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一七章 凡事要讲证据
    牛有道目光偏向他,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想试试自己的御兽能力,看能不能和万兽门对抗,以助燕军一臂之力!

    “猴子,解决问题不一定非要打打杀杀!”牛有道叹了声。

    袁罡:“道爷,蒙帅的战略你也知道,这场战事对燕国很重要,输不起的,我可以试试的,也许能帮上忙。”

    牛有道与之对视着。

    管芳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担心两人又争执起来。

    牛有道回头给了她个眼神,示意她回避一下。

    管芳仪噘了噘嘴,略显不快,不过还是摇着团扇、扭着腰肢回避了。

    边上没了其他人,牛有道方问道:“帮上忙?怎么帮?你压制的住万兽门吗?”

    袁罡:“我没说压制万兽门,只要能压制住在战场上作乱的飞禽走兽便够了。”

    牛有道:“彰显你的能力,显示你具备一个人对抗万兽门手段的能力?”

    袁罡:“道爷,我无意彰显什么。”

    牛有道:“既无意,为何不避免?就算你能成功,你破了万兽门赖以立足的根本,你知不知道自己会被多少人给盯上?”

    袁罡:“我不去试试,难道要坐视蒙帅战败吗?”

    “猴子!”牛有道手中杵着的剑用力戳了戳地面,颇有些心力憔悴的样子道:“你怎么还不明白?咱们已经被人盯上了,你忘了百里羯的事吗?你不知道如今多少事情与我们有牵扯吗?冰雪阁赤阳朱果的事,传言与我有关,缥缈阁盯上了云姬,结果云姬又和我牵扯上了。是,有些事情并无直接证据证明和我有什么关联,可若是一桩桩一件件累积下来,反复被人注意到的话,你当缥缈阁是傻子吗?”

    袁罡愣住了,也惊住了,似乎被牛有道一句话给点醒了。

    牛有道苦口婆心道:“猴子,该做的可以做,该低调的也必须低调,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暴露我们这边有什么值得外界探寻的东西。就如同我手中这口剑,能挡住圣罗刹一击,却从不轻易出鞘,没人知道我的深浅,你懂我的意思吗?”

    袁罡沉默了,低头道:“蒙帅那边怎么办?”

    “红娘!”牛有道大声喊了句。

    听到招呼的管芳仪又从林中出来了,瞅了瞅两人,没好气道:“干嘛?”

    “跟我走一趟,另外传讯给蒙山鸣……”

    ……

    公孙布进了临时中军帐内,看了眼聚集在一起脸色难看的众人,从旁绕到了主案旁,低声提醒了一声坐在案后的蒙山鸣,“蒙帅!”一张纸递出。

    蒙山鸣瞟了他一眼,接了密信到手查看,细看后眉头微动。

    信是牛有道的信,牛有道说战败的情况他已经知道了,问这边三大派有没有什么处置的办法,若是没有就按他牛有道的意思行事。若没有再与宋军交手的把握,牛有道让他暂缓与宋军交锋,迂回回避交战,给他牛有道几天时间,几天后给他蒙山鸣一个答复!

    虽不知牛有道有什么办法解决此事,不过见到这信后,建立在对牛有道以往的信任上,蒙山鸣莫名松了口气。

    他明白,牛有道要出手了!

    看完的信,蒙山鸣随手卷了起来,递出到油灯上,点燃,当众烧掉了。

    经过几次消息的来回,他心中大概有了判断,从时间上来看,牛有道应该一直在他身边,至少离他并不远,只是一直隐藏着不露面而已,这种人的想法实在是诡谲,让人难以琢磨。

    当然,他也早就习惯了,让人琢磨不透正是那位的风格!

    帐内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烧掉的信里写了什么,不过都知道递信的公孙布是牛有道的人。

    宫临策不在帐内,万兽门介入此事造成燕军大败,宫临策很愤怒,燕国三大派肯定要找万兽门要个交代,正着手安排此事。

    烧掉信的蒙山鸣对公孙布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公孙布略欠首,又从一旁绕离,出了中军帐。

    ……

    “陛下!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大捷!”

    宋京,丞相紫平休快步进入御书房内,对着案后端坐的皇帝牧卓真拱手道喜。

    陈少通大胜的消息,牧卓真已经收到了,案上摆放的奏报正是捷报,当场哈哈大笑道:“这都是丞相举荐有功,运筹得当啊!”

    紫平休忙自谦道:“不敢,老臣也只是借了陛下天威而已!”

    牧卓真站了起来,绕出桌案,踱步而出,一脸美满道:“一举歼灭五十万宋军,总算出了口恶气,有万兽门相助,盼陈大将军再立新功啊!”

    紫平休颔首:“老臣定叮咛他不负陛下厚望!”

    话虽这样说,心里却是清楚不太可能,陈少通已经第一时间给了信给他,那样的战机已不可能再轻易实现,燕军不会那么傻,加之手上兵力实在是不堪,接下来能做的只是追在燕军后面吓唬,拖延到罗照率军回来。

    可这样又怕朝中有非议,希望他这个岳父大人帮忙摆平朝中的指责。

    紫平休已经酝酿好了说辞,到时候就说不是陈少通不战,而是燕军避战,当然现在不会这样说,顺着皇帝的意,表示会督促陈少通再觅战机。

    不过心中多少也有些可惜,可惜万兽门不肯全力相助,否则自己女婿必然要立下更大的功劳。

    本来按照陈少通的意思,除了地面上的助力,还可以借助万兽门那大规模的飞禽,采用空袭的方式投掷火油采取火攻,这样不管燕军往哪逃,都躲不过,必然要令燕军溃不成军,再辅以地面追杀,燕军必败!

    可是万兽门有所保留,要拿下万兽门一带地域的自治权不说,还不肯露面,只肯给予有限的帮助。

    出动大规模的飞禽不肯答应,一旦出动了大规模的飞禽,万兽门没办法撇清这事。

    哪怕后来贾无群告诉他们,只要此战剩了,燕国必亡,也不用担心燕国的报复,可万兽门依然不答应。

    说到底,万兽门也不是吃素的,看准了宋国的软肋,反手一掐,只肯给予有限援手。

    这边受局势所迫,不得已答应了万兽门。

    而万兽门既可给宋国这边交代,又能趁机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还给自己留了余地。

    ……

    “好!哈哈……”

    大军撤退的路旁,坐在马背的罗照拿着战报仰天大笑。

    自从蒙山鸣出手以后,种种不利局面一直令他很压抑,加之撤退不是很顺利,一路上被南州人马骚扰,更兼忧虑后面的局势,直到今日才算是看到了令人如释重负的好消息,蒙山鸣居然遭遇了惨败!

    “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苏元白亦仰天叹了声。

    文悠颔首:“丞相不愧是丞相,竟然请动了从不插手诸国纷争的万兽门出手,如此一来,就算陈少通不能彻底击垮燕军,也应该能助我等顺利回撤。有了万兽门的帮助,待我大军一回,我大宋就是燕军葬身之地!”

    东应来和常飞亦笑着颔首,他们之前也不知道万兽门出手了。

    此事他们宗门是知道的,毕竟万兽门提出的条件还需他们宗门点头答应,只是一开始不便张扬,进行了保密,怕让燕军事先有所准备,也是万兽门的要求,不答应的话万兽门将不会再施以援手,甚至威胁协助燕国……

    一路“护送”宋军撤退的商朝宗也接到了蒙山鸣战败的消息,获悉万兽门出手,大惊!

    万兽门,恶客登门,紫金洞长老岳渊奉掌门宫临策之命,带了几个人亲自赶到了万兽门。

    万兽门掌门西海堂一露面,岳渊便在大殿内与他吵了起来,双方的气氛闹得很紧张。

    总之西海堂坚决否认,“我再说一次,此事和我万兽门没有任何关系,我万兽门也很诧异,也正在派人查探此事!”

    岳渊怒道:“场面我亲眼所见,蛇虫鼠蚁、飞禽走兽,连我方金翅和大型飞禽都失去了控制,这手段除了你们万兽门还能有谁?”

    西海堂挑眉道:“有人能驾驭飞禽走兽就怪罪到我万兽门的头上,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姓岳的,凡事要讲证据!”

    岳渊:“那你告诉我,除了你们万兽门还有哪些人精通此道?”

    西海堂:“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万兽门没证据的话可不会乱说!”

    岳渊哼哼冷笑:“你们万兽门口口声声说不插手诸国之争,却在暗中行此卑鄙之事,今天这事你们若不给个交代,今后万兽门弟子过境燕国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冷目扫向在场的万兽门高层。

    西海堂:“你们若是发现了是我万兽门弟子所为,大可以逮住一个杀一个,万兽门绝无怨言!若没有证据在这里胡言乱语,我万兽门不吃这一套!你也不用威胁,我万兽门也不是泥捏的,谁敢妄动我万兽门弟子试试看!”

    岳渊:“想证明不是你们万兽门干的很简单,只要万兽门派人随我去战场摆平此事,我便相信不是你们干的。”

    西海堂:“少来这套!还是那句话,我万兽门做天下人的买卖,从不插手诸国纷争!你信也罢,不信也好,想栽赃先拿出证据来,拿不证据恕不奉陪!来人,送客!”

    一群万兽门高手拥上前,晁敬对岳渊等人伸手,很不客气地喝道:“请!”

    “好!你们等着,这事我燕国上下绝不会善罢甘休!”岳渊指了指众人,扔下一句威胁的话甩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