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美国纽约,曼哈顿上东区。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接到通知的时候,他就在曼哈顿附近,听闻事况便直接骑上摩托直奔上东区。

    不用精准定位,史蒂夫就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事发地点——大半个街区被夷为平地,在大都市中闹中取静的居民区如今只剩下了灰烬和废墟。情况之惨让亲临了无数战争的美国队长都免不了心惊,要知道这可是曼哈顿,上层精英们的居住区域,治安环境比皇后区不知道好多少倍,出现恐怖袭击的几率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他停下摩托,刚刚越过封锁线,穿着神盾制服的特工就迎了上来。

    “队长。”

    “什么情况?”他问。

    “一场爆炸,波及很广,我们在爆炸中心检测到了魔法物质,但那不是引发爆炸的原因。”特工说。

    “那是什么引发了爆炸?”

    “恐怕,呃,”神盾特工流露出了艰难的神情,“恐怕是变种人。”

    “……”

    史蒂夫忍不住蹙眉。

    如果是变种人,那局势将会变得复杂很多。但现在美国队长来不及思考局势问题,他抬了抬头:“带我到爆炸中心看看。”

    特工立刻迈开步子。

    越是往爆炸中心走,史蒂夫的心情越是沉重。一路过来,警察、搜救队和神盾局正在徒劳地从废墟中拖出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如果是变种人引发了这场灾难,那这名变种人的威力远甚于巡啊航啊导啊弹。

    这也意味着民众们会因此恐慌,人类和变种人之间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关系,将会再次进入紧绷状态。

    “就在这儿,队长。”

    特工停了下来,同时他翻开随身携带的平板,将电子资料递给史蒂夫。

    “爆炸中心是一栋民宅,宅邸的所属人叫汉尼拔·莱克特,一名心理医生,两个月前刚刚从巴尔的摩搬到纽约来。爆炸发生时他并不在家,但他十七岁的女儿薇奥莉塔·莱克特在。如果你想询问具体情况,他就在警戒线外。”

    史蒂夫迅速浏览完信息:“他的女儿呢?”

    特工:“呃。”

    年轻的特工闻言转头看向莱克特宅——或者说,原本应该是莱克特宅邸的废墟。

    三层建筑的公寓,已然坍塌成两人高的废墟。作为爆炸中心,这附近的建筑摧毁的极其彻底,如果事发时薇奥莉塔·莱克特待在家里,那她怕是凶多吉少了。

    “救援队已经展开了搜救工作,”特工说,“我觉得……希望渺茫,队长。”

    但显然,美国队长并不怎么想。

    他把平板还给特工,大步走到了废墟前。

    现场一片混乱狼藉,救援队的成员并没有注意到美国队长的到来。举着搜寻设备的成员踩在废墟上,不住地叹息:“太惨了,我觉得她不可能还活着,不如留着功夫去搜救边缘地带的伤患。”

    史蒂夫:“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士兵?”

    救援队成员:“队、队长!”

    迎上美国队长拧起的眉心和肃穆的表情,救援队成员着实吓了一跳。但史蒂夫没有继续教训他,现在不是时候。

    “爆炸发生的位置在哪儿?”他问。

    “在、在民宅餐厅的位置。”

    “你跟我来。”

    如果是变种人引发的爆炸,那变种人的能力不会伤及自身。加上特工说事发时只有薇奥莉塔·莱克特一人在家……史蒂夫的心中隐约有个猜测。

    史蒂夫带着救援队来到了废墟中餐厅的位置:“开着仪器。”

    说着他弯下腰,径直掀起了最上方的断裂墙壁。

    徒手挖开爆炸现场,怕是也只有美国队长这类超英才能办到。史蒂夫把半块墙壁丢到一半,然后挪开石块、家具和钢筋混凝土,他挖到一半时,头顶的搜救仪器蓦然响起了尖锐的提示声。

    “天。”

    救援队成员忍不住扬起了声音。

    “就在正下方,队长,这下面还有人活着,薇奥莉塔·莱克特还活着!”

    ——他就知道。

    薇奥莉塔·莱克特一人在家,那么引发爆炸的变种人,只有可能是她本人。

    确认了位置,史蒂夫的动作更快了。不等救援队的成员搬来设备和挖掘机,他已经独自一人清理出了大概餐厅的位置。

    男人的双手因此磨破了皮,淡淡血痕留在了沾满灰尘的残垣上,但他根本不在乎。史蒂夫已经从废墟中看到了餐厅的壁画和桌椅了,他根据搜救仪器的提示,掀开了压在上方的门板。

    一个崩塌造成的三角区显露出来。

    三角区大约有两米深,周围一片漆黑,但借助头顶的光芒,史蒂夫仍然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一名少女躺在三角区里,被微妙地卡在两块混凝土中,几根钢筋擦着她的肋骨和大腿而过,稍微偏一点,就会直接刺穿女孩的胸口或者股动脉。

    因为突如其来的日光,躺在三角区中的少女抬手遮住了眼睛。

    “莱克特小姐,”史蒂夫开口,“你还好吗?”

    躺在废墟中的少女抖了抖。

    “……队长?”

    她的声音非常轻,回荡在废墟之中几不可闻。但美国队长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听力,他听见了。

    “是队长吗?”

    那一刻,一直神情紧绷的史蒂夫,终于放松下来。

    “是我。”

    他继续清理着四周的废墟,史蒂夫的动作慢了下来,他得保证卡住薇奥莉塔·莱克特的三角区不会进一步坍塌。

    为了安抚废墟中的少女,史蒂夫放缓了语气:“不用担心,女士,我已经找到了你。”

    薇奥莉塔:“我……”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史蒂夫:“不用担心。”

    美国队长跳进三角区内,他伸手,凭借自己的力气硬生生掰断钢筋,然后俯下啊身,拉住了薇奥莉塔·莱克特。

    高大的男人挤进狭窄的空隙之间,史蒂夫把娇小的姑娘抱进怀里,一手推着岌岌可危的混凝土,用背部抗住了所有重量。

    “不用担心。”

    史蒂夫第三次重复道。

    “我找到你了。”

    他怀里的女孩抬起了眼。

    在废墟中躺了数个小时,薇奥莉塔·莱克特的身心都已经到了极限。她整个身躯都在不住的颤抖,乱糟糟的黑发缠紧遍布灰尘和泥土的衣裙之中,她寻觅到史蒂夫·罗杰斯的眼睛,宝石般的蓝眼睛泪眼婆娑,可是那之中的情绪却叫史蒂夫有些吃惊。

    不是他意料中的恐惧、慌张,或者任何能力失控的年轻姑娘该有的反应。

    她在愧疚,薇奥莉塔哆哆嗦嗦地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臂。

    “你救错了人,罗杰斯队长,”她啜泣出声,“是我的错,是我造成了这一切。”

    “……”

    男人没有再开口。

    他用坚实的后背顶开压在头顶的混凝土,将薇奥莉塔抱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警察、救援队,以及口口声声说着希望渺茫的神盾特工,在美国队长横抱着虚弱的少女出现时,统统陷入了沉默。

    除了史蒂夫,没人觉得还能从爆炸中心找到生还者,但史蒂夫的确找到了。

    走出废墟的美国队长表情肃穆,他的五官棱角分明,可柔软的金发和海一样澄澈的眼睛中和了属于军人和英雄的冷厉气场。

    史蒂夫将薇奥莉塔送到救护车边,现场的护士替她按住手臂上的擦伤。美国队长并没有离开,他反而握住了薇奥莉塔搁置在担架边沿的纤细手腕。

    薇奥莉塔瑟缩几分,但她没有挣开。令人安心的温度从他的掌心扩散到她冰冷的皮肤上。

    “你是有意为之吗,小姐?”他站在担架边问道。

    少女呜咽一声,然后拼命地摇起了头。

    “不、不是!”

    她抽抽搭搭地开口,蓝眼睛里写满了绝望和委屈。

    “这是我的、我的家,我为什么要炸毁我的家?”

    “那我便没有救错人。”

    英雄的另一只手落在了薇奥莉塔的额头上,他的声线沉着且平静,甚至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联系与温柔。

    “已经没事了,薇奥莉塔,”他宽大的手掌覆盖住薇奥莉塔的眼睛,“我找到了你,你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