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一四章 故弄玄虚
    罗照傻吗?左右二将相视一眼,二人真不觉得罗照傻,只是碰上了蒙山鸣那个变态而已,从后来收集到的情况来看,谁能想到蒙山鸣居然会以那种方式突破江防?

    二人不觉得罗照那个战略有什么问题,从一开始的角度来看,还是挺高明的。

    二人觉得也只有在金爵这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人的眼里才会觉得罗照傻。

    二将出了中军帐后,仍忍不住相视摇头,实在是拿这位大司马没办法,也真正是服了这位大司马,任你朝廷怎么施压,任你三大派怎么压迫,任宋国怎么骂,任别人怎么嘲笑,大家怎么嘲讽都行,这位大司马就是不出兵!

    要出兵也行,承认自己无能,退位让贤,朝廷想怎么贬黜都行,你让别人来指挥进攻就是。

    碰上这种无欲则刚的人,朝廷拿这位大司马也没办法,换人也不好换。某种程度来说,这位稳当的风格还是挺合朝中不少人胃口的,至少用这位从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蒙山鸣那双腿就是被这位给打残了,谁敢说金爵无能?

    这位担心出事的话,还是挺有份量的,其他人不太敢接这担子,怕担责任。

    可关键是下面的将士不这样想,平常没什么升官发财的机会,眼看这么好的机会在眼前,燕国这块肥肉简直是唾手可得,却硬生生被这位掐住了脖子不放手,下面将士自然是颇有不满,挡了大家的路嘛。

    因此连下面将士也不免数落他,也没见这位打过什么漂亮仗,居然爬到了大司马的位置上,很多人想不通。

    ……

    燕国境内的宋军依然在被南州人马骚扰着,撤退不顺。

    罗照屡屡用计,欲将一路纠缠骚扰的十万铁骑给歼灭,然商朝宗也不是吃素的,压根不受诱惑,你诱惑你的,我打我的,很是让罗照头疼。

    宋国境内的燕军也依旧在秉持之前的策略,持续扩大骚乱,偶尔还会重兵深入突袭,加大恐慌影响。

    宋国大将陈少通集结了四十万人马,前往迎战燕军,欲遏制燕军的猖狂,为回撤的罗照大军争取时间。

    一开始,陈少通人马行进速度缓慢,后来突然加快了迎向燕军的进逼速度。

    此举引起了燕军的高度警惕,燕军散开的人马开始紧急调整。

    中军帐内,燕军几路诸侯紧急赶来汇合商议。

    “宋国,包括三路诸侯人马在内,主力共计六百万,攻入我燕国境内的有三百万,江防人马两百万已被我消灭,预设在韩国边境的有一百万。也就是说,宋国境内几乎再无真正的主力,陈少通所率领的四十万人马,都是各州府的杂碎,其中不乏老弱病残!”

    “这个都知道,问题是,他一开始慢速进军,显然自知不是我军对手,现在突然加快逼近是几个意思?”

    “兴许是我军给宋国境内造成的恐慌破坏越来越大,他承受不了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加快进军。”

    “陈少通谈不上多善战,是靠其老丈人紫平休爬起来的,可也并非是草包,若没点紫平休看得上的能力,紫平休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所以他不会不知道硬碰硬的后果,这样急匆匆赶来送死,而且态度有反复,其中会不会有蹊跷?”

    诸将议论纷纷,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不知有没有听进去,手上捧着一张有关陈少通的详细情况仔细查看,有关陈少通在宋军中一路迁升的履历,担任过什么职务,指挥过多少人马作战,有过什么战绩之类的,介绍的非常详细。

    对于陈少通的意图,这边商量来商量去拿不出一个准确的判断来,连蒙山鸣一时间也琢磨不定。

    最终,蒙山鸣采取了稳妥的战法,持续骚扰之余,几路人马亦在逐步收缩集中,准备集中力量以防万一,同时准备布置成口袋,先试试陈少通的深浅,若对方是虚张声势则一举将其给吃掉。

    策略定下后,几路诸侯离帐奔赴各部,大型飞禽迅速送往。

    接下来的日子里,双方人马都在迎着彼此接近,越来越接近,又一场大战即将爆发,气氛骤然紧张,各国势力闻讯都紧盯。

    结果陈少通率领的四十万人马不偏不倚,对燕军的陷阱浑然不觉一般,就这样径直钻进了燕军布置的口袋里,后面的情况更是出乎燕军的预料。

    燕军将口袋一扎,陈少通却停止了动作,直接在重兵包围中选了一地安营扎寨,等着被围剿似的。

    中军帐内,蒙山鸣盯着地图皱眉许久,陈少通的不按套路来,太过超乎他的想象。

    根据他对陈少通的履历了解,此人并非是对兵事一窍不通之人,多少还是有点能力的,只是这四十万杂牌人马主动钻进了两百多万重兵的口袋里,怎会做出如此蠢事?

    陈少通这样一搞,倒是把燕军给唬住了,令燕军虽然将其给包围了却不敢轻举妄动。

    陪同在旁盯着地图的张虎摸着下巴,“这个陈少通搞什么鬼?大军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瞒的过他的眼睛,不至于看不出这是个口袋,居然主动往里钻,莫不是故意诈唬我们,想以此拖延时间?”

    蒙山鸣徐徐道:“如你们说的,紫平休这种人不会招个草包做女婿,紫平休的女婿亲自统兵出征,若战败,对紫平休的影响很大,不像是冒然乱来,必是有什么倚仗。”

    苏启同道:“大帅,难道咱们就由得他这样吓唬?真要是被他这样拖住了的话,罗照回撤的人马渡江可就没什么阻力了。反过来说,陈少通若真有什么倚仗的话,若不歼灭,回头我们阻击罗照渡江,他必然配合罗照从我军背后进攻。”

    蒙山鸣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道:“不老山,陈少通选在这个地方固守似乎有什么用意。”

    张虎颔首道:“不老山的范围不大,连四十万人马都不好容纳,可山中不缺水脉山泉,据此而守不怕被切断大军饮用水,也不缺柴火烧煮。因范围不大,外部有守军,所以也不怕火攻。看他这样子,似乎是做好了长期据守的准备。”

    蒙山鸣微微摇头,“此地地势,我两百万人马若强攻,根本守不住,一旦攻破外围,围剿也并不困难,并非坚守之地。”

    苏启同指着不老山周围画了一圈,“山地套山地,总的地势来说,不老山是一片盆地中的山地,莫非想吸引我军进入山外的山地而后对我军采取火攻?”

    张虎反问:“这么大的范围,又不是我等遭受围困,火起可从容进退,哪有那么容易的火攻。”

    宫临策在旁,看着几人的议论,可以看出,几人对陈少通的布阵的确感到很困惑。

    商量了许久没得出个结论,最终还是苏启同主动请缨道:“大帅,不管他搞什么鬼,容我部先出击试探,是不是在故弄玄虚或藏了什么猫腻一试便知,若是在诈唬人,我便一举将其击溃,这等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蒙山鸣琢磨着颔首道:“也好!”

    说罢又摆了摆手,“也不急,可先行准备,容我亲自去看看情况再说。”

    不老山,陈少通的中军帐设置在了一座山顶,可远眺。

    山外大军巡弋戒备,山中炊烟四起,在生火做饭。

    在山中巡视一遍,陈少通领着一群人回到了中军帐内,再次叮嘱:“严密关注四周情况,有任何异常及时来报,敢有任何拖延,休怪我军法无情!”

    “是!”诸将拱手领命。

    之后一将问道:“大将军,我们这样搞,燕军搞不懂情况,会不会放弃我们不管,然后自行其事?”

    陈少通摆手,“局势到了现在,已经很明朗,蒙山鸣就是要打垮宋国好和谈,然后连宋抗韩,因此他的大部人马必然是要回头阻击大都督人马渡江回撤的,不消灭我们,燕军无法安心扼守江防阻击大都督,怕我们背后袭击。目前包围我们的燕军只是按兵不动,只要还按兵不动,就证明没有扔下我们不管的意思。”

    另一将道:“那我们这样耗下去,要耗到什么时候?”

    陈少通冷笑:“我选在这里固守,就是做好了久耗的准备,我耗的起,蒙山鸣耗不起。燕军现在不动,只是摸不清我们的深浅,不敢轻举妄动而已。等着吧,要不了多久,燕军必然要试探性攻击,欲试探我军深浅。而蒙山鸣此人,也绝不会打糊里糊涂的仗,不摸清情况他心里不会踏实,这是聪明人的通病,所以试探攻击之时,蒙山鸣很有可能会亲临观战,诸位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

    陈少通手指重重点击着桌面,“咱们不动则以,一动则必须给予燕军狠狠一击,如果有可能的话,诸位务必尽力出击,咱们很有可能一战将蒙山鸣给斩杀于此!蒙山鸣坑杀我宋国六十万儿郎,我宋国上下深恶痛绝,若我等能诛杀此人,那将是天大的功劳!至此,燕军群龙无首,必乱!这便是我故弄玄虚在此固守的原因,就是要将蒙山鸣给诱来!”

    诸将闻听兴奋不已,一个个摩拳擦掌,明显都亢奋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这位的背景,若真能杀了蒙山鸣,朝堂上的呼声可以想象,功劳必然是肥实的很。

    ps:一年春好处,不在浓芳,小艳疏香最娇软!谢新盟主“星域神族”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