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

    美国队长说只是来送零食的,那就真的只是来送零食的。

    他甚至没察觉到薇奥莉塔对自己动用能力,回过神来后史蒂夫微微一怔,但眼底的真诚始终未变:“剩下的零食我分给了旺达和皮特罗,想要的话,去楼上拿。”

    薇奥莉塔:“我才不要参与他们的家庭聚会呢。”

    史蒂夫笑了笑,也不再坚持。他只是直起腰来,转身看向托尼:“一会儿结束之后,我送她回去。”

    直到史蒂夫离开,薇奥莉塔的脸上还挂着雀跃的神情。

    “麻烦清醒一下,天使小姐,”托尼没好气道,“人都走了,你在看空气吗?”

    “你吃醋啦?”

    阅历无数的托尼·斯塔克很不客气地嗤笑出声。

    他抬手把零件放回原处,然后从桌下抽出一个箱子:“还有件事需要你配合。”

    薇奥莉塔:“什么?”

    斯塔克打开箱子,其中摆放整齐地放着一列试管以及——

    薇奥莉塔眼看着托尼拿出一个金属制的高级针筒,然后把针头装在针筒头部,她立刻明白了钢铁侠要求自己配合什么。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小脸上写满了漫不经心:“等会儿,斯塔克先生,我先去找队长拿点零食。”

    托尼头也不抬:“星期五,锁门。”

    薇奥莉塔:“……”

    “咔嚓”一声,实验室的大门在薇奥莉塔面前被紧紧锁死,她戒备地扭头,看到的是托尼·斯塔克招牌式的嚣张笑容。

    特别是在他装好针头之后,不穿盔甲的钢铁侠满脸揶揄之色,仿佛一眼就看穿了薇奥莉塔在害怕。

    薇奥莉塔深深吸了口气,就算是星期五也能看出来她在强作镇定。

    她郑重其事地说:“今天不能抽血,斯塔克先生,之前没提前说明,我不是空腹来的。”

    托尼一副洒脱的模样:“我又不是为你体检,空腹不空腹无所谓。”

    薇奥莉塔:“检查血样你也查不出什么的,我和人类一样——你不要过来!”

    轮到托尼步步紧逼了。

    刚刚他怎么躲薇奥莉塔的,此时薇奥莉塔就怎么躲着他。娇小的姑娘紧张地往后退,一直到了实验室的门前。

    “斯塔克先生,”薇奥莉塔靠着门板,谨慎地看着托尼举着针筒走过来,“除了能力,我就是个普通人,真的。”

    “你在爆炸中受到的伤可比抽血严重的多。”

    “那不一样!”

    连声线都变调了,薇奥莉塔一双宝石似的蓝眼睛闪啊闪,就像是被狩猎者逼到绝路的小鹿般无措绝望。

    “求求你。”

    她可怜巴巴地说。

    “别、别抽血,行不行,斯塔克先生?”

    托尼·斯塔克很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如果没有之前的餐厅袭击,以及五分钟前的挑剔,托尼会相信她是瑟瑟发抖的小可爱的。男人把针筒往掌心一放:“没空欣赏你的表演,天使小姐,是你提出要帮忙的,我可从没逼迫你。”

    给不着调的路西法打了这么多年工,薇奥莉塔最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说出这话的托尼·斯塔克极其平静,一副完全把选择权交给她的语气。越是这样,证明他越是认真。

    好吧,看来今天是注定不能蒙混过关了。

    装可怜失败,薇奥莉塔只得收起摆出来的委屈神情。但她发自真心的害怕针头,还不如再挨一次爆炸呢。

    “那你,”她不情不愿地伸出手臂,“你应该,很熟练吧?”

    “不好说。”

    托尼抽出止血带,挑了挑眉。

    “看你的血管情况,天使小姐,扎个透心凉也不是没可能。”

    “…………”

    就算知道托尼在故意吓她,薇奥莉塔还是正中陷阱。原本已经妥协的姑娘光速收回小臂,一个侧身就想溜走。

    然而托尼的反应比她更快——谁还能比钢铁侠更有远见呢?早在他话音落地的时候,男人就伸出手,正好把准备逃窜的薇奥莉塔一把拉住。

    他利落地把止血带绑在她的手上,惊得薇奥莉塔不住挣扎:“我不要抽血!你再这样逼我,我就要喊你非礼了!”

    托尼:“……你认真的?”

    就算托尼·斯塔克并不是以体力取胜的超级英雄,制服一个小姑娘仍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挣脱无望的薇奥莉塔总算是露出了本性,她恶狠狠地瞪着托尼,一字一句地威胁道:“而且你还对未成年有想法,你敢抽血我就报警!”

    然而显然这样的话对托尼来说并没有威慑力,什么威胁他没碰见过啊。

    “看来万磁王确实被联合国逼到绝路上了,”他毫不客气地嘲讽道,“不然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你放开我——”

    “再这么乱动,我真的会扎透血管,小丫头。”

    这句话比什么道理都有用。

    薇奥莉塔恐惧地浑身一僵,趁着这个功夫,托尼眼疾手快地把针头刺入她的小臂皮肤内。

    伴随着一声呜咽,薇奥莉塔紧闭眼睛,扭过了头,不敢开口也不敢动了。

    这还差不多。

    “我看你父亲对你保护过度了,”托尼吐槽,“娇气成这个样子,要是去了基诺沙恐怕活不过三天。”

    “我才不是,我很独立的,我有呜……”

    托尼拔出针头,薇奥莉塔又是一缩,等到他把棉签按在她的小臂针孔上后,确认威胁解除后的薇奥莉塔顿时来了脾气,握着拳头看向收拾针头和血样的托尼:“太过分了,斯塔克先生!你——”

    后面的话,在男人放下试管,捏起她的下巴时戛然而止。

    他托着薇奥莉塔的下颚,另一只手抚向她的嘴角,拇指微微曲起便伸进薇奥莉塔的唇间。

    薇奥莉塔只觉得托尼的手指迅速压向她的舌尖,然后就离开了,酸甜的味道在她的口腔内迅速扩散开来。

    “哎?”

    她才反应过来,托尼塞了自己一块柠檬口味的软糖。薇奥莉塔愕然抬头,托尼还是那副满脸嫌弃的表情:“话太多,闭嘴让我清净一会。”

    薇奥莉塔:“还有吗?”

    托尼:“冰箱门边自己拿。”

    于是几秒前还准备大发怒火的黑发姑娘,如同变魔术般多云转晴,颠颠跑去冰箱前翻糖吃。

    托尼看着薇奥莉塔娇小窈窕的背影,还有她拿起软糖袋子,把糖送进嘴里后的幸福表情,不易察觉地勾起嘴角。

    尽管明知她掌握着重要的秘密,还会耍一些不太光彩的小心机,可托尼·斯塔克还是很难把她与什么阴谋联系起来——这就是个被父亲宠坏了未成年姑娘,卷进麻烦里根本没有任何自保手段。

    “那个马桶头,”托尼感叹一声,“处境艰难到什么地步,才会让你去迎接战争?”

    “战争?”

    正在吃糖的薇奥莉塔蓦然一顿。

    战争。

    身为恶魔,薇奥莉塔对这个词汇再熟悉不过了。托尼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测:万磁王的到来,是因为基诺沙也步入了穷途末路,而这时一个强力变种人出现在纽约,他哪儿能放任不管?

    如果是这样的话……

    薇奥莉塔若有所思地放下软糖袋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到了一个许久不曾联系过的号码。

    得去见个人再回家,一会儿得让队长带她绕个路。

    半个小时后。

    史蒂夫·罗杰斯停下机车,在发现薇奥莉塔的目的地的环境时,他立刻拧起了眉头。

    首先落入眼帘的就是街角的酒吧,上面挂着招牌写着“lux”一词。时值下午,刚刚是下班时间,酒吧暂时门可罗雀。

    史蒂夫转头:“你知道自己才十七岁,还没到进酒吧的年龄,对吧?”

    薇奥莉塔翻身下车:“我不会进去的,老板一会儿就出来,他能够为斯塔克先生的研究提供帮助,是个很厉害的……人……”后面的话没说完,她的目光越过史蒂夫,望向了酒吧的方向。

    “薇奥莉塔?”史蒂夫很是茫然。

    他顺着薇奥莉塔的视线转过头,看到一个男人从酒吧中走了出来。

    穿着随意、脚步轻浮,西装下的衬衣没系领带,随意敞开着。他摇摇晃晃地朝着薇奥莉塔走了过来,一看就喝了不少。

    “我的小莉塔。”

    男人朝着莉塔张开双臂,一副欣慰的神情。

    “没想到我竟然还是低估了你,竟然勾引到了美国队长,早就向加百列说过你是个有前途的姑娘,我真是太高兴了!”

    “……………………”

    薇奥莉塔面无表情地重新坐回史蒂夫身后的机车后座上:“还是走吧队长,对不起,就当今天什么事没发生过。”

    ——堂堂地狱之王,群魔之首,路西法·晨星,还没到晚上就醉成这样,薇奥莉塔极其绝望,地狱真的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