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

    试问职场中有什么情况比老板是个严苛龟毛控制狂更糟糕的情况?

    那就是,尽管老板和蔼可亲好说话,可他其实是个自我中心的自大狂,热爱喝酒泡妞飙车派对,即便你说明了紧急情况有事相商,他还是大白天的醉醺醺跑出来,脸上挂着“是我知道我很帅”的神情看着你。

    路西法一把拽住想离开的薇奥莉塔,亲昵地揽过她的肩膀,用赞叹地目光把薇奥莉塔看了好几遍:“我的小莉塔,就知道你最优秀,还没成年就泡到了美国队长,知道多少恶——”

    薇奥莉塔:“——求你住嘴。”

    她简直要崩溃了。谁能想象得到,恶魔群首、地狱之王路西法,竟然是这么一个不着调的酒鬼。薇奥莉塔早应该在他把整个地狱的烂摊子丢下,跑到人间开什么见鬼酒吧时就彻底觉悟这点的!

    特别是,他清醒还好,现在偏偏不清醒,薇奥莉塔接连给路西法使了好几个眼色,但路西法根本没意识到,他仍然没放手:“我为你骄傲,莉塔,晚上请你喝酒。”

    薇奥莉塔不住挣扎:“你放开我!”

    路西法还没来得及松手,一双有力的大手铁钳般握住了路西法的手腕。

    即便是地狱之王,也因突如其来的敌意为之一怔。他抬头,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不知何时已然走向前,他神情肃穆,蔚蓝色的眼睛里带着深深的戒备:“如果一位女士拒绝了你,我不认为强求是个合适的选择,先生。”

    路西法讶异地挑了挑眉:“莉塔在拒绝我之后,你可没给我反应的时间。”

    薇奥莉塔:“……”

    哪儿来的火啊药味?

    夹在中间的薇奥莉塔一时间没跟上两位男士的思路。

    史蒂夫·罗杰斯金发碧眼,身材高大,凛然的气场和紧蹙的眉头让他身着机车服也像是一位不亚于加百列的天神;而路西法,尽管满不在乎又喝到微醺,可当史蒂夫抓住他的手腕时,地狱之王的双眼一抬,几分不易察觉的锐利一闪而过。

    然后路西法放开了薇奥莉塔,他动作温柔,一如对待所有女性那样。

    直到路西法松手,史蒂夫才收回了淡淡的威胁之意。他同样放路西法自由,后者却反而将目光转向了史蒂夫。

    路西法幽深的双眼对上史蒂夫的眼睛:“罗杰斯队长,放宽心。”

    糟了!

    薇奥莉塔在路西法手下工作这么久,她很清楚自己老板什么时候想做什么——情况危急下的视线相对,证明他要动用自己的能力了。

    地狱之王的能力,可是远超薇奥莉塔几个量级不止。薇奥莉塔姑且还能够运用自己的能力帮人做点好事,路西法可是完全让人直视自身内心的罪恶。

    现在他要把能力用在美国队长身上,这还得了?

    薇奥莉塔急忙拽住了老板的衣袖:“你不要添乱,我是来求你帮忙的。”

    “待会再说。”

    路西法揉了揉薇奥莉塔的头顶,勾起嘴角。

    “总是正人君子的模样,难道你就没疲累的时候吗,”他看似随意地开口,“男人私下有些阴暗想法,是很正常的事情,对吧?”

    ——通常情况下,得到路西法暗示的人类,总会失去自己的意志力,顺着他的话语坦白心底最邪恶的欲念。薇奥莉塔真的很怕待到队长反应过来后意识到情况不对,到时候不仅是队长和路西法会有矛盾,说不定她一直以来隐瞒的事实也会暴露的!

    薇奥莉塔扬起声音:“路西法!”

    路西法:“怕什么,小莉塔,你的伟光正爱人暴露了真实想法,你会接受不了?”

    史蒂夫:???

    然而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地狱之王的魔法下,只是困惑地拧起眉头:“你在说些什么?”

    薇奥莉塔:“……”

    路西法:“…………”

    他的能力竟然对美国队长没用?

    史蒂夫的视线在茫然的二人之间转了一圈,最终落在薇奥莉塔身上,她一张小脸上写满了茫然,宝石般的眼眸瞪得大大的。

    “你说他能够在托尼的研究方面提供帮助。”史蒂夫说。

    “啊,嗯嗯,”薇奥莉塔拼命点头,“他的,他的‘特殊能力’比我还强,队长。”

    史蒂夫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同样错愕的路西法,男人看起来已经从醉酒中清醒过来,但那吊儿郎当的气质仍未改变。

    他觉得自己明白了大概的情况。

    美国队长拍了拍薇奥莉塔的肩膀,他弯下腰,与娇小精致的姑娘视线齐平,语重心长地开口:“薇奥莉塔,我能理解你想要帮忙的心情,但是你也应该做个让父亲放心的姑娘。”

    薇奥莉塔:“哎?”

    史蒂夫:“不是每个号称自己能力特殊的人都是奇异博士,你得学会辨明社会上的信息,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路西法:“…………………………”

    天啊,薇奥莉塔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

    天父在上,撒旦在下,薇奥莉塔再怎么讨厌自己的老板,再天天诅咒他溺死在酒精里,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路西法·晨星,地狱的主人,天父最宠爱的孩子,会被当成胡诌八扯的江湖骗子。

    连负气申请外派,转生为人类时,薇奥莉塔都没这么痛快过。

    她缓缓吐出一口恶气,再看向队长时,脸上的笑容像新生的花儿一样灿烂。

    “没关系,队长,”她笑吟吟地说,“路西法先生和我一样,是变种人。”

    路西法挑眉。

    他当然不是变种人,但路西法听到薇奥莉塔这么说,再联系最近媒体大肆报道的爆炸案新闻,立刻就明白了薇奥莉塔打得是什么算盘。

    “容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他伸出右手,“路西法·晨星,lux酒吧的老板,如果你不太放心,我也是汉尼拔·莱克特先生的朋友——看歌剧认识的,莱克特医生格外喜欢《浮士德》,不信问小莉塔。”

    “路西法·晨星。”

    史蒂夫的眉头依然拧成一团,他勉强同路西法握了握手。

    “这是假名?”

    路西法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我的名字同你的名字一样,罗杰斯队长,是上帝赐予的。”

    薇奥莉塔可没耐心等两位成年男士慢慢寒暄,她见路西法彻底清醒了过来,而美国队长不再充满敌意,就再次拽住了老板的衣角:“先生,你过来一下,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显然路西法不准备这么轻松放过史蒂夫,他炫耀似的晃了晃被薇奥莉塔拽着的衣袖,一副好心征得队长同意的模样:“这是薇奥莉塔要和我独处,可不是我诱拐小姑娘。”

    薇奥莉塔:“……”

    算了。薇奥莉塔在心底告诫自己无数遍正事重要,然后死死拉着路西法的衣角,把他拽到了酒吧门前。

    “我的能力竟然对他无效。”

    确认美国队长的四倍听力也听不到后,路西法困惑不已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薇奥莉塔却有更关心的事情,她直奔主题:“我的调职申请你收到了吗?”

    路西法一脸的无所谓:“从马里兰州搬家到纽约,当然,我向来关心你,小莉塔。”

    薇奥莉塔:“那为什么你没和加百列协商好工作问题?”

    看他这副模样,明明就是早就知情。然而知情还不吭声,放任麻烦找上她?薇奥莉塔难以置信地看向路西法,可后者只是挂着无所谓的笑容低下头。

    四目相对,路西法伸手调戏似的摸了摸薇奥莉塔白皙的脸颊。

    “小莉塔,”他开口,“你以为我离开地狱,到人间开酒吧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方便工作?”

    薇奥莉塔愣了半天才明白路西法的意思:他就是要翘班。

    无耻到这个地步,真不愧是恶魔的首领。

    “所以,”薇奥莉塔艰难地说,“你不打算管我了?”

    “我看你现在生活的很滋润。”

    “可是我闯了祸。”

    “你得自己想法子解决,姑娘。”

    “……”

    薇奥莉塔眨了眨眼,晶莹的泪珠瞬间填满了她的眼眶,在蓝色的眼睛前转来转去。

    路西法:“你不是吧!”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薇奥莉塔就彻底忍不住了,前所未有的委屈涌上心头:“你、你真的不管我了?”

    一见到女孩流泪,路西法顿时如临大敌:“你等等,小莉塔,慢慢说。”

    “你就这么不管我了。”

    薇奥莉塔说着,泪珠啪嗒啪嗒顺着脸颊往下掉,她伸手抹去泪水,一想到几天前加百列的威胁,更是心酸不已。

    “我被,我被曼哈顿街区的天使袭击,加百列还怪我,”她抽抽搭搭地说,“说我会引起战争,不走的话就要杀死我爸,你不批我的调职申请也就算了,还不肯帮忙,我、我——”

    “好了好了,莉塔!”

    路西法再不着调,也不是个见到小姑娘掉眼泪还无动于衷的人。他忙乱地在身上摸个了遍,总算是抽出手帕,替她擦去不住滚落的泪水。

    “我只是说你得自己想办法,又没说不帮你,说吧,我能帮你什么?”

    薇奥莉塔任由路西法胡乱地为她擦去眼泪,黑发姑娘怯生生抬眼,全然没有平日任性可爱的模样。

    “真、真的?”她抽噎着说。

    看来这是真怕了,路西法免不了有些心疼,玩世不恭的神情收敛了几分。

    “我可是看你长大的,莉塔,甚至曾经亲自教导过你,”路西法伸手,安抚性地落在薇奥莉塔的后颈,“我向你认真许诺的事情,什么时候食言过?”

    薇奥莉塔怔怔地看着路西法,眼泪还在止不住地往下掉:“那,那我,我想让公众知道,复仇者在保护夷平上东区接道的变种人。”

    路西法一顿:“你想让自己‘变种人’的身份公开。”

    薇奥莉塔:“你能做到吗?”

    路西法笑了几声。

    地狱之王比薇奥莉塔段数要高,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位小手下想要达成什么目的。他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你,聪明又敏锐,我真是骄傲极了,莉塔,你别哭了。”

    路西法拉近与她的距离,牵着薇奥莉塔的手,郑重其事地在她的手背落下一吻。

    “我答应你,”他说,“不仅如此,我还会尽可能的保证你这具身体的安全,如何?”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薇奥莉塔点了点头,然后眼眶里的眼泪如同变魔术般消失不见。

    她擦去脸颊上残留的泪水,面无表情地抽回她被路西法握着的手:“那准备公开时发个邮件就好,你不工作的话没什么事别打扰我,我跟队长走了,爸爸还等我回家吃饭呢。”

    路西法:“…………”

    收回上言,他真不该把这小丫头教的这么聪明,连他都敢下手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