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零九章 此人非常危险!
    “嘶!”紫平休倒吸一口气,掐着颌下胡须,目光急剧闪烁,似乎被对方的一番话点醒了什么。

    贾无群又补了一句,“我甚至怀疑蒙山鸣坑杀六十万俘虏就是为了激怒宋军攻破燕京复仇,这背后兴许就藏了商朝宗的野心,借宋国的手来清除异己!”

    紫平休略点头,复又摇头道:“仗打成这样,宋国吃了大亏,若就这般空手而归的话,陛下脸上挂不住,无法对臣民们交代,很难堪!”

    贾无群:“是很难堪,难堪也只是一时之难堪,总比宋国一蹶不振长期的难堪好吧?关键还是要看谁能笑到最后!真若摧毁了商建雄的权力班底,商朝宗此时掌握了燕国的兵权,面对如此局势,为了尽快稳住局面,三大派也只能是扶持商朝宗上位!”

    “商建雄派系的势力一旦无法再抱团,面对如今局势,再有三大派施压,也只能是倒转向商朝宗,商朝宗便可趁机一举掌控燕国大权!可若是商建雄的统治班底仍在,燕国大部分地域的官员仍是商建雄班底的人,三大派便很难逼商建雄那批人交权,逼得狗急跳墙的话,那乱局是三大派无法收拾的。”

    “还有一点,蒙山鸣所率的人马当中,相当一部分仍是受其胁迫的燕庭人马,只要商建雄仍掌权,回头蒙山鸣所率人马就必然要分裂。燕国若再遇此劫,商建雄已经吃了一次亏,还会再给商朝宗统揽燕国兵马的机会吗?”

    “让商建雄继续掌权,就是在分化燕国,就是在削弱燕国的实力,燕国便很难从虚弱中恢复元气,也无法再威胁到我大宋!若商朝宗掌权则不一样,一旦燕庭人马投靠,燕国内部诸侯又听其号令,人心聚集的燕国会迅速恢复元气,加之能征善战,如此强邻在旁,我宋国只怕连睡梦中都要战战兢兢!”

    “罗照乃武将,多少还是年轻气盛了些,眼中只有战事是重中之重,不会去精谋国事。罗照适合征战,不适合谋国,难道陛下也要如此吗?局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罗照就算攻破了燕京报仇雪恨也灭不了燕国,不为之后做长久打算,反而要去便宜商朝宗给燕国复兴的机会,两国相争岂能意气用事?”

    “现在的宋国不能被燕国给拖垮了,必须尽快稳住自己的阵脚。只要稳住了自己,只要宋国内部自己不乱仍保有实力,一旦韩国攻打燕国,我宋国还能再次出兵分一杯羹。只要留下了商建雄那些人让元气大伤的燕国缓不过来,经此乱的燕国内部只会越来越乱,就算韩国这次不出兵,燕国也依然是宋国嘴边的肉,随时有机会去吞噬!”

    “丞相,陛下不是听不进谏言的人,只要拨开陛下眼前的仇恨迷雾,陛下会采纳丞相良策的!也许陛下已经醒悟,但需要一个人让他能顺坡下来,丞相的身份地位是最合适的人选!”

    紫平休思索着连连点头,道:“先生此乃肺腑良言,好!就依先生的。只是…”他身子倾斜向贾无群,“少通有些话也颇有道理,少通说我我军撤回,蒙山鸣必会阻击,不会让我宋国主力顺利撤回境内再威胁到燕国,我宋国主力人马若不能顺利撤回,怕是依然难解困境!”

    贾无群衣袖轻扫:“有陈大将军出马迎战,击败蒙山鸣便可!”

    又来?这话说的紫平休牙疼,他轻轻拍了拍茶几,“先生,你这不是开玩笑吗?就朝廷仓促集结的那几十万杂七杂八的地方人马,怎能挡住燕军两百多万主力,更何况敌军主帅还是蒙山鸣,不堪一击啊!不瞒先生,我私下问过少通,少通自己也说了实话,这种情况去交战,是去送死,他自己都承认自己不是蒙山鸣的对手,已是未战先怯!他之所以硬着头皮去了,也是被我给逼得没了办法!”

    贾无群笑了,“这就是陛下的高明之处,此时能力挽狂澜的只有丞相!”

    “我?”紫平休两手一摊,道:“先生莫说笑话,说老夫在朝中翻云覆雨老夫也就认了,两国交战打成这样,敌军可不会客气,那是来硬的,靠的是硬实力厮杀,不会跟咱们玩虚的弯弯绕,我变不出精兵强将,也变不出千军万马来力挽狂澜!”

    贾无群:“丞相乃宋国两朝元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久矣,万不可低估了自己在宋国的影响力,朝野当中谁敢不给丞相几分面子?只要利用得当,便胜过千军万马,连丞相女婿都上阵了,这是把丞相给逼入了绝境,此时的丞相青面獠牙无所顾忌,吓人的很,是只会吃人的老虎!”

    “青面獠牙?”紫平休哭笑不得。

    贾无群不跟他说笑,“丞相,燕京被攻破也许就在旦夕之间,此事宜快不宜慢,还请尽快入宫让陛下下旨撤兵!”

    紫平休:“这事不难,难在少通出征之事,你总得让我心里有个底吧?”

    贾无群手指沾了茶水,快速写下三个字道:“万兽门!”

    “万兽门?”紫平休皱眉。

    贾无群:“飞禽走兽在万兽门的手中皆可为兵,不可小觑!只要万兽门出手相助,蒙山鸣必败,陈大将军必胜!”

    紫平休迟疑道:“这个我不是没有想过,可万兽门向来和三大派不对付,也从不卷入这种事,求他们没用。”

    贾无群摆手道:“此事我自有计较,现在不宜多费口舌,等丞相回来再议也不迟,自会给丞相交代!丞相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进宫,让陛下赶快停止攻打燕京撤兵,先稳住我们自己的阵脚!”

    “好!”紫平休站了起来,“我速去速回,先生等我消息!”

    说罢快步而去,出了相府紧急奔赴皇宫。

    而贾无群则似乎漫无目的一般,慢慢在相府内游逛,最终游荡到了花园中侍弄那些花花草草,闲暇悠然。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来时辰,一个时辰后,紫平休又匆匆返回了,直奔花园找到了贾无群。

    “先生,陛下已经下旨了,旨意已火速发给罗照!”紫平休见面交代了一声。

    贾无群扶着花枝的手松开了,看着天空轻叹了声,“但愿还来得及,否则真正是帮了商朝宗大忙,上下一心的燕国再虚弱也很难扑倒。见到了希望,卫、齐两国必大力支援,燕国也必成我宋国大患!”

    这事现在反倒不是紫平休个人关注的重点,他如今更关注的是陈少通一旦战败会把他给拖入坑里,问的依然是之前的问题,“万兽门和三大派不对付,做的又是天下人的买卖,从不卷入国与国之间的纷争,就算跪着求他们也没用,先生如何让他们出力?”

    贾无群道:“丞相可派人送我一程,我亲自去一趟万兽门做说客,如果顺利,最迟明早就能给丞相确切答复!”

    紫平休迟疑道:“先生真有说服万兽门的把握?”

    贾无群摆手道:“这个不是问题,我担心的倒是另一个人!”

    “哦?”紫平休奇怪,“一个人?什么人让先生如此顾虑?”

    贾无群吐出一个人名,“牛有道!”

    “牛有道?”紫平休愣了一下,想起来了,“是那个躲在南州背后的修士?”

    贾无群颔首。

    紫平休:“此人是有点能耐,可两国交战,连燕国三大派都没办法的事情,就凭他又能怎样?战事开始后,似乎就没了此人的消息,无论是商朝宗的身边还是蒙山鸣的身边似乎都不见此人踪迹,近乎销声匿迹了,燕国三大派之前好像也在找他,先生是不是多虑了?”

    贾无群徐徐道:“多虑?据我所知,商朝宗几乎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一脚踢开南州的天玉门,又一脚踢的北州的邵平波弃北州多年的心血不顾狼狈而逃。邵平波我一直在关注,此人很不简单,竟在牛有道手上败的如此之惨,很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个牛有道凭着手中的小小势力竟能影响南州上下,商建雄一国之尊也奈何不了这个牛有道,前番南州截下燕庭的军粮,燕国三大派也拿他没脾气。”

    “此人在修行界也一直是若隐若现,却每每在商朝宗关键的时刻突然出手发力,可谓一击命中要害,屡屡把商朝宗的对手给打个措手不及!战事起后,此人却突然销声匿迹了,据我判断,燕庭之前抓了商朝宗却不敢轻举妄动和他躲了起来找不到也有关系,所以他真的是消失了吗?他真的会对商朝宗置之不理了吗?丞相说的不错,他是躲在南州背后的人!站在明处不可怕,就怕他躲在暗处宛若毒蛇一般,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咬人一口!”

    “我担心的是他不会坐视蒙山鸣败在丞相爱婿的手中,可他的动向令人无法捉摸,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手、会如何出手,防不胜防!丞相,此人非常危险!”

    紫平休沉默思索,倒也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只是总不能因为顾忌这么一个人就不有所作为吧?

    担心归担心,贾无群暂时也没办法,如今也不是投入力量花时间去找牛有道的时候。

    先搞定万兽门是要紧事,两人略作交代后,紫平休迅速调遣来了载人飞禽,派人秘密护送了贾无群火速赶往万兽门。

    ps:江湖走马,嗅得芬芳!谢“夏日雨11”小红花相赠。