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

    薇奥莉塔的反应极快。

    她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拽住汉尼拔的衣袖,还没张嘴,就已然摆出了撒娇的姿态。薇奥莉塔拽着汉尼拔·莱克特的衣袖,眼眸一垂,蓝色瞳仁闪啊闪,我见犹怜的模样是如此自然。

    “爸爸,”她可怜巴巴地说,“我,我有话要单独对你讲。”

    然而汉尼拔早就看惯了薇奥莉塔扮可怜的模样,他一点也没动摇:“讲什么?”

    薇奥莉塔:“认、认错。”

    汉尼拔:“……”

    这可不在他的意料范围之内。

    薇奥莉塔从来不是个听话的孩子。汉尼拔承认,他过于宠溺女儿是造成薇奥莉塔无法无天的原因之一。可更多的还是因为薇奥莉塔聪明又敏锐,她不服输,也善于运用自己的优势。

    尽管时常撒娇卖萌——就像是现在。乖乖听话的薇奥莉塔,欲言又止、神情焦灼,长长的黑发编成鱼骨辫辫垂过肩头,精雕细琢的面孔一览无遗,因而汉尼拔能够清晰看到她宝石般的蓝眼睛里闪烁着的别样情绪。

    但更多时候这不过是她换取同情的小手段,薇奥莉塔很少会真正的退步认错。

    因而女儿一句罕见的道歉,使得汉尼拔有些惊讶。

    薇奥莉塔当然不会错过爸爸的错愕,女孩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羞愧的神色,支支吾吾地继续开口:“刚、刚刚教授已经和我谈过了,这件事是我,我做错在先。”

    汉尼拔侧了侧头。

    他同样没见过自信又开朗的薇奥莉塔,露出如此窘迫犹豫的表情。身为心理学家,汉尼拔深谙安抚他人情绪的方式,他没直接回应,而是伸手握住了薇奥莉塔的肩膀。

    “别着急,莉塔,”刚刚的警惕消失殆尽,汉尼拔放缓了语气,“我在听。”

    薇奥莉塔为难地转身看了一眼查尔斯教授。

    后者理所当然地扬起笑容:“你确实应该向莱克特医生道歉,薇奥莉塔,不如去人工湖转转?现在的天气刚好。”

    不等薇奥莉塔回应,汉尼拔就朝着女儿伸出了手:“走吧。”

    谢天谢地。

    直到离开教学楼,来到校园室外的人工湖旁边,薇奥莉塔才稍稍地松了口气:尽管x教授说出于尊重,他不会无缘无故动用能力探知别人的内心,可万一他无意间发现了爸爸刚才的内心想法,那可就糟糕了。

    薇奥莉塔突如其来的示弱道歉,导致汉尼拔根本没心情追究她的动机了。在察觉到离开办公室之后,女儿的情绪平复很多,身为父亲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更为现实的层面:“是否是泽维尔教授训斥了你,莉塔?”

    薇奥莉塔摇了摇头。

    “查尔斯教授人这么好,他才不会发火呢。”

    说完,她犹犹豫豫地又补充了一句。

    “就是,就是因为没骂我,才……”

    好吧,汉尼拔顿时懂了大概。

    薇奥莉塔太机灵了,聪明姑娘拥有的优缺点她都有——特别是好奇。你越说不行,越否定她,她越要亲自试试会有什么后果。

    也只有她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才会有这样一反常态的表现。

    “好了。”

    汉尼拔自然也明白薇奥莉塔在怕什么,他安抚性地拍了拍薇奥莉塔的后颈,宽慰道:“既然你已经意识到了错误,那我也不会生气,不用担心,莉塔,有什么直接说出来。”

    这给了薇奥莉塔莫大的鼓励。

    她躲闪的目光陡然一亮,总算抬起了头,像往日一样,用剔透的蓝眼直视着爸爸的双眼。

    “爸爸真的不会生气?不管我说什么?”她期待地问。

    “还会比炸平新家更过分吗,”汉尼拔说完,几不可查地勾起嘴角,“如果比那还过分,你还是需要斟酌一下语句,莉塔。”

    他适时的玩笑换来了女儿灿烂的笑脸。

    得到首肯的薇奥莉塔,总算是彻底放下了心。她不再窘迫了,掩盖在担忧之下的本性立刻显现出来,女孩理所当然地圈住爸爸的手臂:“那,那爸爸,我知道你很生气有人想要袭击我,但别去找他麻烦好不好?”

    汉尼拔挑眉。

    所以他刚刚的推测是正确的。但鉴于薇奥莉塔如此不安,男人并没有进而表露任何情绪,他只是维持着放松的神情问:“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薇奥莉塔:“你认识这么多fbi的朋友!”

    汉尼拔:“……”

    严格来说薇奥莉塔的思路也不算错。

    人人都知道莱克特医生爱女如命,人人也都知道汉尼拔·莱克特曾经帮助fbi侦破过几期重要的连环案件。有这层关系在,想要找个普通人的麻烦,那真的太容易了。

    “爸爸——”

    薇奥莉塔式的撒娇又来了,黑发姑娘的脑袋一偏,靠在汉尼拔的肩膀边沿,圈着他的手臂晃来晃去,一双蓝眼睛亮闪闪,活像个乞食的小动物。

    她可怜兮兮地哀求道:“教授刚才让我认识到,我主动挑衅在先,根本没考虑过这可能会让关心我的人,特别是爸爸担心,所以要怪就怪我吧,爸爸。”

    汉尼拔没说话。

    沉默就是肯定,汉尼拔·莱克特当然不赞同薇奥莉塔主动去挑衅集啊会群众的行为。

    十七年来,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物质上,汉尼拔对薇奥莉塔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甚至到了不少人说他身为父亲的保护欲过度,把薇奥莉塔·莱克特养成了一个不谙世事,也没经历过任何挫折的温室花朵。

    这也导致了薇奥莉塔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会怕举着牌子或者聆听演说的普通人。

    接道学校通知时,向来善于把控情绪、进退有度的莱克特医生着实大吃一惊,他当即推了手头的所有工作,直接赶了回来。

    好在薇奥莉塔毫发无伤。

    “是我,是我的能力失控造成破坏在先,”薇奥莉塔的声音越说越小,“爸爸教导我,要主动承担责任,不是吗?的确是我造成了眼前的混乱,我不会把这份罪责推给别人,所以……爸爸,不要把怒火转移到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反思到这个地步,汉尼拔还能说些什么呢?

    原本潜伏在心底的零星愠怒,在薇奥莉塔诚恳地认错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汉尼拔思忖片刻,然后回神颔首。

    “我接受你的认错,”他认真开口,“你能亲自认识到错误,我很欣慰,莉塔。”

    “嘿。”

    薇奥莉塔立刻绽开笑颜,她就知道爸爸不会责怪自己的。

    “还有,还有啊,”女孩得寸进尺地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我说了,爸爸也不要生气。”

    “这个,”汉尼拔微微挑眉,“取决于你想说的是什么。”

    “爸爸陪我吃一段时间蔬菜好不好?”

    “……一段时间,是指哪段时间?”

    在察觉到父亲的神情微妙变化时,薇奥莉塔也不着急,她依然是理所当然的撒娇神情,好像全然没意识到气氛的转变,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就当是为我的所作所为赎罪吧,爸爸,就算我不是……故意的,但到底是有人受伤牺牲,现在这么多人在盯着我,盯着我们家,哪怕是摆摆样子也好呀。”

    ——翻译过来就是,如今的薇奥莉塔·莱克特是媒体的焦点,更是无数义警的关注对象,x战警保护她,又和复仇者联盟走的那么近,更遑论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加百列在背后要挟。对于一名连环杀手来说,在这样的关注下顶风作案,那就是主动暴露自己。

    清澈的眼眸对上他深邃的双眼,在她的话语落地之后谁都没有再开口。薇奥莉塔并没有畏惧,更没有躲闪,她知道爸爸会因此展开思路,但她也知道,爸爸会明白自己的潜台词。

    所以她只是放缓声调:“爸爸,求你了,等这阵子过去,爸爸也答应了我,去农场亲自挑选小羊羔的!”

    汉尼拔挪开了目光。

    他低头,反握住了薇奥莉塔的双手:“我知道了。”

    父亲宽大温暖的手掌包裹住她的,熟悉的温暖给了她莫大的力量,只有在碰到事关生活抉择的重大事项时爸爸才会这么做,就像这样,手牵着手,身体力行地告诉薇奥莉塔,只要父女之间做到坦诚、齐心,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

    “此时看来,同意你转学的抉择是正确的,莉塔。”

    他感慨地说。

    “你长大了。”

    直到此时,薇奥莉塔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汉尼拔伸手为薇奥莉塔将额前的碎发仔细拢到耳后:“我答应你,莉塔。”

    薇奥莉塔:“爸爸不生气?”

    “要是真的怕我生气。”

    父亲失笑出声。

    “就好好学习、不要挑食,准时睡觉起床,别耍小脾气,做个懂事的姑娘。”

    好吧,这其实是最困难的。

    积极向上又勤奋刻苦,哪儿有恶魔会愿意做啊。但是既然爸爸让步了,薇奥莉塔也得有点表示不是?她哼哼唧唧了半天,勉强答应道:“那好吧,我会努力做到。”

    说着她朝着汉尼拔伸出双手,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爸爸。”

    他主动让步,薇奥莉塔的心放下了大半截,和低阶天使打架没关系,和加百列打架……薇奥莉塔还不想死。

    “但希望你是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汉尼拔拍了拍薇奥莉塔的后背,收敛了神奇,严肃说道,“不要让关怀你的人担心,莉塔。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从明天起我会亲自接送你。”

    “哎?”

    薇奥莉塔惊讶地抬头。

    “可是爸爸早上有病人预约时怎么办?”

    “不用担心。”

    汉尼拔放开了薇奥莉塔:“我会和泽维尔教授商议,如果我有事情,请他派x战警来接你。”

    “可以让皮特罗来的!”

    “……”

    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那个活蹦乱跳的少年,汉尼拔还是有点不爽。

    说好了尊重女儿选择朋友的权力,他不能反悔。父亲强心按下心底的醋意,维持着平静的表情:“这得看教授的安排。”

    一会儿要特地备注一下,除了那个银发的年轻人之外谁都行。

    第二天。

    尽管薇奥莉塔嘴馋还懒,但她也不是没有原则的。说好了早起早睡,当清早的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她早就在客厅等待了。

    “这就来!”

    黑发姑娘先是冲到厨房拿甜点,然后雀跃地踢掉拖鞋。

    长这么大,薇奥莉塔从没和朋友一起走过上学的路途,特别是这位朋友还是皮特罗。

    她兴冲冲地打开门:“咱们可以走了皮特——”

    后面的话,在看清来者时戛然而止。

    休闲西装、黑墨镜,以及停留在公寓门前的嚣张跑车,都昭示着来的人根本不是快银。托尼·斯塔克看到薇奥莉塔兴高采烈的神情,得意地摘下墨镜。

    “我找x教授有事,顺路捎你过去,”他勾起笑容,“这么想我吗,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毫不掩饰失望之色:“怎么是你,斯塔克先生。”

    托尼:“……”

    他在这丫头心底是什么形象,这么遭嫌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