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直到离开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汉尼拔的脸色还是非常难看。

    前几天光脚跑出病房倒贴美国队长,今天又和新学校的同学直接牵手,汉尼拔·莱克特觉得他的女儿就是在故意气自己。

    特别是她本人还一副无所谓的神态。

    “你说要同龄人才好,”薇奥莉塔理直气壮,“皮特罗和我就是同龄人。”

    “……”

    “他家也不经商。”

    “…………”

    “你不觉得有点太快了吗,薇奥莉塔,”汉尼拔叹了口气,“你才认识他不到十分钟,甚至不知道他是一位怎样的人。”

    “有时候认识一个人十年,也不会了解他。我只是交个朋友呀爸爸,你想的太多。”

    “我认为手牵着手可不是对待‘普通朋友’的方式。”

    坐着轮椅行驶在前方的x教授查尔斯,闻言忍不住露出笑容。

    虽说他一个外人介入父女之间的谈话有些不礼貌,但既然谈论是x战警的学生,查尔斯还是停下了轮椅。

    他转了身,笑吟吟地看向走在后面的父女。

    不得不说薇奥莉塔·莱克特着实是一位值得培养的年轻人,聪明美丽、教养良好,即使和爸爸在公共场合顶嘴,以及那双不安分的蓝眼睛都昭示着她是个被宠坏的姑娘,可这也证明了她大胆灵活,而且胆敢挑衅权威。

    “皮特罗在校成绩还算不错,”查尔斯说,“但比好成绩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教授都这么说了!”

    得到查尔斯支持的薇奥莉塔恨不得跳起来。

    “我都十七岁了,”薇奥莉塔小声嘀咕,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爸爸还管我社交生活,真是过分。”

    汉尼拔:“……”

    当个父亲真的心塞,叛逆期的孩子也特别难带。就算莱克特医生在心理医学颇有地位,对付起故意唱反调的亲生女儿也觉得棘手。

    “好了,薇奥莉塔,”查尔斯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别惹莱克特先生生气。教堂就在前面,是这里的神父提供了线索,他等你很久了。”

    x教授所说的教堂,就在威彻斯特县,离x战警的学院并不算远。

    薇奥莉塔看到庄严的十字架,十分不安地拽住了爸爸的衣角:“泽维尔教授,为什么要来天主教堂?”

    “叫我查尔斯就好。”

    查尔斯操纵着轮椅,带着父女二人进入教堂。

    “学院里的天主信徒会到这儿来参加弥撒,也正因如此,确认了袭击你的生物在爆炸现场遗留了属于这所教堂的烛油。”

    他的话音落地,站在教堂中央的男人转过身来。

    与其他天主教神父不同的是,他没穿神父袍,取而代之的是裁剪得体的黑西装。他亚麻金的卷发拢至一侧,半遮雌雄莫辩的面孔。

    薇奥莉塔:“……”

    “泽维尔教授,”男人颔首,浅色的眼眸却落在薇奥莉塔身上,“谢谢你,我想和这位小姐单独谈谈。”

    汉尼拔微微蹙眉。

    不打招呼就赶人,还明确强留一位未成年的少女,这着实有些无礼。就算几分钟前刚被女儿顶嘴顶到心中窝火,但汉尼拔还是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护住了薇奥莉塔。

    还是薇奥莉塔及时拉住了想要开口的父亲:“没关系,爸爸,我也想知道是谁要害我。”

    自然要单独谈谈。

    待到教堂之内只剩下薇奥莉塔和他时,站在神像前的“神父”垂下头颅。

    “很久不见,薇奥莉塔。”他说。

    “才不想见你呢,”薇奥莉塔挑衅道,“加百列。”

    伴随着一声“加百列”落地,男人的背后展开一双巨大的白色羽翼。

    他的翅膀抖了抖,几根羽毛落了下来。加百列神圣的气息压得薇奥莉塔浑身不舒服,她忍耐着不适向后退了几步。

    加百列顺势向前迈开步子。

    薇奥莉塔就如同炸了毛的小动物般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加百列闻言蓦然笑出声。

    他弯了弯眼睛,和煦的笑意爬上似男非女的面庞,那看上去像个孩子般无害,又像是神明般出尘。大天使上上下下打量薇奥莉塔一番,然后伸出手——

    薇奥莉塔立刻怂了,她畏惧地闭上眼睛。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加百列只是像长辈那样摸了摸她的头:“真是长大了,薇奥莉塔,上次我去地狱出差时,路西法还向我炫耀你又考到了年级第一名呢。”

    薇奥莉塔:“……”

    她重新睁开眼,迎上加百列的目光。

    那张兼具男女双性魅力的面庞笑眯眯的,大天使收回了翅膀,让人,呃,让恶魔喘不过气来的神圣气息陡然消失不见:“别怕。”

    好吧,薇奥莉塔悄悄松了口气,既然他不是来找她算账的,那就不用特别怕。

    “你不忙着广收信徒,”薇奥莉塔忍不住抱怨,“来人间假扮神父做什么?”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天堂就不以信徒的数量和信仰的影响力来定绩效奖金了。”

    其实地狱也是,科技发展动摇了所有宗教的根基,蒸汽机被发明出来以后,上帝的存在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况且薇奥莉塔自己都不怎么忠诚,当恶魔嘛,完全是为了维持生计,信撒旦有什么好处,还没有抢购泰勒·斯威夫特的专辑时能获得更多快乐。

    “所以,”她开口,“天堂和地狱已经停战很久了,你为什么还派低阶天使去刺杀我,想要挑起战争吗,加百列?”

    “谁说是刺杀你呢?”

    “……”

    薇奥莉塔茫然地眨了眨眼,她有些不懂,不是刺杀她还能是谁啊。天使对恶魔有敌意很正常,就算不战斗也有利益纠纷——

    好吧,她似乎懂了。

    见到薇奥莉塔表情变化,加百列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是聪明。”

    说着他转过身,望向伫立在教堂中央的神像。

    “停战之后,天使和恶魔在人间的职责早已发生了变化。你是地狱的引路人,也是维护人间善意与恶念稳定的使者,”他说,“而你的父亲,薇奥莉塔,汉尼拔·莱克特是个fbi追踪多年,却毫无线索的连环杀手。他停留在巴尔的摩,姑且能够保持马里兰州的正邪平衡,如今突然搬到纽约,你让负责曼哈顿辖区的天使怎么想?”

    所以,这还成她的错了是吗。

    薇奥莉塔拧起眉头:“搬家这件事是不可抗力,我明明向路西法汇报了,你们这些高层应该商量好的。”

    加百列有些讶异:“上次见面时路西法一点儿也没提。”

    薇奥莉塔:“你上次和他见面是什么时候?”

    加百列:“一周前,在酒吧。”

    薇奥莉塔:“…………”

    就知道喝,喝死算了,祝路西法早早淹死在派对的酒精和大胸里!早晚有一天薇奥莉塔会被自己这个不着调的上司气死。

    “如此看来,”加百列若有所思,“这还是沟通出了问题。”

    “那是路西法的责任呀,”薇奥莉塔很是不高兴,“你应该去找他算账才对。”

    “罢了。”

    显然加百列也知道路西法不太靠谱,他摇了摇头。

    “我找你,是因为你引发的爆炸严重搅乱了平衡。死了这么多人,就算他们的灵魂升入天堂,所带来的社会影响也非常糟糕。变种人和人类的关系会进一步恶化,此时此刻有无数势力正在暗处伺机而动,局势很紧张,薇奥莉塔。”

    薇奥莉塔当然明白这点。

    不过,至少她现在知道错误不完全在自己了。要不是路西法喝多了忘记把搬家的事情告诉加百列,根本不会出现什么爆炸。

    “那你要我做什么?”薇奥莉塔问。

    “我要你暂时离开人间,”加百列说,“主动申请调令回到地狱。”

    “……”

    开什么玩笑?

    薇奥莉塔才不回去呢,回到地狱就意味着要坐办公室,得和其他恶魔一起工作,她最讨厌办公室政治了!而且地狱的生活哪儿有人间好,成天累死累活不说,还没有加班费。而在人间就不一样了,吃好穿好、爸爸宠爱,走到哪儿别人都喜欢她。

    薇奥莉塔:“我才不要走。”

    加百列:“那汉尼拔·莱克特一定得死。”

    薇奥莉塔:“……”

    你一个大天使,就这么把赤啊裸啊裸威胁的话说出口真的好吗。

    或许是察觉出了薇奥莉塔的情绪,加百列舒了口气,刚刚因为提及正事而严肃的表情缓和下来。

    “当然,”他主动说,“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

    “我不会帮天堂做事的。”

    “……”

    还没等开口就被拒绝了,加百列难得陷入了沉默。半晌过后他再次露出笑意:“怪不得路西法喜欢你,薇奥莉塔。”

    就知道是这样,薇奥莉塔才不干。她已经送了这么多性命上天堂了,再帮天堂做事。这要是被其他恶魔举报,来杀她的恐怕就不是低阶天使,而是路西法本人啦。

    然而被直接回绝的加百列并不气馁:“别急着回答,给你七天时间考虑,薇奥莉塔。”

    说完大天使也不等薇奥莉塔反应,径直退后几步,拉开了距离。

    加百列挺直脊梁,背对着日光,那双巨大的翅膀再次展开。

    羽翼遮住了光芒,也遮住了薇奥莉塔的身形,加百列又忍不住摸了摸薇奥莉塔的头顶:“七天之后,我再找你来索要答复。”

    说完,他就像是突然出现那样,在薇奥莉塔的面前突然消失了。

    薇奥莉塔:“……”

    总是被摸头,会长不高的。

    上来连哄带威胁,还突然跑路,这算什么啊,她又该怎么向x教授和爸爸解释?

    薇奥莉塔很是懊丧,她转过身,刚想迈开步子,却突然发现教堂门口站着一名男人,不知道他已经在那儿多久了。

    高定西装、小胡子,当薇奥莉塔发现他时,男人摘下了自己的墨镜,熟悉的面孔叫薇奥莉塔吃了一惊。

    整个美国没人不认识他,举世闻名的新能源总裁,复仇者联盟的另外一位领头英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

    他来这儿做什么?跟进这件事的不是美国队长吗。

    就在薇奥莉塔疑惑的时候,停在门口的超级英雄走了过来。

    “所以,”二十一世纪最著名的天才发明家若有所思,“你并不是变种人。”

    “……你都看到了。”

    那可糟糕了!

    “也没看见多少,就看见一个长着翅膀的人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我想人类的基因再如何变异,也做不到这点。”

    这些天使真的讨人厌,薇奥莉塔恨恨地想,总是在给她添麻烦。

    “我的确不是变种人,”薇奥莉塔无奈开口,“你打算怎么办?”

    “那好办,我们可以开门见山地谈话了。”

    托尼·斯塔克摘下墨镜,褐色的瞳仁直直锁定住薇奥莉塔的蓝色眼睛,他露出一抹玩世不羁的笑容:“在这之前,我还没想过自己会见到活的宗教形象呢,天使小姐。”

    ——等等,天使小姐。

    他看见的是一名天使和她亲切交谈,临走前还摸了摸她的头。

    所以托尼·斯塔克,复仇者的钢铁侠,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名纯洁可爱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