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作为同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们一样出名的变种人,纽约几乎没人不认识金刚狼。

    他的出现让人群之中酝酿的怒火迅速转化为了恐惧。罗根冷冷地看着那名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魁梧男人,然后左手拽着薇奥莉塔,右手拎着那个小姑娘转身离开。

    一路上压根没人胆敢阻拦他,人群有如摩西分海般自动退开,只有被拎着后领的小女孩不住地挣扎,嘴里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走到安全的位置,金刚狼才把她放了下来。女孩在落地的瞬间亮出了爪子,二话不说就要袭击他。

    但金刚狼反应比她更快,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给我老实点!回来之前我就警告过你,不要动不动就袭击别人!”

    女孩叽里咕噜说了一连串快速的西语,不知道是在抗议还是在骂人。

    薇奥莉塔:“……”

    这么下去一大一小肯定要打起来的。

    于是她向前,拉了拉女孩的手臂,从兜里拿出两块水果糖:“泡芙吃完了,但是我还有糖,你要吗?”

    女孩转过头来。

    她的注意力立刻被薇奥莉塔掌心里的五彩包装纸吸引住了,不再和罗根发火,也乖乖收回了爪子。薇奥莉塔露出笑容:“谢谢你。”

    说完她拆开包装纸,把两块晶莹剔透的硬糖放在女孩掌心里。

    女孩:“……”

    小姑娘的手掌顿了顿,然后她把拿起其中一块,往薇奥莉塔面前松了松。

    薇奥莉塔:“哎?”

    见她没理解,女孩直接将水果糖送到了薇奥莉塔嘴边。这下她懂了,薇奥莉塔张嘴,吞下其中一块糖。

    女孩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一袭黑发,冷锐的气质和金刚狼一样酷,就算是分糖也是面无表情。等到薇奥莉塔接受了她的分享,女孩才几不可查地勾了勾嘴角,然后潇洒地把另外一块丢进自己的嘴巴里:“谢谢。”

    薇奥莉塔:“……”

    感觉自己被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姑娘撩了是怎么回事?!

    “金刚狼先生,”她抬头看向身边高大的变种人,“她是你新救回来的学生吗?”

    “所以,查尔斯真的收留了你。”

    罗根立刻明白了薇奥莉塔现在的确是x战警的一份子。

    “我只是在查尔斯教授这里读书,”薇奥莉塔摇了摇头,“我和我爸爸住在一起,就在威彻斯特县。”

    罗根一哂:“没区别,丫头。炸平了半条街区,不会有普通人的高中接纳你的。”

    好吧,的确是这个道理。

    不过显然罗根并不在乎薇奥莉塔带来的麻烦,他只是收起雪茄:“你们两个跟我走。”

    薇奥莉塔:“去哪儿?”

    罗根:“回学校。”

    看来今天也买不成小番茄了,薇奥莉塔忧愁地叹了口气。

    于是在查尔斯教授的办公室里,薇奥莉塔一边和小姑娘分享带回来的零食,一边听查尔斯教授和罗根交谈,迅速理清楚来龙去脉。

    两个月前,罗根得到了一则消息,说墨西哥的某个实验室在秘密制造他的克隆人,于是他立刻动身前往墨西哥。

    金刚狼的克隆人?

    “她是你的克隆人吗,罗根?”薇奥莉塔惊讶地问道。

    小姑娘全程一脸冷漠,即便是办公室内,以及趴在窗外明目张胆“偷听”的学生都在看着她,她也只是面无表情地把手伸进零食袋子,咔嚓咔嚓地啃薯片。

    “x-23,”罗根开口,“她的代号。”

    “但是。”

    查尔斯蔚蓝色的眼睛在女孩身上停留片刻,然后露出和煦的笑容:“她更愿意被称之为劳拉。”

    “劳拉。”

    薇奥莉塔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然后低头:“你好,我是薇奥莉塔。”

    劳拉点了点头:“我知道。”

    “你认识我?”

    “电视上见过。”

    “……”

    金刚狼嗤笑几声:“这下可好,我们有两个麻烦了。”

    他的话音落地,薇奥莉塔和劳拉不约而同露出不服气的神情。薇奥莉塔尚且只是蹙眉要反驳,而劳拉则是恨不得跳起来大声嚷嚷了。

    然而在她们行动之前,查尔斯教授率先抬了抬手。

    x教授的无声行动,比什么都管用。他看向金刚狼:“罗根,带劳拉转转好吗?我想琴和斯科特很愿意帮助你,我想和薇奥莉塔单独聊聊。”

    通常情况下,教授很少会找谁“单独聊聊”,而自薇奥莉塔到来之后,她已经享受过很多次这种待遇了。

    目送劳拉恋恋不舍地离开,查尔斯感叹般地开口:“劳拉很喜欢你。”

    薇奥莉塔:“我也很喜欢她,是个很酷的姑娘。”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挑衅集啊会群众吗,薇奥莉塔?”

    “……”

    查尔斯的目光转向了薇奥莉塔,坐在轮椅上的教授依然是那副温和的神情,温柔的蓝眼睛里却带着不好糊弄的清明与睿智。

    薇奥莉塔在这样的注视下缩了缩:“你明明可以读出我的想法,查尔斯教授。”

    查尔斯:“是的,但是我更想听你亲口说出来,莉塔,这是对你的尊重。真的到处乱用,那学生们可要比怕万磁王还要怕我了,皮特罗不会想让我知道他在物理课上利用能力作弊的。”

    薇奥莉塔:“哎?!”

    仿佛看出来薇奥莉塔的紧张,查尔斯故作轻松地眨了眨眼睛:“我会找他单独谈,你就假装不知道。”

    “……好吧。”

    明知道查尔斯教授是在安抚自己,可薇奥莉塔还是放松了下来。再看向查尔斯时,眼神也不再躲闪了。

    她叹了口气:“要不是劳拉拦住他们,我是想趁机动用自己的能力的。”

    查尔斯:“为什么?”

    薇奥莉塔:“因为我能察觉出,想要攻击我的人,他在害怕。”

    恶魔能看到人类的所有负面情绪的模样,憎恨、恶意和畏惧等等。转生为人类后,薇奥莉塔已经很难能看到了,但离得那么近,她能感受到。

    “我想要他们亲口在众人面前承认害怕我,”薇奥莉塔小声说,“特别是那个牧师。”

    “所以,你只是想恶作剧。”

    “虽然我不赞同万磁王动不动就打打杀杀。”

    薇奥莉塔露出理所当然的神情。

    “但是都抗议到学校附近了,难道我们还要忍受吗?”

    “我明白了。”

    查尔斯并不知道薇奥莉塔的真实身份,但即便不动用能力,他也能摸透她的想法。

    薇奥莉塔·莱克特,青春靓丽、家境优渥。莱克特医生极其宠爱她,甚至到了不放心她进入寄宿学校的地步,这样的姑娘,是不怕任何伤害的,因为她知道世界上总会有人无条件的保护她、接纳她。

    同样的,她也不会经由别人的训斥就意识到错误,更不会轻易地接受别人灌输的想法——除非是她自己获得的。

    于是查尔斯并没有对薇奥莉塔的所作所为发表任何意见,他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查尔斯说,“你想动用你的能力,让他们在人前丢脸。”

    “嗯。”

    “那你想知道我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教授?”

    查尔斯行驶着轮椅,停在了薇奥莉塔面前,他伸出手:“你可以试试看。”

    薇奥莉塔瞪大眼睛。

    两分钟前还说随便对动用能力不够尊重他人,现在却要她动用能力?薇奥莉塔犹豫不决,可查尔斯却没给她考虑的机会。

    教授温柔地牵起了薇奥莉塔的手掌。

    他的手和他的人一样,和煦、温暖,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来吧,薇奥莉塔。”

    透过教授的蔚蓝双眼,薇奥莉塔莫名地放下了心中的惊疑不定。她舒了口气,然后反握住查尔斯的手掌。

    接着,轮椅上的男人,注视着她的眼眸,神情认真、毫不犹豫地开口:“比起变种人的两派之争,我更不想看到你受到任何伤害。”

    “嗯?”

    “还有琴、斯科特、皮特罗,以及新来的劳拉。”

    薇奥莉塔懂了。

    查尔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她亲自得到他的想法。

    ——她有恃无恐,可想要保护她的人,真正关心她的人,却要因此提心吊胆、为止担心很久。就算薇奥莉塔不考虑自己,也应该考虑到教授的想法,以及对其他同学的影响。

    薇奥莉塔怔怔地放开手,查尔斯立刻回神。

    x教授并没有退开距离,他继续说道:“这不仅仅是我的想法,这也是任何想要保护你的人的想法。”

    “对不起。”

    要是查尔斯训斥她,薇奥莉塔的愧疚说不定还会少一些,可偏偏他没有。少女咬了咬嘴唇:“教授,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

    查尔斯调转轮椅,他看向办公室的大门。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这件事,薇奥莉塔,”他说,“但你得好好想想,如何向你的父亲解释。”

    薇奥莉塔猛然回过神来:“教授,你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爸爸?!”

    她的话音落地,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了。

    汉尼拔·莱克特大步跨进来,他紧绷的神情在触及到薇奥莉塔时陡然一松,但立刻又蹙起眉心。

    “爸爸!”

    “莉塔。”

    他径直走向薇奥莉塔,蹲到了她的面前。男人宽大的手掌落在薇奥莉塔的脸颊边沿,父亲抚着她的脸侧,上上下下把薇奥莉塔打量了一个遍,确认她毫发无伤后,才开口:“莉塔,你是否受伤了?”

    薇奥莉塔急忙摇头:“我没事,爸爸,他们连我的半根头发都没碰到。”

    汉尼拔:“……”

    莱克特医生张了张嘴,他严峻的神情叫薇奥莉塔心虚地缩了缩。

    看到女儿畏惧的神情,汉尼拔又有些心软了,他叹息一声,暂且放过了薇奥莉塔。男人转头看向查尔斯教授:“教授,你知道是谁想要袭击莉塔吗?”

    查尔斯:“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超市门前是有录像的。”

    薇奥莉塔:“…………”

    等等!

    薇奥莉塔太了解她爸了,包括他的那个绝对不能见人的“特殊癖好”。汉尼拔·莱克特对任何粗鲁的冒犯深恶痛绝,更遑论这次薇奥莉塔还险些受伤。

    今天得到了消息,明天那个倒霉鬼怕是就要餐桌见了。

    ——怎么办才好?!

    现在正邪的平衡一团混乱,正是因为爸爸,那个倒霉天使才找上薇奥莉塔的。加百列还拿着爸爸的性命威胁她呢,这节骨眼上,爸爸不能再杀人了。

    “爸爸。”

    于是情急之下,薇奥莉塔一把扯住了汉尼拔的衣袖。

    “不要!”

    汉尼拔蓦然一顿。

    他转过头来,像是察觉到什么般,若有所思地侧了侧头:“不要什么,莉塔?”

    薇奥莉塔:“……”

    糟了,她该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