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

    三天后,周六,某家高档超市。

    每个周六上午,汉尼拔·莱克特都会驱车离开宅邸,前去采购新鲜的食材。他将这个习惯从巴尔的摩带到了纽约,也正是如此,当薇奥莉塔的一时失误,炸平了他在上东区新购置的公寓时,莱克特医生本人才得以幸免于难。

    一般情况下,薇奥莉塔是不会在周六早起的,但今天例外。

    难得起早的薇奥莉塔,把齐腰的乌黑长发盘在了脑后,纤细的脖颈和小巧的脸颊尽数裸啊露在外。为了方便购物,向来喜爱连衣裙的姑娘特地换上了宽松的t恤和吊带牛仔短裤,高调地炫耀自己的青春活力。

    她趴在购物车的扶手上,一脚踩着购物车的脚架,一脚蹬地,跟在汉尼拔身后一路滑行:“打算买什么啊,爸爸?”

    汉尼拔头也不回:“注意安全,莉塔。”

    高大的男人停了下来,薇奥莉塔不得不紧急刹车,以免撞上走在前方的父亲。

    不是工作时间,也不出席于正式场合,总是衣冠楚楚的汉尼拔·莱克特,今日只在衬衣外套了一件休闲西装,既没系领带,也没抹发胶。浅色的头发散在额前,看上去比平时增添了不少生活气息。

    他停在货架前,看向堆成小山的番茄,尚未表态,背后的薇奥莉塔就不满意地开口:“不想吃番茄!”

    汉尼拔一顿,转头看了一眼女儿:“三天前你还说想吃新鲜的番茄酱。”

    薇奥莉塔:“现在不想吃了。”

    她的口味一天一个变,汉尼拔早对此见怪不怪。但莱克特医生思忖片刻,目光落在了另外一个货架的樱桃番茄:“那么,番茄挞呢?”

    薇奥莉塔双眼一亮,猛然直起腰板:“好!”

    汉尼拔:“你也可以带些去学校,分给新朋友们。”

    薇奥莉塔:“啊……”

    就算是瞎子,也能从薇奥莉塔的语气中听出十万个不情愿。从小她就不是特别喜欢分享食物,特别是自己喜欢吃的那种。

    但汉尼拔宠溺女儿是有原则的,他语重心长道:“很早就告诉过你,莉塔,不论是人生还是餐桌,吃独食都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薇奥莉塔:“好吧。”

    好在她任性归任性,可薇奥莉塔更明白讨人喜欢是多么重要,特别是当她除去心理医生的女儿之外,还有个恶魔的身份。

    薇奥莉塔想了想,认真开口:“那还是等周五买吧,爸爸。周五的时候队长可能会到学校来看我,也给他带一份。”

    汉尼拔:“……”

    这么一说,他突然后悔做此提议了。

    作为父亲,自己的女儿连续和几名异性关系亲密,着实是件糟心的事情。特别是莱克特医生非常清楚,十七岁的薇奥莉塔的确也到了该和男□□往的年龄,她总得迈出这一步,否则在感情方面完全一张白纸,非但不是好事,反而可能会招来祸端。

    但理智明白并不代表着感情上接受。

    “听上去,”汉尼拔维持着平静的语气开口,“比起那位变种人少年,你还是更喜欢美国队长。”

    “哎?”

    薇奥莉塔完全没料到爸爸会毫无征兆地把话题转到这方面。她茫然地眨了眨眼:“皮特罗是朋友。”

    汉尼拔:“所以美国队长并不是。”

    薇奥莉塔:“也是朋友。”

    汉尼拔:“……”

    莱克特医生叹了口气。

    汉尼拔太了解薇奥莉塔了,他亲手养大的女儿,什么时候准备回避,什么时候准备说谎,父亲一清二楚。就算薇奥莉塔聪明到信口胡扯时表情认真、神态纯洁,一双清亮的眼睛闪闪发光,能够让人不由自主地忘记所有质疑。

    但正是如此,反而证明了薇奥莉塔在装傻充愣。

    不过她也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如此回答的。汉尼拔深知一味禁止没有任何作用,薇奥莉塔需要的是引导,而不是命令。

    于是他没直接进入话题,汉尼拔伸手,替薇奥莉塔把落在脸侧的碎发撩到耳后:“去生鲜区看看。”

    “我想吃现宰的羊羔肉。”薇奥莉塔嘀咕道。

    “下个月去牧场时会有,现在可没这个条件。”

    薇奥莉塔对食物的挑剔近乎极致,特别是对待肉食。食材必须新鲜,上架超过半天的肉类就拒绝入口了;配料必须合适,连细微的香料变化都能尝的出来。任何在材料、配料,甚至是烹饪条件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的舌头。

    这也导致了,汉尼拔·莱克特从没用什么其他食材替换过薇奥莉塔的食物。

    汉尼拔低头看向薇奥莉塔,趴在购物车边的姑娘一脸的漫不经心,十七岁的她已然拥有了窈窕精致的女性模样,但从小娇生惯养,薇奥莉塔的举手投足间还带着挥散不去的稚气和天真。

    当然了,他也知道薇奥莉塔的心底门清,大部分时间的无辜都是她为了方便装出来的。

    那天莉塔从复仇者基地归来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是美国队长送她回来的,英俊的青年载着薇奥莉塔直至家门,两个人有说有笑,汉尼拔知道他女儿什么性格,薇奥莉塔聪明,可注意力很难集中,但面对史蒂夫·罗杰斯的时候,她的视线从未离开过。

    回想起来,莱克特医生真是心情复杂。

    感应到了父亲的注视,薇奥莉塔困惑地抬眼:“爸爸?”

    汉尼拔语气依然平静:“你越来越像你的母亲了,莉塔。”

    薇奥莉塔蓦然一怔。

    妈妈死后,爸爸鲜少会提起她,也正因如此薇奥莉塔才觉得汉尼拔对待他这位伴侣的感情并不是特别深刻。像这样语重心长地透过她来追忆妈妈,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妈妈也挑食吗?”她歪了歪头,问道。

    汉尼拔微微低头,露出几不可查的笑意。

    “她对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他说,“有自己的主意和坚持,任何约束也无法动摇。你长大了,莉塔,这让我不禁考虑,我的所作所为是否在阻碍你的成长。”

    “哎?”

    薇奥莉塔完全没料到爸爸开启这个话题,其中意图是如此沉重。听到这番话,薇奥莉塔甚至不管购物车了,她跳下来,伸手拉住了汉尼拔,颇为不安地开口:“我做错了什么吗,爸爸?”

    汉尼拔摇头。

    “是我的错,莉塔,你长大了,我不应该约束你同男□□往,”他安抚性地拍拍薇奥莉塔的后颈,“不论是美国队长,还是那个变种人少年,都是优秀的男性,你的选择相当正确,即便是我也无法为你寻觅到更值得深交的朋友。”

    薇奥莉塔:“所以爸爸不会阻拦我和男孩子出去玩了?”

    汉尼拔:“只要你能把握尺度,既要学会保护自己,也得给异性尊重。”

    说着他摆出一副宽慰的姿态告诫道:“哪怕你很优秀,值得更多人喜欢,也不代表着可以为所欲为,莉塔。”

    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吧老爸!

    薇奥莉塔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就算是拿着开玩笑的语气夸赞她,眼底的阴霾都快遮住整张脸了好吗?

    薇奥莉塔真的很不明白爸爸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件事情,过往的时候,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爸爸从不会苛责自己。

    可是这不是原则问题啊,明明就如他所说,她快成年了,总得去谈个恋爱吧。况且不管单身与否,离开家庭是早晚的事——

    薇奥莉塔眨了眨眼。

    她抬头寻觅到父亲的眼睛,眼神相对,薇奥莉塔认真开口:“爸爸,你是不是吃醋啦?”

    汉尼拔:“……”

    莱克特医生面无表情地挪开目光:“不是。”

    薇奥莉塔蓦然绽开笑容。

    “哈!”

    找到症结所在,薇奥莉塔豁然开朗,她蹭到汉尼拔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撒娇:“爸爸就是吃醋了!”

    “…………”

    “别担心,就算是交到男朋友,我最爱的还是爸爸,不会冷落你的!”

    汉尼拔对此却另有看法,他只是瞥了薇奥莉塔的笑脸一眼:“漂亮话谁都会说,莉塔。”

    薇奥莉塔根本不怕父亲的冷淡,她笑嘻嘻地缠着汉尼拔:“真的!爸爸不是也说我可以和男孩子约会了吗,我会证明自己是个大姑娘的。”

    说完她心思一转,脑袋瓜里就有了崭新的想法。

    身为恶魔,讨人喜欢的本领几乎是刻在了薇奥莉塔的灵魂里。黑发姑娘拉着父亲,笑容灿烂、神态期待,眼神里浮现出狡黠机敏的光泽,就差把“讨爸爸欢心”一行字明明白白拿笔写出来了。

    “周五我来做番茄挞,”薇奥莉塔信誓旦旦地说,“爸爸在一旁指导我,如何?独立的姑娘要从自己喂饱自己,和朋友分享食物开始。”

    ——可是,就算做的明显又直接,可是天底下哪个疼爱女儿的父亲,会拒绝自家闺女的明晃晃讨好呢?

    汉尼拔庄严的神情免不了缓和几分,他勾了勾嘴角。

    “我相信你的能力,只要你别在准备食材时又把小番茄全吃光。”

    薇奥莉塔脸一红,她可是干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了。

    “我才没有呢,”她小声嘀咕,“明明每次都吃了一点点,我就尝尝——”

    话说到一半,薇奥莉塔越过父亲高大的身躯,看到超市另外一侧店面吧台上方的电视里,出现了熟悉的影子。

    一张照片,镜头拍下了一男一女,男士金发碧眼、侧颜俊朗,坐在机车上望向身侧的姑娘,而那位姑娘,红色斑点连衣裙,乌黑长发垂至腰际,也正用认真的神情回望着青年。

    正是薇奥莉塔和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lux酒吧外的场景。她的目光从照片挪到新闻标题上,蓝底白字格外显眼——《上东区爆炸案罪魁祸首,与复仇者成员关系亲密》。

    与此同时,薇奥莉塔口袋中的手机震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一条短讯。

    [这样的关注度,你觉得够吗,小莉塔?——路西法·晨星。]

    等到汉尼拔循者薇奥莉塔的目光同样看到新闻,拿着手机的姑娘才露出真实的笑容。

    够吗?当然不够了!身为恶魔,薇奥莉塔·莱克特当然不会嫌弃混乱的场面多,只是当地狱的盈利方式转变后,她已经不能再肆无忌惮的搞破坏了。

    但现在不一样,难得能名正言顺的为了平衡而破坏,薇奥莉塔岂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她不假思索地回了路西法一条信息。

    [不够,远远不够,还要再轰轰烈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