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爆炸三天后。

    史蒂夫·罗杰斯来到医院,他先是在护士站停了停,询问一番薇奥莉塔·莱克特的情况,然后径直走到了病房前。

    尽管事发突然、且当事人受伤住院,可在复仇者同神盾局的联合调查下,他们仍然查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首先,现场侦测到的魔法物质,不属于现阶段人类了解的任何魔法体系——雷神托尔不认识,奇异博士也毫无头绪,倒是x战警那边信奉天主教的一名变种人学生,在灰烬中嗅出了教堂专用的烛火气息。

    其次,魔法物质的遗落早于爆炸,也就是说,薇奥莉塔·莱克特,是在遭受到了不明魔法的攻击后,爆发了特殊能力。

    然而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能去询问当事人。

    史蒂夫握住门把手,然而在开门之前,透过病房的玻璃窗,他看到了房间里的情况。

    单人病房中早有来客,一名中年男人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他睡着了,枕在椅背左侧,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却有零星碎发散在额前,熨帖的赭色马甲和同色系衬衣因久坐而出了皱褶,显然是一夜不曾离开过。

    他紧握着薇奥莉塔搭在床边的手,而床上的少女和他一样,也在沉沉睡着。

    史蒂夫认识坐在薇奥莉塔床边的男士——汉尼拔·莱克特,薇奥莉塔的父亲,业界著名的心理医生。连史蒂夫都读过他撰写的心理学论文。

    父女之间安宁气氛,让美国队长放弃了推门而入的打算。

    他松开门把手,正准备转身离开,躺在床上的薇奥莉塔突然睁开了眼睛。

    黑发姑娘迷迷糊糊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而迎上了门外史蒂夫的目光。

    四目相对,薇奥莉塔的蓝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少女伸出手,似乎是想推醒还在梦中的父亲。隔着玻璃窗,史蒂夫急忙摇了摇头。

    薇奥莉塔的动作因此一顿,她眨了眨眼睛,然后改了主意。

    娇小的女孩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她注视着莱克特医生的睡颜,一寸一寸地将自己的手从父亲的手掌中抽出。

    她没惊醒莱克特医生。趴在病床上的少女因而非常得意,她捂住嘴巴,一抹狡黠的色彩从她的眼底闪过。

    薇奥莉塔重新看向史蒂夫,蹑手蹑脚地爬下床铺,走出了房间。

    史蒂夫退后半步,让开了门口。

    薇奥莉塔走了出来,她阖上门。因为长时间躺在床上,那头瀑布般的黑头发显得乱糟糟的,但她的眼神清澈且明亮,已然完全没有了事发当天的绝望和颓唐。

    “队长!”

    她扬起声音,有些兴奋地开口。

    “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

    听着她甜美又中气十足的清脆声线,史蒂夫下意识地笑了起来。

    护士说她恢复的很快,看来那并不是单纯的安慰。三天前在爆炸现场抽抽搭搭、六神无主,还需要美国队长亲自横抱出废墟的少女,现在已经有了年轻姑娘应有的模样。

    看着薇奥莉塔神采奕奕又精神十足的面孔,叫史蒂夫彻底放下了心。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薇奥莉塔一番:不复狼狈的莱克特小姐,生得着实漂亮。即便是穿着病服,脸上没有任何铅华装饰,她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面孔也令人惊艳。

    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受尽宠爱的女孩。

    最终史蒂夫的目光落在薇奥莉塔光啊裸的双脚上,生怕吵醒父亲,她走出病房时没有穿鞋。这可不行,要知道现在还没到夏天,而医院的地板永远是那么冰冷。

    史蒂夫脱下了身上的夹克衫:“你的脚。”

    薇奥莉塔:“哎?”

    她困惑地看着史蒂夫弯下腰,将夹克衫铺在地上,劝诫道:“受伤期间最好不要着凉,不然恢复起来会很麻烦。”

    意识到史蒂夫的意思后,薇奥莉塔惊讶地瞪大眼睛。

    她不仅没有踩到夹克衫上,反而慌乱地退后半步:“不行,队长!地上这么脏,怎么能让你用衣服——”

    “好了。”

    史蒂夫摇了摇头。

    “不要纠结于这种小事,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忙,薇奥莉塔。”

    既然如此,薇奥莉塔也不好再推辞了。

    她也不是扭扭捏捏的性格,年轻姑娘的双眼闪了闪,然后其中的惊讶化成浓浓的谢意。薇奥莉塔重重点头:“只要我能帮到你,做什么事情都可以,队长。”

    说完,薇奥莉塔迈开步子,赤啊裸双脚踩到了史蒂夫铺在地面的夹克上。

    见薇奥莉塔乖乖听话踩到了衣物上,史蒂夫才满意地收回目光。

    他的神情重新严肃起来:“薇奥莉塔,你信神吗?”

    薇奥莉塔:“你是指什么神?北欧神的话,我还挺喜欢托尔的,他很酷。”

    史蒂夫:“我指的是上帝,或者说,你信教吗?”

    薇奥莉塔:“……”

    该如何回答呢。

    薇奥莉塔当然不信上帝,因为她是一名转生为人类的恶魔。

    是的,就是宗教传说中地狱派到人间来,引诱凡人走向堕落、圣人步入歧途,挑唆战争与混乱,代表着邪恶和末日的那种。

    这件事连爸爸都不知道,薇奥莉塔更不能对美国队长坦白说,她根本不是什么变种人,而是个被袭击的恶魔吧。

    “爸爸对神学,以及涉及神学的文艺作品很感兴趣,”于是薇奥莉塔答非所问,她眨了眨蓝眼睛,“我也有所接触,这有什么问题吗,队长?

    “没什么。”

    好在史蒂夫并没有就此深究。

    “只是袭击你的……生物,”他稍稍考虑了一下措辞,“很有可能同宗教有所关联。”

    看来超级英雄们是查出来了线索。

    的确有所关联,袭击薇奥莉塔的生物,就是天使。

    好在是个低级天使,连在人间成形的能力都没有,只是一大团神圣的光芒。

    “是,是这样吗,”薇奥莉塔回想着当时的情况,“我走进餐厅,就看到了特别明亮的光芒,我太害怕了,就想挡住攻击,没想到……”

    没想到天使的力量与恶魔的力量相撞,能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

    说实话,薇奥莉塔也不想伤及无辜。要知道被恶魔杀死的凡人可是会进入天堂的,半条街区的人命,白白送了天堂这么多灵魂,就算把薇奥莉塔转生后做的所有坏事抵进去都弥补不上亏损。

    如果不想被扣工资,她得在顶头上司路西法找上门之前,干出几笔更大的坏事,用来将功补过。

    真是麻烦,薇奥莉塔叹了口气。

    这让史蒂夫会错了意。

    他原本是想拍拍薇奥莉塔的肩膀安抚她。但当他的视线落在薇奥莉塔的脖颈时,那片白皙到近乎透明的皮肤,叫史蒂夫微妙地不知如何下手。

    “这不完全是你的责任,薇奥莉塔,”手都抬了起来,史蒂夫蜷起指节,“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攻击你的生物。我们会把它揪出来的。”

    是吗?

    薇奥莉塔抬起头。

    娇小的少女挪了挪脚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依然停留在史蒂夫铺到地面的夹克衫上,但为了接近史蒂夫,已经踩到了夹克边沿。史蒂夫见状,主动地向前迈了一步,拉近了二人的距离。

    薇奥莉塔顿时喜笑颜开。

    明亮的笑意再次爬上她的面孔:“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真是个乐观的姑娘。

    在这之前,史蒂夫还担心爆炸会对薇奥莉塔·莱克特带来阴影,她的能力本来就够危险了,要是出了心理问题,情况会变得更为麻烦。

    还好没有。

    望向薇奥莉塔清澈的眼睛,美国队长认为他们可以放弃一些不得已为之的紧急备案,转而选择对薇奥莉塔本身更有利的处理办法了。

    “接下来的局势可能会很紧张,”史蒂夫如实相告,“但我联络了x教授,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愿意接纳你,x战警会庇护所有未成年的变种人。”

    “x战警。”

    薇奥莉塔惊讶地捂住嘴巴。

    “真的吗,队长?我可以加入x战警?!”

    “只要你愿——莱克特先生。”

    兴高采烈的薇奥莉塔蓦然僵硬在原地。

    她转过身,不知何时爸爸已经醒了过来。汉尼拔·莱克特站在病房门前,垂在额前的头发已经重新拢到了额后,雕塑般的面容不见喜怒。他对着美国队长礼貌颔首,然后目光转向恨不得钻进史蒂夫·罗杰斯怀里的薇奥莉塔。

    在看到她光脚踩在男人的夹克衫上时,汉尼拔的表情终于破了功。

    “罗杰斯队长。”

    他皱起眉头,尽管语气依然平静沉稳,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这位父亲已然心生不满了。

    “关于莉塔转学的建议,或许你应该先找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