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今日迎来了一位新学生。

    好吧,严格来说还没确认入学,但整个学院上下已经传遍了她的名字——薇奥莉塔·莱克特,那位炸平曼哈顿半个街区的变种人。

    因而当那辆旧式宾利雅致开进校园时,刚巧没课的几名年轻学生立刻猜出了来者的身份。车辆停在了教学区,驾驶座上走出来一位中年男人,一身深檀色长大衣,配着鸦青三件套,衣冠楚楚又庄严大方。

    男人拉开车后座的门,他的女儿跳了出来。

    年轻的姑娘黑发及腰,像瀑布般垂在背后。她的黛螺方格连衣裙堪堪盖过膝盖,冷色调衬着她的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她亲昵地挽住父亲的手臂,仰头笑嘻嘻地说着什么俏皮话。

    她成功地逗笑了父亲,一丝不苟的男人微微抿起嘴角。

    看来薇奥莉塔·莱克特,是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了。

    黏在父亲身边的薇奥莉塔像是感应到了好奇的目光,她和父亲说着说着话,突然转过头,看向了坐在人工湖边朝着教学区张望的学生们。

    她对父亲说了什么,然后松开了手,走向了人工湖。

    薇奥莉塔走了过来,几名学生显得有些局促,转身离开。

    但也有更为友善的学生选择留下,薇奥莉塔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银发少年的身上,无比期待地开口:“你们是x战警?”

    银发少年有些意外,他似乎没料到薇奥莉塔会向他搭话,但他也很直率:“呃,严格来说还不是,我们只是学生。”

    薇奥莉塔:“啊……”

    她流露出失望的色彩。

    但银发少年话锋一转:“但是有需要的话,查尔斯教授也会允许我们帮忙。你就是莱克特小姐,薇奥莉塔·莱克特?”

    她有这么出名吗?

    好吧,平白无故炸了半个街区,是挺惊世骇俗的。薇奥莉塔想起这事来就糟心,她还没想好该做什么样的坏事将功补过呢。

    “是我,”薇奥莉塔大胆地承认道,“但我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故意的,查尔斯教授肯定不会允许你入学,”银发少年摊开手,“我叫皮特罗,你叫我快银也行,所以你的能力就是引发爆炸。”

    当然不是了!

    薇奥莉塔不是变种人,那场爆炸是恶魔的力量和天使的力量相撞后的结果。至于恶魔的力量是什么……

    “我的能力呀。”薇奥莉塔露出狡猾的神色。

    她抬起手指,柔软的指尖往快银的额头一落,银发少年蓦然一怔,而后开口:“我想请你吃冷饮,薇奥莉塔。”

    薇奥莉塔闻言绽开笑容。

    皮特罗:“……”

    少年立刻捂住嘴巴。

    “这就是我的能力,”薇奥莉塔笑吟吟地说,“我能让别人看清自己的欲望。你想请我吃什么口味的冷饮?”

    面对着薇奥莉塔灿烂的笑脸,皮特罗的脸一红。

    其实这个念头也就是在皮特罗的脑海中转了一圈,他根本没在意。经由这么一撩拨,少年突然不敢直视薇奥莉塔清澈的蓝眼睛了。

    薇奥莉塔比皮特罗大方得多,她想了想:“我想奥查德街那家new territories的冰香草奶昔,现场制作的,得下午去才行,因为太热的话冰会化掉影响口感,今天没时间了,我得等爸爸和查尔斯·泽维尔教授见面,你什么时候有空?”

    “呃,”皮特罗憋了半天,“那个……”

    “不请就算啦。”

    薇奥莉塔自然察觉到了皮特罗的犹豫,她流露出不情愿的神情,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定是我太挑剔了,除了爸爸,没人能忍受我这么挑剔的。”

    “不是!”

    皮特罗有点着急,他慌张地摆了摆手。

    “我只是有点惊讶,你说那家店在奥查德街?我这就去。”

    薇奥莉塔瞪大眼:“你在想什么,这么远,根本来不及的。”

    轮到皮特罗得意了,再远还不是在纽约吗。

    “我也有我的特殊能力,”皮特罗迅速估计出现场制作冰奶昔的时间,“原地等我。”

    “哎?”

    薇奥莉塔还没反应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阵风吹起她额前的头发,然后皮特罗就在原地消失了。

    聪明如薇奥莉塔,稍加思索就明白了皮特罗的特殊能力是跑得快。

    她乖乖地站在人工湖边,等了不到五分钟,就像是皮特罗刚刚消失那样,又是一阵风袭来,然后银发少年再次出现在薇奥莉塔面前,手中还拿着两个激起精致的奶昔杯,他把浅色的那个塞进薇奥莉塔手里:“香草口味的。”

    薇奥莉塔:“哇。”

    她捧起奶昔杯,无比惊讶地开口:“太厉害了!”

    皮特罗扬起嘴角。

    “其实还可以更快点,”他装作满不在乎地说,“但我看买的人很多,就多买了一份,送去给我姐姐。”

    “你姐姐?”

    “她在复仇者那边,离得有点远,”皮特罗咬住吸管,“没办法,她男朋友是复仇者联盟的成员。”

    “我明白你的感受,”薇奥莉塔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我的好朋友住在皇后区,原本曼哈顿就够远了,现在搬到威彻斯特,就更远啦。”

    “你搬到威彻斯特了?”

    皮特罗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从纽约市中心搬到威彻斯特,除了她已经确定要来这儿上学外,还有什么可能性呢?看着摆弄着吸管的黑发姑娘,皮特罗顿时来了精神。

    “莱克特小姐——”

    “叫我薇奥莉塔就行,我就喊你皮特罗了。”

    “那薇奥莉塔,今后咱们就是同学了!”

    “还不一定呢,”薇奥莉塔不怎么情愿地说,“要想转学,得我爸爸同意才行,他管的可严了……你的奶昔和我颜色不一样。”

    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喝的奶昔,薇奥莉塔才不想讲什么丧气话。而且平日朝着爸爸本人抱怨也就算了,她可不想让别人觉得爸爸是个不近人情的人。

    于是薇奥莉塔径直望向皮特罗的奶昔杯。

    皮特罗看了一眼自己的奶昔:“啊?哦,我点的牛奶口味。”

    薇奥莉塔:“那你尝尝看我的。”

    说着,薇奥莉塔就把自己的奶昔杯递到了皮特罗面前。

    皮特罗:“……”

    她刚刚可是已经喝过了的!薇奥莉塔将吸管送到了皮特罗的嘴边,她大大方方的行为着实惊到了他。

    间、间接接吻吗?才认识几分钟而已,发展太快了吧!

    皮特罗再次不争气地红了脸:“那个,你用过吸管了的。”

    “啊。”

    薇奥莉塔这才反应过来。

    “你要是觉得不卫生,”她有些不好意思,“用自己的吸管也可以。”

    谢天谢地。

    皮特罗在有点遗憾的同时,还彻底松了口气。他把自己的吸管从奶昔杯抽出来,象征性地探进薇奥莉塔的杯子里尝了尝。

    不得不说,薇奥莉塔对奶昔的要求虽然多,但她的选择是对的:冰凉的香草奶昔,就是比他胡乱买的牛奶口味好。

    “其实这家店里的鸡蛋饼也不错,”薇奥莉塔建议道,“你可以带给你的姐姐,出锅五分钟之内最好吃了。”

    “你现在要吃吗?”

    薇奥莉塔摇摇头,然后看向皮特罗的奶昔。

    “我还没尝过牛奶口味,我可不可以尝尝看?”

    尽管嘴上要征求皮特罗的意见,可薇奥莉塔不等他回答,已经把自己的吸管伸到了皮特罗的奶昔杯里。

    她弯下腰,抓住了皮特罗的手。这叫银发少年一怔,然后薇奥莉塔狠狠吸了一大口他的奶昔,露出满足的神情。

    “还挺好喝的,”薇奥莉塔点点头,“可我觉得还是香草口味的好。”

    “……”

    皮特罗感觉自己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就在皮特罗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时,一道温和的笑声将他从手足无措的窘迫中拯救了出来。

    薇奥莉塔转过头,看到的是坐在轮椅上的x教授查尔斯·泽维尔,以及他身边的爸爸。

    “看来莱克特先生的担忧是多余的,”x教授笑着说道,“还没等入学,薇奥莉塔就已经交到新朋友了。”

    薇奥莉塔闻言双眼一亮。

    “爸爸同意了?”

    她无比兴奋地看向汉尼拔。

    “我可以转到这里,加入x战警了!”

    “先别着急,薇奥莉塔。”

    没等汉尼拔回答,语气温柔的x教授率先摇了摇头。

    “在这之前,你得先去趟天主教堂,”他说,“关于袭击你的人,我们查到了线索。”

    “……”

    好吧。

    薇奥莉塔在听到“天主教堂”这个单词时,心脏就本能地跟着颤了颤——她可是个恶魔,恶魔进教堂,薇奥莉塔自己都嫌弃不吉利。

    “那爸爸觉得呢?”薇奥莉塔转头看向汉尼拔。

    莱克特医生黑着脸:“我觉得,作为一名懂得礼貌的女士,你应该先放开身边的这位先生。”

    薇奥莉塔:“……”

    她还和皮特罗手牵着手,这情况可比向美国队长问好严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