。”

    薇奥莉塔:“噗。”

    不记仇了,星期五这么可爱,为什么要记仇。

    薇奥莉塔的心情彻底多云转晴,一转刚刚爱答不理的态度。她对着托尼伸出手,柔软的指尖与他冰冷的手甲相接触,女孩言笑晏晏:“走吧,斯塔克先生,我来为你处理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