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一零章 宋军撤
    熟悉的路,归途!

    马背上的罗照一脸阴郁,显得异常沉默。

    意气风发而来,抱着为宋国立下不世之功的豪情壮志而来,抱着问天下英雄谁属的气概而来!

    顺利攻过东域江,一路势如破竹,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可自从蒙山鸣正式统军东征后,一切都变了,令他的豪情壮志一挫再挫,如今不但是无功而返,甚至是前途布满阴霾。

    他知道有人在等他,那个未曾正面交锋的人在等他,那个蒙山鸣在等着他!

    他撤了,并不是因为接到了宋国的旨意而撤兵。

    第一次攻城遭挫他就意识到了不对,第二次再次强攻依然失败后,他并没有失去理智,立刻认识到原本认为不堪一击的燕京涌现出了巨大的抵抗决心,集结了强大的人力物力抵抗,非短期内能攻下。

    两次进攻,不,应该是三次,最开始还有一次先锋人马的强攻!

    三次强攻,前前后后牺牲了十八万宋国儿郎。

    就在攀爬燕京那高高城墙时,十八万宋国儿郎倒下了,鲜血染红了燕京城墙下的每一寸土地!

    凭他手上的人马,一直攻打下去,迟早是能打下来的!

    可他不敢再耗下去了,首先是时间上耗不起,其次是人马耗下去也吃不消,真到最后打下来的话,这三百万宋国子弟不知还能剩下多少人回去,而回归的途中还有人等着他,蒙山鸣在等着他!

    打到这个地步,他猛然醒悟了过来,似乎明白了蒙山鸣坑杀六十万俘虏的用意!

    排除其他原因不说,蒙山鸣在故意激怒宋军,故意引发宋军的报复,反过来说也是在恐吓燕京上下拼死抵抗,逼两边死磕,以此大量消耗宋军的实力!

    蒙山鸣以六十万人的性命把燕京变成了诱饵,以此消耗宋军的时间,消耗宋军的粮草,消耗宋军的人马。

    待一支虚弱的宋军出现在蒙山鸣的眼前时,那个后果,罗照想想都不寒而栗!

    那老家伙疯了,不顾一世骂名,不惜坑杀六十万俘虏,不顾燕京上下所有人的死活,只为击败宋军,只为保住燕国而战!

    猛然洞悉了蒙山鸣的用意,罗照哪还敢再打下去,果断下令撤兵!

    “护送”宋军离开的,还有商朝宗那十万铁骑,人人身上备着几天的干粮,反复来回与后勤补充。

    不像之前“护送”宋军去燕京的时候,秋毫无犯,现在的南州铁骑是屡屡主动出击。

    十万铁骑一直在宋军周围来去如风,逮住机会就趁机进攻,情况不对立刻就撤,绝不纠缠。

    由此,罗照越发确认了蒙山鸣的意图,南州人马果然是为他回撤时准备的,就是要拖延消耗他。

    同时,商朝宗途中传令各地州府,再次阻止人手破坏宋军回撤的道路,尽量拖延消耗。

    遇上地形地势有利机会合适时,南州铁骑甚至还发动了一次正儿八经的迅猛强攻,以此告诉宋军,我不仅仅是要骚扰你,我随时会玩真的!

    尽管知道南州人马的意图,可宋军回撤人马却是不得不防。

    面对这不时的骚扰也实在是头疼,两三百万大军回撤宛若一条长龙,不可能集结成团整体回撤,也没那么宽敞的道路给走。南州铁骑就这样时不时抽冷子来了一下,左一下穿过,右一下穿过,打完就跑。

    你不知对方会在哪个位置突然下手,会在什么时候下手。

    人家也不贪多,一次弄死你个几百上千人就跑,机会合适才多咬几口。每次造成的死伤虽然不大,可这长途漫漫的,死伤累积下来肯定不会是个小数字,尤其是把宋军给弄得人心惶惶的,连睡都谁不安稳。

    两条腿又跑不赢四条腿,尤其是这么多人,你还没办法甩脱人家。

    一次被骚扰的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宋军组织骑兵追了一趟,结果那支追击骑兵被诱离了大部队后,南州铁骑突然调头反扑,几乎将那支宋军骑兵给尽灭,只剩数百骑逃了回去,根本不是南州铁骑的对手!

    而且商朝宗经常摆出要袭击运粮车队的企图,害得这边集中了不少的修士守护粮食,实际上商朝宗一次都没碰过运粮队伍,可谁知道商朝宗会不会突然来一下,不得不集中修士力量加强防护。

    为了执行这次的骚扰任务,大禅山也算是吃了大苦头。

    宋军不是泥捏的,惹怒了随军修士追杀,大禅山得断后,付出的死伤代价不轻!

    对南州餐风露宿的十万铁骑来说,人不算,如此长途袭扰,一直保持好战马的体力也是个巨大的考验!

    “大都督,陛下旨意到了,命立刻停止攻打燕京,大军立刻回撤!”从小将手中接过旨意查看后的文悠纵马到了罗照身边传话递予。

    罗照接了旨意查看确认,静默无声,略有思索。

    他不知陛下突然下这旨意是什么意思,不知是不是也识破了蒙山鸣的企图。

    他这边已经传讯给了宋京,已告知这边也撤兵了,估计宋京那边在将旨意传出后不久已经接到了这边消息。

    旨意扔给了苏元白等人查看,他依旧一声未吭,环顾四周,宋军的士气也有些低迷。

    来回这样长途跋涉折腾,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一无所获而归,士气能好才怪了。

    ……

    “陛下,宋军撤了,真的撤了。”

    御书房,田雨快步而入,欣喜报讯。

    “真的撤了?”案后的商建雄保持怀疑的样子,他两眼已经熬红了,眼圈发黑,憔悴的不行。

    这些日子,那叫一个度日如年。

    童陌、商永忠和高见成也好不到哪去,也都憔悴到不行的样子,御书房内特意为三人准备了坐的椅子,三人如今已经是坐在御书房内和商建雄“聊天”,以前这种随时能坐着和皇帝聊天的待遇还真没有。

    御书房边上也为三位准备了寝居的房间,宫中的太监伺候着。

    田雨兴奋点头道:“确认了,反复确认了,宋军人马已经在离京八百里外,离的这么远了,应该不会是使诈,应该不会再轻易折返了,应该是撤了!”

    “呼!”慢慢站起的商建雄长吐出一口气来,又如释重负般坐了下来,激动不已道:“真的撤了,我燕京上下将士用命终于守住了祖宗基业,否则寡人还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三位大臣也松了口气,不过商永忠有些奇怪道:“罗照手上还握有足够的实力,这么大老远跑来,就攻打了这么几次就撤了,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高见成迟疑道:“蒙山鸣率领我军在宋国境内烧杀抢掠,甚至接连干出了屠城的事,是不是给罗照造成的压力太大了,逼得罗照不得不退?”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觉得有这可能。

    童陌忽问出一句,“商朝宗呢?还在率人跟着宋军?”

    田雨略欠身,“是的,据探子报,庸亲王这次可没客气,一路上连连对宋军发动骚扰袭击,甚至还硬干了宋军一次!”

    童陌冷哼一声,“守城苦战时,该他们出击的时候没反应,等到宋军无心恋战了,却在那装模作样,其心可诛!”

    高见成和商永忠下意识互相看了眼,都觉得这话有些是非不分,罗照三百万大军在燕京城外云集,又构造好了攻城器械的阵势,商朝宗那十万铁骑再能打,也不敢硬来,宋军先锋人马攻城时商朝宗还是有过冲击、出过力的。

    不过两人抬眼看了看商建雄那深以为然的愤恨模样时,两人心知肚明也不会去跟童陌争辩什么,都知道童陌是将宁王家恨之入骨的。

    “不管怎么说,燕京总算是守住了,全赖将士们用命!”商建雄说着又站了起来,满脸焦虑之情已是一扫而空,“将士们和百姓们用命,寡人也不会亏待!将士们的犒赏章程你们拟一拟。百姓们…发钱发粮,每人一枚金币,每人发十天口粮,全城百姓按人头算。参与了守城的百姓翻倍,守城有功的,另行再赏……”

    听着他的滔滔不绝,高见成心里盘算了一下,除了这次搜刮出来的粮食,朝廷之前还暗藏了一批巨资,应付陛下这次笼络人心的赏赐倒是绰绰有余。

    有一点他是不得不佩服童陌的,每当朝廷紧张的时候,童陌总是能解朝廷之忧,总是能弄出钱粮来,在这一点上他自认不如。

    ……

    宫内坐镇,高阁上盘膝打坐的孟宣睁开了双眼,同样也收到了与商建雄类似的消息。

    “说是让守个七八天,如今才守了多久,宋军便撤了,那位蒙帅对战局还真是料事如神呐,不愧是威震天下的一代名将!如今看来,他不驰援燕京的策略是对的。”孟宣站了起来,走到凭栏处负手叹了声。

    旁同的长老陪在一旁道:“是啊!我对他大战略的继续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孟宣点头,“商朝宗也开始一路折腾宋军了,按蒙山鸣的意图,是要打残宋军主力的,看来这支人马是别想顺利回到宋国了。没有朝廷的补给,能把仗给打成这样,也实在是难为他们了。”

    旁站长老微微颔首。

    对于蒙山鸣的大战略,三大派高层是知晓的,不过此乃高度机密,这边一直瞒着商建雄等人,也没办法告诉,三大派总不能说自己在牺牲商建雄等人的利益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万幸的是燕京保住了!

    ps:江湖走马,缘来有你!谢新盟主“伊瑾”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