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第二天上午,复仇者基地。

    薇奥莉塔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正在眉目传情的绯红女巫和幻视,拽了拽皮特罗的衣角:“你可从没说过你姐姐是绯红女巫!”

    皮特罗:“……我以为全纽约的人都知道。”

    然而薇奥莉塔并不是纽约人,她才刚刚搬过来没多久好不好,马里兰州可没有外星人、魔幻生物和暴走ai天天光顾搞破坏。

    绯红女巫旺达对弟弟这次到访来带来了个漂亮女伴很是惊喜,她走向前,揶揄地看向快银:“皮特罗,不介绍一下吗?”

    银发少年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这是薇奥莉塔,她是来找斯塔克先生的……父亲和x教授一会儿就过来。”

    旺达一怔。

    身为双胞胎,皮特罗当然明白旺达的心情,他急忙开口:“他只是来看看!父亲说,呃,他想看看看你的情况。”

    “看我的情况?”旺达更为不安了。

    “不用担心,”薇奥莉塔笑眯眯,“万磁王先生只是想念你。”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对旺达说过父亲想念她这种话。她的表情一空,皮特罗便接道:“我和你慢慢解释。”

    旺达的男友立刻会意,拥有机械身的幻视鼓励性地拍了拍旺达的肩膀:“我带莱克特小姐去见托尼,你一个人……?”

    “没关系,”旺达转身握住了幻视的手背,露出幸福的笑容,“还有教授和皮特罗,你放心。”

    薇奥莉塔、皮特罗:照顾一下单身狗的心情好吗!

    把复仇者基地的会客室留给变种人,幻视带着薇奥莉塔“飘”向实验室方向。

    走在后方的薇奥莉塔,目光控制不住地落在幻视悬在半空中的双脚上。

    幻视:“莱克特小姐?”

    薇奥莉塔摇头:“没什么。”她就是很想念自己的翅膀,转生成人类后薇奥莉塔就没有翅膀了,许久没体会过飞行的滋味,叫薇奥莉塔很羡慕幻视。

    复仇者基地的实验室距离会议室并不远,正在学习人类习俗的幻视总算理解了穿墙不是个好习惯,他亲手打开实验室的门:“托尼。”

    几天前西装革履无限张扬的斯塔克总裁,此时此刻一身ac/dc印花t恤、裤腿挽着,听到幻视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焊枪和电焊面罩,抬起头来。

    薇奥莉塔:“斯塔克先生!”

    托尼:“……”

    实验室里的富翁这才注意到幻视身后还站着个姑娘。当托尼的目光触及到薇奥莉塔·莱克特时,她那双剔透的蓝眼睛蓦然亮了起来,精致的面孔扬起灿烂笑容。

    她不假思索地迈开步子,红白圆点连衣裙随着动作轻轻晃动,露出雪白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托尼的视线下挪,自然地挪到她瓷器般的小腿上:“站住!”

    薇奥莉塔:“哎?”

    托尼:“左脚。”

    薇奥莉塔抬起的左脚悬在了半空,她低头,一排正处在运转状态的小型机器就在她的步伐范围内。

    “站原地别动,”托尼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抽出一条毛巾擦了擦手,“不要给我添乱。”

    说着托尼看了一眼幻视,后者微微颔首,然后默不作声地飘走了。

    这叫薇奥莉塔非常手足无措,她看了看满地的零件和机器,又看了一眼托尼,顿时是落脚也不是、不落脚也行。

    “那、那个,”薇奥莉塔小心翼翼地退回原地,“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当然。”

    薇奥莉塔的蓝眼睛陡然暗淡了下去。

    托尼好笑地看向委屈巴巴的薇奥莉塔,拉了一把椅子给她:“坐下,天使小姐,和你约定好的研究也非常重要。”

    她忧心忡忡地坐了下来。

    这哪儿有几天前在素食餐厅时得意洋洋的样子?托尼忍俊不禁地坐到了她的对面:“怎么,见到万磁王才知道事情的害怕?”

    薇奥莉塔摇头:“我没害怕。”

    只是平日里剔透灵动的眼睛中,沾染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阴霾。敏锐如托尼·斯塔克,不用多想,也清楚薇奥莉塔在担心什么。

    “那位马桶头,”托尼懒洋洋地说,“绝对不是简单地向你提供庇护。

    一句话匾说中了薇奥莉塔的内心想法。

    听到托尼的话,薇奥莉塔的目光闪了闪,然后精致面庞中浮现出“我就知道”的色彩。

    她小声嘀咕:“特地从基诺沙赶来,肯定没那么简单。”

    “半个街区被夷为平地,如果你是有意为之,现在已经在监狱中了,”托尼打开手边的冰箱,从中拎出两罐苏打水,将其中一罐丢给薇奥莉塔,“最近欧洲正在开会,讨论的正是变种人,特别是基诺沙里激进派变种人的生存问题,这时候你闯了祸,万磁王当然重视。”

    怪不得他会向她发出邀约,公众新闻中说引起爆炸案的变种人,的特殊能力具有超强破坏性,对万磁王来说,薇奥莉塔既是个优秀战力,又免得她留在纽约继续扩大国际影响。

    想通这点,薇奥莉塔的思路越发明晰了。加百列威胁她,无非是因为麻烦无法解决,如果解决了这个矛盾,那大天使还有什么挑毛病的立场?

    放下心来的薇奥莉塔接过苏打水,看了一眼牌子:“啊,我不喝这个。”

    托尼:“你毛病真多,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爸爸说软饮料对身体不好。”

    而且,薇奥莉塔也不喜欢苏打水,她捧着易拉罐从椅子上跳下来,径直走到冰箱前:“有果汁吗?”

    女孩毫不客气地弯下腰,认真查阅起有什么想喝的。她看来看去,似乎对托尼·斯塔克的藏品很不满意,根本没有她喜欢的饮料。

    她哼了一声,然后把苏打水放了回去。薇奥莉塔伸手,她洁白的小臂蹭过身边男人的手,在两个人肌肤相接触的瞬间,托尼·斯塔克有如触电般甩开了她的小臂。

    薇奥莉塔:?

    托尼退后几步,拉远了与她的距离:“还是保持点距离为好,天使小姐。免得被你们天堂钓鱼执法。”

    薇奥莉塔茫然地眨了眨眼,她愣了片刻才意识到托尼在说什么。

    ——在素食餐厅的时候,她动用了自己的能力,让托尼道出了自己的心底欲望。

    其实这个能力实在是太不“天使”了,但好在薇奥莉塔可不是路西法。她撇了撇嘴:“我的能力是让人认清自己潜意识中的渴望,是你满脑子奇怪的东西,斯塔克先生。”

    托尼一哂,完全没把薇奥莉塔的指责放在心上。

    穿着工作服的花花公子反而上上下下重新打量薇奥莉塔一番,然后打开苏打水:“相信我,小天使,任何男人在看见你都会心生‘奇怪的东西’。”

    薇奥莉塔:“是吗?”

    蹲在冰箱前的黑发姑娘眉毛一挑,她转头看向托尼。

    四目相对,薇奥莉塔扬起狡猾的笑容,托尼立刻意识到了这姑娘想干什么。

    他放下苏打水,迅速与之拉开距离:“想都别想!”

    薇奥莉塔笑吟吟地站了起来:“斯塔克先生,说好的帮助你研究,你不要躲嘛!”

    托尼:“……”

    眼瞧着小姑娘走到面前,她的指尖已经停留在托尼的额头了,二十一世纪的大天才急中生智:“今晚请你吃东西,我请个厨师,别像上次那样就要盆草了,再让你父亲觉得我们复仇者虐待青少年。”

    这话题转移的生硬,但薇奥莉塔偏偏就吃这套。她可是汉尼拔·莱克特养大的姑娘,一听食物,薇奥莉塔立刻露出期待的表情:“真的吗?!”

    但那抹兴奋也只是一闪而过,不等托尼开口,薇奥莉塔就叹了口气,抱怨道:“算啦,纽约的大厨做饭一点也不好吃,比我爸爸差远啦。”

    托尼:“你这是在挑衅,天使小姐。”

    说着他抬了抬手:“星期五,为莱克特小姐推荐几位优秀的厨师。”

    他的话音落地,人工智能星期五女士的声音立刻自实验室响起:“布莱顿私房菜的比尔·布莱顿先生很不错,但他今天晚上已经有预约了。”

    托尼无所谓地开口:“这容易,我可以把餐厅买下来。”

    薇奥莉塔却摇了摇头:“他选用的食材有问题,七鳃鳗还是富扎罗湖的最好。”

    星期五:“布鲁克林新开了一家分子料理餐馆。”

    薇奥莉塔听到“分子料理”一词后立刻蹙眉:“简直是糟蹋食物!爸爸说,对待每一份食材都要发自真心的尊重它们,吃的东西当然要是原汁原味的才行。”

    “那恐怕只有曼哈顿最正宗的法餐才能满足莱克特小姐了。”

    “骗人,纽约根本没有正宗的法餐,我是在法国长大的,我妈妈就是法国人。”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重新审视一番薇奥莉塔:“你挑剔到这个程度,你父亲到底怎么把你养大的?”

    薇奥莉塔:“当然是因为爸爸的厨艺——”

    “我打扰到你们了?”

    第三道清朗的声音从实验室门口响起。托尼和薇奥莉塔不约而同停下谈话,转过头。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站在门前,他似乎是刚从室外归来,一身棕色机车服。青年在触及到薇奥莉塔的目光时,蔚蓝双眼里浮现几分温暖的神色。

    “队长!”薇奥莉塔有点惊讶。

    “我只是来送点零食,”史蒂夫晃了晃手中的包装袋,“娜塔莎带回来的雪糕,感兴趣吗?”

    “我觉得,”托尼抽了抽嘴角,“这丫头可能不会对——”

    “——好呀好呀!”

    “………………”

    托尼难以置信地看着薇奥莉塔欢呼一声,跑到史蒂夫面前,欣喜不已地接过了冰棍。

    前脚还对着几千美金一餐的餐厅挑挑拣拣,后脚捧着一只和路雪的牛奶冰棍如获至宝,二十一世纪的天使都缺心眼吗?

    “谢谢你,”薇奥莉塔拆开包装纸,甜蜜地望向史蒂夫,“我最喜欢这个口味的。”

    托尼顿时气结。

    他的目光在史蒂夫和薇奥莉塔之间转了一圈,然后托尼若有所思地抹了一把下巴:“小丫头。”

    薇奥莉塔:“哎?”

    托尼:“说好的帮助我研究,崭新的实验对象就在你的面前。”

    薇奥莉塔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史蒂夫·罗杰斯闻言有些茫然:“什么?”

    他正准备看向自己的同伴,但在他直起脊背之前,薇奥莉塔及时开口:“队长!”

    她举着冰棍甜甜一笑,纯真又无辜的脸颊上写满了好奇和迫切。薇奥莉塔抬起了手掌,她温暖的掌心在青年的额角轻轻擦过,这使得史蒂夫蓦然一顿,重新转过头来。

    近乎同色的视线相抵,史蒂夫想也不想:“你喜欢吃就好。”

    说完,他甚至伸出了手。宽大的手掌落在薇奥莉塔的后颈,男人指间和掌心的茧摩挲过她的皮肤,又点痒,又有些疼。

    “为了守护像你这样灿烂的笑容,我愿意做任何事。”

    那双海一样的眼睛澄澈、真挚,不带任何旖念或者温存,干脆利落,但直击心底。

    被史蒂夫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薇奥莉塔的脸颊立刻红了起来:“真、真的?”

    托尼:“……”

    他竟然在把妹方面输给了二战出生的美国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