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当代最天才的发明家托尼·斯塔克,一身黑色休闲西装,搭配着枣红衬衣,没系领带,这使得他就像是闲庭信步的观光客,整个人都同庄严肃穆的天主教堂格格不入。

    薇奥莉塔眨了眨眼睛:“先生?”

    “老实说,对于一名无神论者而言,”托尼摘下墨镜,“如果天堂的使徒都像你一样,我倒是觉得信一信教也不要紧。”

    薇奥莉塔:“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托尼:“我现在出钱多修几所教堂,上帝会派发美人吗?刚刚飞走那位就算了,你就行。”

    薇奥莉塔:“……”

    好吧,还得感谢加百列,托尼·斯塔克把她当成了一名天使。

    “如果没事我先走了,”薇奥莉塔保持着礼貌的姿态,“我的父亲和x教授还在外面等我。”

    说完她冲着斯塔克微微一笑,然后迈开步子。

    直到薇奥莉塔与他擦身而过,大驾光临天主教堂的亿万富翁才不急不缓地继续开口:“怪不得美国队长会对一位炸掉半条街区的罪魁祸首赞赏有加。”

    薇奥莉塔蓦然停住步伐。

    她转身,斯塔克漫不经心地看着薇奥莉塔。

    “之前我还好奇究竟是谁能让史蒂夫露出,呃,”托尼用双手比了个引号,“‘碰到艳遇’的表情,现在我倒是有点后悔当时英雄救美的不是我了。”

    薇奥莉塔:“……”

    她的谎言被戳穿了,可见证事实的人一点也不在乎,这反叫薇奥莉塔有点摸不到头脑。黑发姑娘试探性地开口:“你并不惊讶,先生。”

    斯塔克一哂:“我为什么要惊讶,铺天盖地的新闻中写满了变种人摧毁了上东区的街道,至于你到底是不是变种人,那还重要吗?”

    薇奥莉塔惊讶的瞪大眼:“你一早就知道?”

    托尼·斯塔克眉梢一扬,送了她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

    好吧,薇奥莉塔心中嘀咕,要不是早就知道,堂堂斯塔克何必亲自跑到威彻斯特县的教堂来,就像刚刚说的,他根本不信仰任何宗教。

    薇奥莉塔瞥了一眼教堂大门:“你想聊聊,可以,但现在不行,先生,我爸爸和查尔斯教授真的在等我。”

    然而这样的话可不足以打发钢铁侠。

    他满不在乎地拿出手机:“我们可以另约时间,天使小姐,我请你吃甜甜圈。”

    薇奥莉塔:“斯塔克先生。”

    托尼:?

    他从虚拟屏幕中抬眼,前一刻还准备离开的薇奥莉塔·莱克特,踏着轻盈的步子走到了托尼的面前。

    年轻的姑娘皮肤白皙、乌黑的头发像瀑布般半遮精致面容。她站在神像之下,日光透过彩色玻璃落在她的脸上,迷幻的色彩模糊了她的神情,唯独那双清澈无瑕的蓝眼睛,带着几分讨好恳求的意味,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斯塔克先生。”

    她再次开口,甚至伸手拽了拽男人的衣袖。

    “那,那在这之前,能替我保密吗,”薇奥莉塔诚恳又小心地开口,“我不想让爸爸担心,更不想为x教授添麻烦,求求你了。”

    还有什么比一名精致又纯真的年轻姑娘低声下气恳求你,更能满足一名男性的虚荣心吗?

    那就是这位年轻姑娘,是一名天使的时候。

    托尼·斯塔克沉默三秒,然后关上了手机的虚拟屏幕。

    “没问题,”他微微弯腰,拉近了与薇奥莉塔的距离,“但是,你拿什么来换,天使小姐?”

    这可难不倒薇奥莉塔。

    明明是貌似为难的话语,可薇奥莉塔却像是得到首肯般长舒口气,她扬起灿烂的笑容。

    “甜甜圈不行,”薇奥莉塔双眼闪闪,“我带你吃比甜甜圈还好吃的店吧。”

    第二天上午。

    托尼·斯塔克,堂堂钢铁侠,二十一世纪最牛逼的发明家,以及享受过世间无数珍馐、各色美女的亿万富豪,此时此刻正身处一家快餐店,望着店面墙壁上滑稽可笑的环保招贴画,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他万万没想到,薇奥莉塔·莱克特口中“比甜甜圈还妙”的店,就是位于皇后区街角、装潢破旧且售价低廉的素食餐厅,还是快餐店——老天在上,他觉得自己的西装袖扣的价格,都能够买下这半个店面了。

    “我说,”托尼开口,“天堂不是禁止你们吃肉吧,天使小姐?”

    “什么?”

    举着勺子的薇奥莉塔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啊,不是的,没有这个规矩。”

    她的面前摆着一盘翠绿翠绿的蔬菜沙拉,还没加任何酱料,薇奥莉塔相当享受地将一块水煮花椰菜送进嘴里:“外面卖的甜甜圈都没爸爸做的好吃,但这里的蔬菜很好,别小瞧店面破旧,但食材保证新鲜,今天咱们来的刚好,盘子里的菜可能刚摘下来还没一个小时,斯塔克先生不试试看吗?”

    光是看到这一盆草,托尼就失去了点单的兴趣。

    他抽了抽嘴角:“免了。”

    话是这么说,大大方方沐浴着店员视线的托尼·斯塔克,却冲着柜台后的店员招了招手:“一般中午会有多少顾客?”

    被点名的店员受宠若惊:“问我?”

    托尼翻了个白眼:“我问多少顾客。”

    店员:“……大、大概二三十桌左右吧。”

    亿万富翁抽出一张信用卡:“刷三十桌的费用,今天中午包场,我有话与莱克特小姐谈,不要让让其他人进来——包括你,一个小时候再把信用卡还我。”

    这么一家画风质朴的素食餐厅,怕是还从来没接过这样的大客户。店员拿着信用卡,就像是捧着定时啊炸啊弹一样直奔店面后厨,把大厅留给了他与薇奥莉塔。

    “天使小姐。”

    直到店面里的所有人都离开,托尼才将目光转向了对面的姑娘。

    薇奥莉塔叼着勺子:“嗯?”

    托尼:“关于你的身份,连你的父亲莱克特医生都不知情。”

    “他不知道。”

    薇奥莉塔摇了摇头。

    “名义上,我们的身份在人间得保密,”不管天使和恶魔都是,“但总有例外,比如说我想这条规则束缚不到加百列。”

    “所以,袭击你的是恶魔。”

    “呃。”

    薇奥莉塔瞬间卡壳,隐瞒身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尽管恶魔无所谓说谎,可加百列还在盯着她,随便扯谎侮辱天堂,万一他知道了可怎么办。

    “事情有点复杂。”

    她吞下花椰菜,又叉起一块胡萝卜。

    “不过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斯塔克先生,我会不计代价的帮助你们化解爆炸带来的矛盾冲突。”

    这样敷衍的话,哪儿能骗得过斯塔克。

    托尼勾起嘴角:“答非所问啊,天使小姐。”

    她叹了口气。

    真是棘手啊,薇奥莉塔小声嘀咕:“所以说,为什么来的是你不是队长呀?”

    托尼挑眉。

    “为什么不是我,”他顿觉不爽,“还是说,不是金发碧眼道德模范,就入不了天堂的法眼?”

    “不、不是的!”

    “还是说。”

    托尼向后一仰。

    “不是美国队长,就入不了天使小姐你的法眼。”

    薇奥莉塔放下勺子,单手托腮,一双蓝眼睛无辜又认真:“你是在和我调情吗,斯塔克先生?”

    托尼:“你没有开诚布公的诚意,那就只剩下调情了,天使小姐。既要我对外保密,又不肯提供信息,我实在是想不出你能帮助我什么,以身相许?”

    薇奥莉塔闻言扬起笑容:“我今年只有十七岁,斯塔克先生。”言下之意就是,他要是动什么歪心思,可是犯法的。

    托尼:“……天使都像你一样这么鸡贼吗,小姐。”

    比她还鸡贼好不好,和加百列一比,薇奥莉塔觉得她这个恶魔可以用纯良无知小可爱来形容了。

    当然,这话不能直接说。薇奥莉塔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隐藏真实身份。

    “我是真的愿意帮忙的,”她发自真心地开口,“我也有我的难处,斯塔克先生,但有什么是我能帮助到你的,我一定要尽力。”

    “的确有。”

    总算进入正题了,托尼收起了漫不经心的神情。

    平日不正经的花花公子神色一凛,双眼的锐利叫薇奥莉塔吃了一惊——和他说话的不再是那个到处留情的亿万富豪了,而是钢铁侠。

    “我检查了爆炸现场遗留的魔法物质,那远超出我的知识范畴,天使小姐。连雷神托尔和奇异博士都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想,既然你不愿意透露信息,那帮我在物质层面上,对你们的能力和形态展开研究,总不成问题吧?”

    薇奥莉塔眨了眨眼睛。

    托尼:“这也不行?”

    薇奥莉塔:“就这么简单?”

    反正遗留的魔法物质是天使的残骸,暴露信息也是暴露天堂的,和她没关系。

    “你在期待什么,”托尼嗤笑几声,“真的以身相许吗?”

    被嘲讽的薇奥莉塔也不生气,她反而歪头一笑。

    她本来就生的精致,浅蓝色的眼睛清澈见底,露出灿烂的笑容能叫人本能地放下心防——连托尼·斯塔克,也在她无辜的笑脸下,以为此事到底为止了。

    然而就在他松懈心神的时候,薇奥莉塔抬起了手。

    女孩的指尖落在了托尼的额头,柔软的碰触浅尝辄止,当她的皮肤与他的接触时,薇奥莉塔开口:“真的只是如此?”

    托尼想也不想:“小丫头再过两年,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薇奥莉塔依然保持着“:)”的笑容。

    托尼:“……”

    她的手收了回来,斯塔克顿时意识到了刚刚的状况:“你——”

    “这就是我的能力,”薇奥莉塔笑吟吟,“你的研究可以从这儿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